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積極配搭結新果

工作了37年,今年一月我依然故我的盲、茫、忙,身心深感疲累。二月過年時我才想:「再過一年多在台玻工作滿25年就可退休。」沒想到三月因公司工作的變動,我和一位同年進公司的同事,討論要提早退休,於是四月我們就送出申請書,五月就收到公司批准的公文,之後就休完所有的假到六月底。沒想到回公司辦理退休時,卻聽說公司另一位和我同年進公司的同事,在操作新機台時,不慎被壓斷手指掌而送醫住院,他原本計畫退休後要開小吃店,結果計畫趕不上變化。七月底又接到同事的電話,得知另一位同年進公司的同事於前幾天晚上,因腹部劇烈疼痛而送醫急救,隔天就過世了,真是明天如何我們不知道。到了八月29日我的小弟建忠弟兄亦意外離世,旅世年日僅42年,九月因為安排小弟的後事而延後了與一位弟兄預計好的退休之旅。十月14日我們夫婦就與這位弟兄夫婦開始為期五天的退休之旅。

  此次行程除賞鷹看風景,也看望弟兄在壯年班畢業的幾位同學。在他們身上我也看到在我們中間前面帶領服事的弟兄姊妹們也是如此行。如鷹展翅上騰、翱翔天際,關心眾地方召會;如獅讓主在生命中作王,為主爭戰、站住立場;如牛是主的奴僕,殷勤服事、勞而不苦、累得暢快,如神人活基督、顯大基督,是主忠信的好管家,照顧主的群羊,按時分糧給弟兄姊妹們。他們真是得勝者、男孩子,基督身體上較剛強的部分,真是我們的好榜樣。

  回程弟兄與我交通,要我配搭陪同一位福音朋友讀經,我就順服的答應了,十一月繼續陪讀經。十二月12日有福音聚會,我們就邀請他們夫婦來聽福音,真高興他們如約而至,更歡喜他們都單純相信、接受主、信而受浸得救歸主,得重生成為我們的弟兄姊妹。我也因著單純的配搭,一同有份結果子的喜悅,而且還是一對夫妻,真是歡喜快樂,感謝讚美主!   (林健德)

接待香港聖徒蒙恩分享

這次香港青職來訪。週四晚上參加新竹的青職排,與我們有甜美的交通。會後我們載回接待的姊妹再有交通。他們分享了經歷繁忙艱鉅的工作而倚靠主,以及歷經一段時間沒有聚會,但主感動了她而回到召會的見證。工作時數長的我們,也得著了激勵。

第二天到大湖相調的路上,在遊覽車上唱詩歌並分享,非常享受我們不論在新竹或香港,都是在身體裡,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一位剛受浸的姊妹分享了她來新竹相調時受感動而受浸。我們在苗栗邱弟兄的簡餐店用點心,並在旁邊的草莓園採草莓。這對他們是新鮮的體驗。

我們在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看完影片後到餐廳用餐,一同分享了關於國度的獎懲與如何讓青職在服事中受成全。一位和我同期參訓的姊妹,她的弟兄分享了她在生了三個孩子之後,經歷復活大能的見證。讚美主!雖然我們在不同的地方,但我們都在同一個身體裡經歷同一位主。               (李春億)


這次從香港來的聖徒,許多是從大陸來香港讀研究所或博士班的學生。他們見證因著感到人生的虛空,正尋求人生的答案,就在香港因接觸福音而受浸,並且領悟到神的經綸才是他們終極的目標時,便感慨自己得救太晚。以往所追求,都如被蝗蟲所吞吃,就羨慕在台灣許多聖徒生在基督徒家庭裡,年輕時就受成全,更有功用來服事主。

雖然他們信主不久,很多是得救幾個月或一年的,但從他們的談吐與態度上,看見這些年輕人都是主可用的器皿,他們即使在禱告和分享上也很供應我們。許多姊妹也非常敞開,熱情地與我們有交通,即使是出外相調,她們也不斷追問我們召會生活或服事的蒙恩。他們對於交通的渴慕,也激勵我們在接待上要儆醒供應。在這次接待中,看見一個新人正漸漸更新,幾年前主得著了華人學人學者、博士後研究者,如今主更得著新一代高知識份子的中國人,好為著祂廣大的需要,將祂迎接回來。             (李徐惠新)

主的供給應時豐富,從未將我遲誤

為著已過的一年,主給我們許多的經歷並祂自己的豐富供應,我們獻上感謝與讚美。我與姊妹是在2011年的年底結婚,隨即在2012年初因著姊妹在市區的工作而搬到一大組聚會。首先,為著在繁忙的結婚過程中,一大組幾乎未曾碰面過,卻深愛我們、扶持我們的老弟兄與師母們感謝主。是他們的安慰與加力使我們經歷在基督身體裡,藉著節與筋而有的豐富供應。

