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心合意配搭事奉

回顧近三十年的婚姻生活,我和陳弟兄開玩笑說,我好像抱到了”績優股”,他也說我獨具慧眼。哪裏是我,是主。是我把自己信託這位眼光高過我的眼光的神,是神為我特地挑選的,為了成全我那小小的心願。

我大一得救,在一個學生佔主日人數三分之二左右的召會過生活,雖然在職、年長聖徒不多,但多是一個個完整的家。尤其是一對年長夫婦每次聚完會,回家的路上相互扶持的美麗圖畫深深吸引我。我何其羨慕:當我"年長"時還能夫妻同心奔跑、行走屬天路途。只是這樣的羨慕是需要經過種種過程的-首先我需要結婚,需要經營我的婚姻,直到漸漸年長。因此,為著婚姻在主面前尋求時,我很認真的根據前面弟兄的教導:一定要是個弟兄、只要不討厭(看的順眼)就可以(因為得一起生活一輩子)。我自己加上要愛主,才能一直走到路終。

所以當初經過介紹認識陳弟兄時,他是弟兄沒問題,看得也順眼,只是愛主就說不上了,因為當時的他得救後兩年都沒聚會,才恢復半年,只能說有心。前面弟兄又說了:只要你好好服事他,幾年後他可能比你更愛主。就這樣我們結婚了。我也始終相信「願祢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祢」。只要我愛主,弟兄也一定會受吸引;我住了四年姊妹之家,而且在最嚴謹的弟兄手下受過教導,怎麼說也是他屬靈的前輩。我也真的提醒自己把他當新人的服事他。例如,結婚後第一次爭吵,他竟然就說,那我們離婚吧!我想你開什麼玩笑。事後還翻聖經告訴他基督徒的婚姻-不要說離婚,連「離婚」兩個字都不該出現。弟兄還不錯,真的沒再提過。

弟兄很單純、渴慕,為了過更正常的召會生活,結婚前就準備放棄即將升官的軍旅生涯,結婚一個月就退伍;我也辭去遠在高雄的工作,回到新竹。雖然剛開始生活有點辛苦,但這是我們想要的生活。而且我們已有心理準備,要將受苦的心志當作兵器。有一段時間常常剛剛好應付所需,沒有餘、但也沒有缺。這其間兩個孩子陸續出生,我們也很喜樂能這樣經歷主"從未將我遲誤"。四年多的時間弟兄的工作時有時無,直到弟兄考上公務員。第一次領薪水他很開心他的薪水比我多,當然我更開心,因為他的就是我的。我要再次強調,弟兄真的很單純,也可以說他真的很有福。我上班(他失業中)他常到我上班的圖書館去讀聖經、讀書,不畏人言。甚至後來孩子要出生,我的母親願意幫我們帶,希望我們搬過去同住,我還有點擔心他放不下自尊、面子等等,他竟然也不作多想的就同意。這其實很破碎我,原來的我是很好強的。但我看他很自在,一副只要有主無論哪裏可愛的樣子,反倒很珍賞他。有一次,住很近的一位長輩說:我覺得你可以嫁得更好。我能在信心裏說,「我的先生是最好的」。因為我堵住了他的口,再沒有人說什麼閒話。五年多的時間,我的家人、鄰居都很尊重他。多年以後他才說,要感謝我的家人,因為若這段期間有人說他什麼,他肯定住不下去。

說到我們的配搭。起初,因為我在大學工作,所以弟兄也和我一同配搭服事青少年,要成立清、交大姊妹之家,他很扶持的願意一同住進姊妹之家,雖然時間不長。而後輾轉他也進到學校工作,開始有校園小排時,弟兄總是從交大走到清華來一同參與(他從來都沒有參加過交大的學生排)。弟兄總是扶持我的服事和我多有配搭。後來,隨著孩子的出生,漸漸從馬利亞變成馬大的我,就開始為許多事思慮煩惱。加上弟兄認真追求,舉凡聖經、生命讀經、書報。兒子打電話回來有聖經問題是找爸爸不是找我,常常讓我有點吃味。我已經被當初那位弟兄言中-遠遠落在後面了,現在怕跟不上的人是我。但我也不敢停下腳步,盡力跟隨,他說愛筵我就預備;他說主日晚上去讀經,雖然疲憊、雖然常常沒預備,還是硬著頭皮和他一同前往。總之,不管是百基拉、亞居拉或是亞居拉、百基拉,我們總是如影隨形,且要一同進榮耀裏去。

