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魂的牧人

我永遠忘不了2006年攻讀博士學位那段憂懼辛勞的歲月。因著研究內容的關係,必須要一邊準備博士資格考,一邊作研究,漸漸地失眠的現象開始困擾著我,整個生活作息都亂了,精神與體力一點一滴的流失。

儘管我努力地調整生活作息,就是無法逃離失眠的困擾,只要白天研究工作不順遂,我的思慮也會連帶影響到準備資格考的情緒,夜晚更是翻

來覆去,完全無法入睡。那是言語無法形容的折磨,我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我的裏面一直在痛苦歎息著。

因此我開始尋求關於克服失眠的方法,當時接觸到一本書,提到禱告與信仰對失眠的幫助,我開始對聖經的話語帶給我的影響感到莫大的興趣。當我讀到聖經中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十一28),我不自覺地流下淚來,原來我一直承擔著那不必要的痛苦。頓時我因著主的話,帶來平安可以入睡。後來,我就每晚藉著電台的福音信息,使我稍微脫離失眠的捆綁。

或許是神的憐憫,一日,隔壁實驗室的蕭淵元弟兄因為需與我一同參加資格考而認識,後來我們同時通過考試,他就向我傳福音,邀請我參加福音聚會,並且很快的我也參加了校園裏的讀經小組,隨著對聖經的了解,我更加渴慕主那永恆的愛與生命的意義。

然而因著傳統祭祖的問題,雖然我已經相信主,但受浸這事卻讓我猶豫不決。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無意間聽到有關雅各與神摔跤的故事。雅各在他最危難的時候,他認為他的生命朝不保夕,他的哥哥可能會來擊殺他,為了避免妻子與兒女一同被擊殺,他將他的妻兒分批送過雅博渡口。只剩下雅各一人,有一個人和他摔跤,直到黎明。在整個摔跤的過程當中,雅各居然勝過了那人,那人離去前對雅各說:『你與神與人較力,都得了勝。』所講的正是雅各的人生處境,因為雅各這一生不停的跟人較量,而且他因為足智多謀,一直得勝。但就在他要渡過人生最難的關卡時,他感受到生命的困頓。後來那人要走,他終於知道要抓住祂,雅各說:『你若不給我祝福,我就不讓你去。』至此,雅各學會倚靠神,所以神就可以將祝福與恩更多典臨及他身上。

剎那間我了解到,我就像雅各一樣,一直不停的與生活環境較力,終於我的心學會要歸向主,而且要緊緊的抓住祂,向祂祈求祝福與眷顧。於是我在2007年6月9日受浸歸主。

雖然家人一開始在祭祖的問題上不能諒解,但在禱告中,主帶我走過這經歷,親自為我預備道路,使我與家人的關係和好如初,正如聖經上所說:『祂向我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我們末後有好結局,有指望。』

在受浸後,那困擾我已久的失眠與糾結在我內心的歎息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身、心、靈各方面都得著復甦,就像詩篇二十三章三節所說:『祂使我的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現在主耶穌成為我魂的牧人,我常常仰望祂的引領,祂讓我擁有更寬廣的價值觀,並安家在我心房,使我改變投入人生的態度,之後我很順利完成博士學位,並且在後來的婚姻與工作的選擇上,都有神很大的祝福。

生命本身就是值得喜悅的一件事,如何在有限的人生中體驗人生的意義是很重要的。我很慶幸自己曾經迷失困惑過,因此這些情形教會了我要仰望依靠主耶穌,我不再孤軍奮戰,因為祂與我同在,而且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現在只要一有機會,我就會真心的向我身旁的親朋好友傳福音,希望他們也能得著這永遠的福分。

無條件的愛

我從小在一個普通的家庭長大,家人之間也還算是彼此相愛,但在我高中時,因著父親外遇,家裡有許多的爭吵,原本一個幸福和睦的家庭,似乎一夕之間變了調;甚至到了一個地步,父親離開家,我們家也頓失唯一的經濟支柱。我那時常常困惑不解,為何這事會臨到我,那時我還尚未信主,但就常常在晚上望向天空,求問神,我原以為家是最堅固的愛的堡壘,為何突然之間就破碎了。那段時間母親也因為在婚姻上受到挫折和打擊,情緒和精神上不是很穩定,我記得我那時常常很害怕惶恐,很怕我一不注意,母親會做傻事,可能連我至愛的母親也會失去。

