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聖徒初信蒙恩見證

我在2014年10月20日受浸成為基督徒。得救之後,我發現聖經是一本非常有智慧的書,所以我希望藉著讀聖經更深認識神。我也願意操練藉禱告來親近主,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轉向主。並且每一次晨興,我都從生命的泉源得到供應,這使我越來越寶貝主所說的話。

週末假日,有時我會去姊妹之家住,我發現在這裡比宿舍生活規律許多。宿舍沒有人管,但在姊妹之家裡,大家心中都有主耶穌,生活正常規律。早上起床,晨興、唱詩、禱告;晚上在書房一起讀書,寫報告。

姊妹們會自己下廚煮飯。我也發現姊妹之家有安排輪值,每個人都需要定期打掃某個區域,這在宿舍是不會發生的。因此,我深刻感受到,當人心中有主時,大家都會約束自己。住在這裡,我常受到姊妹們的幫助及關心,所以我非常感謝她們。每逢報告沒做完,或要考試之類的,姊妹們就會陪我禱告,也幫我未得救的家人代禱。我覺得這樣的生活很棒,大家都有共同追求的主,大家都在一個身體裡,彼此扶持。我能夠得救並活在召會中是何等蒙福,感謝讚美主!(竹教大 黃羽溶)


從受浸到現在,一直有姊妹們陪同我讀聖經。每天晨興讀的是初信晨興靈糧,週二中午學校小排聚會讀的是新約恢復本聖經。這些都讓我覺得很喜樂,因為主藉著祂的話賜給我智慧,而且可以與弟兄姊妹分享我每週所經歷的事。我也常常去姊妹之家,和姊妹們一起生活,這實在讓我很開心。

雖然最近發生了一些很困擾的事,不知道未來該如何選擇,但姊妹們陪我一起禱告和交通,幫了我許多忙,使我感到非常窩心,並且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人,因為有許多身體上的肢體關心我。感謝主!是祂揀選了我,賜予我新生命,讓我一生都能享受祂。         (竹教大 盧龍藝)

出埃及記結晶讀經錄影訓練蒙恩分享

這次錄影訓練讓我了解了出埃及記和聖經,更重要的是更認識主。

第一篇說到神是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表明神是眾人的神,是復活的神;祂也是那位昔是,今是,以後永是者;神是以色列的神,指明

神是一班被變化之人的神。口渴的人都可以來到主耶穌這裡來,祂是包羅萬有供應的源頭。

以色列人出埃及豫表信徒脫開世界,與埃及斷絕,與世界斷絕;到曠野事奉神的路,豫表信徒能跟隨主敬拜主;進入美地,享受其上的豐富,豫表信徒在基督裡,享受祂一切的豐富。過紅海是受浸的豫表。脫離法老的暴虐和埃及的奴役,豫表脫離世界的一些羈絆,有時是撒但的羈絆。

以色列人在曠野(從世界分別出來之地)走了三天找不到水喝,他們來到瑪拉,瑪拉這名的意思是「苦」,因為這裡的水是苦的,不適於喝。主答應摩西的呼求,給了摩西一棵樹,摩西把樹(復活的基督)丟進水裡,水就變甜了。我們在天然的世界裡常常會遇到有苦惱的事情發生,諸如家庭、工作、婚姻…,有時我們很無助,不知該如何是好?不彷就把自己交給主耶穌,向祂禱告,有時祂不一定會馬上回應,但不管回應與否,我們都要讚美主,對主有信心。

有時是我們自己天然部分還沒豫備好,或是還沒去除乾淨,主會等待你準備好時時呼召你,讓你知道,就像主等待摩西40年學會埃及世界的學問再40年磨掉他的血氣,讓我們知道主是多麼用耐心等待你我做好準備並呼召我們。

出埃及記裡面有些豫表,是我覺得很有意思的部分,有時間慢慢看可以一再咀嚼回味。感謝主,願我們都能一同更深進入出埃及記結晶讀經的豐富!  (簡偉銘)


