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苗區眾召會青少年暑假特會報導

竹苗區眾召會2016年7月8日至10日,於台中翔園航太研習園區舉辦青少年暑假特會,共有387位聖徒一同蒙恩。雖然有颱風侵襲,但主仍給我們合適的天氣,讓祂的說話不受攔阻。

高中組

這次特會高中的主題為「認識真理與生命實行」。在真理一面,幫助青少年認識調和的靈、生命的話、法理的救贖與生機的救恩、以及神的經綸;在生命一面,加強青少年生活的操練:呼求主名、禱讀主話、更新的奉獻愛主。

青少年有的突破膽量、面子,釋放靈呼求主名而摸到主;有的為已過老舊的光景悔改,願意再操練他們的靈,使自己的聚集活過來;有的摸著奉獻的見證,紛紛奉獻高中與大學生活。會中一首新詩歌:“走你不知道的路”,成為許多青少年應時的幫助,雖然未考上理想的高中,卻認識到當神引導他們走所不知道的路時,有祂的美意,並願意在這路上與祂有更多的交通。

特會前青少年被鼓勵邀約福音朋友進入特會,將他們的朋友帶進召會生活-與同伴一起追求主,藉著運動相調和各寢室的晨興、晚禱,讓青少年們相調一起。到第二天晚上的福音聚會,一首首的詩歌展覽加上見證,更是感動福音朋友們,叫人羨慕有同伴並倚靠主的生活,會後共有11位青少年受浸得救。

這次特會,外面有颱風來襲,裡面卻經歷主的主宰與保守,和祂祝福的說話,青少年藉著聽見的話,奉獻他們暑假的生活,回去繼續操練!

國中組

這次特會國中的主題為「作主貴重的器皿」。一到五篇分別為:作轉移時代的青年人;神完全的救恩;從生活中的苦難與環境認識神在我們身上的目的;藉著禱告與傳福音,成為實行神旨意的人;在經歷軟弱和失敗後,將生命供應給人。在真理上讓青少年看見,需要被神抓住並占有,且要心裡定意不被玷汙,過否認自己魂生命的生活;束上心思的腰,並在苦難與環境中看見神的美意;在失敗中經歷神的破碎和生命的復活,並藉著自己的經歷湧流生命給需要的人。

在小組時間中,青少年們能對特會的信息有實際的尋求和操練。不用等到回家後才實行,而是聚會一結束就開始有操練與尋求。藉著隊輔的陪同,青少年們也在聚會中找著同伴,不僅是自己愛主、追求主,更是和同伴彼此扶持、代禱、供應、一同奔跑屬天賽程。

這次的安排也讓隊輔們有更多的機會盡屬靈的功用。不僅是外面的管秩序,更要操練觀察並關心青少年裏面的情形,在禱告與交通中為他們尋求幫助。尤其在五堂共100分鐘的小組時間裡,沒有服事者的陪同,隊輔們需要倚靠主和同伴,幫助青少年們更深進入信息負擔。雖然有半數的隊輔都是第一次擔任,但主在他們裏面,不僅青少年得供應,隊輔自己也受成全。

感謝主!無論我們在特會中是甚麼身分,都蒙主的成全與供應。也盼望青少年們回到各地召會時,仍能持續和同伴一同追求愛主,並在身體中交託自己,為著神的經綸作主貴重的器皿,成為實行神旨意的人。         

竹苗區眾召會青少年暑假特會蒙恩見證(六大組)

這次青少年特會我是擔任國中2組的隊輔,我很摸著這次當隊輔的經歷,這次特會實在暴露出我的不足。在帶隊時,我常感到力不從心,這迫使我需要時時轉回靈裡,並操練親、熱、就的性格,翻轉我原本封閉的個性,才能與隊員們調在一起。

雖然在隊輔交通的時候,我曾抱怨隊裡失序的情形,但經過服事者們的幫助,讓我知道我應該學習主耶穌甜美人性的榜樣,不要一直在心中指控他們,反而要為他們禱告。感謝主!將我的心思轉變,再面對隊員們時,竟覺得他們其實很活潑又可愛。這次的初體驗,成全我不少,感謝主! (房慕義)


在這次暑假特會中,我最摸著的信息是第一篇「作主貴重的器皿」。特別是信息中提到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心裡定意不被玷污』,他們不吃尼布甲尼撒王所提供的肉和酒,抵擋拜偶像的潮流,作神剛強的見證人。就像在我班上有許多同學常常有不適當言行和舉止,當我面臨為了要交朋友而隨從他們,還是保守自己脫離卑賤的而常感到兩難。經過這次的特會,求主使我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並使我能作主貴重的器皿,成為轉移時代的青年人!  (盧愛群)