就在這樣低潮的情形中,我因著大學放榜去逛校園的時候,在路上遇到有人向我傳福音,之後他們邀我到一個福音聚會,到聚會的第一個感覺就是很明亮,聚會的人分享什麼,我都忘了,但聚會裡明亮又溫暖的感覺,照亮了一直在黑暗裡的我。會後有許多人非常熱情的向我分享,他們所寶愛的這位主耶穌,當下雖然感覺到溫暖的氛圍,但因著我對這位神及信仰並沒有太多的認識,想再慢慢瞭解,之後再考慮受浸的事。但記得當時有位聖徒向我說了,接受神的祝福、神的生命是簡單的,只要我們願意相信並受浸,就能得著,希望我能“不妨一試”,因此,我就簡單的相信受浸了。

受浸之後,當我開始過召會生活,慢慢對神有經歷時,回首當年,很感謝當初參加福音聚會時,許多聖徒熱情的向我分享這位主耶穌,甚至是迫切的希望我能儘快受浸認識祂,我才不至於耽延享受這位救主做我的平安與磐石,使我的生活有了不一樣的轉變。如今在召會生活中看到那些從小就在召會生活中長大的孩子,心裡常常滿是羨慕,若是能更早認識主就好了。

後來上大學後,剛好班上的一位同學也是姊妹,常常邀請我去聚會,召會中的師母們真的把我們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照顧,常常邀我去他們家吃飯,在師母家,我甚至有專屬的便當盒,為我帶便當,我們之間沒有血緣的關係,也非親非故,但因著我們同有一位神,一位父,神先愛了我們,就叫我們能彼此相愛,我摸著師母們對我的愛實在不是出於她個人,乃是出於神,使我穩固在召會中。

並且這位神的愛,就如詩歌『遇見你們』所說的,是無條件的愛,我不用刻意做什麼,神向著我們的愛是白白的給,神也不是嘴上說說,神愛我們,愛到一個地步,祂原是無限的神,竟成為有限的人,並為我們的罪釘在十字架上,經歷死的痛苦,為著救贖了我們。我常想,我何德何能,擁有神這樣無條件的愛,因著摸著神的愛,在神家裡有許多親人的喜樂,漸漸地,也醫治了我因著父母離異,裏面的傷痛。我原以為因著原生家庭的緣故,我可能也會害怕婚姻,很難相信人,但詩篇廿三篇說到:『耶和華是我的牧者。』祂是大牧人,周全柔細的顧到我們一切的情形和需要,神也為我預備了很好的弟兄,能理解我裏面的情形,在交往的過程中沒有太多受苦,我們現在也有了可愛的女兒。

其實在家裡發生變故的當下,我雖不解為何發生這樣的事,看起來似乎失去了父親和他的愛,但神給我的愛和在神家裡的愛是更多的,並且神的救恩和祂奇妙的作為不只臨到我,也臨到我其他家人,媽媽和哥哥也因著看到我過喜樂的召會生活,受到弟兄姊妹們許多的照顧,他們後來也都受浸了,

我哥哥本來是過著玩樂的生活,但因著家中的變故,他也學習承擔家裡的責任,自己半工半讀,照顧家裡,也很努力讀書,媽媽後來也打起精神過生活,雖然就業環境普遍對二度就業的婦女不是很友善,她一開始在工作上常常有挫折,但感謝主,藉著這樣的環境更把我們一家人團在一起,常常為彼此禱告,一起經歷主,後來哥哥也從原本排名很後面的大學,考上排名前面的研究所,還沒畢業前,就有了工作;媽媽後來也找到了她很擅長,待遇也不錯的工作,這些都超過了我們當初所求所想,感謝主,不僅拯救了我,也拯救了我的家人,帶領我們走過死蔭的幽谷,躺臥在可安歇的水邊,一起享受祂。