   我感謝主兩件事,第一、平凡的我竟蒙主創世之前的揀選,並且活在我裏面,有何比這更好?第二、主量給我一位有智慧的姊妹,有四年半之久毫無怨言,且完全扶持常常失業的我,好得真是沒話說,直到永世都還要謝謝她。姊妹總是竭力行各樣善事(提前五:10),預備愛筵總是盡心竭力從不隨便。家也總是歡迎弟兄姊妹,從起頭直到如今。求主保守我們這個家,為著祂的恢復並祂的身體。       

新春華語特會接待海外聖徒蒙恩見證記實

感謝主,今年新春假期就讓我們這個新成立的家有接待聖徒的機會。因著還是新家,仍有些東西還未預備周全,但我們的心情好像要迎接遠方回來的親人。既期待他們來到又擔心有什麼接待不周地方。我們喜樂且認真的預備,盥洗用具、早餐食材、選購床墊…等等。當我們從一開始得知被接待者是北京來的青少年後,我們交通著該如何接待。但是,沒過幾天名單又更動了二次,從青少年改成八十多歲的年長姊妹,我們倆又再有交通,考量年長姊妹可能怕冷,要再舖毯子,暖氣也預備好,吃的食材也與青少年口味不太一樣。在過程中,我和姊妹多有交通與禱告,使我們從中學習如何接待、彼此配搭。因為主說,『接待你們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太十40)

在接待過程中,儘管他們白天的行程已相當疲憊了,仍喜樂的在睡前與我們有許多的交通,分享他們所經歷及摸著的基督;對家人得救的迫切以及個人蒙恩的見證;處處可見他們是如何出代價為要贏得基督。其中最激勵我的,乃是這位老姊妹沒讀過書,卻一字一字認真地咀嚼神的話,一處經節就要用上四天的晨興時間反覆地咀嚼來消化、吸收。我們真是蒙光照:我們能容易的讀主的話,卻不如老姊妹這麼珍惜主的話。她們的見證激勵著我們要更竭力追求主,因著老姊妹鄉音很重,多半需要透過她女兒的翻譯我們才能懂,我們雖聽得吃力,但在靈裏就能相通,靈裏真是喜樂!

第三天早晨,送他們離開時,老姊妹一直挽著我姊妹的手,交待我要好好照顧姊妹,像是要出遠門的親人,提醒家中的孩子一樣。感謝主,在這接待中,我與姊妹經歷了身體的交通、同心合意的配搭;並為聖徒交通與禱告、儆醒預備。求主繼續擴大我們的度量,使我們學習服事,再有機會接待神家中的親人。(二大組  陳克強夫婦)


保羅在書信中多次提到要“樂意待客”,主自己也在福音書裏說,『接待你們的,就是接待我;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遣我的。』所以一有機會,當然要抓住恩典:接待聖徒,接待主。這是何等榮耀!

我們家這次接待的是一對二十多年前從台灣移民加拿大的華人母女,在語言、飲食各面都沒有隔閡,大組以及區裏弟兄姊妹也都配搭擺上豐盛的愛筵,我們家真的就只是打開家,預備了一個房間讓她們住宿休息。

29日被接待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在各接待區裏主日聚會後,下午有一段的自由時間,由接待家庭各自安排。考慮一般聖徒到新竹相調,會想到園區、清交大走走,便請在交大及園區工作服務的姊妹們一同配搭相調;我們在交大鬆餅屋享受下午茶,輕鬆的在校園、園區驅車漫遊…,後來姊妹又帶我們到她住的社區,參觀社區菜園。從小移民的青職姊妹,看著一畦一畦的菜圃,滿臉的新鮮與興奮!此時我突然領悟,原來,好像是我們家接待聖徒,其實是我們被弟兄姊妹接待了。真喜樂,這樣的召會生活,真是好得無比!(三大組  潘昇良夫婦)


