一個禱告的人

我是一個很簡單的人,召會吹什麼號,我就怎樣響應,召會怎樣帶領,我就怎樣跟隨。幾年前召會(台北十三會所) 帶領我們要作個禱告的人,我們的家要成為禱告的家,召會要成為禱告的召會,那時我就學習把自己擺在禱告裏。主也豫備了一位很會禱告的老弟兄,帶領我們這個家有禱告的生活,這樣的操練持續有六、七年之久。現在分享幾個關於禱告的見證:

我當區負責沒多久,幫一位剛得救的弟兄清除家裏所有的偶像,過幾天他跑來找我說:“弟兄,我有一筆債務,請你幫我要回來。”我是學法律的又是區負責,自然樂意幫助他,但我知道不能用屬世的方法,我必須供應他基督,所以我第一個想法就是否認己,不憑著自己作甚麼─因為離了主,我們就不能作甚麼。(約十五5) 於是我就和他一同禱告,並陪他到朋友那裏去要債。

到了那裏,他的朋友說,我願還你這筆債,下週一你來拿。可是他姊妹說,我們已經要了一、二十次,他都不還,他不會還的啦!但我們不信這話,只是禱告,週一他果真沒還。我說,弟兄,沒有關係,我們再禱告。禱告後我們又去,他朋友說,我願意還,再給我一個禮拜。一個禮拜後他姊妹又抱怨:他還是沒還。我說,我們再禱告;那天晚上我向主迫切的禱告,到了禮拜一,他果然還了這筆債務。這是我第一個經歷─不信靠自己在埃及所學的技能,只信靠萬有的主─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不久這位弟兄又發生事情,為了小孩和姊妹吵架,甚至打起架來。我們已經學了功課,人的說話沒有能力,神的說話才有能力。當我們到他家時,他的岳父說:你看看,基督徒還打架!我姊妹看見他的姊妹在哭,且身上浮腫,就幫她按摩,但姊妹一直吵著要離婚。於是我把他們一家召齊,他岳父叉著腰在一旁看我們。我們不能作甚麼,只有禱告。禱告第一輪,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禱告第二輪時,三個小孩痛哭流涕,認罪悔改。但他們兩位還是沒有反應,我們堅持要有第三次的禱告,結果二人摸著主也痛哭流涕,向主悔改認罪。感謝主!這位弟兄現在也成為區負責,並且這個家帶了47個人得救。

  另外一個見證是關於我姊妹的弟弟,他未得救之前是軍人,什麼都不信,只信三民主義。我們向他傳福音,反而是他太太先得救。得救後我姊妹和她開始晨興,然而撒但不甘心,過幾天他打電話給我姊妹說:“姊姊!我們家裏不需要耶穌,只需要夫妻和樂,以前我們家裏沒有基督時很和樂,現在她只顧跟你晨興,都不理我們了。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們。”

  感謝主,我姊妹沒有任何答話,只是為他禱告,仍持續和她晨興。第二天攻擊更大了,他說:姊姊,妳再打電話來,我們夫妻離婚妳就要負責;妳若再打電話來,我就背觀音咒給妳聽。”我姊妹就說:“好,我不再打電話過去。”於是為弟弟的得救向主有深切的禱告,並抓住主的應許:“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 我姊妹為這件事禱告了一個月,我也默默的為這件事有禱告。一個月之後,我小舅子自己打電話來說:“姊姊,我想認識你們的神。”蒙主憐憫,他得救了,並且今天成了大區的區負責。

  至於我的岳父,他三十幾年前就在台中召會得救了,可惜不到一年就離開召會生活,而我們都不知道他已得救的事。當我們向他和幾個兒女傳福音時,他不接受,只說:“個人過自己的生活,不要管別人的事。”那時他非常的剛硬,我們只有不斷地為他禱告。

之後,發生了一件奇妙的事,他的脊椎突然痛得不得了,我們趕緊把他送到醫院去,照了X光後,決定要開刀。四個兒女都在那裏,我的姊妹說:“爸爸,你不用開刀,神要在你身上作事。”那時我小舅子才剛得救,他軍人的性格很火爆,他說:“醫生說要開刀,照了X光也證明需要開刀,妳說不用開刀,說這話是要負責任的!”我姊妹說,我知道神要在他身上作什麼事,我把他帶回去。回到家中,岳父平躺在沙發椅上,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那時我姊妹就跟三個女兒跪在旁邊說:“爸爸,你要認罪、悔改,請你跟我一起讀神的話。”他一直堅持不肯,我姊妹就為他禱告。後來他說:“好吧,我聽妳的。”於是我姊妹唸一句,他也跟著唸一句,禱告了半小時,我岳父竟奇蹟似地站起來了。感謝主,直到過世這三年期間,他的病再也沒有復發過。後來岳父作見證說,假如再慢10秒鐘沒有順服女兒,和她一同禱告聖經上的話,他真的會因劇痛而咬舌自盡。他能忍受子彈穿身又取出來的痛,卻無法忍受這樣錐心刺骨的痛。

他好了以後回到台中的家,自動把那些祖宗牌位收起來。每週五都堅定持續的來到台北,帶著他四對兒女一起過召會生活─週六參加小排,隔天參加主日聚會,星期一回台中。許多人因著看見我們這樣的召會生活而得救,其中包括乩童和廟公也一同受浸歸主。

另有一位姊妹出了車禍,頭蓋骨兩邊出血,送到一處醫院,醫生看沒有什麼希望就拒絕收她,只好再送到別的醫院。這時,弟兄姊妹都為她迫切禱告,召會也為她有守望禱告。感謝主,差遣了一位好醫生,也是信主的弟兄,願意為姊妹開刀。第二天開完刀後,醫生對姊妹的弟兄說:“開刀後能不能保得住我不敢講,我只能救她的頭,但眼睛因為受到壓迫,視力會漸漸衰退,復原的機率很小,我只有盡力而為了。”儘管如此,全召會仍堅定持續的為她禱告。

我憑著信心禱告說:“主啊!祢要救就救全部,頭要治好,眼睛要醫好,身體每一部分都要康復,這樣才顯出是祢大能的手醫治了這位姊妹,而不是靠著醫生。主啊!祢是生命的主,祢能使姊妹的身體復原,我們信祢是那位叫死人復活,又稱無為有的神。”(羅四17)

不久這位姊妹和聖徒們一同到東馬訪問,她作見證說,她比醫生所預定的時間還提早兩個禮拜拆線,兩個眼睛的視力比以前更好,所有的傷勢全都復原。讚美主!召會的禱告是有權柄的,這位信實的大能者,垂聽祂兒女一切的禱告。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