從撒但權下轉向神,浸入神愛子的國裡

我家住在彰化鹿港,高中時老師帶我受浸得救,直到新竹工作才開始過正常的召會生活,這時我也與交往的對象論及婚嫁了。但是他還不是基督徒,因是家中長子,不願意受浸,但他們全家同意不干涉我聚會,也不用拿香拜拜。當時我雖然有些猶豫,但因著他的弟弟妹妹來參加聚會,單純接受主受浸;並且他的姊姊在高中時就已受浸得救;而我們兩個年紀也都不小了,所以,在家人催促施壓下,沒等他受浸就結婚了。

我原以為婚後2〜3年他就會接受主並且得救,豈知結婚後要他受浸反而更難。婚後他因工作的關係,一半時間不在家,另一半時間應酬喝酒,在家清醒的日子不多,在這不多清醒的時間裏就常跟我辯論,叫我不要信太迷、適可而止、別走火入魔了。這時,我只能告訴自己,一定要緊緊跟隨羊群的腳蹤,並且讓孩子從小在召會中長大,絕不能漏掉聚會。

當有弟兄姊妹家人有環境,我們要前去傳福音或看望,我先生就說你們這些人都趁虛而入;如果帶人得救,他就說你又有業績了。我只能呼求主名,並且用主的話回答他:「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你不要等到盡頭才讓神在你身上有新的起頭,神說一人得救全家都要得救,你遲早要受浸的。」他說:「我喝我的酒,妳聚你的會,我不要管妳,妳也不要管我。」

原來我先生心理一直擔心,過年過節,公婆要孩子拜拜,我會不同意,必定會起衝突。我公婆的確曾帶孩子到廟裡,但孩子一進去就指著偶像,大聲喊著那是撒但,我不要拜撒但,旁邊的人紛紛驚訝的轉過頭來看著,我公公緊張地說小聲一點,快點離開,以後不帶你們來了。因此,他所擔心的衝突從來沒有發生過。我常跟他說已可以受浸了,他說等小孩受浸時再一起受浸,12年過去,終於等到我女兒清楚得救,準備在仁愛會所受浸那天,汽車停在門口的擋風玻璃裂了,他一肚子氣,我也不敢提受浸的事,過兩年換我兒子在經延會所受浸,他說浴缸太小了,不然就是福音聚會參加到一半先溜了。

我知道我不是與血肉之人爭戰,乃是與背後邪惡屬靈勢力爭戰,我開始纏著主,為我先生禱告。每天從早晨一起床,眼睛睜開就開始向主說:「主阿,你說你的救恩是以家為單位,我弟兄還沒得救,求你綑綁他背後的惡者,使他全人得釋放。」開車出門上班,帶孩子上學時,與兩個孩子在車上禱告:「主阿,你是信實的神,你說一人得救就全家都要得救,你所說的話必定要成就。」走在路上,一有空檔,又禱告:「主阿,你願意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我的先生還沒受浸。」上廁所也禱告:「主阿,信靠你的必不致羞愧,憐憫我先生。」只要一有零碎時間就為他禱告:「主耶穌,你是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的神,變死亡為生命,變水為酒,在你沒有難成的事,你必要拯救我先生。」晚餐時,讚美主是得勝的主,勝了還要再勝,求主在先生身上做得勝的工作。睡前與孩子禱告,一同宣告,爸爸要受浸,至於我和我家、我們必定是奉耶和華。

他要出門應酬不在家時,就是我打電話與姊妹們為他迫切禱告的時候,求主讓他喝不下去,求主把強烈的空虛感放在他的裡面,讓他越喝越沒味道,主,你要叫他甘心樂意起來呼求你的名受浸。主是聽禱告的神,雖然一年一年過去,他仍然不肯受浸,但開始覺得在外喝酒沒意思,並且會覺得虧欠,不知道為什麼不想去了。趁他覺得虧欠時,我禱告一句,請他跟我禱告一句,結果口開心開靈就開了,他開始自己每天禱告,工作也經歷主的祝福。孩子邀他參加親子健康生活園,學詩歌帶動唱、背聖經,在親子健康生活園一起闖關,上台展覽唱詩歌帶動唱,看起來就像個弟兄,我不再催促他受浸了。經過十多年後,終於在一次青少年的福音聚會,他第一個跑去換衣服,甘心樂意的大聲呼求主的名,受浸歸入主的名下,從撒但權下轉向神,浸入神愛子的國裡,主是聽禱告的神,也是信實的神。

