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組感恩聚會見證

2013年我們家從年初到歲末,因著兩個孩子參加區裡的兒童排聚會,就與區裡的弟兄姊妹在生活中有了更多的聯繫。這一年我們家有三個明顯的蒙恩的地方:一、我的孩子在兒童排的蒙恩。二、因著兒童排帶來許多傳福音接觸人的機會。三、因著積極投入召會生活,建立讀經的生活。

我們這區孩子的年齡都相仿,全區的孩子聚在一起就有12位左右,每個家都配搭服事兒童。弟兄帶讀經、說故事、禱告;姊妹配搭詩歌、遊戲。我們家爸爸很少在家說故事給孩子聽,但在兒童排裡他卻要輪流說故事,他就硬著頭皮上場,孩子的反應帶給他很大的鼓勵,我們家就跟著區裡的帶領往前。

因著排聚會,我接觸了我們班的孩子,邀請她來參加兒童排,每次來她都好喜樂,我的孩子也在11月底第二大組的兒童展覽時,發邀請卡邀請社區鄰居的孩子來參加,有一位鄰居母親正在為他孩子尋找一個可以學習操練性格的地方,就很願意帶著孩子一起來,區裡的孩子也個個都有邀請的對象,區裡在年底因著人數的增加,於是再增出一個兒童排。

我在這一年裡對神的經歷,還有一個重點就是在神的話上-神怎麼說,事情就怎麼成就。希伯來書提到兩位人物-迦勒及約書亞,他們兩位並非特別剛強的人,只是他們特別簡單,神怎說他們怎麼相信。神差十二個探子去探美地,他們看到的都是一樣的,就像神現在對我們說的話是一樣的。但是十個探子回來報惡信,只有迦勒及約書亞這兩位探子與神的信心調和,就成了得勝者。民數記記載“耶和華若喜悅我們,我們就必定進去得那塊地”得到美地是注定的事,但耶和華若喜悅我們就由我們得。這話提醒我,只有討神喜悅的人能得那塊地。因此我在生活中做了一些調整,我要如何討神喜悅呢?我建立讀聖經的生活,與區裡的聖徒一同每天讀一章聖經。我要認識神,愛祂以及祂所說的話,就像孩子喜歡什麼,就特別注意它一樣。我要討神喜悅,就要認識神並讀祂所說的話,真誠的來到神面向祂求問,神如何說,我就如何相信。這是蒙福的秘訣。(陳意明)


新竹市召會去年大組調整時,正值我產後作月子期間,原本在二大組過召會生活的我們,因為住家的所在而被調整到一大組,弟兄則經過交通,與區裏的弟兄配搭擔起小區的責任。產前還很屬靈的我,因著自己的觀念-認為孩子還小,新的小區裡的弟兄姊妹我都不認識,有好幾個月都沒參加主日聚會。後來因為小區需要一個週二禱告聚會的家,於是我們就打開家,禱告聚會持續了一段時間,我開始恢復了主日聚會。剛開始我還是有一週沒一週的,並不穩定。然而,因著與小區的弟兄姊妹相處融洽,我希望可以慢慢恢復正常的召會生活。

今年三月,我的同事為著工作方便,需要在附近租屋,我們就把客房租給她,也當是傳福音的機會(當時有另外一位同事是三大組的姊妹,一直都有傳福音給她,也偶爾帶她來參加福音聚會),但是因為她比較跟隨潮流,所以我對她受浸的負擔並沒有太強,然而,在我們家固定的禱告聚會影響了她,她竟然在今年7月25日在我家受浸得救,偶爾也會去一大組青職聚會。

世光弟兄在新竹工作之後,一直都有參加全時間訓練的心願,時間是定在2015年秋季班,35歲前參訓。但因家裡有房貸及剛出生的孩子,必須要先認真工作賺錢存錢。當他工作了兩年之後,深深覺得為主作工才是目前最迫切的,所以他向主求一個兆頭。主就開始作工,主先後差派了好幾位使者來看望我們家,先是邱弟兄夫婦,後來連董弟兄夫婦與丁弟兄也來看望我們,這真是我們想不到的事情。之後,在六月時主給世光在工作上一個兆頭,於是他就提辭呈,去報名2013年的秋季班全時間訓練,盼望能在屬靈上有新的轉機。