曾有一天,丈夫問我:「你愛不愛我?」,我回答:「愛啊!」,丈夫說:「沒有,妳愛妳的主耶穌比較多。」當時,我愣了一下。

起初,因為單純的信靠且被甜美的身體聚集感動,我參加的第一次主日聚會,就是我的受浸聚會。得救六年多,始終忙於工作及小孩;因著姊妹們的扶持,才有了晨興及兒童排的生活,然後,慢慢加入配搭服事,也漸漸地穩定可以參加主日擘餅。我想,這可能是老公認為我愛主較多的原因吧?馬可福音十二30:『你要全心、全魂、全心思並全力,愛主你的神。』每每想起老公問我的問題,我就不禁自問:「主啊!我真的有那麼愛你嗎?」

詩篇一二七3:『兒女是耶和華所賜的產業;』我們要用『主的管教和警戒養育他們。』(弗六4)看著孩子一天天長大,工作也一天天繁重,但我就像那拿著燈但器皿裡沒有帶著油的愚拙童女,無法供應出合適的話,甚至常常覺得自己是否該換個工作。

2014年初公司與另一家公司合併,換了公司名,明白了主的確幫忙我換了一家公司,但工作卻是如此的繁忙,時常疲累的、被掏空般的呼求主名、求主加力。別說休假,工作負荷沉重還得無薪加班。然而,一月薪資結算時,去年竟還有勞基法給的18小時調休都沒用完,於是油然而生的一種「我不甘心」感覺。工作所配的休假,除了預留親子健康生活園及甜美的相調用外,就是照顧孩子生病時用,我極其願意被主充滿而不是被工作充滿。

1/11主日,手中週訊上出現「出埃及記冬季結晶讀經錄影訓練」的標題,訓練日期突然像放大似的在我眼前,在1/15假期歸零前,白天班我可以參與追求。因此錄影訓練這段期間的上午,我便與同事、主管協調好,請假坐公車從科學園區趕到新光會所參加白天班。從第一篇信息開始到結束,我又再次被主又活又真的話語所充滿並感動。

分享兩個點。其一是“神完全救恩的目標乃是要建造祂的居所”。主啊!我不僅要經歷個人的神,還要經歷團體的神,謝謝祢讓我有這等的目標,藉由主話豐富的住在內裡,好叫我的生命更加成熟。其二是第三篇提到世界。職事話語說到“在世界,撒但將神的選民,就是命定來完成神定旨的人,掌握在他霸佔的手下。”我們在地上不僅為了生存生計,乃是要我們從一種生活出來,進入另一種生活,因為『沒有人能事奉兩個主』。藉此著實又被主光照一番,我該從環境中出來,了結已往,清理舊生活,與世界分別。

得救六年多以來,這是我第一次參加錄影訓練;也是在新的一年起首就將假期獻給主,為著基督、為著在身體裡領受並享受神聖話語的分賜。過程中讓我再次讀到出埃及記,不僅是有圖畫有故事,生硬的部分也變得享受,藉由職事話語的解開,叫我藉著喫基督、喝基督,被更新、變化、重新構成。                  (陳怡蜜)

恢復久不聚會以及失聯的弟兄姊妹

目前召會的第一個行動,就是要恢復久不聚會以及失聯的弟兄姊妹。這些弟兄姊妹都是我們從前勞苦努力的收成。他們都受了浸,也都留了情況表,是我們家裏的親人;可是他們都不見了,因此我們必須看重這件事。我們可能沒有辦法把每一位都找到,都帶回來;但我們若是靠主的恩典作得徹底,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兩三年內就能被找回來。然而要把大部分的人找回來,就需要各排經常聚會的弟兄姊妹長期努力。這是應當下的功夫,若是我們能作得好,最少有三分之二的人能找回來。要找回這些弟兄姊妹,我們初步的計畫是,先清查現有情況表。我們頭一步的工作,就是要先恢復有著落而不常來聚會的弟兄姊妹。我們現在需要作探望的工作,也就是作挽回的工作。現在我們可以把情況表分給各排,眾人可以按著地址、名字去探訪他們,挽回他們。

