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聖靈同工,配偶終成姊妹

感謝讚美主!因著主的憐憫,我的妻子鍾德貞終於成為與我同負一軛的姊妹!

猶記三年前丁弟兄在南大會所106/107區聯合福音聚會上傳講「補滿人生的缺口」時,最後呼召說:現在有感動的,可以站起來把這首詩歌再唱一遍...。我看到大女兒詠嵐和姪女云馨兩位姊妹帶著我的配偶德貞和小女兒詠幃都站起來唱詩歌,當時我感動得熱淚盈眶(以為她們就要受浸了)!然而,當天雖有兩位福音朋友受浸,卻不是德貞或詠幃。

這些年來,我處心積慮地安排德貞參與聖徒們的外出相調並至少參加過三場的福音聚會,但都只是撒種。直到今(2012)年4/4(三)那天,我裏頭清楚知道是聖靈在動工!當天,林老弟兄夫婦、受恩弟兄夫婦一同來我家坐健康椅,受恩弟兄因受聖靈感動,向德貞傳講「人生的奧秘」,我低頭不住地呼求主耶穌與禱告,後來佳琳姊妹握著德貞的手帶她禱告,我看到德貞眼角有淚水…。在林老弟兄家二樓德貞著受浸服坐在水裏,我們五人為她禱告,我靈裏感動禱告:「主啊!我們感謝讚美你!是你的慈愛與憐憫揀選了我們。你是聽禱告的神,在聽了那麼多年、多位弟兄姊妹為德貞的禱告,你悅納了我們的祈求!我常年在外工作,對德貞有許多虧欠,需要在你面前認罪悔改!我餘生要以基督的心腸愛德貞、愛家人、愛弟兄姊妹,求你保守她的靈、魂與身子,讓我能與她一同配搭事奉在基督身體裏。」

這次香山區的開展有FTTT與壯年班4月2~8日一起配搭,同時間全島有22隊支援城鄉開展。在我參加壯年班被分派的臺北十會所的開展中,我摸到了傳福音時的權柄、神的愛,與三一神建造他身體的心意,感受到基督的身體正在台島繁茂擴增中。在餘下的五週裏,我願意更多的到主面前潔淨自己,與弟兄姊妹配搭持續叩訪與回訪,邀約平安之子參加福音聚會,在餵養的事上願意竭盡心力把家打開。願主祝福他的召會!持續繁增祂在地上生機的身體;為著迎接主的再來,祂要恢復並據有全地。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尊大!           

一同前來,投身訓練行列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謝謝你們的扶持,讓我一生有這樣的機會,能夠來參加這榮耀的訓練。感謝主這兩學期擴大了我,讓我在這裏能豐豐滿滿地認識並經歷祂,且在生活中經歷職事的話。

上學期因著努力適應訓練的生活,主不斷地拆毀我這個人。原本以為自己沒有問題的點,在這裏一一被暴露出來,當時真不知道主到底要我學習什麼功課。直到學期末了,當我流著淚問主時,主用我在課堂中所聽到的話來回答我。在高峰真理課程的「神人生活」中,說到主來這地上仍然受約翰的浸,承認自己在肉體中一無用處,只配死與埋葬。主讓我看見,我這個人本來就是一個在肉體裏的人,別無可誇,也不值得自憐。並且主用馬太福音十六章18~19節向我說:『我還告訴你,你是彼得,我要把我的召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門不能勝過她。我要把諸天之國的鑰匙給你,凡你在地上捆綁的,必是在諸天之上已經捆綁的;凡你在地上釋放的,必是在諸天之上已經釋放的。』看見陰間的門就是我們的己,我們需要運用這諸天之國的鑰匙,鎖住陰間的門,好使我們在召會中有實際的建造。

