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親愛的禮章兄長

禮章兄長是新竹市召會在地培養出來的負責弟兄,在新竹服事超過四十年。在四十多年前,他就在召會生活裡服事青少年,而我就是在其中被服事的一位。

我十六歲參加青少年聚會,那時的青少年多半只參加週六的青少年聚會,每次聚會他都帶著我們操練呼求主、親近主,也帶我們唱詩歌來享受主。所以在青少年階段就在召會過著敬畏主的生活,也在平日生活中對主開始有些經歷,對我而言,在召會生活中之所以能紮下美好的根基,乃是他在主裡勞苦的果效。

每到寒暑假都有青少年特會,上午我們讀經、禱讀,彼此分享;下午他會帶我們出去看望,邀約其他的青少年晚上一同聚集。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同伴,在學期中建立了共同晨更,共同禱告的生活,那樣的召會生活真是甜美又實際。

當我在職之初,在新竹開始有青職聖徒的追求,他們都是一個家、一個家的聚在一起,甚至是帶著襁褓中的孩子,堅定持續不曾間斷,這幅圖畫深深的印刻在我的心裡。所以當我開始和我的姊妹交往時,第一件事就是將她帶到他們面前;一面是讓大家都能認識我的姊妹,另一面是叫我的姊妹看見在召會裡是有榜樣的,並且我們將來也要和他們一樣,夫妻同心過召會生活。在這麼多年的召會生活中,我要感謝主給了我們屬靈的兄姊,做了我們的扶持,成為雲彩,使我們一直有榜樣可以效法,有腳蹤可以跟隨。

禮章兄長也是一位樂意施予的人。從外表看來,他沒有屬世的地位、財富,但在他的內衷卻有一個樂意幫助人的靈,多次盡其所能的幫助聖徒。曾有三位在生活上有缺乏,找不到合適工作的聖徒,在多數人眼中,他們是召會生活中比較頭痛的人物,很少人願意親近他們,甚至幫助他們。但他仍然在工作的單位,請託別人找到了三個臨時性的工作,解決了他們生活上的難處。儘管這三位後來帶來了一些麻煩,他卻從來沒有抱怨,沒有後悔。感謝主,讓我在召會生活中有這樣一位屬靈的兄長,常常鼓勵我、幫助我。

追念我所認識的王禮章弟兄

認識禮章弟兄是近十七、八年的事。那時因著在竹北與新豐的召會發生了一些風波,所以隔鄰新竹的弟兄們,在身體的交通中就近來關心聖徒們。使我有機會看見在新竹有一班兄長們,配搭非常緊密,也非常和諧甜美,這讓我非常羨慕,王弟兄也是其中的一位。

王弟兄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非常孝順。約在主後2000年時,新竹市、縣集中特會在交大舉行,會後看到王弟兄夫婦陪同王老師母在交大校園步行的身影,我才知道原來弟兄家中還有老母親在,弟兄細心陪侍的身影,直到現在依然歷歷在目。

王弟兄也是一個謙沖為懷的人。在對待晚輩上,他從來不以長輩自居。對人總是客客氣氣,以致有許多人總叫他“王哥”,顯出謙讓宜人的光景。記得有一次,與弟兄代表竹北參加全台青少年服事者交通,我在旁邊聽到他稱呼某位弟兄“兄長”,我很疑惑,問說:「那位弟兄年齡真的比你大嗎?」弟兄回答說:「總該多尊重別人一些。」在這些很小的事上他都成了我的榜樣。

禮章弟兄於2010年來竹北與我們配搭在一起服事,感覺上終於有一位兄長就近來陪伴我們了。弟兄說他受的託付有二:第一,要在竹北買一塊地蓋會所;第二,設立負責弟兄。這兩件事弟兄都完成了。買地自蓋會所實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那時地價年年漲,我們的現金與信心永遠跟不上漲價的速度。最後他帶著我們幾位負責弟兄,偕同新竹幾位負責弟兄一起到台北,與吳有成及林鴻兩位兄長交通,在返程的路上,最後決定買下了目前嘉豐會所這塊空地,也順利發包蓋建了目前的會所。