這次特會讓我最摸著的地方是「作轉移時代的青年人」,青少年應該常保新鮮,不該是一成不變的人。我們不要敬拜虛擬的偶像,更不要沉迷於地上卑賤的事物,否則這些會使我們遠離神,也會為了地上的事物而起爭執,所以我們要逃避青年人的私慾,作一個轉移時代的青年人。

                              (洪宇恆)


我是福音朋友,是鄰居于捷姊姊邀我來召會,使我認識到許多同伴,覺得有同伴的感覺真好。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青少年特會,我最摸著的信息是第三篇的「從生活中的苦難與環境認識神在我們身上的目的」,在校園生活中我遇到苦難與環境,謝謝小組的同伴們為我禱告,使我覺得很平安、很喜樂!  (蔡皓宇)


我們摸著第一篇信息提到「同伴」的重要。我們三個從國小三年級就是死黨,直到我們國一時得救,我們曾經一起去聚會,聚完會也一起騎腳踏車去玩,我們幾乎每天都在一起,也做過許多荒唐的事。雖然日子一轉眼就過去了,現在我們就要從國三升上高一了。回顧這六年我們是有難同當、有福同享的好同伴,透過這次的特會,希望今後我們可以繼續當屬靈同伴,能在一起操練有更多的禱告並享受主。(李伯均、蔡建成、鍾立成)


我從特會中學習到「要成為轉移時代的青年人」,必須要有三個條件就是:要有愛主的心,心意要定,還要懂得吃苦。因為苦難的環境有時是出於撒但,所以我們要拒絕並遠離牠,同時要轉向主,常常藉著禱告來抵擋撒但的詭計。(蔡玉華)

 特會中我最摸著的是-再忙碌也要撥出固定的時間有定時的禱告。 (曾苡婷)


我對第四篇信息「藉著禱告實行神旨意」很有摸著,希望我可以與同伴建立定時禱告的生活,一起來享受主。雖然我本身是位福音朋友,但我喜歡與同伴一起呼求主名、禱告、追求主。我也非常摸著第三篇「從生活中的苦難與環境認識神在我們身上的目的」,因為同伴對我們每一位都非常重要,當我遇到苦難環境而軟弱了,若是有同伴的扶持,就可以很快再站起來!  (臧懷嫣)


我最摸著要有同伴,有同伴真的很重要,因為不會孤單無助,所以,我向主禱告,賜給我一個同伴。 (黃子懿)


我摸著第一篇信息「作轉移時代的青年人」。最重要的是必須「逃避青年人的私慾」,以往我實在常常被手機、網路遊戲霸占,所以我要棄絕這些私慾,贖回光陰並花更多時間來親近主。 (曾世晨)


我很摸著第三篇「從生活中的苦難與環境認識神在我們身上的目的」,我的難處是害怕黑暗,所以我睡覺前都會禱告,讓我不會害怕;我也希望自己今後能過一個有同伴的生活,一同追求享受主。  (邱懷諾)

死亡不能拘禁的生命

10年前我們一家居住在台北,當時遇到十分為難的環境,使我們家走到了盡頭,但這卻成了神的起頭。因我的小叔賴連豐弟兄時常向我們傳福音,在主的引領下,我們搬回新竹,開始參與教會生活和福音聚會,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安和喜樂,就很單純的信託主,受浸成為神的兒女,感謝主的揀選,因著主的恩典,我們全家也一一得救。

三年前,我弟兄(賴連崇)因身體不適,檢查出已是胃癌末期,當時全家人和弟兄,猶如在死蔭的幽谷,開始進出醫院,經歷24次化療,期間主保守我們仍有喜樂的心,剛強的靈,足夠的體力。弟兄只要身體狀況好時,就會在病床上看聖經、寫申言稿,也常向同病房的人傳福音,我也會與弟兄配搭;同區的弟兄姊妹來看望時也會一同配搭。弟兄雖然身體軟弱,我也因長期照顧弟兄,常感身體疲憊,但靈卻是剛強的,心是喜樂的,感謝讚美主!在靈裡供應我們,我們是有永遠榮耀盼望的人。

在去年12 月,弟兄的病情急轉之下,弟兄禱告主,縮短他病痛的時間,主應許弟兄的禱告,弟兄於今(2016)年2月27日安息主懷。弟兄安息後,我雖一如往常每週主日去享受主,但弟兄的安息使我有些軟弱,但主知道我的需要,親自來安慰我。在主奇妙的安排下,弟兄安息後的一個月,讓我在醫院巧遇仁滋姊妹,交談之下才知她也是主裡的姊妹,但已多年沒有聚會,是主愛的吸引使她再回到神的家中,如今也成了我很好的配搭,一切都是主的美意,感謝讚美主!  (賴洪月嬌)