到了一大組(當時的103區)半年後,因為學校一項交換學生的計畫,我與姊妹於2012八月前往美國,進行為期10個月的訪問。在臨行前,區排裡的老弟兄姊妹們為我們的送行禱告實在是得著我們,我在心裡也暗許能夠藉由這次的出訪,更多經歷、得著主。我所訪問的學校是美國印第安那州的普度大學,在那裏我們中間的弟兄姊妹起初不過20人,穩定聚會的有趙弟兄一家及兩三位弟兄共5人。在面積比台灣還大的印第安那州也不過就兩處城市有召會作主的見證。我們初到普度大學時,因為住的距離比較近且情形較類似,我們與趙弟兄家有較多的交通(感謝主,這個家在祂的眼中是何等的可愛、寶貝與珍賞)。平日雖然聚會人數少,但是甜美、生機並各個盡肢體的功用。

主垂聽我們的禱告,在那裏的第二週主日,我在中間休息的時就看見教室(該地沒有會所,聚會都是跟學校借用教室)對面有一對大陸的夫婦,於是就邀請他們一同聚會,而這是我們的第三個家。這個家情形相當的特殊,在我們認識的5天之內,該弟兄因著家暴就被警察抓去送到看守所。我還記得,發生的當晚是在我們禱告聚會結束回去的路上,該姊妹打電話給趙弟兄的姊妹慌張地詢問該怎麼辦。而在隔週,因為趙弟兄有工作,我就只好硬著頭皮與趙姊妹、他們小孩並我姊妹一同到看守所簡易法庭去聆聽弟兄的判決。結果是法庭判准可以交保,但是需要一萬美元的交保金,並且出庭不允許與姊妹相見同住。在“被迫”(其實主很明確的讓我知道祂的帶領與該處召會的難處)的交通與禱告中,該名弟兄無路可去只得暫住我們租用的公寓(因趙弟兄家有小孩不方便)。暫住中,弟兄有時會在道晚安之後,偷跑出去敲他姊妹家的門,企圖質問。而趙弟兄只得打電話給我叫我一同出去“抓人”,我們在車上只能不斷禱告,尋求該如何應對。暫住的日子與過程相當的長,我與姊妹也必須學習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下倚靠主面對弟兄,特別是我需要學習如何在弟兄不向我們坦白時,還必須以基督的愛愛他並與他每日晨興。

主知道我們的極限,在第二次的開庭(我與趙弟兄兩人都是第一次到美國的正式法庭),審判長就允許弟兄可以回去與姊妹同住。其實弟兄在暫居我們家的時候不斷企圖違反規定以電話或是email與姊妹聯繫,雖未成功,但是這些紀錄都可能使法官有完全不同的判決,我們不明白該怎麼辦,唯獨照著聖經中遮蓋的原則待弟兄。在接著兩三個月與趙弟兄家配搭的餧養過程與人性的顧惜(該夫婦有時必須去上法庭要求的婚姻諮詢,而將小孩託給我們或趙弟兄),弟兄從原初愛辯論的性格也漸漸尊主的話為大,我們的第三個家於是穩固。

在美國的日子,就外面來看十個月不長,但舉凡為每周需要的各樣聚會借教室禱告、購買二手車及載送學生弟兄姊妹、校園傳福音人位、語言的不足、華人學者福音開車至紐約的服事需要、弟兄婚姻的服事配搭、姊妹兩週高燒不退、畢業論文發表受阻等。在這些大大小小的過程中向著主有流淚、有感謝,向著弟兄有擔憂、有珍賞。我只能說主給的經歷與祂的自己真是超過筆所能描、口所能陳。

最後在我們要離開美國前,在該處聚會已有五個家了,對我們與趙弟兄家來說,所得著的三個家真是像經過產難生下的屬靈後代,我們是既寶貝又愛惜。然而,主不放過我們,就在我們今年六月離開的前夕,除我與我姊妹之外,我們又得知另外四個家也都將在今年底前,全部都因工作的關係要離開該處。雖然開始有為當地的見證憂心。但是在禱告裡我們都清楚,只要是主的作為與安排,都是對的,我們只需要禱告配上去,如在金香壇燒香,主就會作。果然,主在禱告後一週又差派兩位弟兄到普度大學,一位從中國大陸,一位從新竹清大去。感謝主!回到台灣之後,我繼續忙畢業需要的事。由於姊妹已經停止工作一年,對於姊妹找工作的事,我們都不太敢奢望能找到,但是主給姊妹面試的機會一點也沒少,並且已在馬偕醫院服務。主知道我們的需要,我們只須站在女人的地位上倚靠祂-我們的良人,基督。                      

呼求主名,不住禱告,經歷神的大能

是主的大能,讓我在右腿疼痛難以彎曲的情形下,竟可以喜樂的騎著腳踏車,內心很是激動!若我不說,沒人能看出我是癌症第四期的病患。我所不能做的,在主裏都能做,在我身上經歷太多主的大能了。