國際華語特會後,四大組接待了從中國、印度、加拿大、美國、以色列、紐西蘭和日本來的海外聖徒。來訪的聖徒多是抱持著一種學習的態度前來,因他們在各地都聽聞台灣召會生活的豐富,所以來到新竹並不在意外面的遊覽、觀光。大部分的聖徒認識新竹的召會生活後,普遍有兩種反應。第一、就是新竹市召會架構完整,各項服事面面俱到,個個操練擺上自己,全體盡功用。第二、對他們所在地的光景感到不滿足,仰望主的恩典,期望能有突破。

然而,主對一切呼求祂名的人是豐富的,海外聖徒的豐富經歷也深深的激勵我們。一位以色列弟兄見證說,在他家鄉尚未有召會生活,因此需花一、兩個小時的車程才能與聖徒聚集。但他就在主所量給的環境中,竭力傳福音給他周圍的猶太教徒和回教徒。一位從印度德里來的負責弟兄,更是分享他對德里大學院校的負擔。他說為了校園工作的需要,他們退掉原先承租的房子,以雙倍的價錢在校園附近租了另一間房子,只為牧養更多的青年人。從北京聖徒的分享中,我們也摸著外面的環境雖有許多限制,但他們仍在那裏積極的實行新路,帶進繁茂的繁殖和擴增。看到他們帶著剛蒙恩不久的新人來參加華語特會,我們真是敬拜主。此外,一位加拿大的在職聖徒見證,他所在的地方召會沒有全時間者,但他們青職聖徒卻能拿起負擔,自己來照顧兒童和青年人。感謝主!藉著基督身體豐富的交通,主能把我們一同建造起來。  (四大組  李蔡文文)


2012/1/28~29兩天,五大組接待來自北京、印度及美國三個城市(Fremont、Anaheim及Irvine)共26位聖徒。28日晚上三、五大組聖徒在新光會所與海外聖徒有一場相調聚會,29日則於各區相調。兩天相調行程中,聽聞許多感人的見證,謹記錄兩則如下:

聖徒A:我父母是參加鼓嶺訓練的。父親學音樂,母親是大夫。因為父親是倪伯伯(指倪拆聲弟兄)的同工,我們有段時間是和倪伯伯、倪伯母住在一起。當時我才六歲,在印象中倪伯伯常常寫詩,每次寫完詩就要請我父親譜曲。他常帶著我們這些孩子們上街傳揚福音,記得有一次,我拿到的福音背心太長了,我便跑去告訴倪伯伯,他就去找了幾個別針把我的福音背心在肩膀處別起來,使我看起來精神多了,倪伯伯是這樣顧到我們這些兒童。在我們那裏最早起得是什麼呢?是鳥兒。有一次我特別早起要去看鳥,當我到了院子,我發現倪伯伯已經在那裏禱告,他禱告很久,而且禱告完便開始讀經。他的讀經並不是拿一本聖經在那裏讀,而是閉著眼將聖經一章一章從他的腦海中念出來。當時與他們住在一起的有兩個家,共有七個小孩。每到吃飯,倪伯母會要求我們端正坐好,吃完飯後,她就一人發一把豆子或青菜到我們面前,並要我們把菜都挑好後才能離開,這使我看見,他們是從小事上訓練、成全我們,也自己作榜樣。倪伯伯雖然忙碌,但他幾乎每次都會挑完他面前的那一把青菜才離開。因為父母跟著倪伯伯在鼓嶺辦訓練,我便中斷小學學業,倪伯伯也顧到我,他鼓勵我到他就讀過的三一中學讀書,他甚至還親自帶我走下山,到三一中學去。(註:聖徒A才恢復召會生活四個月,從他口中轉述倪弟兄言行的點滴,讓我們覺得與倪弟兄更親近、更主觀,倪柝聲弟兄的確是主為著祂的恢復所特別製作的生命職事)。

