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兩週福音節期報導與蒙恩見證

3月31日至4月12日的青少年福音節期開展,在新竹並不是一件新事,因已實行過幾次,但大部分是青少年與大專聖徒編組成軍。此次開展有別於以往,乃是盼望社區聖徒也能同來關心中學生校園工作,並落實所在地校園成為各大組的責任區。所以在設計上,以每個大組都能認領一所高、國中校園開展,並每週最少有一至兩時段配搭發福音單張接觸中學生。藉著社區的服持,加強青少年聖徒福音的靈與膽識,並校園見證的開拓(擴展福音對象的來源)。

經過兩週開展青少年配搭人次138人。社區83人次。到會福音朋友49人。受浸10人。歸納有以下幾點的蒙恩:

一、因結合社區各大組力量,青少年有配搭和榜樣。

二、耗費人力物力最少,但達到預期果效。

三、福音朋友及新人能接續在小排中餵養。

四、青少年福音的負擔被加強,每月持續有校園福音對象的接觸。(青少年服事組)

 


我目前就讀實驗國中三年級,出生在一個基督徒的家庭,從小就開始接觸教會,當時每週都會定期到一位姊妹家小排,但自從升上國中後,因著課業越來越繁重和受到同儕的影響,漸漸遠離主,像有時同學約我去打球,我常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也不管聚會不聚會。

就在去年的某一天,有一位基督徒到我家來看望我,帶我回到教會。以前和同學出去玩,結束後心裡都會有種空虛的感覺,但是在教會中,卻感覺到很滿足、很喜樂,而且又新又活,於是我在去年的9月15日受浸。

小時候總是覺得我到教會只是因為我父母是基督徒,但受浸後我才知道我信主不是因為父母,也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那位愛我的真神。進入教會生活以後,每週除了主日之外,我還會去每週六的讀書營,那裡除了有安靜的讀書環境,讀完書還會有小小的聚會,甚至在會後,還有小點心,我很喜歡和同伴在一起的感覺,尤其是一起唱詩歌,像有一首詩歌的歌詞所寫的:「我真歡喜在神的園裡,這園實在可愛又美麗!天天飽嚐生命美果,暢飲生命的樂河,世上沒有比這更好的生活。」和同伴在一起總會讓我感到很喜樂,這跟和同學打鬧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受浸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不愉快的事,都可以向主說,像有一次我考試考的不理想,當我正難過時,我想到我可以向主禱告,於是我不斷的禱告、呼求主名,心情也就平復許多。馬太福音十一章28節曾說到:『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主就像是我的好朋友一樣,做什麼事都感覺到有主的同在,讀書時,跑步時,甚至是打球時。以前我總是擔心東,擔心西的,但現在我學會交託給主,知道一切都在主的手裡,感謝主,我是個基督徒,有主與我同在。(沈立謙)

以短暫得永遠-追念吳簡來好姊妹

已過參加親愛的吳簡來好姊妹的安息聚會,聽著一個個感人的見證,回想姊妹的一生,讓我感動不已…。

姊妹逾五十歲才得救,之後八十幾歲的婆婆也信主得救。二十多年來,她們婆媳二人總是喜樂地向人見證她們所經歷的這位活神。她們熱切的心,流暢的台語,使許多弟兄姊妹的媽媽們都因此向主敞開,信主得救。姊妹也常關心召會中的年輕人。姊妹在肉身中有三個兒女,但她所生養的屬靈兒女,卻是難以計數。

看到這對喜樂又可愛的婆媳,也使我對家人的得救有信心,相信『在神凡事都能』。十多年前,當我母親七十多歲還沒信主時,她總是推說,你們年輕人信就好了,我太老了,又不識字。我就常邀請母親到新竹,帶她到吳姊妹家中坐坐。她們一面閒話家常,一面就與母親分享福音。母親之後就不再以年紀大和不識字當作理由了。後來,因著眾聖徒的代禱和主的憐憫,母親終於在七十六歲那年受浸了。受浸後,即使她不會看聖經,不會聽國語,還是學習吳姊妹的榜樣,週週喜樂地去聚會。我真的很感謝姊妹的配搭。

姊妹的一生有很多患難,經過大車禍、小中風、罹患過膀胱癌,肺腺癌。但是所有認識她的人,都能見證她的生活滿了喜樂的靈,福音的靈和剛強的靈。不久前,雖然自己在病中,她還特地錄音去安慰一位弟兄生病的父親。她的女兒美貞姊妹見證,姊妹在離世前,親口說:「我這一生喜樂滿足。」這真是何等美好!