今年八月暑假,因著娘家環境的關係,我弟弟的兒子來新竹與我生活,讀東門國小一年級,也慢慢參加兒童排,帶進召會裡有喜樂的生活。雖然現在是一個人帶兩個小孩,但是我很喜樂,我的公婆也很幫忙我。感謝讚美主!以上這些都是主給的,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劉徐曼馨)                                


我的丈夫簡俊松,做了7~8年的準弟兄,感謝主!他終於在今年受浸得救,我也就如願成為簡黃乙真姊妹,這是多麼榮耀的一件事。這個名字的意義是我在基督裡做一位順服丈夫的妻子,讓基督成為我家之主,所以我非常寶貝這個名字。

十年前我的大姊帶我到竹南召會參加福音聚會,因著聖靈的感動,我單純的相信、受浸得救。而日後有時帶著孩子到勝利堂或其他教堂做禮拜,並沒有正常過著教會生活,所以參加聚會結束後,心裡的感覺就沒了,日復一日,我就成了草場外的羊。

在這期間,偶爾也會有弟兄姊妹來探望,兩年前一場年終福音聚會,帶著孩子們參加,大女兒正值國一,二女兒小五,要融入其中是難上加難,兩個女兒怎麼勸說都不願坐下參與,一度覺得自己教育失敗,已無法掌控她們,讓我傷心欲絕。聚會還沒結束,我便帶著孩子們離開,寒冬中一路背著小兒子,走路哭著回家。但此時聖靈告訴我“要轉向主!",“你怎麼做,孩子都在看!"感謝主,主沒有放棄我,主還記念我這隻迷途的羊,並將我尋回。

之後我願意把家打開,感謝彩雲姊妹、木葵姊妹、玲瑾姊妹每週三的活力排,持續不斷的供應。惟有神的愛,神的愛才是力量,才能讓姊妹們盡功用,願意擺上服事,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我非常享受這樣週週一同唱詩歌,一同讀十二籃的真理及一同禱告的生活。

  腓立比書四6:『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

我們的主是聽禱告的神,於是今年3月6日我的丈夫在家受浸得救,11月9日大女兒參加青少年福音聚會也得救了。隔週父女倆一同前往南投中部相調中心參加「新人成全」,這一切都是主做的,我們只要做順服的僕人,平安喜樂就會臨及我們。目前我的弟兄與哲模弟兄每週兩天晨興,大女兒若寧週三在三民國中小排,週五與詩婷姊妹晚興,這是多麼榮耀且有盼望的生活!

我要憑著信心宣告:“從此刻起,我的家是屬乎神的!”何等蒙福,當信靠主耶穌,我和我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將孩子交託在神手中掌管,才是智慧的抉擇,願神豐盛的恩典一直與我們同在。(簡黃乙真) 

四大組感恩聚會見證

談起主耶穌與我的關係,需回溯30餘年前。民國71至72年間我在台北工作,有兩位女摩門教徒登門傳福音,當時不懂拒絕,糊裡糊塗的接觸約兩個多月,期間心中並無特別感覺。當她們要為我安排受洗時,就半推半就的受洗了。由於工作因素,受洗後也未參加任何聚會。民國73年初回新竹從事公職,曾在新竹摩門教會聚會數次,但心裡始終沒有「歸屬感」,終至遠離摩門教會。

30年來我的家庭、經濟面臨許多衝擊,逆境一波波襲來,讓我受傷頗深,甚至懷疑這是主耶穌對我的懲罰,但憑著O型魔羯座的韌性,並歷經歲月的洗禮,我終於漸漸體會「放下」的奧秘,從此我的生活就有了極大的轉變。

我有一位出國認識10幾年的女性朋友,她在台北,我在新竹,一年頂多見面二次,我知道她是位虔誠的基督徒,但我們並未談及信仰問題。由於我的漸漸放下,今年五月間這位朋友教我「呼求主名」,並說不管任何時間、任何事都可向主耶穌表白。於是我開始每天早晚及白天呼求主名、禱告,從未間斷。一段時間後,覺得我與主耶穌更親近了,並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內心的「信託」及「踏實」感實在無法言喻,處事也能儘量朝「正面思考」,如此一來,許多事竟然都順利達成了,真是奇妙,心中雀躍不已。