領受負擔前去探望

這個關鍵在於各排經常聚會的弟兄姊妹,是否領受負擔;若是沒有負擔就很難行動,有負擔就有恩典。這是一件大而且艱難的工作。另一面,我們的見證需要加強。這些流浪在外的弟兄姊妹是很苦的,他們分散在外面,不像我們在家裏能夠享受豐富。他們在外面真像路加十五章所說,連豆莢都吃不到的浪子。然而,在父親的家,就是神的家,也就是召會中,口糧有餘。所以,我們要體諒他們,把他們帶回來,讓他們和我們同享父家的豐富。

為此,第一,我們要接受負擔;第二,在行動之先,要透徹的禱告。我絕對相信禱告的功效,也能為此作見證。使徒行傳裏的記載,我們都有些經歷,那實在是聖靈的工作。一九三二年,主在煙臺剛剛興起召會,我幾乎天天都看見禱告所發生的功效;看見主把人帶進來,並且帶法都很奇妙。我們要相信,我們在這裏所關心的,就是主在寶座上所關心的,因為他的關心打動了我們去關心;故此,我們要接受負擔禱告。主會聽這個禱告的。然後,我們要按著地理區域分發情況表,並在排裏與聖徒有交通。你們交通、斟酌、衡量個人的光景後,就接受負擔前去探望。

探望的原則

探望久不聚會者是一門大學問,這實在需要研究。我們若作得不好,會把人作得更遠;結果我們不探望人還好,一探望,人就離我們更遠了。探望上首要的一件事,就是需要一直存著一個仰望、學習的靈,向主說:主阿,只有你能挽回人。我們要看見,我們都是作不來的;不要說那些沒有經驗的,就算我們有經驗,已過的經驗也不管用。人的光景都不相同,沒有兩個人的面孔會完全一樣,即使是雙胞胎,彼此還是有差異,沒有兩個是完全相像的。所以,我們需要有一顆仰望的心,向主禱告:主阿,憐憫我,使用我。我不能作什麼,你給我智慧,給我當說的話。

避免說不合式的話

然而,有幾點你們必須完全避免,避諱不說的。第一,不要對人說:你很久沒有聚會了。他好一段時間沒有聚會,裏面已經很不好意思,你們不必再揭他的瘡疤。所以,不要題及人的弱點,不要說他較差的方面。與人接觸時,要好像對方沒有什麼較差、較弱的地方,要完全避免說到一些不合式的話。第二,千萬不要說咄咄逼人的話,也不要讓人有被強逼的感覺;好比告訴人:你必須來聚會,不聚會是不行的,現在召會蒙大福,真豐富,恩典多多。若是你不聚會,實在太吃虧了,我真為你感到難過。這些話都不要說,都要避免。千萬記得,不要摸人的弱點,也不要說召會怎麼好,叫人必須來聚會等。甚至你作見證時,都不要見證說,我真是蒙恩阿!意思是他不蒙恩;也不要題到自己天天都聚會,好像說他不聚會;這些統統要避免。作見證不要借題發揮,還間接打人,責怪人沒有心愛主。因為一個久不聚會的人,是很敏感的,尤其他裏頭多疑、多心,會有很多感覺。所以,看望人的確不容易,要非常注意人的情形。

我們一同聚會並不難,因為我們都有心,說到彼此如何,也不會覺得為難。然而若是我們去探望一位弟兄或姊妹,就不能隨意說什麼。我們要看見,探望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必須如履薄冰,一不小心,就會叫人受傷。所以千萬不要輕易發言,只要帶著一副喜樂的面孔,不讓人覺得受壓,也不帶給人擔憂,更不需要對人說:我真關心你阿!這一類的話。因為這樣的話,會叫他裏頭起反感,暗想是否自己太軟弱,才需要別人關心。這些話都會引起心理作用,所以要絕對避免。