坐在會場,我想起以前聽過的一段話:“基督徒一生的賽程,起頭要跑得好,中間要跑得更好,末了要跑得最好。”姊妹真是喜樂又剛強地跑完她的賽程。回到家,翻開信徒日誌,這週的頁面上有一句話:“在短暫有限的人生裡,我們有可能、也應該追求得著永遠的事物,就是得著神自己。”這使我想起以弗所書一章19節:『祂的能力向著我們這信的人,照祂力量之權能的運行,是何等超越的浩大。』當我們得著神,我們也就得著祂超越一切環境的能力。阿們! 

青職印度開展新德里隊蒙恩見證

感謝主的呼召,讓我有分於這次印度開展的行動,得著了更多對主的經歷。在答應神的呼召後,撒但的攻擊就進來了,內心不斷有聲音說:這真的是神的呼召嗎?會不會是我聽錯了?英文又不好,平日也膽怯為主申言,甚至少有摸著主的亮光,這樣的我到底去印度能為主所用嗎?信心隨著出發日期的逼近越來越小,只能不斷抓著同伴儆醒預備英文,也不斷到主面前禱告以得著加力。這時主的話就藉著幾位姊妹進來了,提醒我說:不要緊張,你是要去享受主和經歷主的,應該要開心!但當時聽不進主的話還是在自己的心思裡緊張。

到達印度後,我們開展的第一天是大專開展的最後一天,早上一同聚會、禱告、唱詩並聽大專生的分享。看著他們向著主完全的絕對,竭力的奉獻自己,也看見了他們被主破碎,傾倒在主面前,禱告認罪,使他們重新看見身體的一,主也賜下大大的恩典讓他們一日結出八個果子。看著大專生對主的愛之深之濃,只能到主面前說:主呀!也得著我這樣愛你!下午分組後做交接的工作,大專生把他們心上人的名單交到我們手上,真是甜蜜又沉重的交託!

之後每天早上大家先聚集一起唱詩、禱告和分享,充分吃喝享受主,下午和小組成員有行前交通和禱告後就出發到要開展的小區。剛開始一起配搭的是一位印度弟兄和一位緬甸弟兄,弟兄們很竭力的沿途叩門和找人傳講福音,無法突破語言障礙的我,只能努力聽弟兄們如何傳講且在一旁為弟兄們禱告。偶爾弟兄鼓勵我開口,我會操練用英文傳講福音,但常講了一半就卡住了,這時弟兄就會出來接續講下去,這就是身體配搭的甜美。不過總是在自己的心思裡對主和弟兄們感到虧欠。第一天開展結束後就悶在房間裡努力記憶英文版人生的奧秘,自己很清楚這是靠肉體在努力,因為一點也不喜樂。這時嘉玲姊妹湊過來看到,說她也要練習英文,就很喜樂的在一旁和印度姊妹練起英文。看到這景象真是讓我被主點醒,彷彿主在對我說:記得要來親近我、享受我,當我作了妳一切的喜樂與滿足後,生活中自然就可以把我帶給你的生命流露出去,這就是福音。

隔天弟兄們也提到:不論真理或語言的裝備如何,我們不同膚色、不同語言的人站在一起就是最好的福音。感謝主!在之後幾天的開展中,抓住主的話,我操練在主裡享受肢體配塔傳福音的甜美。因著每天配搭的弟兄姊妹真是很有負擔的抓住每一分一秒盡情的傳福音和作回訪的工作,常常要到晚上八點才結束行動,雖然身體疲累,但是對主的感動和經歷真是與日俱深,而且主每日都加給我們一位或兩位的新人,真的是太喜樂了!阿利路亞!讚美主!

感謝主的呼召,一年的新起頭就滿載主的愛和祝福,且在神行動的歷史中有分,真是何等的榮耀、有福!來年求主再次呼召,我一定快速起身追隨。感謝讚美主! 