聖徒B:我們原本向主奉獻要參加完兩年全時間訓練,然後回來北京全時間服事一年。但當我們才完成一年的訓練,弟兄們看見當地的需要實在太大了,便要我們提前回來服事。至今已服事滿兩年,我們能見證莊稼已經發白了,只是工人太少。在我們所服事的校園附近,並沒有聖徒的家,我們向主禱告,主便開路使我們能租到校門口對面的一層公寓,雖然租金會高一點,但實在是值得的。(註:聖徒B是一對年輕新婚夫婦,他們相當有託付,北京的一所校園就這一個家在那裏開展。因著他們服事校園,29日下午,他們沒興趣去參觀景點,也不想去購物,反而要求我們帶他們到附近校園走走。他們看到交大與清大學生中心,真是羨慕不已。當我們經過學校的宿舍區,便問及他們如何在校園開展。他們題到只能在食堂一個一個接觸人,進入宿舍區是不被允許的。當接觸到有心的學生,只能約他們在食堂或到家中來家聚會牧養。聽到他們在福音受限制的地區,尚且如此為主權益擺上,心中真是被激勵,我們在此地豈不更當「為主出我微力」。另外,他們還提到2022年剛好是主的恢復在中國滿一百年,北京的聖徒們盼望能在「鳥巢」辦一個國際特會,雖然外面看來環境並不許可,但他們滿有信心,且已開始為這事禱告。願主的旨意成就。) (五大組  湯鄭慧雯) 

交出我們人生主權 更新奉獻給主

菊芬:今天非常喜樂,能在這裏數算主在我們家數不盡的恩典。我從小就受浸,但一直到弟兄受浸之後才過召會生活。

宗斌:我們育有二子,因姊妹的關係,弟兄姊妹將福音帶到我們這個家,主在我這悖逆的人身上打開福音的門。

我是公務人員,有穩定的工作、薪水,但我是不滿足的。二十年前臺灣股票非常吸引人,我就從那時栽進所多瑪城,滿腦子金錢遊戲,常和姊妹說那只是個數字。但最後的結果就是負債累累。

菊芬:我和弟兄常為此爭吵,孩子也就在我們吵鬧中長大。這時弟兄姊妹常常來探望,我是很壞的人,明明在家卻不開門,明明有空卻說沒空。每天財務的壓力、工作的壓力,使我們幾乎喘不過氣來。終於有一天,三位姊妹來看望我們,鼓勵我們打開家,於是我們家有了小排。

宗斌:小排開在週四,弟兄姊妹帶著我唱詩、讀經,過了一段時間,我發現金錢慾望減少了,和朋友應酬也少了,原本與姊妹吵架時說離婚的字眼,也變成說-你是撒但,這也算是一個進步吧?

菊芬:15年前我們並沒有完全分別時間給主,直到有一天,有位弟兄剛動完一個很大的手術,身上掛著引流管來看望弟兄,邀我們主日能分別出來。當下我問這位弟兄:「是什麼力量讓你有這樣的負擔,不顧自己生命能動起來,看望我弟兄。」弟兄就引用馬太福音六章25~33節:『所以我告訴你們,不要為生命憂慮,喫甚麼,喝甚麼;也不要為身體憂慮,穿甚麼。生命不勝於食物麼?身體不勝於衣服麼?你們看天空的飛鳥,牠們既不種,也不收,又不收積在倉裏,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牠們。你們不比牠們貴重麼?…因為這一切都是外邦人所急切尋求的,你們的天父原知道你們需要這一切。但你們要先尋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一切就都要加給你們了。』最後他還說死都要爬到主面前。聽完後,我馬上流下了眼淚,我們是何等不配的人,我與弟兄就到主面前禱告,求主定住我們的心,分別我們的時間,穩定過召會生活。正當我們天天享受父家豐富時,我們這個家卻受到一個非常大的打擊。

宗斌:2007年11月3日我們家二兒子文昊頭痛,到馬階醫院掛急診,經過一連串的檢查,最後照腦部X光,醫生宣佈腦部長腫瘤有5公分大小,我和姊妹聽了全身顫抖(看著兒子181公分身高,那麼稚氣的臉流著淚說:「媽媽我不要,不是我對不對?」我只能對那時就讀高三的兒子說,醫生說可能、懷疑、不確定。哦!主耶酥!當時眼淚就像關不緊的水龍頭,心中的害怕也不敢表現出來,因為要安撫病床上兒子)