去年,為了照顧已更為年邁的母親,弟兄舉家遷居台北,我們也一直認為弟兄還會再回來與我們配搭,沒想到主的安排竟是出乎我們意外。

今年10月上旬,聽說禮章弟兄血癌已經得到控制,返回家裡休養,就在主日會後下午與姊妹一同北上,看望弟兄。那時弟兄雖然稍覺虛弱,但整體氣色還不錯,弟兄還詳述了整個發現病兆及醫治的過程,他也很關心竹北的聖徒們光景,還特別詢問了幾位環境比較為難的聖徒景況,末了我也很喜樂的邀約弟兄參加明年初的“竹北年終感恩聚會”。沒想到弟兄的病情變化如此快速,才一個多月就急轉直下,於11月23日安息主懷,我們明年初的約定再也無法實現了!

感覺時間過的愈來愈快,今年以來,看見主取走了許多曾經在一起或配搭過的同伴們,這是以往沒有過的經驗。讓人深深感覺到主來的日子近了,外面世界上壞的消息愈來愈多,黑暗的勢力愈來愈猖狂,主所愛的寶貝,愈來愈顯明被祂取走,我們需要儆醒。王弟兄在各面都是我的榜樣,我須要效法他的腳縱,繼續奔跑這屬天的賽程!           

晨禱一年七個月以來的回顧與往前

從去(2015)年五月六日迄今,這一年七個月以來,是主親自在帶領我們晨禱的實行。晨禱人數從當初的十二位,到現在每天有五個地方,六處的禱告,人數約一百人上下,而週末晨禱聖徒還會更多些。是祂帶領我們在每日清晨,藉著兩壇的禱告,猶如舊約的祭司們一般,從外院子進入聖所,行走在錫安大道上,進到至聖所中,之後留在金香壇那裏與基督一同代求,推動並執行神的行政。

最近的晨興聖言,眾召會所進入的啟示錄二、三章中的七個召會,這七個召會不僅說出召會的七層歷史,甚至在我們個人基督徒的生活和事奉上,也有這些光景。所以,這些話並非為別人聽,更在我身上產生一種光照和暴露,或許主憐憫,能使我得醫治。

在每日的晨禱裏,就著晨興的信息我們可經歷的點,分享如下:我們經歷到第一章裏約翰所見榮耀基督的異象。祂身穿長袍,人子基督是大祭司,在祂的人性裡顧惜眾召會,並在祂的神性裡餵養眾召會;祂收拾燈台的燈,修剪燈台燈芯燒焦的部分,就如我們的肉體、天然的人、己和舊造,使燈正確合宜;祂胸間束著金帶,表徵基督的神性成了祂神聖的力量,胸表徵這金的力量是由祂的愛並憑祂的愛來運用並推動的,好餧養眾召會;祂的眼目如同火焰,是為著注視、鑒察、搜尋、藉光照而審判以及灌輸。從祂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就是祂那辨明、審判、擊殺的話,為著對付消極的人事物。祂右手拿著七星;使者是眾召會中屬靈的人,擔負耶穌的見證,像星有屬天的性質和地位,他們有從主來新鮮的信息給祂的子民;他們的盼望和喜樂都是在天上,他們與基督有親密的交通,他們也得著主的能力和權柄,因為他們是在主的右手裡。我們若肯把自己完全交在主的手裡,顧到基督耶穌的事,並且歡喜為祂的緣故擔負責任,就不僅我們要得著主的賞賜,主也要用我們成就祂極大的工作。

在第二章裏主對以弗所召會的責備-離棄了起初的愛,要回想從那裏墜落並要悔改。這豈不是你我的光景嗎?在此主也題醒要喫生命樹。在同一章,主對屬世的別迦摩召會,啟示祂是有兩刃利劍的,祂用口中出來擊殺的話,審判墮落的、屬世的召會。要喫隱藏的嗎哪,嗎哪豫表基督是那使神子民有能力走祂道路的屬天糧食。那嗎哪有一分保存在那藏於約櫃中的金罐裡。公開的嗎哪是公開給主的子民享受的;隱藏的嗎哪表徵隱密的基督,是特別的一分,保留給那些勝過屬世召會之墮落的得勝尋求者,在那裡享受隱藏的基督這特別的一分,作他們每日的供應。對於推雅推拉的召會,主應許得勝者要享受祂作晨星,晨星的出現是在黑暗極深時,總在清晨時間,遲起的人是看不到晨星的,最近季節進入初冬,早晨低溫清涼,要來晨禱是要出代價的,但來的人都享受到,祂是晨星,也是隱藏的嗎哪。

