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也是要經歷每個生活在地上的人都會經歷的事,在外人眼中我們和一般人並沒有不同。但我想告訴朋友們,我今天仍生活在這班人中間的原因。

我一直是個很容易急躁不安的人,一遇到不如意或不順心的事情,常常一句"煩死了"掛在嘴邊,內心的不安也常常影響身邊最親最愛的人。但在我認識這世上最美麗的珍寶-主耶穌後,我的心有了改變。祂應許我們在人生的試煉中,可以倚靠祂。我最簡單卻也最真實的感受是在於主所賜予的-無窮無盡的平安。

高三那年,是高中最辛苦的時候,但對我來說,卻是充滿平安的一年。剛成為基督徒沒多久的我,雖然沒有什麼書報可追求,或是晨興的洗禮,但我一有不安困惑時,都嘗試轉向主,向主禱告。馬太福音十一28 『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在走到指考之時也是如此,在考場上,覺得一直有主在我裏面,有種心中很平安的感覺,緊張不安都沒有臨到我。

雖然最終指考成績沒有很理想,但那種有主在我裏面,引領我的平安感動卻一直深植我心。在考慮重考與否的時期,我雖也感覺很困惑不安,我不懂主在我身上的計畫,我嘗試了解、嘗試猜測,但一切都是徒勞的,因為主的心意是我無法猜測的。每天都處於抉擇的壓力之下,很痛苦,畢竟是人生中遭遇的第一個大抉擇。但我最後選擇來到交大,坐在這裏和你們在一起。感謝主!在我軟弱甚至信心動搖之時,將我帶到交大,重新得著恢復。

知道大家有沒有曾經自以為看得很清楚,但其實卻不然,若點亮盞燈還可以看得更加清楚的經歷。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們這種感覺,因為我不只一次經歷到這樣的震撼。活在魂裏的我,覺得凡事靠自己是可以的。但來到這裏我發現了一盞在外面從未見的亮光,這亮光不是別的,就是主耶穌。在詩篇廿三4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一個人做決定,一個人前進是很困難的;但我有主做我的保守,做我的牧人。雖然現在的我還是會時常軟弱下沉,主卻仍然如此愛我,在我呼求祂時賜予我平安,在我身旁還有這班如同雲彩的弟兄姊妹,在我跌倒時把我帶回到主那起初的愛中。

詩篇一一九105『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有了這燈之後我才深覺,以前的生活都好像在黑暗之中,我們雖然與外面的人看似一樣,但路走偏時,亮光會以我們預期不到的方式出現在我們身邊,有時候是聖經中的一處經節、詩歌中的話語或弟兄姊妹的分享,點亮前方正確的路,引導我們。

  如今當我覺得生氣焦躁時,我用呼喊主名來代替那句發洩情緒的話,有時候其實"煩死了"只會越說越煩,對你並沒有任何幫助。但簡簡單單一句「哦!主耶穌!」,卻能撫平不安所激起的漣漪,使我冷靜,使我保持理性。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常漫。但神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亮光,作工得息;試煉得恩勗,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 

多結果子的枝子

 

424區弟兄姊妹,自2010年5月20日由407區擴增之後,得著一班愛主的家,一同服事交大學生及在園區上班的青職弟兄姊妹,過著屬天的召會生活。本區自2010年增區時僅有15人,有四個完整服事的家,這三年來,我們堅定持續一同在基督的身體裏服事,主愛新鮮激勵,眾肢體週週來在一起,每週2次小排愛筵、看望,發福音單張、打電話關切,發經節簡訊、接送,陪新人及福音朋友讀聖經。至今(2012)年9月止主將得救的人數不斷與我們加在一起,先後得著51位(12、15、24)朋友受浸歸主。其中甚至有一些已受成全成為服事者。

回想這段蒙恩的過程,起初由兩個家開始,因著對傳福音、牧養、成全人有負擔,天天晨興晚禱,也因主愛的激勵,興起弟兄姊妹來在一起,共同尋求區裏召會生活如何往前,迫切彼此代禱,主日早上正常晨興、週二禱告、週四、六排生活及相調行動,配搭服事的家都不願失去每一次蒙恩機會,三年來順服在主的率領下,尊重身體的感覺,除了主的事,天下間似乎再沒有別的大事。

