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竹苗大專期末特會報導及見證

今年竹苗大專聖徒期末特會於南投埔里水頭山莊舉行(6月20~22日),共有一百多位聖徒參加。感謝主把我們帶到高山,使我們接受祂新鮮的供應。

信息鳥瞰

這次特會的總題,乃是主恢復的獨特。恢復乃是在墮落、破壞或失落後,回復到正常的光景,而非超特的情形。主的恢復首要的就是真理的恢復,因此聖經是我們獨一無二的標準。在我們中間不僅不該有任何屬人的傳統、習慣或教訓,更要讓神聖的真理構成為我們的所是,否則我們就沒有恢復的實際。所以我們需要進窄門,走狹路。進門就是過關,窄指明所有屬世的都得丟棄。走路是一生之久的,狹說出要背十字架,其結果卻是引到生命。實際的操練,就是不要愛世界。世界是一個系統,是撒但系統化的安排。凡世界上的事,就是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我們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接著,還要看見信心的榜樣,學習他們過信心的生活。歷世歷代,神給我們立下許多信心的榜樣。現今,同樣也有信心的見證人圍繞著我們。最後,我們當彼此相愛,這不只是主給我們的命令,也是我們愛神的憑證。

享受親近主

清晨晨興和上午團康活動後都有逾一小時的時間,我們或個人禱告,或與同伴交通。在幽靜的水頭山莊裏,甚少干擾。是主的憐憫,叫我們在卸去期末考重擔的同時,心清靈明地到祂跟前,不做任何事,只是聽祂。當與同伴反覆地或唱或禱(補466)第二節時,這詩恰與晨興禱讀的經節相合。西二7:『在祂裏面已經生根,並正被建造,且照著你們所受的教導,在信心上得以堅固,洋溢著感謝,就要在祂裏面行事為人。』的確,若非「時刻扎根在主裏」,如何能「生活開花發芽」呢?盼望我們時時操練在基督裏。

身體相調

下午我們前往桃米生態村,一邊漫步在蓮花池間,一邊參觀紙教堂。聖徒彼此分享交通,有說有笑,真是無憂無慮。而幾位服事者在附近店家悠閒泡茶的同時,將福音分享給正在分裝茶包的老闆娘。在場學生側耳聽見,不由得靈裏儆醒、正襟危坐了起來。稀奇的是,句句秉持「死生命也」的老闆娘,竟在看似稀鬆的談話中,開口信了主!

新人受浸

同一天時間接近傍晚,感謝主,將一位得救的姊妹加給我們。她十分感謝謝弟兄姊妹對她的關愛。是主的愛藉著我們彰顯出來。讚美主!

小羊得餵養

最後一堂的展覽,小羊分享特會如何使他們對主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向著主有更敞開的心。他們願意跟隨羊群的腳蹤往前,成為我們的激勵。

結語

這次特會不單給我們拔高的看見,將祂恢復的獨特向我們陳明,吸引我們來愛祂。更是將美好的榜樣擺在我們前頭,引領我們一路往前,繼續奔跑屬天的賽程。(陳俐伃、莊珮芸)


去期末特會之前,早已聽說弟兄們的負擔很重。因此,我一面覺得有些緊張和恐懼,另一面向主禱告,求主給我一個敞開的心、可聽的耳和實行的靈,使我能歡然領受從神而來的話。果不其然,特會的信息真的很光照人,而我特別摸著的就是第三篇的信息-不要愛世界。

在這篇信息的開始,我們學唱了一首新的詩歌,是2014年全時間訓練的畢業詩歌-蒙召者。第一節裏說:「榮耀呼喚不減,我終起身響應,世途全棄,後路燒淨。」我不禁問問我自己,我的世途是否還握在我的手裏?我的後路是否還未燒淨呢?『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是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出於父,乃是出於世界。』(約壹二16)參加系隊、出國讀書,這些在我裏面渴望從人得到羨慕和讚賞的,就是我今生的驕傲。不在於這些本身有甚麼問題,而是在於我這個人裏面有個愛世界的心。『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 (約壹二15)求主憐憫我、保守我的心,使我所寶愛的人事物,能一樣一樣的丟下。

信息不只讓我蒙光照,知道在我裏面甚麼是出於世界的,更是提醒我、警戒我,不要以為愛世界愛一下沒有關係,撒但會霸佔並充滿我的心。在召會中是沒有半心事奉的,不是愛主,就是愛世界。願主對付我心中每一次覺得去愛一下世界好像沒關係的想法,能向著主絕對,成為神眼中獨特的子民、心愛的奇珍。(杜惟真)