在晨禱裏,我們也經歷第三章主對撒狄這死的、改革的召會,顯明祂的所是為神的七靈和七星,七靈為使召會加強的活,使我們脫離死沉光景;七星是召會發亮的使者,聯於那靈和眾召會,在黑暗中發光,使人轉到正路。在神眼中,死比罪更玷污人,罪的玷污只要獻上贖罪祭就可得潔淨,但是沾染死屍非七天不能潔淨。今天為何主恨惡尼哥拉黨的行為和教訓,因為一有聖品階級,就破壞基督身體肢體的功用,加上仇敵給人的天然、宗教的觀念,使得身體中只有少數肢體盡功用,大都數肢體的功用是被廢掉的,如此,基督的身體如何建造?藉著李弟兄1984年返台,重新回到聖經,讀出為使基督身體得建造,必須實行神命定之路,建立福、家、排、區的架構,實行生、養、教、建,其目的乃是為啟發眾聖徒裏面生機的功用,當眾人這樣實行,全體都事奉,人人都盡功用,自然把聖品階級制度推倒了。

日前,主藉劉遂弟兄來供應、加強我們,尤其在進入主的話,珍賞晨興聖言的豐富,申言的操練,主日聚會的加強,要寶貝恢復本聖經、綱目、註解及生命讀經。他極其強調許多的「架構」我們都有了,現今我們需要加強的是「內容」,也就是內在的素質。論到「架構」,就是每週專一分別一段時間來作這件事,我們的排、區架構已建立多年,內容上仍須充實。但福和家的架構尚待加強,仍不夠普及。

我們的晨禱也是一種的架構,我們內在的素質仍需加強、充實、拔高。我們得承認每日的晨禱實行久了,容易老舊,不夠新鮮活潑,而變成例行的工作。一面,我們非常需要七靈的供應和加強,另一面,我們在祭司進入帳幕的服事和經歷上,也要再被更新,我們將從下次起陸續登出相關信息,從職事的書報裏,再來重溫我們的異象,看見這些真理,並帶領我如何來經歷,求主祝福我們晨禱的實行。 

青職特會蒙恩見證

此次青職特會標題為『全然奉獻為著神家的建造』。摸著第二篇「過奉獻的關,走生命與建造的路」,此篇提到建造召會的基礎在於小排聚會;小排需建造在家中聚會的基礎上;小排和家中聚會的根據,乃在於行傳二章46節和五章42節的『挨家挨戶』,能夠想像在當時是何等的喜樂光景,能夠使眾人聚在一起,並傳耶穌是基督為福音。

另外,也摸著第三篇提到「神新約經綸中神奇的平常事」,弟兄們傳輸,被聖靈充滿是一件神奇的平常事,這非常翻轉我的觀念,總覺得最常被聖靈充滿的時候,就是有了特會或與聖徒聚集,得著供應或享受主時。弟兄教導我們,要被聖靈充滿有五個要訣:第一,運用我們的靈;第二,禱讀主的話(看見基督的所是與所作);第三,常感謝、讚美主;第四,讓基督安家在我們裡面,逃避讓我們下沉的人、事、物;第五,向主敞開,倒空、放下自己。末了,青職聖徒們也寫下奉獻心願單,投入奉獻箱中。我也上台宣告,能操練一週至少有一次的晨禱生活,能跟上聖靈的水流,並奉獻在職場上傳福音。此次小區,有位中職的姊妹也陪伴青職的三位姊妹們一同參加,藉著中職聖徒柔細的顧惜,使我們更加享受此次一天半的青職特會。

主啊,我當作什麼?