 

感謝主,藉著賴洪月嬌姊妹又再次把我帶回神的家,我在11年前得救信主,但因為一些環境,軟弱離開教會生活9 年,這些年間真的是勞苦重擔,少有喜樂,感謝主不離不棄的愛,差派月嬌姊妹將我尋回羊群。雖然月嬌姊妹的弟兄剛被主接去,但看見他們這個家身上有一種神榮耀的顯出,與一般遇到這樣環境的人所顯出的情形截然不同。這幾個月來我非常享受教會生活,神的愛及弟兄姊妹的愛,因此我也開始向身旁的人傳福音,與月嬌姊妹配搭,最近帶三位朋友參福音聚會,願他們也能被神的愛吸引,榮耀歸神!    (賴仁滋)

 

壯年班參訓學員蒙恩見證

答應呼召為主用

以賽亞書六章8節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主有一個心願,就是等候人來答應祂的呼召,甚麼時候有人肯出代價答應為主使用,主就必定用他。

我得救以後,裏面偶而會有一種微弱的聲音說,主要用我。但是我總認為,主的呼召應該要有超凡的情形,就像保羅在大馬色路上遇見的大光一般,因此將主呼召的聲音擺在一邊。由於我不肯出代價答應主的要求,以致在個人的讀經、禱告、服事和福音等基督徒生活與實行上,總是不能顯出甚麼功用。這不只讓主在我身上走不通,也使我與主失去交通,是一件何等虧損的事啊!

來壯年班參訓後,「召會歷史」這門課程讓我得到許多啟示。兩千多年來,成千上萬的基督徒,都因著主的呼召,有了為主使用的心志,至終寫下一頁頁為主奉獻的血淚歷史。每一個蒙恩得救的人,都有被主使用的地位和可能,祂的呼召常是很自然的臨到人。感謝主!主已向我發出呼召,我要積極地回應說:「主阿!我在這裏,請差遣我。」

感謝壯年班的成全,讓我得著啟示,主的呼召就是祂的恩典臨到了我。訓練使我學會順服,我願出代價,答應為主使用,在召會服事和福音開展的配搭上全然擺上自己,作一個活而盡功用的肢體。(羅世杰)


作神活水流通的管道

哥林多前書十四章31節:『因為你們都能一個一個的申言,為要使眾人有學習,使眾人得勉勵。』申言,就是為神說話,並說出神來,以建造基督的身體。

在參訓之前,我在小區裡週週都有申言。但因為摸不著申言要領,在時間掌控及申言內容上總覺得有所缺欠,所以很希望能有些突破。來壯年班訓練後,教師在申言課程中說,申言之前需要先操練寫申言稿,要有經文、啟示(亮光)和經歷。其次,申言內容一定要從深處流出,像孵小雞一樣產生生命。神的話要經過我的靈、思想、感覺,在我裏面作難或得飽足,再變成我的話說出去,這樣才能供應生命。

在這學期中,我們寢室的整潔評分從來沒拿過優等,但有一週竟然被指定要作「寢室蒙恩見證」。我在作難的情況下接受託付,到神面前禱告尋求。主在禱告中光照了我,寢室整潔的蒙恩不在於是否得到優等,乃是在於配搭過程中大家所經歷的基督。於是主在禱告中帶領我,將配搭所蒙的恩寫在申言稿上,並操練在三分鐘內分享「有經文、有啟示、有經歷」的申言。感謝讚美主,這樣的操練讓我實際領會到「申言要領」的寶貴。

感謝壯年班的訓練,使我們在各種課程學習和事奉配搭中受到成全。今後我願照著「申言要領」,持續操練書寫申言稿,學習為神說話,供應生命,成為神活水流通的管道。  (陳洪素惠)


 操練「緊」的性格

詩篇六十三篇8節:『我心緊緊的跟隨祢,祢的右手扶持我。』『緊』就是跟隨主,緊緊不放鬆,生活行動也需要緊。

我天然的個性是凡事隨性就好。平時自己開店沒人管,自己當家。因此我就養成『己』很強的性格,喜歡無拘無束過生活,不喜歡被約束,被限制。但是進入壯年班後,訓練要求早睡早起,整理內務。一開始時間抓不緊,我常是手忙腳亂,聚會遲到。之後在「性格與配搭」這門課程中,我很摸著『性格--緊』這一點。藉著教師的教導,使我蒙了光照,看見我這個人是鬆的。聚會若要能準時,秘訣就在於『緊』,緊的人在主手中才能有用。雖然作一個『緊』的人不容易,但在壯年班訓練裡,我可以和同伴一同操練過團體生活,彼此提醒,彼此激勵。現在,我可以準時聚會不遲到,並且把時間抓緊,作事就不慌亂。