主恢復的獨特不僅是這次特會的第一篇信息主題,也是五篇信息的總題,藉此光照我,讓我知道何謂主的恢復,如何才配得上主的恢復。

一開始的聚會唱到「主恢復的獨特」這首詩歌。弟兄開頭很嚴肅的講到:「寫這首詩歌的弟兄已經不在主的恢復裏了。」這非常提醒我,儘管有人能寫出如此屬靈的詩歌,儘管我現在也能豪邁地唱,但這並不保證我能持續地走在主恢復這條道路上。

恢復的意思是在墮落、破壞或失落後,回復或歸回正常的光景。倪弟兄也說到,「聖經是我們獨一無二的標準。」因此主的恢復就是將不正常、墮落的光景回復到聖經起初的標準上。弟兄交通到:「不是參加特會,坐在現場的各位就有資格稱為主的恢復,而是一個一個的真理在我們身上恢復,我們才有資格。若在聚會中申言,就在“人人申言”這個點上有恢復;若沒有,在這點上我們就沒有資格被稱為主的恢復。」在此很受提醒,主的恢復是將真理恢復到我的身上,在我的身上有活出,否則就沒有辦法搆上主恢復的標準。

在第三篇信息「不要愛世界」中,弟兄特別說到傳福音。他說:「既然你們是主恢復的弟兄姊妹,那你們到底認不認帳,要不要傳福音?」在這點上我特別過不去。記得已過的學期,和班上同學去家聚,心想,「既然要花錢請學弟妹,那一定要拿福音單張去發。」但我在當場卻步了,怕一開始講福音會冷場,便硬擠出許多有關社團或是系上的話題,直到要離開餐廳時,才好不容易把背包中的福音單張遞給他們。在這光中,我向主悔改,傳福音的真理在我身上沒有著實的恢復。

感謝主,在這次的特會中,使我認識我不夠愛主耶穌,真理在我身上的恢復也闕如。但願我像保羅在往大馬色的路上被光照時一樣,問主,「我當作什麼?」且藉著主身體上的肢體得知那當作的事。願我在特會中被光照後,能簡單順服弟兄們所交通的,來過我暑假的生活並走我往後的道路。(陳睿凱)

懷念被主充滿變化的母親

願我們全家都像媽媽一樣,依靠主做喜樂滿足的秘訣。天天向主歌唱:耶穌充滿我,耶穌變化我!這就是媽媽留給我們最大的祝福。

我的母親鄭雪娥姊妹的一生,原本滿了勞苦愁煩,因著主耶穌的生命充滿她、變化她,變得喜樂滿足。

辛苦奮鬥,愛拼不一定會贏

媽媽命運坎坷,但是她不抱怨,勇敢地面對每一個環境。民國十七年,她生在鶯歌一棟漂亮的洋房裏,但不久家道中落,搬到泥土房。小學時,因父母都在外地,只好住在親戚家裏。十幾歲,媽媽就用一根扁擔,挑著碗盤,走路到很遠的地方叫賣。十六歲喪父,她和外婆努力工作,二十多歲,就蓋了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小時候,我們常聽媽媽的故事,覺得媽媽很辛苦,卻又像英勇的女超人。她的人生態度就是「愛拼才會贏」。

媽媽非常孝順,為專心照顧外婆,本來不想結婚,就領養了姊姊。到了三十一歲才和爸爸結婚,生了我們二姊妹。爸媽辛苦地用扁擔,挑著沈重的陶瓷,竭盡所能養育我們。媽媽五十四歲時,家中經營生意失敗,但爸媽堅持不論多辛苦都要讓我們繼續受教育。沒有他們的付出,就沒有今日的我們,我們真是滿了感恩。

過幾年爸爸中風,二年後過世,媽媽五十八歲成了寡婦。住了三十年的磚房,也變得搖搖欲墜。但媽媽沒有被擊垮,帶著我們先清還債務,然後存錢要把老房子拆掉重建。感謝主,在各樣的艱難中,主耶穌的愛臨及妹妹和我,我們就先後信主了。

後來,媽媽蓋了一棟堅固的房子,但並不保證就有幸福的家庭。家中仍然不斷有各種問題,很多是她無法解決的。媽媽到了六十幾歲才開始驚覺,原來「愛拼不一定會贏」。看到媽媽疲憊又失望,我們真希望媽媽也能認識主耶穌。