自2012年9月召會架構調整,上半年預算在調整前424區宣告目標為晨興26人、禱告15人、排生活36人、主日穩定28人、受浸15人。自上半年3月起交通禱告並宣告後,弟兄姊妹天天儆醒求問禱告,到7月就已超越所求所想。

由於424區是專項服事大專工作,在身體交通裏渴慕月月得新果,當每週二禱告時,總是事先提名為福音朋友及新人禱告,仰望主動善工,能帶領他們參加每週四小排。感謝主的憐憫,週週幾乎都有福音朋友來訪,聖徒個個都在儆醒爭戰的靈中與主同工,有次有序,放膽傳講福音,供應生命。因著聖靈厲害作工,人就自然悔改信而受浸了。很奇妙,每次要帶人得救時,就感覺到主調度萬有叫愛主的人得益處,譬如有次2位大陸交換生朋友,對共產制度下能否信主納悶時,主就適時差遣曾在區裏過召會生活現在台北的蘇俄弟兄前來配搭,及時突破他們的困惑,我們所信的神真是奇妙。

要帶人得救那個迫切的感覺非常重要。曾有部份弟兄對太快受浸有異音,不能和諧一致,使得傳福音很受打岔。故傳福音前首先應有透徹的交通,尋求身體的一。其次,服事人位要安排如:接送、環境布置、愛筵、待人熱切、精選適合詩歌、見證傳講內容符合福音朋友需要。第三,要有信心帶他得救,看見一生只有這次傳福音的機會。第四,主所恩賜財物不作無效花費,體會弟兄姊妹上班辛勞,所花費相信必蒙主記念。第五,要學習靠福音養生。第六,常述說傳福音蒙恩見證,激勵同配搭聖徒認真追求屬靈書報,定時讀經,謙卑順服,住在主裏討主歡欣。第七,在鄉鎮開展上願受差遣,不論何地均呼召區裏聖徒一同上去得那美地。第八,成全大學生有擔當盡功用。視年輕弟兄姊妹為屬靈兒女,顧惜成全,仰望主興起個個盡功用,成全成為區負責,使召會年輕化,傳承擴增。第九,平時以簡訊關切彼此並知會生活現況,同得激勵同得顧惜,持守真實。第十,每逢軟弱時就轉向主,向主宣告更新奉獻,不受撒但攪擾,帶進復興。

424區乃是伯大尼之家,原先並不俊美,但在主愛激勵恩典牧養下,由勉強服事轉變成甘心樂意,原財力拮据變成豐厚有餘,原是孤單服事,現是身體一同事奉,有弟兄處就有活路。但願第四季宣告之預算目標,仰望主繼續成就。讚美主!                  

 

側記張炎柱弟兄安息聚會

『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地上是客旅,是寄居的。』(希伯來書十一3)

這是我人生第二次去新竹,出門時心情是沉重的,但深處卻是喜樂的。為什麼?搭自強號火車到新竹的時候,九點不到;從車站慢慢踱步到仁愛會所,也不過十五分鐘,迎面而來的是兩排整齊素雅的白色花籃,和一張從上而下、用整齊毛筆字簡單寫著「張炎柱弟兄安息聚會」的白色宣紙。會場安安靜靜地,弟兄姊妹三三兩兩的用禱告預備著聚會。沒有鋪張的排場,沒有矯情的痛哭。記憶中,張弟兄是一位安靜而溫和的人。雖然我認識他的時候才小學四年級,但每次聽張弟兄說話、講信息,話語中充滿的,盡是溫暖的照顧和柔細的顧惜。

聚會尚未開始,人一批一批地湧進二樓會場;原本只排了三分之二的椅子,只能不停添加,到最後坐滿了整個會場。一個半小時的聚會中,充滿著詩歌、見證,還有對張弟兄無盡的思念。因著聚會中的弟兄姊妹的見證,我才知道,原來弟兄以前也曾服事過師大附中所在的十七會所;也就是說,我和張弟兄曾經住在同一個地方,只是時間不同。在我小學六年級時,弟兄一家搬到了新竹,後來曾經去拜訪過一次;之後聯絡就漸漸少了,但沒想到再見面時,弟兄已經跑盡賽程安息主懷了。

