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

我去年底畢業於清華大學奈米工程與微系統研究所博士班。我從大學到博士研究以原子力顯微鏡在奈米尺度的操控技術已經有超過十年的時間,回首一路走來,覺得可以用一句“超越極限”來作為這十多年經歷的總結。

首先,我在科學的技術上必須超越極限;現在的科技要越做越小,一根頭髮大約只有一百個微米,一個微米有一千個奈米,而我的題目是要把一顆只有兩百奈米的小球,接合在一根只有三個微米大小的探針尖端上(這還只是第一步)。聖經中有一句話:“駱駝穿針眼”,我的那一個針眼似乎又小了好幾千倍。在精神的壓力上,也要超越極限;尖端科學的實驗常常是失敗的。同學們在實驗室裏討論彼此實驗的成功率,得到了一個只有百分之三的平均值。當我一個人走在清大校園裏時,常覺得人生也只剩百分之三。有時研究好不容易有一些成果,沒多久又必須要有新的進度。我就好像一隻在脖子前頭綁了一根紅蘿蔔的兔子,拼命的追著那一根紅蘿蔔,不但永遠追不到,蘿蔔還越變越小。曾經有好幾個月的時間跟老師開會,我都會跟老師說我這週實驗又失敗了,為什麼會失敗。到了下一週又要再跟老師述說我的實驗是怎麼失敗的,一週復一週的在師長面前解釋我是如何的失敗,那一種沮喪與挫折感,外人實在很難能夠體會。但因著我是一位基督徒,仍竭力的在這一種壓力與環境中維持住對主耶穌的享受與正常的召會生活。因為每每在讀經與禱告的時候,都真實的感覺到有一位懂我、愛我的救主與我同在,在那一個同在中充滿了祂的慈愛與恩典,使我可以忘記一切的憂愁。在召會生活裏,弟兄姊妹對我的關心與鼓勵讓我感到即使我再失敗,都有一批可信託的同伴,做我最堅強的後盾。來到召會中,就好像進到了一個範圍,可以把我從那只剩百分之三的人生中被拯救出來。

記得有一次大專特別聚會前的一星期,我用盡所有的方法想要把那一顆小球接上探針。每一天都在實驗室做到半夜,這次做不出來,下一次要更努力,再努力,但結果還是失敗了。我抱著一肚子的怨氣跟著清大的弟兄姊妹們到宜蘭去聚會,在要搭電梯上到房間時,偶然的從電梯門邊的鐵框看見我的倒影,那一張充滿焦慮與憤怒的猙獰臉目把我自己都嚇到了。我一進房間後馬上跪下在床邊向主禱告,一直的呼求主名,主的慈愛與安慰深深的充滿我。二十分鐘過後下樓聚會,我從電梯門邊的鐵框裏看見了一個充滿了祥和,喜樂與溫暖的自己。各位朋友,這就是我的寶貝,我的救主。特會結束後回到清大的隔天,在禱告中主賜給了我一個靈感,沒想到這一個靈感居然讓我成功地把那一顆半年都接不上的奈米球接上了探針的最尖端,連老師都嘖嘖稱奇。其實我就是這樣一路的逃到基督裏,在召會生活中,靠著主一關一關的解決所有在實驗中的難題,至終在去年底拿到博士學位,超越極限。親愛的朋友們,願你們也能得著這一位寶貝的救主。       

新竹市召會初信成全蒙恩分享

第一課講到調和的靈與呼求主名。我很摸著神為著人能盛裝祂,特別為人造了靈。而如今基督成了賜生命的靈,在我們靈裡作我們的生命與生命的供應。我們得著基督的方法是呼求主的名。當我們呼求主名的時候,應該停下魂的活動,不用頭腦去想,而是從深處用靈呼求主。

上課之後,我操練每天一起床就先呼求主名三聲,才開始新的一天,我發現不僅晨興時更容易被那靈充滿,有些難以處理的問題也在呼求主名時有了解答。真的體會到羅馬書十章十二節,『主對一切呼求祂的人是豐富的!』希望我能繼續這樣的操練,建立呼求主名的習慣,在靈中生活行動。 (林穎義)


在這次的訓練裡,我開始和姊妹們有了晨興晚禱的生活。晚上會和李林威余姊妹、郭子綾姊妹一起晚禱。早上會和李林威余姊妹晨興。在這八週裡,我一週最多會晨興加晚禱6次,我喜歡這樣的生活,覺得每天都能與主親近,過得很充實。

在晚禱的時候,我們讀聖經,我們從羅馬書讀到歌羅西書。裡面我最摸著歌林多後書三章16~18節『但他們的心幾時轉向主,帕子就幾時除去了。而且主就是那靈,主的靈在哪裡,哪裡就有自由。但我們眾人既然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好像鏡子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就漸漸變化成為與祂同樣的形像,從榮耀到榮耀,乃是從主靈變化成的。』這裡說到我們要轉向主,就要除去心裡的帕子,並且要漸漸變化成為與神同樣的形像。我們要讓外邦人一眼就能看出我們是基督徒,傳揚主的福音!並要『逃避青年人的私慾,同那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公義、信、愛、和平。』還要過著「晨晨復興,日日更新」的生活。  (黃雅琪)


小時候,我曾經跟許多人晨興晚禱過,短則兩三個星期,長則兩三個月,到最後都不了了之。但這次不一樣,也許是因有晨興進度表,又或許是弟兄們對晨興晚禱的鼓勵吧!