帶著喜樂的面容

這裏有一個原則,就是探望人時,一定要露出笑臉,不要帶任何憂愁。同時要讓人說話,自己什麼都不要說,只要跟著人說就可以;他們說什麼你們就跟著說什麼,並且是真心的跟著說。比方去探望一位弟兄,他說:真不好意思,很久沒有聚會了。若是你們說,不聚會不對阿!這樣跟法就不好。有的人就跟著說:神還是一樣愛你。這樣也不好,暗藏著要摸他的瘡疤。所以,我們都要在其中多有學習和揣摩。在探望聖徒時,十個有八個都會表示,很久沒有聚會不好意思,比較好的跟法是接著說,我從前也是這樣。或者從前你們有過接觸,就可以接著說,我很想念你。這真是需要多有研究,因為久不聚會的人,都相當的敏感。千萬不要以為這事無足輕重;事實上,這乃是非常緊要的事。

有人題議,可陪同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一起禱告,那是作得太快了。好像敬茶的時間還沒有到,卻要給人一杯茶,使人受驚嚇;這些都是不合式的。所以,在探望人的事上,一定要守住一個原則,就是沒有把握的話不要說,只要好好給人一副笑容,自然就能拉近彼此的感覺。

【見 證】

我生在基督教裏,也在基督教學校讀書,然而到了十六歲時,我就開始看不起基督教。我認為中國孔孟的教訓太好了,聖經所講的不過如此,何必還要西方人的教訓。同時,我也看見一些牧師和傳道人的名聲不是太好。所以我到了十六歲,眼界稍微開啟後,就覺得基督教沒有什麼意思,也就不去作禮拜了;這一不去至少兩三年。我的母親是個老教友,雖然還沒有得救,但實在是為基督教熱心,她非常關心我,卻無法管得住我去作禮拜。在那段期間,主的憐憫真是非常奇妙。我二姊因著未婚夫突然故去,就願意奉獻自己,到南京一所最高的神學院讀神學。在她離開時,就將我託付給一個姓于的中國牧師。

于牧師的探望

這位牧師是個真正得救的人,雖然真理不太透亮,卻是個正派的人。他常來探訪我,什麼話也不說,頂多就說:我來看看你。或是輕微的表示,請我主日去作禮拜。他的話沒有說得那麼清楚,卻有那個含意。然而我還是沒有去。一週後,他又來了,仍是那麼一套,也沒有多說什麼,依然是笑容滿面,坐了半小時後又走了。這樣幾次之後,我也領會他實在是盼望我去作禮拜,但是我仍然沒有前去。直到年底有一天,他來告訴我說:李先生,新年就要到了,這幾週我恐怕不能來看你,等到新年以後我再來見你。我絕對相信那位於牧師一直為我禱告;毫無疑問的,我姊姊更是為我迫切禱告,因為她知道我的光景。那時我不僅沒有得救,也沒有受吸引,更不贊成基督教;所以,我姊姊對我實在有負擔,才請于牧師來看望我。

聖靈的工作

到了一九二五年,農曆年初二的主日,那時我十九歲,正值年輕力壯,理該和世人一樣去吃喝玩樂。然而那天真奇妙,我早晨醒來,裏頭對玩樂失去興趣,對一切都不帶勁。我母親迫切盼望我那天能好好去作禮拜。所有作母親的都知道,十八、九歲的男孩是最難辦的,管也管不住,只好一切都順著他們的意。那天早上,我母親仍如往常為我預備好吃的早飯,等到吃完飯,她就順便問我:今天是年初二,你要到那裏去?我對她說:今天我到于牧師那裏作禮拜好不好?我母親聽了當然是大大贊同,我就把長袍穿好,前去作禮拜。那時我已經幾年沒有作禮拜了;我所以還能回去,就是因著于牧師探望的結果。