接著,主耶穌為我做了一件大事。祂派遣我的這位朋友到新竹受訓2個月,朋友也就近參加了科園會所的排聚集,並邀我一同加入8月29日(星期四)晚上的排聚集和愛筵,我毫不遲疑爽快的答應了。事後心中想著…與主人素昧平生,初次造訪應準備個小禮物以示尊重,主耶穌一定聽到了我的心聲,當天早上竟遣人送來一份禮盒,盒面還標明『主是平安,耶穌愛你』,哇!真是感動莫名,我就帶著主特地為我準備的禮物歡欣的赴約。

當晚弟兄姊妹分享信主的經歷、唱詩歌、研讀主的話、申言,就像一家人般其樂融融、溫馨無比。末了,男主人問我:「你願意現在受浸嗎?」,當時的我並不了解「受浸」的真意,問過朋友後表示「我沒準備」,朋友說「不需做任何準備,只要順從自己的心就可以」,我沉思了數秒,就說:「我願意!」,因此,102年8月29日我得救了。

得救除了是主耶穌救贖「完成」,更是召會生活的「開始」。9月1日我就參加主日擘餅聚會,到了會所又顛覆我「台上說,台下聽」的刻板印象,弟兄姊妹們極力呼求主名、真誠禱告、迫切吶喊、唱詩歌、踴躍申言,當下的氣氛只能以「感動」、「震撼」來形容。9月5日我繼續參加排聚集,9月20日又轉到社區排,見識到弟兄姊妹們熱切愛主、追隨主的決心與毅力。10月19日我在家中晨興、唱詩歌,很摸著馬太福音十八章19節『…你們中間若有兩個人…在他們所求的任何事上和諧一致,…他們無論求什麼…都必…得著成全。』這句話,當下心中就做了決定,並自10月22日起參加禱告聚會。11月份開始每週三、四晚上固定讀經一小時。10月24至26日及11月16至17日分別參加中部相調中心全台姊妹事奉相調特會及全台初信成全聚會,研習「進入生命經歷第四層」及「基督徒新生活的開始」,更加堅定「要日日更新,脫去天然和舊造的一切,早日成為神的新造,作祂的彰顯」、「要竭盡所能活在基督的身體裏,並保守這身體的一」、「時時儆醒復興,豫備自己,做一個愛主、事奉主的人,祈求得勝,全心等候主來」。

綜上所述,30餘年前我還沒準備好,其間面臨的逆境,是主耶穌給我的試煉,之後我漸漸體認放下的奧秘,開始轉向主、呼求主名,主耶穌便差遣祂的兒女引領我進入神的國度,喫喝享受主。所以,不管你現在多大年紀、以前是什麼宗教信仰、參加什麼會堂、在外面流離漂蕩多少年,都沒關係,只要心中信了這位獨一的活神,呼求主名,主耶穌就不僅是我們的救贖主,也是賜我們生命的靈。羅馬書十章12至13節說:『…眾人同有一位主,祂對一切呼求祂的人是豐富的。因為“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在我身上就是最好的見證,願所有朋友都能有分於主的豐富,那將是何等的恩典與喜樂。

最後,我們要『常常喜樂』、『不住的禱告』、『凡事謝恩』,『願主耶穌基督的恩、神的愛、聖靈的交通,與我們眾人同在。』阿們!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積極配搭結新果

工作了37年,今年一月我依然故我的盲、茫、忙,身心深感疲累。二月過年時我才想:「再過一年多在台玻工作滿25年就可退休。」沒想到三月因公司工作的變動,我和一位同年進公司的同事,討論要提早退休,於是四月我們就送出申請書,五月就收到公司批准的公文,之後就休完所有的假到六月底。沒想到回公司辦理退休時,卻聽說公司另一位和我同年進公司的同事,在操作新機台時,不慎被壓斷手指掌而送醫住院,他原本計畫退休後要開小吃店,結果計畫趕不上變化。七月底又接到同事的電話,得知另一位同年進公司的同事於前幾天晚上,因腹部劇烈疼痛而送醫急救,隔天就過世了,真是明天如何我們不知道。到了八月29日我的小弟建忠弟兄亦意外離世,旅世年日僅42年,九月因為安排小弟的後事而延後了與一位弟兄預計好的退休之旅。十月14日我們夫婦就與這位弟兄夫婦開始為期五天的退休之旅。