耶利米哀歌三章23節記載『每早晨這些都是新的;你的信實,極其廣大。』雖然現在只有週一、三、五有晚禱而已,還沒操練到晨興,不過每次晚禱,大家同心合意協力的為一件事禱告,總會有意想不到的果效。有一次福音聚會要邀福音朋友,我邀了一個看起來不會去的朋友。後來,主日聚會時,我們大家就為他能去福音聚會提名禱告。沒想到她竟然來了!雖然當天她沒有受浸得救,不過我相信福音的種子已經種在她心中了。感謝主,藉著彼此交通與代禱,主竟然成就這事,或許晨興晚禱的功效就是在這!希望我的晚禱可以繼續的維持下去。        (郭子綾)


在這八週主日,我家三人及福音朋友張震國先生,相邀參加今年度上半年的初信成全聚會,除了林嘉宏弟兄在第八週帶五位福音朋友參加金山的青職相調活動,而未能全勤外,其餘在主的恩典下皆全勤。尤其是張震國先生曾有一週返回台南掃墓,連夜趕回參加主日聚會,這是何等的蒙恩。

在經歷八週的在靈裏的交通,讓我更清楚的摸著靈,過著呼求主名、操練靈的生活。特別摸著神完整的救恩不但要手續完備(符合法理)更要完成生機的更新變化,讓我們脫離天然與舊造的一切,而成為神的新造。然而神的生機救恩是條漫長的路,要完成神永遠的經綸,我們要操練靈,在靈裏禱告要掌握快、短、真、新四訣。用靈禱讀主話更要抓住重、重、活、化四步驟;我們還要實行召會生活,更需要為基督身體的建造,藉著生、養、教、建來完成職事的工作,如此,神永遠的目的就能達到。       (林文忠)

追念一位令人敬仰的長者-王高光玉姊妹

這些年在海內、外遇到許多的聖徒,只要知道他們是政大畢業的,都會談起王師母。他們都津津樂道,他們在學期間,無不受到王師母的照顧和關懷,尤其她對青年人的寶愛-愛筵他們,為他們背後的代禱告。學生都喜歡找她,在她身上散發出一種自然、親切、溫馨的愛。

近五年來眾召會都同心合意實行台島青年人得一萬。為著主的權益,的確要大量得著青年人,但王師母卻早在四十年前,就很實際的在青年學生上勞苦。她真有先見之明,且從主接受負擔,領受託付,否則怎能一作四十年,從不間斷且堅定持續呢?我們與她配搭的時間約有四年之久,回想在那些年間,我們看見主在她身上多年的製作,她有諸多的實行與活出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列出幾項我們觀察她的特點:「禱」、「愛」、「給」、「新」

一、她是一個「禱告」的人:她生活很有規律,早起就在主面前,為著她所知道的聖徒禱告,特別是經過政大的青年聖徒。她年事雖高,禱告時極為用靈,你會感覺她靈中的迫切。許多畢業的學生常回來看她,她如數家珍,她很知道每位學生身上經歷主的故事,她是把這些學生常背負到主面為他們禱告、尋求。

二、她是一個「愛人」的人:她愛主,主也以愛充滿她,她愛所有學生,儘管有些不是那麼可愛,但她不忍苛責、她真能包容他們。一面是她的年齡,這些孩子就像自己的孫子;一面她在主的眼中來看他們,當她看見學生有長進、有變化,對她是何等安慰。

三、她是一個「給人」的人:她的大方和慷慨是少見的。在她身上我們看見主的話是信實的:『有給人的,就必有給你們的』,她愈給,主就愈給她。她為弟兄姊妹所擺上的,特別是在愛筵和財物上是多而又多的,當然只有主知道,主是一直源源不絕的供應她。

四、她是一個「新活」的人:她雖年長,但喜歡與青年人在一起。妳不覺得她老,她很能進入青年人的想法,她身上除了年齡老以外,她的心態不老,她的觀念不老,她的禱告不老,她用靈時是很新活的。  

註:台北42會所王高光玉姊妹,一生服事政大學生聖徒超過四十年,她服事主的榜樣成為馨香的見證,已於2014年2月13日在主裏安息,享年97歲。

青少年兩週福音節期報導與蒙恩見證

3月31日至4月12日的青少年福音節期開展,在新竹並不是一件新事,因已實行過幾次,但大部分是青少年與大專聖徒編組成軍。此次開展有別於以往,乃是盼望社區聖徒也能同來關心中學生校園工作,並落實所在地校園成為各大組的責任區。所以在設計上,以每個大組都能認領一所高、國中校園開展,並每週最少有一至兩時段配搭發福音單張接觸中學生。藉著社區的服持,加強青少年聖徒福音的靈與膽識,並校園見證的開拓(擴展福音對象的來源)。