甜美的簡單

2018年7月5日我和先生帶著兩個女兒從大陸搬回新竹,回到新竹家裏的那一刻,我又有馬上飛回大陸的衝動。因為新竹的家房屋雖然很多間,但是都是年久失修的舊屋,根本不適合居住。大陸不想回,台灣不能住。每天都有飛回大陸自己的家的念頭,憂愁煩悶的情緒每天都在攪擾著我。

因著在大陸做生意被親戚背叛,內心的怨恨根本沒有辦法釋懷。回台灣後我先生收入不穩定。我自己沒有辦法把壓力釋放掉,就全部倒給我先生。原本不想吵架的我,看到家中的情形,我根本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因著這樣的情形我跟我先生幾乎天天吵架,我們的婚姻就要走到離婚的邊緣。

剛回台灣時,我的小女兒只有7個月。注意力都在小女兒的身上,大女兒因為缺少關愛,開始不聽話,出現叛逆。回想當時灰暗的生活,我想這應該是神把我這隻迷路的小羊帶回家製造的環境。

感謝主,2018年10月10日週三晚上,我和婆婆、小孩在中央公園散步,被姊妹邀約到仁愛會所。就在姊妹們的禱告帶領下我竟然簡單的相信並受浸了,當時我連主到底是什麼都不知。真是太奇妙了!

信主以後,參加第一次聚會,我的小女兒有姊妹幫我照顧,使我可以輕鬆的享受主的話,那一刻感覺自己回到家一般,溫馨平安和喜樂。那一刻我沒有想我的房子、我的收入、我的怨恨。只有平安喜樂,覺得自己有了依靠。第一次家聚會時姊妹講到靈,第一次聽到靈,就被靈緊緊的抓住了。我轉過頭對坐在我旁邊一起家聚會的弟兄說:“我要信”。從此以後我就接受了耶穌做我的救主。

在過召會生活中,姊妹們對我的生活關心到無微不至,姊妹們對我的愛讓我覺得召會就是我甜美的家,弟兄姊妹就是我的家人,我想這都是從主來的愛。因為主就是愛、是光、是生命、是道路。

我對主的渴慕讓我參加晨禱、讀經、福音餐廳、參加小排還有聚會。有一天師母愛筵我們,讀經中我對主就有了更深的摸著。主的話光照我,讓我一直經歷祂,享受祂。慢慢的我發現我變了,我的弟兄也變了,我的女兒也變了,我的家也變了。以前愛發脾氣的我,慢慢學會向主求救,敞開自己,學會在主面前認罪悔改。當跟我弟兄有爭吵時,我弟兄就會提醒我:“你現在該喊主耶穌”。就這樣我們吵架變少了。看到我家舊屋想要發脾氣的我,也學會了操練自己。一邊打掃一邊禱告“主啊,謝謝你給我這樣的的環境,來試煉我,來建造我。”就這樣慢慢的我學會了順服,不再抱怨。感謝讚美主。

讓我覺得更可愛的地方是我弟兄順服下來,心不再剛硬。有弟兄陪他晨禱後,我感覺他變化很大,還會主動跟我分享他晨禱後對主的摸著。

以前因為親戚背叛,我一直都沒有辦法釋懷,一天早上我被攪擾到4點醒來,醒來後開始讀聖經,本來因為身體不太好,沒有打算晨禱的我,心裡一直想要去會所,哪怕只是簡單的坐坐也好。最終還是克制不住自己就去參加晨禱了。晨禱期間師母分享說不要給仇敵機會,不要讓他們攪擾我們。當時聽到師母分享的時候,哇,我感覺,主太愛我了,在我遇到困難時引領我,並用主的話來光照我,開啟我。晨禱後跟師母交通,師母教我禱告“求主來救我,釋放我,祝她幸福”。每次被攪擾時我就照著師母的話去禱告。有一次禱告時,我發現我心裡不再糾結,得著釋放了,放下了怨恨並祝福她,心裏再也沒有去掛慮這件事。