這學期Ron Kangus弟兄特別來訓練中心與我們有交通,他向我們傳輸基督身體的重要性。不管主帶我們經歷怎樣的過程,基督的身體應該都需要成為我們召會生活的中心與目標。他說到約瑟的故事讓我很得激勵,他說有時候主可能在異象中給我們看見了A,卻使我們經歷了B,這會讓我們在過程中很不解,甚至就離開了這樣的異象。就如約瑟,雖然主剛開始給他作王的異象,看見太陽、月亮與十一顆星向他下拜的夢,但他卻經歷了被哥哥們賣掉,甚至下監的光景。若我們是約瑟,必定會跟主埋怨:「主,你怎麼我給經歷的,與我所看見的完全不一樣。」但約瑟並沒有抱怨,他裏頭深信神有一天一定會實現他所看見的夢。他在過程中不斷在學習生命的功課,直到他生命成熟了,主就將他提出監,並叫他作全埃及的宰相。很多時候我們也常常經歷下監的光景,但我們需要看見主所給我們經歷B的過程,都是使我們能達到A的途徑。哥林多後書四章17節說:『因為我們這短暫輕微的苦楚,要極盡超越的為我們成就永遠重大的榮耀。』

以前對於參加全時間訓練的弟兄姊妹,都以為他們付上了極大的代價,為要參加「得勝者訓練班」。來到這裏後,才發現以前自己對訓練的想法實在是太膚淺了,也許很多人都覺得是我們付了什麼代價才能來參加訓練,但其實不是我們,而是我們身旁的家人、弟兄姊妹們付了代價扶持我們來訓練,我們能來訓練都是主的憐憫!我們也許只是花了一、兩年的時間,但主給我們的豐富卻遠比我們所付出的更多。但願召會中能有更多的青年人看見這個,讓主在我們身上扎實地經過,好成就主榮耀的經綸。5月5日(六)在台北三會所暨訓練中心有全時間訓練呼召聚會,歡迎弟兄姊妹們一同前來,投身訓練行列!   

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錫安大道的,這人便為有福

當初我們買房子的時候,就希望這房子能為主使用,成為祂祝福召會的憑藉。因此我們還在青少年專項服事時,就常常邀請學生來家裏住宿,也常把家打開為著小排聚集或相調使用。我們認為家已經盡很大功用了,並沒想到家要成為區聚會的場地。去年四月份我們在服事上調到102區配搭。那時102區聚會的地點因著聖徒的搬遷而暫時借用仁愛會所四樓407室,正在尋找適當的場地。

一天,負責弟兄簡短地與我們交通,希望我們家能打開,作為區聚會的場地。那時,心裏有些掙扎與害怕,想到以往接待或小排聚集是輪流的,如果開區,就不能輕言暫停或休息,甚至要擔負一些事務。又考慮到我們家客廳不大,並擔心可能影響鄰居的安寧,所以對於開區一直猶豫不決。但弟兄們鼓勵我們,客廳不大沒關係,坐十幾個人也夠了。既然弟兄們信心這麼篤定,我們夫婦便一起認真到主面前禱告,漸漸裏面對開區的不安轉為安息的感覺。主也讓我們看見,服事主是榮耀的。之後,我們開始規劃加強家裏的隔音效果,到了七月份,就正式把家打開,作為區聚會的場地。

家打開之後,主實在加強我們的信心。原本擔心坐不下,經過重新安排座位,已能容納全區的聖徒。原本罣慮會影響鄰居,我們還特別敦親睦鄰,主動詢問鄰居的感受,發現並沒有影響他們。原本擔憂門禁森嚴,影響聖徒出入,但警衛也很熱心地引導聖徒。更寶貴的是,我們的度量被擴大,學習卑微地服事聖徒,不僅在屬靈的事上服事,更在事務上勞苦,學習親手作工。即便有時候小孩子不慎污損某些設備,主也使我們能以寬容的心來接受。

感謝主,讓我們有這段開家為著區聚會的經歷,落實我們買房子時向著主的奉獻。祂以恩典和引導越過我們的小信和膽怯,叫我們信心的度量被擴大且得堅固,也叫我們不尋求在地上的事物,而是為著祂的經綸、為著祂身體的建造。 

同心合意配搭事奉

回顧近三十年的婚姻生活,我和陳弟兄開玩笑說,我好像抱到了”績優股”,他也說我獨具慧眼。哪裏是我,是主。是我把自己信託這位眼光高過我的眼光的神,是神為我特地挑選的,為了成全我那小小的心願。

我大一得救,在一個學生佔主日人數三分之二左右的召會過生活,雖然在職、年長聖徒不多,但多是一個個完整的家。尤其是一對年長夫婦每次聚完會,回家的路上相互扶持的美麗圖畫深深吸引我。我何其羨慕:當我"年長"時還能夫妻同心奔跑、行走屬天路途。只是這樣的羨慕是需要經過種種過程的-首先我需要結婚,需要經營我的婚姻,直到漸漸年長。因此,為著婚姻在主面前尋求時,我很認真的根據前面弟兄的教導:一定要是個弟兄、只要不討厭(看的順眼)就可以(因為得一起生活一輩子)。我自己加上要愛主,才能一直走到路終。