因此我奉勸你們,去探望人時,說話不如不說好,也不需要多說,只要笑容滿面的坐上半小時,其餘的就留給聖靈去作。之後的探望,不要太緊湊,太緊湊不好,等再過兩週也許還算合式。若是探望太緊湊,會好像人得重病,被下了猛藥,結果就不治了。所以,千萬不要作得太快、太急,總要仰望聖靈的工作。我們都要相信,聖靈會在這樣的探望中作工。

那年正月初二,我就在于牧師那裏作了一次禮拜。雖然當時的講道不怎麼樣,也聽不太懂,但是覺得能週週去也很好,所以就立了一個志向:今後什麼玩耍都不去了,倒要努力讀書,受好的教育,然後每主日到這個禮拜堂坐一個半鐘頭。這樣,我週週都去作禮拜。三、四個月後,有一天,牧師報告說,“我們這裏每一季都為人受洗,凡是願意的,下週六請你們到這裏,有一個會堂的談話。若是覺得合式,隔天早晨就可以給你們受洗了。”

到了週六我就前去。于牧師對我非常熟悉,就向大家介紹說,這位李先生一點沒有問題,他的姊姊是讀神學的,母親是教友,家裏幾代都很熱心,可以受洗了。我便通過談話。實在說,那時我什麼也不懂。我懂一點耶穌為我釘十字架,也知道耶穌愛我,但再多一點我就不明白了。因著他們都很歡喜,我就在主日早晨受點水禮,入了教了。我實在沒有太大的感覺,也從來沒有禱告過一次,連聖經和詩歌都是禮拜堂為我預備的;我只照著他們所告訴我的去作。

蒙召並奉獻

領洗後兩三週,會堂忽然來了一個報告說,在中國興起了一位青年女子,名叫汪佩真,在上海、杭州一帶傳福音很有能力;所以,本地各公會聯名請她到煙臺。我倒不是喜歡聽福音,卻實在是好奇,要去聽聽這位青年女子的傳講。到了會中,聽見她講撒但霸佔人的事,就是引用出埃及一章,講法老如何霸佔以色列人,不讓他們去事奉神。她僅僅比我大五、六歲,但在會中又講又唱,令我大吃一驚。我生在基督教裏,將近二十歲,聽過許多的傳道人講道,但這位汪姊妹的傳講的確與眾不同。與會的有一千多人,詩歌一唱,就有許多人被征服了;我也不例外,那些話深深的影響了我。因著那時我正立志,要好好為自己的前途,專心求學取得學位,好能在世界上成功亨通;就在我汲汲營營要去得著世界的時候,聽見了汪姊妹所講的這篇道。在那個時刻,她所講的正合我的需要,我真是被抓住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天聚完會後,在回家的路上,我在轉角的地方停下來,望著天說:神阿,我信你,我要你;就是把全世界給我,我都不要,我只要你。我定意在學校畢業之後,要提著聖經包,一村挨著一村的去傳福音。我什麼都不作了,就是要去傳福音。這是在我蒙召時向主的禱告,那知道今天主帶領我,不是一村過一村,乃是一大洲過一大洲,實在是有主的帶領。

我得救了,也蒙召了,今天說這些話,眼淚幾乎要流下來。我紀念于牧師,非常的感激他。以後主在我家鄉興起一個召會,我在那裏傳講真理。一九三二、三三年,于牧師來參加我們的聚會,他真是歡喜,看見他所探望的一個少年人,現在開始傳講真理;所以,這個探望實在有功效。