  此次行程除賞鷹看風景,也看望弟兄在壯年班畢業的幾位同學。在他們身上我也看到在我們中間前面帶領服事的弟兄姊妹們也是如此行。如鷹展翅上騰、翱翔天際,關心眾地方召會;如獅讓主在生命中作王,為主爭戰、站住立場;如牛是主的奴僕,殷勤服事、勞而不苦、累得暢快,如神人活基督、顯大基督,是主忠信的好管家,照顧主的群羊,按時分糧給弟兄姊妹們。他們真是得勝者、男孩子,基督身體上較剛強的部分,真是我們的好榜樣。

  回程弟兄與我交通,要我配搭陪同一位福音朋友讀經,我就順服的答應了,十一月繼續陪讀經。十二月12日有福音聚會,我們就邀請他們夫婦來聽福音,真高興他們如約而至,更歡喜他們都單純相信、接受主、信而受浸得救歸主,得重生成為我們的弟兄姊妹。我也因著單純的配搭,一同有份結果子的喜悅,而且還是一對夫妻,真是歡喜快樂,感謝讚美主!   (林健德)

接待香港聖徒蒙恩分享

這次香港青職來訪。週四晚上參加新竹的青職排,與我們有甜美的交通。會後我們載回接待的姊妹再有交通。他們分享了經歷繁忙艱鉅的工作而倚靠主,以及歷經一段時間沒有聚會,但主感動了她而回到召會的見證。工作時數長的我們,也得著了激勵。

第二天到大湖相調的路上,在遊覽車上唱詩歌並分享,非常享受我們不論在新竹或香港,都是在身體裡,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一位剛受浸的姊妹分享了她來新竹相調時受感動而受浸。我們在苗栗邱弟兄的簡餐店用點心,並在旁邊的草莓園採草莓。這對他們是新鮮的體驗。

我們在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看完影片後到餐廳用餐,一同分享了關於國度的獎懲與如何讓青職在服事中受成全。一位和我同期參訓的姊妹,她的弟兄分享了她在生了三個孩子之後,經歷復活大能的見證。讚美主!雖然我們在不同的地方,但我們都在同一個身體裡經歷同一位主。               (李春億)


這次從香港來的聖徒,許多是從大陸來香港讀研究所或博士班的學生。他們見證因著感到人生的虛空,正尋求人生的答案,就在香港因接觸福音而受浸,並且領悟到神的經綸才是他們終極的目標時,便感慨自己得救太晚。以往所追求,都如被蝗蟲所吞吃,就羨慕在台灣許多聖徒生在基督徒家庭裡,年輕時就受成全,更有功用來服事主。

雖然他們信主不久,很多是得救幾個月或一年的,但從他們的談吐與態度上,看見這些年輕人都是主可用的器皿,他們即使在禱告和分享上也很供應我們。許多姊妹也非常敞開,熱情地與我們有交通,即使是出外相調,她們也不斷追問我們召會生活或服事的蒙恩。他們對於交通的渴慕,也激勵我們在接待上要儆醒供應。在這次接待中,看見一個新人正漸漸更新,幾年前主得著了華人學人學者、博士後研究者,如今主更得著新一代高知識份子的中國人,好為著祂廣大的需要,將祂迎接回來。             (李徐惠新)

主的供給應時豐富,從未將我遲誤

為著已過的一年,主給我們許多的經歷並祂自己的豐富供應,我們獻上感謝與讚美。我與姊妹是在2011年的年底結婚,隨即在2012年初因著姊妹在市區的工作而搬到一大組聚會。首先,為著在繁忙的結婚過程中,一大組幾乎未曾碰面過,卻深愛我們、扶持我們的老弟兄與師母們感謝主。是他們的安慰與加力使我們經歷在基督身體裡,藉著節與筋而有的豐富供應。