所以當初經過介紹認識陳弟兄時,他是弟兄沒問題,看得也順眼,只是愛主就說不上了,因為當時的他得救後兩年都沒聚會,才恢復半年,只能說有心。前面弟兄又說了:只要你好好服事他,幾年後他可能比你更愛主。就這樣我們結婚了。我也始終相信「願祢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祢」。只要我愛主,弟兄也一定會受吸引;我住了四年姊妹之家,而且在最嚴謹的弟兄手下受過教導,怎麼說也是他屬靈的前輩。我也真的提醒自己把他當新人的服事他。例如,結婚後第一次爭吵,他竟然就說,那我們離婚吧!我想你開什麼玩笑。事後還翻聖經告訴他基督徒的婚姻-不要說離婚,連「離婚」兩個字都不該出現。弟兄還不錯,真的沒再提過。

弟兄很單純、渴慕,為了過更正常的召會生活,結婚前就準備放棄即將升官的軍旅生涯,結婚一個月就退伍;我也辭去遠在高雄的工作,回到新竹。雖然剛開始生活有點辛苦,但這是我們想要的生活。而且我們已有心理準備,要將受苦的心志當作兵器。有一段時間常常剛剛好應付所需,沒有餘、但也沒有缺。這其間兩個孩子陸續出生,我們也很喜樂能這樣經歷主"從未將我遲誤"。四年多的時間弟兄的工作時有時無,直到弟兄考上公務員。第一次領薪水他很開心他的薪水比我多,當然我更開心,因為他的就是我的。我要再次強調,弟兄真的很單純,也可以說他真的很有福。我上班(他失業中)他常到我上班的圖書館去讀聖經、讀書,不畏人言。甚至後來孩子要出生,我的母親願意幫我們帶,希望我們搬過去同住,我還有點擔心他放不下自尊、面子等等,他竟然也不作多想的就同意。這其實很破碎我,原來的我是很好強的。但我看他很自在,一副只要有主無論哪裏可愛的樣子,反倒很珍賞他。有一次,住很近的一位長輩說:我覺得你可以嫁得更好。我能在信心裏說,「我的先生是最好的」。因為我堵住了他的口,再沒有人說什麼閒話。五年多的時間,我的家人、鄰居都很尊重他。多年以後他才說,要感謝我的家人,因為若這段期間有人說他什麼,他肯定住不下去。

說到我們的配搭。起初,因為我在大學工作,所以弟兄也和我一同配搭服事青少年,要成立清、交大姊妹之家,他很扶持的願意一同住進姊妹之家,雖然時間不長。而後輾轉他也進到學校工作,開始有校園小排時,弟兄總是從交大走到清華來一同參與(他從來都沒有參加過交大的學生排)。弟兄總是扶持我的服事和我多有配搭。後來,隨著孩子的出生,漸漸從馬利亞變成馬大的我,就開始為許多事思慮煩惱。加上弟兄認真追求,舉凡聖經、生命讀經、書報。兒子打電話回來有聖經問題是找爸爸不是找我,常常讓我有點吃味。我已經被當初那位弟兄言中-遠遠落在後面了,現在怕跟不上的人是我。但我也不敢停下腳步,盡力跟隨,他說愛筵我就預備;他說主日晚上去讀經,雖然疲憊、雖然常常沒預備,還是硬著頭皮和他一同前往。總之,不管是百基拉、亞居拉或是亞居拉、百基拉,我們總是如影隨形,且要一同進榮耀裏去。

   我感謝主兩件事,第一、平凡的我竟蒙主創世之前的揀選,並且活在我裏面,有何比這更好?第二、主量給我一位有智慧的姊妹,有四年半之久毫無怨言,且完全扶持常常失業的我,好得真是沒話說,直到永世都還要謝謝她。姊妹總是竭力行各樣善事(提前五:10),預備愛筵總是盡心竭力從不隨便。家也總是歡迎弟兄姊妹,從起頭直到如今。求主保守我們這個家,為著祂的恢復並祂的身體。       