感謝壯年班的成全與訓練,使我在性格上蒙拯救。我願在家庭與召會生活中,持續操練生活緊,行動緊,緊緊跟主不放鬆,成為主合用的器皿。(李鄭春蓮)


變化性格,為主申言

羅馬書八章13節:『因為你們若照肉體活著,必要死;但你們若靠著那靈治死身體的行為,必要活著。』我們的性格如何,就如何表現在身體的行為上。因此對付身體的行為,就是對付我們的性格。

從小我的個性就害羞內向,不敢在眾人面前說話。我的丈夫是社區的里長,一年半前在里長任內過世。當時,我很想感謝鄰居對我家的關心和探望,卻因為不敢參加社區大會而作罷。來到壯年班以後,因著申言訓練,使我願意操練放膽講說神的話。主也激勵我,要我參加今年的社區大會,好藉這個機會傳福音。於是,我禱告主,求主給我勇氣、智慧和口才,並求聖靈與我同在。

在社區大會中,首先我感謝鄰居對我家的照顧,接著引用主的話說出我的見證。在那一段期間裡,我多次經歷到主的恩典以及弟兄姊妹的扶持,陪我走過傷痛。主的恩典是何等豐富,聖徒們的愛是何等溫馨。不知不覺間,我竟然講了十五分鐘,一點都不害怕。我真是經歷了--在那加我力量者的裡面,凡事都能作。

感謝壯年班訓練變化了我,使我能在眾人面前放膽講說神的話。今後,我要繼續操練申言,讓那靈在我裡面自由,衝破性格的限制,為主作榮耀的見證。 (李九貞)

祭司體系與事奉的關係(簡弟兄交通筆記)

論到「祭司體系」這辭,雖然我們耳熟能詳,但在宇宙中這是一件石破天驚之事。舊約中有祭司盡職,新約中彼得在他的書信裏也提這事,彼前二章4~5節說:『你們來到祂這為人所棄絕,卻為神所揀選所寶貴的活石跟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為屬靈的殿,成為聖別的祭司體系,…藉著耶穌基督獻上神所悅納的屬靈祭物。』彼得不像文士和經學家,那麼懂得聖經,但他有啟示,認識祂是基督,是活神的兒子。他蒙召時被主稱為磯法,就是彼得(意為石頭),他的一生也確實見證他從石頭變為活石,他成為活石有一個目的,就是為建造成為屬靈的殿,接著說成為聖別的祭司體系,換句話說,屬靈的殿要完成,關鍵就在「祭司體系」這件事。

若把祭司體系抽走,我們還有什麼?我們的舊造有如寄居蟹,外面有一層硬殼;這包括我們的天然、個性、肉體、老脾氣、老習慣、…難怪保羅說:『我是個苦惱的人!誰要救我脫離那屬這死的身體?』我們雖然得救多年,但如何一直活在神面前?若沒有禱告、讀經、愛主、事奉、…如何面對這些試煉,當自己每次來到主面前,總在光中一再地被暴露,感覺真需要血的潔淨。在經歷上,我們個人取用血確實有主的同在,但是每當在祭司體系裏與聖徒調在一起,在身體裏取用主的血更是寶貴,我們能經歷到主血的能力、豐厚、功效、尤其能堵住撒但的口不再控告。

我們也要學習加拉太三章二節:『你們接受了那靈,是本於行律法,還是本於聽信仰?』在祭司體系的禱告裏,很需要操練一再放下自己,進入別人的靈裏,專心、傾聽別人的禱告,對準禱告者的靈,然後在信心裏吸取、進入而在靈裏回應「阿們!」,這時,我們就要享受那靈,藉著每一位肢體帶來的供應,這使我們有真實的建造。

我們所信所得著的基督,是豐富的,也是包羅萬有的,但我們如何經歷?這就好比你我家裡有一個保險箱,裏面裝有許多珍珠和寶石,但沒有鑰匙可以打開,這一切就都與你我無關。大多數基督徒都知道基督是豐富的,有如寶藏在保險箱裡,但錀匙在那?錀匙就在祭司體系裏,所以,我們要把自己恢復到祭司體系裏。

整個舊約,何時沒有祭司,何時神選民的光景就敗落,甚至到末了大衛家的帳幕倒塌,神的百姓被擄。聖徒們,無論舊約或新約,神的心意就是要得著一個建造,而關乎神的建造,總是與祭司體系的恢復有關,願我們在此與神同工。