到了一大組(當時的103區)半年後,因為學校一項交換學生的計畫,我與姊妹於2012八月前往美國,進行為期10個月的訪問。在臨行前,區排裡的老弟兄姊妹們為我們的送行禱告實在是得著我們,我在心裡也暗許能夠藉由這次的出訪,更多經歷、得著主。我所訪問的學校是美國印第安那州的普度大學,在那裏我們中間的弟兄姊妹起初不過20人,穩定聚會的有趙弟兄一家及兩三位弟兄共5人。在面積比台灣還大的印第安那州也不過就兩處城市有召會作主的見證。我們初到普度大學時,因為住的距離比較近且情形較類似,我們與趙弟兄家有較多的交通(感謝主,這個家在祂的眼中是何等的可愛、寶貝與珍賞)。平日雖然聚會人數少,但是甜美、生機並各個盡肢體的功用。

主垂聽我們的禱告,在那裏的第二週主日,我在中間休息的時就看見教室(該地沒有會所,聚會都是跟學校借用教室)對面有一對大陸的夫婦,於是就邀請他們一同聚會,而這是我們的第三個家。這個家情形相當的特殊,在我們認識的5天之內,該弟兄因著家暴就被警察抓去送到看守所。我還記得,發生的當晚是在我們禱告聚會結束回去的路上,該姊妹打電話給趙弟兄的姊妹慌張地詢問該怎麼辦。而在隔週,因為趙弟兄有工作,我就只好硬著頭皮與趙姊妹、他們小孩並我姊妹一同到看守所簡易法庭去聆聽弟兄的判決。結果是法庭判准可以交保,但是需要一萬美元的交保金,並且出庭不允許與姊妹相見同住。在“被迫”(其實主很明確的讓我知道祂的帶領與該處召會的難處)的交通與禱告中,該名弟兄無路可去只得暫住我們租用的公寓(因趙弟兄家有小孩不方便)。暫住中,弟兄有時會在道晚安之後,偷跑出去敲他姊妹家的門,企圖質問。而趙弟兄只得打電話給我叫我一同出去“抓人”,我們在車上只能不斷禱告,尋求該如何應對。暫住的日子與過程相當的長,我與姊妹也必須學習如何在這樣的環境下倚靠主面對弟兄,特別是我需要學習如何在弟兄不向我們坦白時,還必須以基督的愛愛他並與他每日晨興。

主知道我們的極限,在第二次的開庭(我與趙弟兄兩人都是第一次到美國的正式法庭),審判長就允許弟兄可以回去與姊妹同住。其實弟兄在暫居我們家的時候不斷企圖違反規定以電話或是email與姊妹聯繫,雖未成功,但是這些紀錄都可能使法官有完全不同的判決,我們不明白該怎麼辦,唯獨照著聖經中遮蓋的原則待弟兄。在接著兩三個月與趙弟兄家配搭的餧養過程與人性的顧惜(該夫婦有時必須去上法庭要求的婚姻諮詢,而將小孩託給我們或趙弟兄),弟兄從原初愛辯論的性格也漸漸尊主的話為大,我們的第三個家於是穩固。

在美國的日子,就外面來看十個月不長,但舉凡為每周需要的各樣聚會借教室禱告、購買二手車及載送學生弟兄姊妹、校園傳福音人位、語言的不足、華人學者福音開車至紐約的服事需要、弟兄婚姻的服事配搭、姊妹兩週高燒不退、畢業論文發表受阻等。在這些大大小小的過程中向著主有流淚、有感謝,向著弟兄有擔憂、有珍賞。我只能說主給的經歷與祂的自己真是超過筆所能描、口所能陳。

最後在我們要離開美國前,在該處聚會已有五個家了,對我們與趙弟兄家來說,所得著的三個家真是像經過產難生下的屬靈後代,我們是既寶貝又愛惜。然而,主不放過我們,就在我們今年六月離開的前夕,除我與我姊妹之外,我們又得知另外四個家也都將在今年底前,全部都因工作的關係要離開該處。雖然開始有為當地的見證憂心。但是在禱告裡我們都清楚,只要是主的作為與安排,都是對的,我們只需要禱告配上去,如在金香壇燒香,主就會作。果然,主在禱告後一週又差派兩位弟兄到普度大學,一位從中國大陸,一位從新竹清大去。感謝主!回到台灣之後,我繼續忙畢業需要的事。由於姊妹已經停止工作一年,對於姊妹找工作的事,我們都不太敢奢望能找到,但是主給姊妹面試的機會一點也沒少,並且已在馬偕醫院服務。主知道我們的需要,我們只須站在女人的地位上倚靠祂-我們的良人,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