我要作個得人的漁夫

我從小就是一個很驕傲的人,無論是在考場上、職場上都能輕易揮灑自如。年輕的時候精力無窮、不認輸,不斷的要求自己做到完美,對每件事都一樣。在工作上我努力向上,苛求自己,稍有挫敗就會責備自己,很難饒過自己,相對也饒不過別人。總是以自己的標準要求身邊的人,身邊的人若沒有達到自己的標準,常會覺得沮喪、失望、憤怒。現在想想這麼久以來,我承受了太多的壓力及張力,我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更沒有善待別人,是值得檢討的地方。

2009年12月我奉命前往以色列與英特爾公司做一些技術上的研發與交流。結束之後到聖城耶路撒冷參訪,走過耶穌曾經走過的苦難之路,並來到聖墓教堂-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地方。我親吻了一塊石板-耶穌的身體放置的地方,在這裡我受了感召,回到台灣後,總覺得身體怪怪的,12月14日和信醫院檢查出右肝出現二顆腫瘤,分別為6公分及3公分。我在車上大哭了一場,似乎把我這輩子的眼淚都流光了,並於當(2009)年12月20日受浸成為神國的子民。

抗癌四年多來,做過12次肝動脈栓塞手術,1次膽汁引流手術,腹水治療,入出醫院不知多少次。如今我的總膽黃色素超過標準30倍,醫生宣布我已經是肝衰竭,全身皮膚泛黃,從醫學上來說我是生命垂危的人。

看著自己的生命一點一滴在流逝,肉身的身體一片一片在消失,而自己卻一點力都使不上,這是何等殘忍的事!我要當一名偉大的戰士,現在我的戰場是在事奉主的事上。我寧可戰死沙場,也不要整天愁容滿面地躺在床上死去。我不斷的禱告神,神啊!求你用滿滿的恩典澆灌在我的憂愁裡,讓我在軟弱中依然有勇氣跨步向前喜樂面對。

2014年1月底,我到台北榮總做腹水治療,出院回家後出現意識不清的現象。回到家,晚上開始陷入昏迷,我的姊妹叫了救護車送我到馬偕醫院新竹分院,然後我開始血便,意識不清,期間出血2000cc,然後發現食道靜脈曲張破了一個洞,血不斷地流至胃部。這是我第一次有瀕臨死亡的感覺。但是在神的帶領之下,藉著吳政輝醫師的手,將出血止住,並立刻輸血兩千cc。直至血便排出,然後意識才再慢慢恢復過來。我連續一個禮拜都沒辦法進食,身體非常的虛弱。但是在這段期間,我常常進入同一個夢境,夢到我在一個捕魚場,在海上捕魚,捕了很多的漁,但也不曉得要給誰?我想,這或許是主告訴我,要像使徒彼得一樣,作一個得人的漁夫。因為我常常進入這個夢境,同樣一模一樣的夢境。

在鄰近病床上,也有一個是肝癌的患者,75歲的陳義信先生。我看他的妻子十分愁苦,因此我勉強自己,下床走過去,試著安慰他、鼓勵他,以我這樣一個生命垂危的人,都還不棄求生,他的狀況比我好多了,更不能放棄,要好好地站起來。他聽了很感動,後來我們在床邊為他禱告,他滿口阿們,然後我就回病房了。就在我要出院的那一天,姊妹去問陳先生願不願意相信歸主,陳先生口裏承認,心裏相信,欣然接受。因為他身體虛弱無法施浸,於是我等在急診室白永嘉醫師的協助下以點水禮方式引他歸主,當下覺得真是何等的榮耀,甚至整間病房都充滿榮耀!

結束之後我們一起禱告,陳弟兄也滿口阿們,我想這真是一個神蹟阿!這應是神認為我的任務還沒有完結吧?還交託我得人的負擔。自此我相信,我的生命氣息完全掌握在主的手裡,深信不疑,主耶穌,我願意再次為你做見證,大大的見證。

我是一位生命垂危的人,我相信主已領我勝過死的權勢,不再受牠轄制。在這裡我要感謝我的姊妹-盧玉美,她對我不眠不休的照顧,無怨無悔的照顧,他小小的身軀,頂受了不小的壓力,我感謝她,我讚美主,我感謝主。阿利路亞,阿們!                             