經過兩週開展青少年配搭人次138人。社區83人次。到會福音朋友49人。受浸10人。歸納有以下幾點的蒙恩:

一、因結合社區各大組力量,青少年有配搭和榜樣。

二、耗費人力物力最少,但達到預期果效。

三、福音朋友及新人能接續在小排中餵養。

四、青少年福音的負擔被加強,每月持續有校園福音對象的接觸。(青少年服事組)

 


我目前就讀實驗國中三年級,出生在一個基督徒的家庭,從小就開始接觸教會,當時每週都會定期到一位姊妹家小排,但自從升上國中後,因著課業越來越繁重和受到同儕的影響,漸漸遠離主,像有時同學約我去打球,我常毫不考慮的就答應,也不管聚會不聚會。

就在去年的某一天,有一位基督徒到我家來看望我,帶我回到教會。以前和同學出去玩,結束後心裡都會有種空虛的感覺,但是在教會中,卻感覺到很滿足、很喜樂,而且又新又活,於是我在去年的9月15日受浸。

小時候總是覺得我到教會只是因為我父母是基督徒,但受浸後我才知道我信主不是因為父母,也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那位愛我的真神。進入教會生活以後,每週除了主日之外,我還會去每週六的讀書營,那裡除了有安靜的讀書環境,讀完書還會有小小的聚會,甚至在會後,還有小點心,我很喜歡和同伴在一起的感覺,尤其是一起唱詩歌,像有一首詩歌的歌詞所寫的:「我真歡喜在神的園裡,這園實在可愛又美麗!天天飽嚐生命美果,暢飲生命的樂河,世上沒有比這更好的生活。」和同伴在一起總會讓我感到很喜樂,這跟和同學打鬧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受浸以後不管遇到什麼不愉快的事,都可以向主說,像有一次我考試考的不理想,當我正難過時,我想到我可以向主禱告,於是我不斷的禱告、呼求主名,心情也就平復許多。馬太福音十一章28節曾說到:『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主就像是我的好朋友一樣,做什麼事都感覺到有主的同在,讀書時,跑步時,甚至是打球時。以前我總是擔心東,擔心西的,但現在我學會交託給主,知道一切都在主的手裡,感謝主,我是個基督徒,有主與我同在。(沈立謙)

以短暫得永遠-追念吳簡來好姊妹

已過參加親愛的吳簡來好姊妹的安息聚會,聽著一個個感人的見證,回想姊妹的一生,讓我感動不已…。

姊妹逾五十歲才得救,之後八十幾歲的婆婆也信主得救。二十多年來,她們婆媳二人總是喜樂地向人見證她們所經歷的這位活神。她們熱切的心,流暢的台語,使許多弟兄姊妹的媽媽們都因此向主敞開,信主得救。姊妹也常關心召會中的年輕人。姊妹在肉身中有三個兒女,但她所生養的屬靈兒女,卻是難以計數。

看到這對喜樂又可愛的婆媳,也使我對家人的得救有信心,相信『在神凡事都能』。十多年前,當我母親七十多歲還沒信主時,她總是推說,你們年輕人信就好了,我太老了,又不識字。我就常邀請母親到新竹,帶她到吳姊妹家中坐坐。她們一面閒話家常,一面就與母親分享福音。母親之後就不再以年紀大和不識字當作理由了。後來,因著眾聖徒的代禱和主的憐憫,母親終於在七十六歲那年受浸了。受浸後,即使她不會看聖經,不會聽國語,還是學習吳姊妹的榜樣,週週喜樂地去聚會。我真的很感謝姊妹的配搭。

姊妹的一生有很多患難,經過大車禍、小中風、罹患過膀胱癌,肺腺癌。但是所有認識她的人,都能見證她的生活滿了喜樂的靈,福音的靈和剛強的靈。不久前,雖然自己在病中,她還特地錄音去安慰一位弟兄生病的父親。她的女兒美貞姊妹見證,姊妹在離世前,親口說:「我這一生喜樂滿足。」這真是何等美好!

坐在會場,我想起以前聽過的一段話:“基督徒一生的賽程,起頭要跑得好,中間要跑得更好,末了要跑得最好。”姊妹真是喜樂又剛強地跑完她的賽程。回到家,翻開信徒日誌,這週的頁面上有一句話:“在短暫有限的人生裡,我們有可能、也應該追求得著永遠的事物,就是得著神自己。”這使我想起以弗所書一章19節:『祂的能力向著我們這信的人,照祂力量之權能的運行,是何等超越的浩大。』當我們得著神,我們也就得著祂超越一切環境的能力。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