因此,在探望中,我們千萬不要多講話,只要去看看就好。許多時候我們的話不得體,也不知道人裏頭的光景,因此很容易傷到人,叫人難過。然而我們若滿面笑容,人絕對會得到安慰並受感動。他們會覺得主沒有忘記他們,召會也沒有忘記他們,並且差遣弟兄姊妹來看他們;這就給聖靈莫大的機會,在他們裏面作工。但願我們都摸著這個原則。在探望的事上,首先要有負擔,為別人禱告,隨主的引導去看望他。你們只要前去就好,這個“去”就夠了。因著你是一個有負擔的人,是一個為人禱告的人,是一個愛主的人,你只要去了,在人面前坐一坐就很好。這一個會叫人得安慰、受鼓舞,也叫人感覺有愛,感覺喜樂。我們探望人不要求快,一求快,常常會欲速則不達;所以,不必太用力作什麼,只要帶著負擔去探望。我的確在于牧師看望我的這件事上,學了莫大的功課。

以主的心腸為心腸

我們都要以主的心腸為心腸,寶愛失落的羊,寶愛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並且出代價去尋找他們。雖然探望人需要出代價,不僅要花上時間、體力,甚至要花上一番心思;但主付的代價比我們更多、更高。我們要有這樣的靈,把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扛到召會裏;我們不僅外面要有實際的行動,裏面也要背負這個擔子。這樣,遲早他們都會被背負到召會裏來。

信賴聖靈的工作

當我們這樣出外尋找人時,應當倚賴聖靈的工作。我實在相信,那天我會再回去聚會,不是人外面的尋找,完全是聖靈的工作,是聖靈將我找回來。聖靈的工作就是由路加十五章裏,婦人尋找失落的銀幣所比喻的;聖靈點上燈,就是用主的話來光照我們,並且在我們裏面細細的找,細細的搜尋,直到找著。(8~9)

以父的愛為愛

我們應當以父的愛為愛。我們都知道,路加福音裏父親熱切歡迎浪子的故事。當那個浪子醒悟過來,想要回到父家的時候,他甚至還想了一套悔改的話,要對他父親說。然而,那天他回家,向父親悔改,正對父親說,“我不配再稱為你的兒子,把我當作一個雇工罷。”父親卻吩咐奴僕說,“快把那上好的袍子拿出來給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手上,把鞋穿在他腳上,把那肥牛犢牽來宰了,讓我們吃喝快樂。”這就是父親對兒子的愛心。

我們應當以主的心腸為心腸。當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回來時,我們要滿懷愛心的愛他們,並且供應基督。我們看見父親所作的,就是供應肥牛犢。所以,已過的事都不要再題起,也不要去摸他們的瘡疤,乃要學習忘記過去。即使他們願意題起,你們也要表示不需要再題,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主的恩典;你們只要把基督供應給他們。在路加十五章,我們看見外面的袍子是基督,所吃的牛犢也是基督。所以,當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回來時,我們要把我們所認識、所經歷、所享受的基督,按著他們的需要供應他們。這樣,必能逐漸使人得著恢復。希望你們接受負擔,也希望各會所積極推動各小排,去探訪、尋找、挽回久不聚會的弟兄姊妹。(摘自「召會的擴增與開展」第十一篇 尋找、挽回久不聚會與久失聯絡的弟兄姊妹)

竹塹文化之旅-竹教大期初新人相調

九月二十七日週六上午竹教大的弟兄姊妹和同學們共二十九人分乘六部車,邁向文化之旅第一站「米粉寮」前進。新竹的米粉分為炊粉與水粉兩種,我們參觀的是一家炊粉廠。老闆仔細地為我們介紹炊粉的製作過程,從浸洗、磨米漿、油壓脫水、蒸米糰、掄粿、掄米片、銅穿壓絲米粉、蒸煮,到最後的曬米粉,每一道工序都馬虎不得。這過程就像我們基督徒受浸重生之後,還需要經過餧養、聖化、更新、變化、建造、模成,直到得榮,每一步驟都是要將基督做到我們裡面,使我們更新變化,好建造基督的身體。