近代的一些屬靈榜樣

主藉倪柝聲弟兄、和受恩教士、余慈度姊妹、汪佩真姊妹等,給我們看見在他們身上都滿有神的形像,把神彰顯出來,不僅影響當時那時代的聖徒,也深深地影響我們這一代的聖徒。我們要考慮活在地上,什麼是有價值的?有什麼是在神面前有永遠的價值?是屬地?屬世界的一切?這些都是屬土。但以上這些聖徒,他們被神的靈感動進到主恢復來,他們是獻在祭壇上作燔祭的人。看看和受恩教士,被英國差會誤解,不為自己辯白,至終冤屈雖被洗刷,她離了差會,受引導隻身來到中國福建省的羅星塔,憑信生活,是主豫備她來成全倪弟兄;余慈度姊妹在她二十歲時,要到英國學醫,當她乘船經過地中海時,受神的靈感動,要她回國傳福音。當船靠馬賽港時,她對船長說:我要回中國傳耶穌。當她回上海,父母以為患精神病而棄絕她,她如燔祭獻上,所以講道極有能力,每回講道結束,聽眾前面地上都是一排排的淚水,許人因她悔改,1920年她到福州傳福音,倪柝聲得救,時年十七歲。看看這些前面的弟兄姊妹,他們在神面前都是祭司,過祭壇和帳幕的的生活,聖靈如火降在他們身上,在他們身上不僅有能力、有衝擊力,也顯出神的形像。感謝主!神的召會不靠恩賜,乃是神靠兒子組成,沒有祭司體系就沒有實際,在祭司體系裏,就有神兒子的素質、生命和內容。

關於亞倫和他兒子承接聖職

出埃及記二十九章1~18節這段經文,說到亞倫和他兒子們如何承接聖職出。在此,他們首要獻的是一隻公牛犢作贖罪祭,當我們禱告、認罪經歷祂是我們的贖罪祭,這是寶貴的,但要知道這是過程、是手續。當亞倫在此獻贖罪祭時,他裏面的感覺是重的,他和摩西配搭,歷經漫長的年日,和法老交涉,也見過神降下十災,看過許許多多的神蹟、奇事,包括過逾越節、出埃及、過紅海、在曠野天降嗎哪、神為百姓爭戰,…這一切他都看見,也親身經歷,但當摩西上何烈山頂與神相會四十晝夜時,他竟造了金牛續,把偶像當作神敬拜,這是當時的背景。

所以,亞倫在這裏的認罪,不會是僅僅求神赦免他發脾氣、虧欠人、個性、習慣,軟弱等皮、肉、糞之事,這些都不能帶進會幕裏,他必定是深深的痛悔,懊悔,他也許以為神要嚴懲他,他該被擊殺的,沒有想到神竟以贖罪祭來遮蓋他。但這些雖好,仍是手續。

神要的是他進前到第一隻公綿羊那裏獻上燔祭,這是豫表以撒的獻上,也說出神使人復活,是失而又得。未經過燔祭,祭司就不能進入會幕,在此燔祭所表明的,乃是所有出自人的思想、觀念都該被了結,同時,能達到神的目標和啟示的,就是神的兒子。惟有神的兒子基督能進入會幕,藉著第一隻公綿羊獻為燔祭,就讓神有出路。以色列人雖然也看過那麼多的神蹟,但至終最不認識神是也是他們,若沒有祭司體系,人無法認識神。感謝主,我們能在每早晨禱祭司體系的禱告裏,經歷亞倫和他兒子們所經歷的承接聖職,祂不僅是我們的贖罪祭,也是我們的燔祭,這樣的獻上能這叫神悦納,也是通往榮耀的路。

我們的生活和事奉需要有火

利未記九章24節啟示,『有火從耶和華面前出來,燒盡了壇上的燔祭和脂油;眾民一見,就都歡呼。』今天我們的生活和事奉常沒有膏油,缺少動力,就是缺少火;沒有火,是因祭壇上沒有祭物,感謝神,主在中國興起許多願意獻上一切的聖徒,火燒在他們身上,真是有動力和衝擊力,使基督和召會的見證一直向外擴展出去。當撒母耳還是童子時被獻上作拿細耳人,他身上有火,他聽得見耶和華的呼叫聲,反而既資深又老資格的以利,神的言語稀少,神不再向他顯現,這是一件嚴肅的事。親愛的聖徒們!神的召會需要有人擺上去,火就要降下,我們個人、家庭、召會就要興旺。                   

(註:本文未經講者校閱,謹札記重要負擔分享未能與會的聖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