醫生看著電腦螢幕解釋著病情。家人及弟兄姊妹像雲彩般的圍繞,迫切禱告。因病情嚴重,醫生建議轉院;第二天,我們轉到台北國泰醫院。在召會裏,當時只認識新竹601區,就是現在401區的弟兄姊妹。但初到了陌生台北,在國泰醫院裏就有一群弟兄姊妹為文昊弟兄禱告,喚醒了小子與姊妹要倚靠主、倚靠身體。當兒子開刀住加護病房時,有一位姊妹因著我們需要就近照顧,就給我們一串鑰匙供給吃、住,柔細照顧,當時無助的我們真感激這家的扶持。孩子住院期間,新竹弟兄姊妹長期往返看顧代禱,讓我經歷了主愛的闊長高深。

菊芬:與生病兒子短短相處了半年時間,在這期間我們聽詩歌、讀主話。文昊體力可以時,就會吵著參加主日聚會,到了信基大樓一聽到詩歌,坐在輪椅上的文昊淚流滿面,生病中的他沒有一句怨言、敗壞的話,除了感謝主,就是安慰我與弟兄,還有他的哥哥-文鴻弟兄。文昊18歲生日是在病床過的,之後於2008年5月31日被主接去-安息主懷。

主天天用祂的話敷裹我們,現在我們一家三口認真的過每一天,主也開我們的眼睛,天天在靈中享受祂,開家服事青年人與弟兄姊妹配搭傳福音,因此我們天天進入至聖所。為了生命變化成熟,我們家願意將主權交給主,奉獻給主!

最後與弟兄姊妹們分享哈巴谷書三17~19:『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祂使我的腳快如母鹿的蹄,又使我穩行在高處。』哈利路亞! 


為甚麼我家發生這一連串災難、不如意事情仍竭力追求主。兄長特別囑咐要小子交通投資失敗舉債艱辛渡日的過程,免於年輕聖徒過於投機重蹈覆轍。

民國89年間別人是投資股票,我則是賭股票,不把錢看成錢。除融資外還,外加丙種及未上市投資等,不到半年就把所有積蓄全賠光。因當時未過正常召會生活,也未敬虔信主渴求主話,期間痛苦難當。有一日中午竭力渴望主救拔,一直呼求主名!呼求主名!竟然在客廳沙發上睡著了,還做了夢。夢中突然有一聲音告訴小子,我必幫助你!驚醒起來時就確信告訴姊妹,主必幫助我們。

另於民國93年4月22日因公務爭議,毆打同事,於當年6月9日諳然自認委屈被調回內勤,一直嚥不下那件事。6月1日晚上想要報復,幸虧主興起一場火災,化解了我與同事的嫌隙,未發生悲劇。且也差遣一對年長弟兄姊妹來看望,陪我禱告,並說:「主會告訴你,不要打官司。」當下即刻翻聖經尋求主話,羅馬書十二章19~21節:『申冤在我,我必報應。反而,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行,就是把炭火推在他的頭上。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果真就在隔日獲得同事諒解撤回告訴。從此配搭於401園區水餃排福音聚會,感謝讚美主!

後來主又做一件事,興起我愛祂更深。民國97年6月底,主日凌晨做了一個夢,似乎主說:「你必再回原消防隊服務。」就在當日早上申言說出內容,被一位年長弟兄糾正,未取得派令前不能這樣見證。但在三日後果然成真,如同約翰福音十六章12~14節所述:『我還有好些事要告訴你們,但你們現在擔當不了,只等實際的靈來了,祂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實際;…祂要榮耀我,因為他要從我有所領受而宣示與你們。』

有一位弟兄問我姊妹:是妳改變弟兄嗎?姊妹回答說:不!是主。讚美主!我們一家三口,在主帶領下,“交出我們人生主權,更新奉獻給主”。                         

神阿,祢世世代代作我們的居所

我們一家於2007年夏天從台北搬到交大學生中心,2012年遷至仁愛會所,因工作的需要,今年二月一日即將搬到台北三會所服事。雖然外在經歷多次的搬遷,但在我們內心深處卻經歷-神是我們唯一的住處。

非常珍賞竹苗區眾聖徒的絕對、積極和迫切。近年來,特別在一些身體的行動(如造橋開展,三、五大組開展)上,打破區域的限制,在身體裏同打一個仗,同命同感,令我們印象深刻,何其有幸!我們也能與共。