(註:錦蓮弟兄雖在病中,仍傳福音領三人受浸得救,於2/15安息主懷) 

冬季錄影訓練媽媽班蒙恩分享

這次的訓練說到我們必須經歷-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而不是只經歷其中的一部分。

雅各的神是對付人的神,一切零碎的對付,根本的對付跟補滿的對付,都是主所量給的。以前常常只要有不好的事發生,像是孩子哭鬧、闖禍或是和丈夫爭執…等等,我的反應總是不斷的抱怨和生氣,甚至在向主的禱告之中也攙雜著對別人的控訴和不滿。

感謝主!使我清楚的看見,原來這一切所謂的不好的事情,其實都是主量給我的,好叫我不斷被破碎、被削減,為要我天然的生命消減為無有,再被主充滿、長大、成熟。

感謝主帶著我經歷這一切看似不美好的經歷,並且讓我能夠靜下心,藉著禱告向主感謝,感謝主又一次的破碎我,讓主的生命在我裏加多。現在,每一次的對付我都視之為主賜給我的恩典,我只需要接受,主就會進來變化一切,了結死,帶進生命,讓我愈過愈像祂。(李張瀞云)


謝謝弟兄姊妹的服事,讓帶著小孩的我們也能進入主現今的說話裡,得著恩典的話而建造我們。

我和同行的姊妹晚上都因著孩子而睡不好,加上天氣變化起伏很大,身體受風寒好像快要感冒似的,要不是得開車接送姊妹,我可能到第二天就爬不起來了。但是因著在身體裡彼此扶持,在往會所的路上一起為著訓練、為著孩子、為著我們能聽見主的說話而禱告,我實在經歷主恩典的話,進而得著神的供備。

摸著第九篇「過享受恩典的生活,使神喜悅」。以撒是享受神恩典,使神喜悅的模型、榜樣,我們這些蒙召的信徒也都是恩典的後嗣,命定要享受神無條件的恩典。我們需要花時間來到施恩的寶座前,受憐憫、得恩典,得著更多的基督。如果我們得著從神來的供應,我們就會喜樂並超越一切。如果我們沒有得著供應,一點點不如意的事都會攪擾我們。每天早晨我們需要得著主恩典的話,也藉著主的血、運用靈、並聯於召會來享受恩典,讓基督成形在我們裡面,使我們在恩典中長大,這就是使神喜悅的生活。  (劉蘇怡今)


每次參加錄影訓練都沒有很享受,因為我有兩個小男孩,這次聽說有媽媽班就報名參加。沒想到出乎意料之外,我第一次可以完全放下小孩進到會場裡,完整聽完一篇又一篇的信息,因為弟兄姊妹非常貼心的規劃,在會場裡有給小小孩和媽媽的空間,甚至設想周到能擺放推車,以便媽媽能安撫小小孩用,在會場旁邊的房間是給能脫離媽媽的大小孩用,還把四樓的溜滑梯搬下來,且有專門陪伴的姊妹,使我在會場裡可以很放心又專心的聽信息,真的很享受!

在這次的信息裡我很摸著第七篇中提到羅德的妻子變成鹽柱,而鹽柱表徵基督徒失去功用,變成羞恥的記號。這對貪愛世界的信徒是個嚴肅的警告,這也提醒我要時刻轉向主,不要被世界吸引而不知,漸漸的迷失、離開主的面,除了要規律的晨興,還需要單獨與主更情深的交通。哦!主耶穌,願在我的一生中,緊聯於你!盼望能有更多的媽媽們帶著孩子,一同進入追求,一同來享受。感謝主,阿們!  (鄒謝岫曄)


當我看到錄影訓練有媽媽班,我就很單純的報名了,兒童組為了讓媽媽們能好好進入信息,把會場佈置了一下,讓我們一邊聽信息,孩子也能在一旁遊戲,並有中職的姊妹幫忙扶持帶孩子,讓我備感溫暖。

第七篇說到我們要活在與神的交通中。現在的社會就是速食文化,任何事情都講求快速即時,一切事都在偷取我們的時間,把我們的時間奪去,所以我們需要學習逗留在神面前,花時間與主交通。羅得在所多瑪城裡遲延不走,但主有憐憫,將他從所多瑪拉出來,像從火中抽出柴來一樣。當我們將人從火中抽出來、搶救出來的時候,我們自己必須很小心,免得自己也被玷汙了。而羅得的妻子,雖然從所多瑪被拯救出來,但是她並沒有完全得救,他留在中間地帶,一個蒙羞的地方,將來在千年國裡也會有一個蒙羞之處,就是失敗的信徒在黑暗裡哀哭切齒的地方,這要成為我們的提醒,求主保守我們,不貪愛這個世界,要留在召會生活純潔的氣氛中,並且把那邪惡的氣氛關在外面。   (朱魏君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