向主敞開,靠主耶穌一定贏

這一切環境,背後都有主的美意,讓媽媽能向主敞開。其實,主耶穌真的很愛媽媽,祂早就安排一切,很有耐心地等待媽媽轉向祂。爸爸在過世前,竟然親口告訴我們,他是受浸過的基督徒。我們跟媽媽說,因為主耶穌揀選了你,本來你不想結婚,卻不知不覺嫁給了基督徒。媽媽覺得很奇妙,心就敞開了。

在生活中,主耶穌一直看顧她。有一次,出門忘了關爐火,還好大姊突然回家,看到水都燒乾了,趕快處理。媽媽這時才體會到,真的需要主,若不是主耶穌的保守,她辛苦蓋造的房子一下子就沒了。

雖然媽媽覺得需要主,但是她非常孝順,又是獨生女,拋不開傳統。外婆過世後,媽媽慎重地拿著牌位請香火店寫上名字。他們竟然說自己隨便寫寫就可以了。輕忽的態度,令媽媽突然清醒:這只是一塊木頭,這不是我媽啊!她回家就立刻跟全家人說,以後她不拜了。就這樣,主耶穌使媽媽脫離了傳統的束縛。

媽媽相信主了,但她堅持要把家族墓地蓋好,才要受浸。因著種種原因,這件事拖了多年無法進行,令她很煎熬。媽媽就和我們迫切禱告,竟然二個月內就完工了。因此,媽媽深深經歷「愛拼不一定會贏」但是「靠主耶穌一定贏」。

民國九十三年,媽媽七十六歲,自己要求在召會受浸,成為神的兒女。經過了十幾年,神的大愛終於征服了女超人!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感謝讚美主!

充滿變化,得永遠的喜樂滿足

受浸後,媽媽堅定持續地聚會。雖然媽媽不太會聽國語,也識字不多,但每週一定分別時間參加主日和小排聚會。姊妹們會幫她翻譯台語,還有姊妹到家中陪媽媽用台語讀聖經。藉著許多弟兄姊妹的牧養,媽媽單純地享受主,被主充滿,被主變化。

以前總是擔心三代子孫,後來常聽她說:沒煩沒惱,愛睏到捺倒(台語,沒煩惱,睡得好)。以前是憑著一根扁擔,挑著全家重擔。現在,只要禱告,重擔都交給主。以前,常要拜拜,又累又沒平安。現在,隨時呼求主,喜樂平安一直來。媽媽只後悔信得太晚,她說:信主耶穌這麼好,我以前真是atama konguli!(日語,腦袋像水泥太頑固)。

以前我們幾乎沒聽過媽媽唱歌。信主之後,媽媽常聽台語詩歌,還會背唱幾首。去年三月媽媽跌倒住加護病房,吵著要回家,但只要一唱她最愛的詩歌:耶穌充滿我、耶穌充滿我…,她就立刻安靜下來。主耶穌真是大有能力的神。上個月媽媽開刀住院,常唱這首詩歌,病痛中還是充滿喜樂,並把喜樂帶給其他病友。教會姊妹們都說她是喜樂的「阿利路亞阿嬷!」

因為媽媽肺功能不好,民國一百零三年五月八日下午,心肺衰竭,在家裏睡夢中安然被主接去,享年八十七歲。我們一面捨不得媽媽離開我們,一面感謝主的美意,使媽媽不再受病痛之苦,也不用再吃那麼多的藥了。和爸爸一樣,媽媽乃是安息在主的懷中。當主耶穌再來的時候,我們還要相會,一同讚美直到永遠,感謝主,給了我們榮耀的盼望。

媽媽用她的人生,讓我們看見:「靠人,人會倒;靠錢,錢會跑;靠自己,會變老;靠主耶穌,現在到永遠有依靠。」在馬太福音二十八章二十節,主耶穌確定地說:『看哪,我天天與你們同在』,媽媽得救後,真是天天經歷主的同在。

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

我去年底畢業於清華大學奈米工程與微系統研究所博士班。我從大學到博士研究以原子力顯微鏡在奈米尺度的操控技術已經有超過十年的時間,回首一路走來,覺得可以用一句“超越極限”來作為這十多年經歷的總結。