聚會中,弟兄的妻子張馬方蘭姊妹為他做見證,告訴眾人他如何是一位愛主的弟兄時,我還是不禁濕紅了眼眶。張弟兄此生並不富裕,曾經營過的安親班也遭遇重重的限制,沒有人所稱羨外面的通達;家人也不能諒解。當初張弟兄放下前途似錦的軍職,做了全時間服事神的決定。但是在眾人一個一個的見證中,我能看見,也能確信,弟兄所結的果子、所帶得救的每一個人,比起再多的財富,都還要來得有價值。弟兄一生所愛、所事奉的這位神,是他所算為上好的。他用自己的生命和生活,為他所愛的神,做了美好的見證;他就像舊約裏面的燔祭中,那個獻上給神的祭物,將自己擺在祭壇上,銷減成灰,沒有一點為了自己。雖然有人見證,當張弟兄最後在病榻時,說自己相當虧欠主。但我要說,即使後來的幾年間,你曾經與愛你的主有爭執,甚至停頓、遲疑,但末了你仍舊竭盡全力奔跑賽程,為我們留下了美好的見證。

一個半小時的聚會,我的眼眶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一面難過的是,此生的我,沒能有再一次的機會,和張弟兄一起聊聊;但裏面的喜樂,卻是因為有許多的見證人,能在地上,繼續的活著,為弟兄做見證,也為弟兄所愛的神做美好的見證。

回程時,我站在熙來攘往的新竹火車站,想著,在這一刻,有許多人仍渾渾噩噩的生存著;但有那麼一個渺小的人,用他短暫的人生,見證這位一生愛他、帶領他的神。『但若有人愛神,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哥林多前書八章3節)

 註:作者小時候在北斗召會時,正值張炎柱弟兄在南彰南四處召會服事

一個敬虔活在主面前的人

提後一章14節:『你要藉著那住在我們裏面的聖靈,保守那美好的託付。』

七歲那年我和母親因環境的因素,來到南投,那時張(炎柱)叔叔和方蘭阿姨在南投市召會服事。因著他們用健康話語的餵養、顧惜,我們被保守在召會生活中與眾聖徒一同被建造。

叔叔是一位敬虔活在主面前的人,身上散發主的馨香之氣。記得初到南投時,家中環境非常的艱難,有一餐沒一餐的;叔叔他們知道後與母親交通,邀我們一同搭伙用餐,直到我們的經濟有了改善。這段日子是我最幸福的時光。每當我放學到了會所,方蘭阿姨準備晚餐,我練琴,叔叔在旁陪伴,像父親一樣的疼愛我、呵護我。我累了,叔叔背我上樓、下樓來回走著,講說聖經的故事,勉勵我要好好愛主,作主合用的器皿,來榮耀主。

在召會生活中他們帶著母親和我參加各樣的聚會。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一次暑期的兒童天兵營,同伴們為了功課都不能參加,當時南投只有我一個人參加;方蘭阿姨教導我們:當屬地的憲法與屬天的憲法牴觸時,屬地的憲法無效。現在回想起來,真謝謝他們愛心的勞苦和成全,將健康的話語教導我們,成為日後我們過召會生活的準則,堅固了母親和我奔跑這屬天的賽程,享受了神賜給亞伯拉罕的屬靈福分。

叔叔,如今您已息了地上的工,但您生命的影響力卻在我們身上繼續延展。短暫的離別,有不捨與哭泣,但我深信到那日我們必再相見。僅此簡短見證,無法道盡我對您的思念。

一生持守信仰的弟兄

胞弟同義於主後1975年生於新竹市,在四個孩子中,排行老么。自幼在父親的帶領下,每主日都會參加召會的兒童主日學,不僅接受屬靈教育的栽培,更受到召會中許多愛主之聖徒榜樣的影響,耳濡目染間,孕育出為人謙和、不與人爭,及為人著想的性情與個性,且樂善好施,喜愛接待客旅。投身軍旅後,只要週日有休假,都會參加主日擘餅聚會,即使到了法國仍不間斷,並且隨時攜帶聖經,以主的話作為他腳前的燈、路上的光和他行事為人的準則。