謝謝聖徒們對我們家的扶持和照顧,我們享受了雙份的地土,雙倍的照顧,多方的代禱。我們深覺不配!謝謝主,讓我們與各環(大專、青職、青少年、兒童、社區)的聖徒一同配搭建造,能與你們「相聯」,是我們一生最幸福的事。相信我們在復活裏的建造,有永遠的價值。特別感謝眾聖徒對我女兒的關愛(她是全世界收到最多禮物的人了),六大組開展將即,可惜不能與你們一同爭戰,願在禱告中記念。

這次的冬季訓練,「錫安」這辭深深打動我們的心,願我們都成為錫安,建造錫安,催促主早日回來,求主祝福弟兄姊妹的靈、魂、體。祝福在竹苗區的眾召會,有繁茂復活的春天!

                 


 

全時間訓練壯年班蒙恩見證-壯年班與我

回顧2011年三月,我懷著不安但又期待的心情,踏進了嚮往已久的壯年班訓練中心。每週在這裏的訓練雖然只有四天三夜,但卻非常忙碌且充實,有緊張也歡樂愉快。一年以來受訓的收穫、成長和內心的激盪,用有限的文字實在難以述說得盡。但在多日的尋求和禱告中,我感覺這裏是一個奇特、奇妙又令人驚奇的所在。我很樂意在此和大家分享。

這是一個奇特的地方

從外人眼光來看,這裏是一個奇特的地方。每週二中午,學員遠從各地、不辭勞苦地趕來。有的人每週繞過半個臺灣,路途不知用掉多少時間。但是大家都很快樂,並且都期待早一點回來。這裏不像是渡假休閒中心,因為這裏沒有電視、購物和遊樂設施,我們每天都專注在上課和操練之中。這裏也不像老人安養中心,雖然許多學員都滿頭華髮,但各年齡層的學員樂在學習,喜樂滿懷,充滿活力。

大多數學員年紀都已經超過五十歲,有著豐富的人生閱歷,但是來到這裏卻都變成像小學生一樣乖乖聽話,不僅願意幾個人擠在一間小寢室,還得整理寢室內務,打掃庭園內外。更奇特的是,大家出了這麼多代價,卻常常說來這裏是「要了結」、「要釘死」、「要死得透透的」、「死得很甜美」、「不死就不生」。這真是一個無法令世人瞭解的奇特地方。

這是一個奇妙的地方

來到這裏,似乎就進到一個迥然不同的屬天境域。

內務整潔很累嗎?內務細節雖然令人疲於應付,但肢體配搭和彼此相顧,把毫不相識的聖徒緊緊地聯結在一起,使他們同辱同榮,一同歡樂。

課程內容很重嗎?課程科目雖然琳瑯滿目,但藉著禱研背講,可以把聖經的話語明亮透晰地解開,豐豐富富地存在學員心中。

考試壓力很大嗎?考試已經不是分數高低的問題,而是生命成長和屬靈知識的自我檢核和紀錄。尤其透過分組團體的預備,更使學員相互建造,彼此提攜。

午禱漫長無聊嗎?許多人在這短短二十分鐘裏,想起自己的罪孽,錐心刺骨;數點自己的過錯,淚流滿面;享受主的撫慰,滋潤甘甜;遇見主的榮光,欣喜跳躍。

這是一個令人驚奇的地方

有人來到這裏,早已覺得生活沈悶自閉。但短短一週就讓他豁然開朗,喜樂洋溢。

有人來到這裏,早已覺得生命老舊枯乾。但短短一週就讓他洗滌更新,新鮮活潑。

有人來到這裏,早已患了屬靈的厭食症。但學習和操練使他全人復甦,渴慕主話。

有人來到這裏,早已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但許多奇妙見證開了他的眼界,讓他對主有更深的經歷,使他迫不及待地要將餘生奉獻給主。

有人來到這裏,早已不冷不熱遠遠跟隨。但天天泡透在聖別屬靈氣氛裏,使他重新遇見了主自己,不禁瘋狂愛主並甘願為祂擺上一切。

親愛的聖徒們,這是我參加壯年班訓練蒙恩的見證,我深願你們能一同在此蒙恩。詩篇90篇12節:『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願主更深的激勵我們愛祂並跟隨祂,為著榮耀國度的開展,奉獻自己。好叫那日我們再見祂的時候,歡呼喜樂,得著國度的賞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