新春華語特會接待海外聖徒蒙恩見證記實

感謝主,今年新春假期就讓我們這個新成立的家有接待聖徒的機會。因著還是新家,仍有些東西還未預備周全,但我們的心情好像要迎接遠方回來的親人。既期待他們來到又擔心有什麼接待不周地方。我們喜樂且認真的預備,盥洗用具、早餐食材、選購床墊…等等。當我們從一開始得知被接待者是北京來的青少年後,我們交通著該如何接待。但是,沒過幾天名單又更動了二次,從青少年改成八十多歲的年長姊妹,我們倆又再有交通,考量年長姊妹可能怕冷,要再舖毯子,暖氣也預備好,吃的食材也與青少年口味不太一樣。在過程中,我和姊妹多有交通與禱告,使我們從中學習如何接待、彼此配搭。因為主說,『接待你們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太十40)

在接待過程中,儘管他們白天的行程已相當疲憊了,仍喜樂的在睡前與我們有許多的交通,分享他們所經歷及摸著的基督;對家人得救的迫切以及個人蒙恩的見證;處處可見他們是如何出代價為要贏得基督。其中最激勵我的,乃是這位老姊妹沒讀過書,卻一字一字認真地咀嚼神的話,一處經節就要用上四天的晨興時間反覆地咀嚼來消化、吸收。我們真是蒙光照:我們能容易的讀主的話,卻不如老姊妹這麼珍惜主的話。她們的見證激勵著我們要更竭力追求主,因著老姊妹鄉音很重,多半需要透過她女兒的翻譯我們才能懂,我們雖聽得吃力,但在靈裏就能相通,靈裏真是喜樂!

第三天早晨,送他們離開時,老姊妹一直挽著我姊妹的手,交待我要好好照顧姊妹,像是要出遠門的親人,提醒家中的孩子一樣。感謝主,在這接待中,我與姊妹經歷了身體的交通、同心合意的配搭;並為聖徒交通與禱告、儆醒預備。求主繼續擴大我們的度量,使我們學習服事,再有機會接待神家中的親人。(二大組  陳克強夫婦)


保羅在書信中多次提到要“樂意待客”,主自己也在福音書裏說,『接待你們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所以一有機會,當然要抓住恩典:接待聖徒,接待主。這是何等榮耀!

我們家這次接待的是一對二十多年前從台灣移民加拿大的華人母女,在語言、飲食各面都沒有隔閡,大組以及區裏弟兄姊妹也都配搭擺上豐盛的愛筵,我們家真的就只是打開家,預備了一個房間讓她們住宿休息。

29日被接待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在各接待區裏主日聚會後,下午有一段的自由時間,由接待家庭各自安排。考慮一般聖徒到新竹相調,會想到園區、清交大走走,便請在交大及園區工作服務的姊妹們一同配搭相調;我們在交大鬆餅屋享受下午茶,輕鬆的在校園、園區驅車漫遊…,後來姊妹又帶我們到她住的社區,參觀社區菜園。從小移民的青職姊妹,看著一畦一畦的菜圃,滿臉的新鮮與興奮!此時我突然領悟,原來,好像是我們家接待聖徒,其實是我們被弟兄姊妹接待了。真喜樂,這樣的召會生活,真是好得無比!(三大組  潘昇良夫婦)


國際華語特會後,四大組接待了從中國、印度、加拿大、美國、以色列、紐西蘭和日本來的海外聖徒。來訪的聖徒多是抱持著一種學習的態度前來,因他們在各地都聽聞台灣召會生活的豐富,所以來到新竹並不在意外面的遊覽、觀光。大部分的聖徒認識新竹的召會生活後,普遍有兩種反應。第一、就是新竹市召會架構完整,各項服事面面俱到,個個操練擺上自己,全體盡功用。第二、對他們所在地的光景感到不滿足,仰望主的恩典,期望能有突破。