首先,我在科學的技術上必須超越極限;現在的科技要越做越小,一根頭髮大約只有一百個微米,一個微米有一千個奈米,而我的題目是要把一顆只有兩百奈米的小球,接合在一根只有三個微米大小的探針尖端上(這還只是第一步)。聖經中有一句話:“駱駝穿針眼”,我的那一個針眼似乎又小了好幾千倍。在精神的壓力上,也要超越極限;尖端科學的實驗常常是失敗的。同學們在實驗室裏討論彼此實驗的成功率,得到了一個只有百分之三的平均值。當我一個人走在清大校園裏時,常覺得人生也只剩百分之三。有時研究好不容易有一些成果,沒多久又必須要有新的進度。我就好像一隻在脖子前頭綁了一根紅蘿蔔的兔子,拼命的追著那一根紅蘿蔔,不但永遠追不到,蘿蔔還越變越小。曾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跟老師開會,我都會跟老師說我這週實驗又失敗了,為什麼會失敗。到了下一週又要再跟老師述說我的實驗是怎麼失敗的,一週復一週的在師長面前解釋我是如何的失敗,那一種沮喪與挫折感,外人實在很難能夠體會。但因著我是一位基督徒,仍竭力的在這一種壓力與環境中維持住對主耶穌的享受與正常的召會生活。因為每每在讀經與禱告的時候,都真實的感覺到有一位懂我、愛我的救主與我同在,在那一個同在中充滿了祂的慈愛與恩典,使我可以忘記一切的憂愁。在召會生活裏,弟兄姊妹對我的關心與鼓勵讓我感到即使我再失敗,都有一批可信託的同伴,做我最堅強的後盾。來到召會中,就好像進到了一個範圍,可以把我從那只剩百分之三的人生中被拯救出來。

記得有一次大專特別聚會前的一星期,我用盡所有的方法想要把那一顆小球接上探針。每一天都在實驗室做到半夜,這次做不出來,下一次要更努力,再努力,但結果還是失敗了。我抱著一肚子的怨氣跟著清大的弟兄姊妹們到宜蘭去聚會,在要搭電梯上到房間時,偶然的從電梯門邊的鐵框看見我的倒影,那一張充滿焦慮與憤怒的猙獰臉目把我自己都嚇到了。我一進房間後馬上跪下在床邊向主禱告,一直的呼求主名,主的慈愛與安慰深深的充滿我。二十分鐘過後下樓聚會,我從電梯門邊的鐵框裏看見了一個充滿了祥和,喜樂與溫暖的自己。各位朋友,這就是我的寶貝,我的救主。特會結束後回到清大的隔天,在禱告中主賜給了我一個靈感,沒想到這一個靈感居然讓我成功地把那一顆半年都接不上的奈米球接上了探針的最尖端,連老師都嘖嘖稱奇。其實我就是這樣一路的逃到基督裏,在召會生活中,靠著主一關一關的解決所有在實驗中的難題,至終在去年底拿到博士學位,超越極限。親愛的朋友們,願你們也能得著這一位寶貝的救主。       

新竹市召會初信成全蒙恩分享

第一課講到調和的靈與呼求主名。我很摸著神為著人能盛裝祂,特別為人造了靈。而如今基督成了賜生命的靈,在我們靈裡作我們的生命與生命的供應。我們得著基督的方法是呼求主的名。當我們呼求主名的時候,應該停下魂的活動,不用頭腦去想,而是從深處用靈呼求主。

上課之後,我操練每天一起床就先呼求主名三聲,才開始新的一天,我發現不僅晨興時更容易被那靈充滿,有些難以處理的問題也在呼求主名時有了解答。真的體會到羅馬書十章十二節,『主對一切呼求祂的人是豐富的!』希望我能繼續這樣的操練,建立呼求主名的習慣,在靈中生活行動。 (林穎義)


在這次的訓練裡,我開始和姊妹們有了晨興晚禱的生活。晚上會和李林威余姊妹、郭子綾姊妹一起晚禱。早上會和李林威余姊妹晨興。在這八週裡,我一週最多會晨興加晚禱6次,我喜歡這樣的生活,覺得每天都能與主親近,過得很充實。

在晚禱的時候,我們讀聖經,我們從羅馬書讀到歌羅西書。裡面我最摸著歌林多後書三章16~18節『但他們的心幾時轉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了。而且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但我們眾人既然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好像鏡子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就漸漸變化成為與祂同樣的形像,從榮耀到榮耀,乃是從主靈變化成的。』這裡說到我們要轉向主,就要除去心裡的帕子,並且要漸漸變化成為與神同樣的形像。我們要讓外邦人一眼就能看出我們是基督徒,傳揚主的福音!並要『逃避青年人的私慾,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公義、信、愛、和平。』還要過著「晨晨復興,日日更新」的生活。  (黃雅琪)


小時候,我曾經跟許多人晨興晚禱過,短則兩三個星期,長則兩三個月,到最後都不了了之。但這次不一樣,也許是因有晨興進度表,又或許是弟兄們對晨興晚禱的鼓勵吧!