病情雖時而出現變化,但我不恐懼、害怕,因為主已勝過死,且死而復活,勝了世界!主非常憐憫我、愛我,賜給我無盡的恩典。癌細胞已擴散到骨頭,因此我的脊椎及右腿等,只要是有腫瘤處,不時地在疼痛,有時會差些無法行走,但主顧惜我,不僅讓我能出國旅遊,更讓我平安喜樂的和姊姊一家人,全程愉快地到多個定點走過。在出發前,七月初發現牙齒骨骼已敗壞,流血流濃不止,面顎還會腫起來,醫療方面只能做到靠藥物止痛、止腫,無法阻止繼續敗壞。在七、八月中已腫過三、四次,一旦腫起來,我就很難進食,但在這五天的行程中,我不僅能愉快的吃著美食(牙齒骨骼沒腫),腿部疼痛到第三天居然不痛了。滿心的感謝主,一直看顧著我,所有不好的身體狀況,這五天都沒發生。

我向主禱告,將所有肉體的病痛交給主,我不擔憂,所有的一切主已安排好,死亡或許已漸漸靠近我,但我得到的是永遠的生命,取而代之的是安息。只要不住地禱告,呼求主名,主一定聆聽,且保守、看顧著我們,主是信實的神,絕不遺棄祂的兒女。主大能的手一直托住我,擔當了我的苦難,『我將這些事對你們說了,是要叫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十六33)。主在我身上成就、應允很多事,內心的感動,真是用言語無法形容,只要仰望主、信靠主,照著靈而行,就發現苦境不再是苦境,惡劣的環境還在,但有主陪同,不會有恐懼、害怕,因主會引領我們越過任何環境。

我被診斷出罹患乳癌第四期至今已逾二年,這二年多來,無論是化療、電療、開刀,主一直陪著我,讓我安息到感受不出我是癌症病患,每天都很平安喜樂。醫生說癌症第四期的患者,臨床經驗大約只剩二至三年的生命,我從未擔憂這時間,我每一天的開始,都是主的恩賜。在被診斷出癌症之前,我因憂鬱症,已把自己關在房間足不出戶有十年之久,那時的我,並不認識神,也不知主耶穌是誰?用盡別的方法,求神拜佛、算命、改名等等,都無法讓我走出房門,反而更加深結束自己生命的念頭。那時我的身體是健康的,但心卻病了,天空總是黑暗的。

是神揀選了我,在國中二年級就受浸。祂從未遺棄我,也不怪罪我背棄祂,追逐世界的人事物、拜偶像。二年多前,在我決定結束自己生命之時,祂伸手拯救了我,那道清晨的日光照亮在黑喑中的我,把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藉由呼求主名、讀聖經,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完全走出憂鬱的天空,不但能喜樂的面對接踵而至癌症的侵襲,而且更加珍惜生命,因生命是主恩賜的。內心有主與內心沒有主,差別實在太大了。現在的我,雖有病痛,但天天都有主的同在;遠勝過那十年身體健康,但因沒有主而活在憂鬱中的日子。我情願有癌症,也不願沒有主!無論現在的你,是有苦難還是生活平穩安樂,希望你能認識這活神,創造萬物的神,信靠祂,將會發現自己真正所需要的,生活也會不一樣,就如同現在的我。被蝗蟲吃掉的時間,這二年多來,主讓我全贖回了,感謝讚美主!    

全台姊妹相調特會蒙恩分享(五)

八年前我得救了,自2010年起我一連參加五次姊妹集調,我向主宣告:要向107歲的姊妹看齊,每年都要參加全台姊妹集調,這樣身體的聚集滿了豐富,透過長老同工的傳輸,叫我們看見自己生命的不足、裝備不夠需要被鼓勵。

在這些信息裏,認識主當前的說話,職事的帶領。以往讀經沒有這麼高的看見,三天的時間有九篇信息叫我們得著異象、啟示和亮光,得著神的經綸。

藉著聚會的操練,認識自己和身體的最大不同。身體是團體的,是要漸漸長大的,領悟我們的屬靈生命和經歷都是在身體裏面,離了身體離了基督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能。

在召會裏要有事奉,叫愛神的人得生命,以至長大成熟,越事奉越能在生命中作王,認識身體的重要。若缺少事奉,就無法與眾聖徒同被建造,我們的生活和事奉同有一個標準,就是要讓基督活在我裏面,成形在我裏面、安家在我裏面、彰顯在我們身上,結果就滿有基督的身量。

我們都是肢體同被建造,長成在主裏的殿,長成一個團體的新人。天然的己要受對付,不能離開基督的身體,生活中不能沒有基督。在訓練裏,讓神的話豐豐富富的住在我們裏面,擴大我們的生命度量,叫我們長得特別快。

主啊!我要向你敞開,讓你進來充滿我,時時喝那靈、時時禱告,與主有交通,讓那靈擴展到心思裏。現今主在地上的行動,當前異象是得著新人、為著新人以及在新人的感覺裏實行召會生活,將各人在基督裏成熟獻上。回去以後天天實際操練,在心思的靈裏得以更新,渴望過“新”人生活、神人生活。

藉著三天九篇信息傳輸到裏面的人裏,讓我重新轉向主,摸著神的心意。每次參加姊妹集調都從新人感覺出發,在神的說話裏認識身體、認識生命作王,凡事上長到元首基督裏面,學基督,成為神恩典的好管家,願宇宙新人快長成,迎接主的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