然而,主對一切呼求祂名的人是豐富的,海外聖徒的豐富經歷也深深的激勵我們。一位以色列弟兄見證說,在他家鄉尚未有召會生活,因此需花一、兩個小時的車程才能與聖徒聚集。但他就在主所量給的環境中,竭力傳福音給他周圍的猶太教徒和回教徒。一位從印度德里來的負責弟兄,更是分享他對德里大學院校的負擔。他說為了校園工作的需要,他們退掉原先承租的房子,以雙倍的價錢在校園附近租了另一間房子,只為牧養更多的青年人。從北京聖徒的分享中,我們也摸著外面的環境雖有許多限制,但他們仍在那裏積極的實行新路,帶進繁茂的繁殖和擴增。看到他們帶著剛蒙恩不久的新人來參加華語特會,我們真是敬拜主。此外,一位加拿大的在職聖徒見證,他所在的地方召會沒有全時間者,但他們青職聖徒卻能拿起負擔,自己來照顧兒童和青年人。感謝主!藉著基督身體豐富的交通,主能把我們一同建造起來。  (四大組  李蔡文文)


2012/1/28~29兩天,五大組接待來自北京、印度及美國三個城市(Fremont、Anaheim及Irvine)共26位聖徒。28日晚上三、五大組聖徒在新光會所與海外聖徒有一場相調聚會,29日則於各區相調。兩天相調行程中,聽聞許多感人的見證,謹記錄兩則如下:

聖徒A:我父母是參加鼓嶺訓練的。父親學音樂,母親是大夫。因為父親是倪伯伯(指倪拆聲弟兄)的同工,我們有段時間是和倪伯伯、倪伯母住在一起。當時我才六歲,在印象中倪伯伯常常寫詩,每次寫完詩就要請我父親譜曲。他常帶著我們這些孩子們上街傳揚福音,記得有一次,我拿到的福音背心太長了,我便跑去告訴倪伯伯,他就去找了幾個別針把我的福音背心在肩膀處別起來,使我看起來精神多了,倪伯伯是這樣顧到我們這些兒童。在我們那裏最早起得是什麼呢?是鳥兒。有一次我特別早起要去看鳥,當我到了院子,我發現倪伯伯已經在那裏禱告,他禱告很久,而且禱告完便開始讀經。他的讀經並不是拿一本聖經在那裏讀,而是閉著眼將聖經一章一章從他的腦海中念出來。當時與他們住在一起的有兩個家,共有七個小孩。每到吃飯,倪伯母會要求我們端正坐好,吃完飯後,她就一人發一把豆子或青菜到我們面前,並要我們把菜都挑好後才能離開,這使我看見,他們是從小事上訓練、成全我們,也自己作榜樣。倪伯伯雖然忙碌,但他幾乎每次都會挑完他面前的那一把青菜才離開。因為父母跟著倪伯伯在鼓嶺辦訓練,我便中斷小學學業,倪伯伯也顧到我,他鼓勵我到他就讀過的三一中學讀書,他甚至還親自帶我走下山,到三一中學去。(註:聖徒A才恢復召會生活四個月,從他口中轉述倪弟兄言行的點滴,讓我們覺得與倪弟兄更親近、更主觀,倪柝聲弟兄的確是主為著祂的恢復所特別製作的生命職事)。

聖徒B:我們原本向主奉獻要參加完兩年全時間訓練,然後回來北京全時間服事一年。但當我們才完成一年的訓練,弟兄們看見當地的需要實在太大了,便要我們提前回來服事。至今已服事滿兩年,我們能見證莊稼已經發白了,只是工人太少。在我們所服事的校園附近,並沒有聖徒的家,我們向主禱告,主便開路使我們能租到校門口對面的一層公寓,雖然租金會高一點,但實在是值得的。(註:聖徒B是一對年輕新婚夫婦,他們相當有託付,北京的一所校園就這一個家在那裏開展。因著他們服事校園,29日下午,他們沒興趣去參觀景點,也不想去購物,反而要求我們帶他們到附近校園走走。他們看到交大與清大學生中心,真是羨慕不已。當我們經過學校的宿舍區,便問及他們如何在校園開展。他們題到只能在食堂一個一個接觸人,進入宿舍區是不被允許的。當接觸到有心的學生,只能約他們在食堂或到家中來家聚會牧養。聽到他們在福音受限制的地區,尚且如此為主權益擺上,心中真是被激勵,我們在此地豈不更當「為主出我微力」。另外,他們還提到2022年剛好是主的恢復在中國滿一百年,北京的聖徒們盼望能在「鳥巢」辦一個國際特會,雖然外面看來環境並不許可,但他們滿有信心,且已開始為這事禱告。願主的旨意成就。) (五大組  湯鄭慧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