耶利米哀歌三章23節記載『每早晨這些都是新的;你的信實,極其廣大。』雖然現在只有週一、三、五有晚禱而已,還沒操練到晨興,不過每次晚禱,大家同心合意協力的為一件事禱告,總會有意想不到的果效。有一次福音聚會要邀福音朋友,我邀了一個看起來不會去的朋友。後來,主日聚會時,我們大家就為他能去福音聚會提名禱告。沒想到她竟然來了!雖然當天她沒有受浸得救,不過我相信福音的種子已經種在她心中了。感謝主,藉著彼此交通與代禱,主竟然成就這事,或許晨興晚禱的功效就是在這!希望我的晚禱可以繼續的維持下去。        (郭子綾)


在這八週主日,我家三人及福音朋友張震國先生,相邀參加今年度上半年的初信成全聚會,除了林嘉宏弟兄在第八週帶五位福音朋友參加金山的青職相調活動,而未能全勤外,其餘在主的恩典下皆全勤。尤其是張震國先生曾有一週返回台南掃墓,連夜趕回參加主日聚會,這是何等的蒙恩。

在經歷八週的在靈裏的交通,讓我更清楚的摸著靈,過著呼求主名、操練靈的生活。特別摸著神完整的救恩不但要手續完備(符合法理)更要完成生機的更新變化,讓我們脫離天然與舊造的一切,而成為神的新造。然而神的生機救恩是條漫長的路,要完成神永遠的經綸,我們要操練靈,在靈裏禱告要掌握快、短、真、新四訣。用靈禱讀主話更要抓住重、重、活、化四步驟;我們還要實行召會生活,更需要為基督身體的建造,藉著生、養、教、建來完成職事的工作,如此,神永遠的目的就能達到。       (林文忠)

追念一位令人敬仰的長者-王高光玉姊妹

這些年在海內、外遇到許多的聖徒,只要知道他們是政大畢業的,都會談起王師母。他們都津津樂道,他們在學期間,無不受到王師母的照顧和關懷,尤其她對青年人的寶愛-愛筵他們,為他們背後的代禱告。學生都喜歡找她,在她身上散發出一種自然、親切、溫馨的愛。

近五年來眾召會都同心合意實行台島青年人得一萬。為著主的權益,的確要大量得著青年人,但王師母卻早在四十年前,就很實際的在青年學生上勞苦。她真有先見之明,且從主接受負擔,領受託付,否則怎能一作四十年,從不間斷且堅定持續呢?我們與她配搭的時間約有四年之久,回想在那些年間,我們看見主在她身上多年的製作,她有諸多的實行與活出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列出幾項我們觀察她的特點:「禱」、「愛」、「給」、「新」

一、她是一個「禱告」的人:她生活很有規律,早起就在主面前,為著她所知道的聖徒禱告,特別是經過政大的青年聖徒。她年事雖高,禱告時極為用靈,你會感覺她靈中的迫切。許多畢業的學生常回來看她,她如數家珍,她很知道每位學生身上經歷主的故事,她是把這些學生常背負到主面為他們禱告、尋求。

二、她是一個「愛人」的人:她愛主,主也以愛充滿她,她愛所有學生,儘管有些不是那麼可愛,但她不忍苛責、她真能包容他們。一面是她的年齡,這些孩子就像自己的孫子;一面她在主的眼中來看他們,當她看見學生有長進、有變化,對她是何等安慰。

三、她是一個「給人」的人:她的大方和慷慨是少見的。在她身上我們看見主的話是信實的:『有給人的,就必有給你們的』,她愈給,主就愈給她。她為弟兄姊妹所擺上的,特別是在愛筵和財物上是多而又多的,當然只有主知道,主是一直源源不絕的供應她。

四、她是一個「新活」的人:她雖年長,但喜歡與青年人在一起。妳不覺得她老,她很能進入青年人的想法,她身上除了年齡老以外,她的心態不老,她的觀念不老,她的禱告不老,她用靈時是很新活的。  

註:台北42會所王高光玉姊妹,一生服事政大學生聖徒超過四十年,她服事主的榜樣成為馨香的見證,已於2014年2月13日在主裏安息,享年97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