學生時期與軍旅生涯

在學校裏,同義與人相處融洽,並且努力向學,成績優秀;他也是運動健將,就讀國小時,曾是足球校隊隊員。為顧及父母辛勞,於中學畢業後,選擇就讀中正預校。之後,因著對飛行的嚮往,決定就讀空軍官校,畢業後,開始軍旅生涯。任職期間,與同僚和睦相處,對職務盡忠職守、任勞任怨,深獲長官的信任與肯定。2001年時,結識王亭懿小姐,於2010年結為婚配。主後2010年9月,奉派為「台法交流飛行員」,並於今年4月喜獲一女。

離世與忠勇義行

主後2012年10月3日,同義在執行戰術飛行訓練時,在不明原因下,飛機突然失控,為避開人口稠密的住宅區,他奮力將飛機駛離而延誤跳傘契機,最後墜機身亡。他忠勇的義行,感動各界,獲得當地居民的感佩與法國軍方的崇敬,並有許多當地的居民或鄰舍到同義家中慰問,法國空軍參謀長亦頒贈飛行獎章,及為他舉辦隆重的追思會;同時,亦獲總統馬英九先生的嘉許,頒贈褒揚令表揚。

守住信仰與得勝

我們深信「神有美意不必測」,這是神給他人生旅途中最後的試金石,在生死攸關之際,他仍秉持著捨己為人的高尚情操,如同愛他的主耶穌一樣,義無反顧的犧牲自己,捨身救人,從他人性的美德中彰顯出神愛世人的屬性。同義的人生雖短暫,當守的信仰他卻已經守住了,而且得勝有餘,有不朽的榮耀冠冕為著他,這馨香的見證與榜樣,將銘刻於我們的心中,願榮耀頌讚歸給神!    (王同生)


認識同義的時候,就覺得他是一個愛主且充滿理想抱負的人,他常常會和我分享他的人生規劃,赴法國參加「幻象2000-5型機飛行員交流精練訓練」是他當時最大的目標,所以他非常努力學習法文,除了在清大語言中心上課,每週還北上參與法國文化協會的課程,另外還請家教一對一教學,並透過網路與在法國的老師做口語練習。他勤奮地學習,不斷地精進,為的就是將來真的有機會到法國,他可以沒有語言障礙,有效的為國家進行交流工作。

2010年,同義確定被任派至法國擔任交流飛行員,我們於當年完婚,並隨即先後前往法國,在法國展開新生活。法國的新居所安頓好後,同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帶著台灣的高粱酒和茶葉去拜訪周邊的鄰居們,左鄰右舍總是很訝異這位來自台灣的鄰居如此友善,而同義也總是會說:「我們台灣人都很友善,這就是我們台灣人!」他還會尋購介紹台灣的書籍,贈送給鄰居,告訴他們台灣有多麼好,邀請他們到台灣來玩,親身感受台灣的好。除了結識鄰居,他也常常邀請隊上的同事到家中用餐,一週安排兩至三次,每一次都要求我要慎重備餐,一定要準備最能代表台灣的食物。某一次餐後,我們一起收拾杯盤時,我忍不住抱怨起備餐和善後的辛苦,同義卻回答我:「我們台灣的外交處境比較艱難,大家對台灣的認識也不多,我邀請這些人到家裏用餐,一方面交交朋友,一方面向他們介紹台灣,讓他們感受台灣的好,對台灣有好印象,我們怎麼知道在這些人當中,會不會有人以後成為法國的高層官員,未來當台灣有需要的時候,或許他們會幫台灣多說一點話。」

同義從來都不曾忘記自己身為軍人要保家衛國的使命,他總是想著他愛的國家,總是想著還能為國家做些什麼,雖然短時間起不了作用,也或許根本起不了作用,但他堅信,有做就有希望。我想這就是他信主,所以總是有盼望吧!我以他為榮,所有人都以他為榮,但我相信他是將榮耀歸給神的,他那無私的愛將永遠與我們同在。 (妻 王亭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