探訪的第二站是「黑蝙蝠中隊展覽館」。「黑蝙蝠中隊」是台灣空軍早期成立的秘密偵察部隊,主要是在東西方兩大陣營的冷戰時期,協助美國蒐集中共的電子情報。在執行任務期間,常有飛機被擊落或意外墜毀,人員損失慘重。我們這次的探訪,很幸運能邀請到一位當時參加任務的隊員來為我們作解說,他是身為領航官的何祚明先生(何葉傳英姊妹的先生),我們都稱呼他為何伯伯。何伯伯已經八十多歲了,在我們參觀的一個小時裏,他跟我們說了許多當年出任務的甘與苦。每一次的飛行偵察任務都是一次賣命的賭博,而結果只有生與死的差別。除了要在飛行偵查時對抗敵方陣營的猛烈砲火,還不時要提防己方陣營中叛國者的冷箭。每一個故事都聽得我們膽顫心驚。感謝主,我們生在這一代是多麼的幸福啊!

中午我們到了南寮漁港享用海鮮大餐。整個魚市場裏滿滿地都是漁貨,這讓我想起竹教大這學期的福音開展,不就是要月月結新果,得人如得魚嗎!弟兄姊妹們就在喜樂的氣氛中,一邊用餐一邊交通,邀來的福音朋友與剛得救的新人也很喜樂地與我們相調在一起。午餐過後,我們順道參觀了南寮遊客中心,也拍了一張難得的大合照。這次的新竹市探訪之旅就在眾人的歡樂笑聲中告一段落。感謝主,因著愛,我們相聚在一起,弟兄姊妹一同出外相調總是令人感到莫名的滿足,不是因為外面的玩樂,而是藉著相調,我們都被彼此裏面的基督充滿了。 

全時間訓練學員暑期休訓配搭蒙恩見證(四)

與上一次休訓相較起來,我在這次休訓期間有許多進步。雖然仍有許多不足,但是主在一切的為難中對我們說話,供應我們恩典,並使我們更多被祂成全。為著祂美妙的安排,我感謝祂。

在個人蒙恩方面,我在這一次休訓中負責規劃小組的生活作息。在過程中我發現,一天之中其實有不少時間是可以完成許多事的。在共同追求、神人生活、開展、聖徒相調、與負責弟兄交通之外,我們也安排打掃與運動時間。在每天實際操練這個生活表時,我覺得很受主的光照,因為一天時間若有合理規劃,神就能在每件事上更有路。生活操練表把我的發條上得緊緊的,使我不再鬆懶過日子。每天主對我都有新的說話。在訓練中心的生活,固然忙碌且有強的供應,但當休訓期間我們自己主動實行時,我就覺得更多經歷神恩典的供應和祂大能的加力,使我願意活在祂面前,並且是喜樂的活在祂面前,在每件事上都來經歷祂。能把生活操練表實際帶進生活中,對我真是一大蒙恩。

另一個蒙恩的點是在福音上的突破。過去我對於傳福音大部分都是因著別人的要求,我自己是不喜歡去接觸陌生人的。所以每次傳福音時總會讓對方感到有壓力,或認為我要推銷什麼東西。以往我總認為,這些不好的經驗都是因為我對人沒有真實負擔,所以我需要對人有真實的愛。但在這次休訓期間的操練裏,主徹底翻轉了我的觀念。雖然經過訓練中心將近一年的操練,讓我在傳福音的技巧上熟練許多,然而在我裏面一直有一種不平安的感覺。當我為此尋求時,主給我一句話,就是「不要怕,只要信」,那時我就發現在我裏面一直都有一種不信的惡心,總認為自己不夠好,不能為神結果子。然而主光照我,我的每句話都有祂的信實在支撐著。結果子既是神所要的,就必定要發生。開展時有一天出去傳福音,主突然問我說:「你不信這事在你身上也能發生嗎?」當下我向他回答說:「主阿,我信。」這時我裏面就有一股說不出的平安,當天我就結了第一個果子。