“主阿,你是誰?”,“主阿,我當作甚麼?”這兩個問句是保羅行路將近大馬色被大光照射仆倒在地所問的。

回想我在學生時代,同學對我有個很不好的印象,就是認為我很跩,很傲慢。即使長大到職場上班了,也被一起運動的同事們排擠,因為他們說我太跩了,不想跟我一起運動。誰知自我感覺良好的我,竟認為她們是因忌妒我的球技好而惡意中傷我。

感謝主的憐憫!自從六年前被主尋回神的家中,在正常的召會生活下,常受主光照,看見自己是何等的自義,何等著迷!也驚覺自己過去認為好的,可驕傲的,原來在神眼中都是毫無價值的,甚至是可恨的。有幾次我流著淚痛哭,仆倒在神的光中,求主赦免。感謝神一次一次將我這硬殼打破,使我這頑梗的石頭切磨平整。

召會生活剛開始兩個月左右,同事就說我變了,家人更驚訝我性情變溫和許多,都相信有神而得救了。然而再過兩年,同事們懷疑我是基督徒,因為他們說他們遇到的基督徒都是很有自信的,而妳卻沒有。原來我已經被神打倒到一點自信也沒有,對這種問題我真不知該怎麼回應,因為雖然沒有自信,但發起脾氣來還是很嚇人。也許尚非欣然接受神的錘打吧?以至於有一種非常隱藏的頑梗與背叛而不自知。

其實在有分於晨禱前,屬靈上常感困惑,就是為何越進入主的話,越深入經歷主,就越看見自己的墮落敗壞,看見自己何等不足與不堪?越需要主的赦免。雖也會吟唱補充本詩歌429來安慰自己:“天天疑惑,天天相信…天天羞辱,天天榮耀…”。但我真的有感覺到榮耀嗎?有時候甚至對每次禱告都要先認罪而感覺到累了。

我想是因我太內顧自己,羨慕常常喜樂的聖徒們,認為他們一定是生命性情大多被神構成了,就越發警策自己要更多追求主,竭力投身召會水流中,拼上一切切慕得著更多屬靈的經歷,跟他們一樣…。

誰知就在這樣不安的追求中,我似乎成了沒有人性,沒有樂趣的…怪物?首當其衝最可憐的是我的另一半。

感謝讚美主!是主的主宰與憐憫,一年多前弟兄們帶領晨禱,又藉著出埃及記結晶讀經的開啟,才恍然大悟自己過往常是在自己裏面禱告與追求,自然服事也是在天然和血氣裏,這樣怎能討主喜悅?靈裏又怎能有真正的喜樂與滿足?

感謝主的憐憫!藉著天天的晨禱,小子不再是道理上知道自己從裏到外徹徹底底是不能事奉神的,而被主光照,看見自己一無是處,一無所有,是無可救藥的一塊罪。尤其主光照我裏面是背叛的,不順服權柄的,所以我沒有真的順服神,也就不能服從弟兄,不能服從同伴,不能與人建造。這是得罪神的。

罪人怎麼能事奉神呢?除非有寶血的遮蓋與話中之水的洗滌,以及聖膏油的塗抹與聖火的焚燒成灰,進帳幕內吃飽喝足了靈糧且被修剪對付…等等,滿了罪污與幼稚的我仍無法明白其中的奧秘,所以只能花時間出代價來學。

不僅學禱告,也學如何在靈中與人配搭建造。這真是很大的突破,因為這操練是非常的細微,需要放下自己,信任禱告同伴,把自己交在禱告的靈中。感謝主!漸漸地,小子在生活中能更真誠的留意自己說話的語氣與眼神,慢一點反應,操練分辨裏面的感覺是否出於主。

一年多來,發現自己比較能聽得進、聽得懂別人說的話,比較能接受不同的意見和想法,也比較願意在各方面調整自己。當然還有很大進步空間,但讚美主!小子不再鑽牛角尖了,容易維持在靈裡的喜樂,看弟兄姊妹越來越可愛,尤其看我的弟兄真是可愛!

今年七月二日我與弟兄結婚滿五年,我要從心深處對弟兄說:“對不起!這幾年辛苦你了,原來我苦待你如此深,謝謝你有這麼大的忍耐!你是主量給我最好的弟兄。”

前幾週我跟著晨興聖言禱告:“主阿,我當作甚麼?”主說:“你當服事你的弟兄。”我竟能平靜安穩的說:“阿們!”現在家庭生活中多了歡笑聲,多了“請、謝謝、對不起”,多了彼此為對方犧牲,少了爭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