因著裏面的平安,我開始對傳福音這件事漸漸沒有排斥,甚至覺得傳福音是我的拯救,因為祂在我傳講的每句話中作我的內容,使我覺得有祂同在,那真是說不出的喜樂!經過這個暑假修訓期間的操練,我開始喜歡接觸人,將這祝福帶給每個人。對我來說,這真是神才能做的改變。

(林卓誠)


休訓,是一個挑戰的開始。這段期間沒有訓練中心緊湊的時間表,沒有輔訓在後頭的提醒,沒有一百多位學員聚在一起濃厚的屬靈空氣。這段期間一切需要自治,向自己負責,也向主負責,考驗在訓練中的屬靈生活到底有多少是貨真價實的。

感謝主,在休訓的這段期間我們回到新竹,一同操練過團體生活,學習彼此維繫,彼此順服,也繼續受調整。這段期間我們主要是與學生、聖徒們一同配搭傳福音,盼望在清大、交大這兩所校園裏能得著更多合乎主使用的器皿。在台北三會所的兩位學員分享他們在福音上的蒙恩後,我們開始學習實行他們的傳講經歷。幾週下來真能見證有主的祝福,我們在約一個月的時間內,帶了將近三十位福音朋友受浸得救。弟兄們也提醒我們,帶人得救固然是很喜樂,但不能忽略了後續的牧養,這些得救的新人都需要常存在召會生活中,成熟的獻上給神。

我非常寶貝在這段期間,無論帶人得救,或是配搭牧養,都是在身體裏進行的。若是沒有聖徒們一同配搭,我們所能作的實在非常有限。我想,這樣一同配搭的圖畫,對於福音朋友就是最好的福音。聖徒們殷勤的服事也成為我們最大的激勵,作在一個小子身上的,就是作在主的身上!和聖徒們的配搭非常喜樂!願主繼續祝福在新竹的召會,多而又多地繁增!    (曾新和)


感謝弟兄姊妹們的扶持,使我能彀為著身體的建造在許多方面受成全,完成已過一學期的訓練。已往在傳福音時,站在人潮川流不息的街口,我總是很難使人願意停下來聽我傳講,甚至是帶人用靈禱告。在已過的全召會事奉者成全聚會裏,藉著弟兄們分享傳講福音的技巧,以及和同伴多次的研討,我漸漸突破害羞的個性,主動向人打招呼,並用簡單的話語,清楚陳明人在被造時有神的形像,是為了盛裝神,人有靈能藉禱告接受神。因著這樣的學習,使我在傳講果效上大有突破。

但主並不滿意於我個人的進步。我很寶貝創世記結晶讀經(三)第四篇說到,在創世記三十五章有一個重要且根本的轉彎,就是從對神個人的經歷轉到對神團體的經歷─經歷神作伯特利的神。神的定旨是要得著伯特利,就是祂在地上的家。我們的奉獻不該只為著個人屬靈的往前,更需要為著神家的建造奉獻自己。因此我也向主奉獻,求主讓我能更多經歷神家的神。

已過一學期的訓練期間,我們到台北各會所去配搭開展,雖是與聖徒一同出外,卻往往是各傳各的。休訓期間在新竹的開展,有許多聖徒不僅被福音火熱的靈充滿,樂意進校園傳福音,甚至主動邀約較少有傳福音經歷的聖徒一同配搭,這對我們真是一大鼓勵。感謝主,我在新竹的開展中經歷了身體的配搭,學習如何與聖徒在傳講、邀約時彼此堆加。拿到敞開的名單後,也因著與聖徒一同配搭,成功邀約福音朋友到家中愛筵,使他們向福音更敞開。願主祝福我們,在各方面經歷祂是神家的神!               (黃靖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