因著大女兒的不聽話,我開始向主禱告“讓我更多的愛她,求主除去我們之間的阻攔”。突然有一天我發現我的女兒變了。變得順從聽話了。現在她們每天唱著主的歌,說主的話,像兩個可愛的小神人,好溫馨的畫面。前幾天我大女兒對我說“媽媽,雖然我們家舊舊的,但是我覺得在這裏住也是很幸福”哇,她怎麼會跟我有同樣的感受,在她告訴我這些話的前幾天,我跟她有同樣的感受。我真是覺得我的家太幸福了,因為我們有主。之前每天為了房子和錢擔憂的我,再也沒有那樣執著,因為我相信主必會帶領我們家,因為主就是我們的盼望,我們的實際。

因著接受主耶穌,我們家有了奇妙的大改變。真的就是這樣簡單呼求主名,把你需要的告訴祂,告訴這位天地萬物的創造者,告訴這位又活又真的神。讓神來做我們的依靠和引導者,神就會給我們上好的祝福。 

 

奇妙的釋放

【靖能】:感謝主!給我們有這個機會,為主作見證,願今天的見證能使神得著榮耀。今天和各位分享,我們是如何接受神,得著生命的救恩,以及在基督裡如何經歷祂改變並醫治了我們。

我的母親麥秀蓁姊妹,在她人生末了的七年,跟隨了主耶穌。她是個非常愛主的基督徒,主也非常的愛她。前年九月超渡,母親突然發病兩度中風,短短幾天就被主接走了。在媽媽的後事上,我面臨到一個問題,到底有沒有這位神?沒有拜,沒有超渡,沒有做功德,沒有燒紙錢,媽媽會不會受苦?這樣的擔憂,讓我開始尋找這位神。

馬太福音七章八節主耶穌說:『凡求的,就得

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神是信實的,在這短短的幾天,我真實的摸到了主;並且主奇妙的作為,使我深信母親不是死了,乃是睡了,到那日,我們還會在主裡相見。到此多年的不信,多年的硬心,多年的悖逆,完全俯伏在主的腳前。安息聚會過後,很快的我帶著我的姊妹和小孩,一起受浸,浸入父、子、聖靈的名裡,成為神的兒女。

信主之後,我很渴慕讀主的話語,因為在那段期間,在裡面有思母的苦楚,在外面又遭逢許多紛擾的事。但當我讀主的話語,我裡面就感覺到無比的平安。但就在信主大概三個月後,主將我暴露在一個景況裡。主讓我看見,我的生命中有個很大的問題,很大的麻煩,我裡面生病了。那是,關於我和姊妹之間存在的問題。

  【靜瀅】:我小的時候,家庭並不溫暖。媽媽忙於工作,爸爸整天喝酒賭博,家裡的兩個哥哥也整天往外跑,所以家裡經常只有我一個人。我還記得家裡的那個陽台,我經常坐在陽台上,望著外面,等著家人回家,但經常等到要睡覺了,還是等不到家人回來。

一直到我上了國中。二哥在一個運動會上,別人在打群架,他跑去看熱鬧,結果被殺死了。媽媽為了打官司和停棺的費用,把房子都賣了。而父親卻跑去和對方私下和解,把錢都拿走。家散了,我開始一個人的孤單生活。

以前有一首歌,是歌手潘美辰唱的,歌名叫「我想有個家」每每聽到這首歌我都好想哭。一直到我認識了弟兄,我感覺到被在乎、被疼愛,我不再孤單,弟兄很溫暖,他給了我有家的感覺。我弟兄什麼都好,但就是,他疑心病很重、佔有慾非常強。我告訴自己說,弟兄會改變的,我會好好經營這段婚姻,一定能作到讓弟兄安心,結婚後他一定會改變的。

但事與願違,婚後弟兄並沒有改變。我安慰自己說,弟兄有過一段不好的經歷,再加上他工作環境的關係,所接觸、所看到都是在感情上的背叛。所以我告訴自己要更有耐心,只要我弟兄不喜歡的我一概不作。我選擇了一個完全不接觸男生的工作–女子美容,從學徒重新做起。我幾乎斷絕我所有的朋友,就算朋友約我出門我都要再三確認有沒有男生,就算是朋友的老公或男友也都不行,朋友總笑我是「塔裏的女人」。

出門買東西,為了讓弟兄安心,我也一定帶著大兒子或大女兒。但不管我怎麼作,弟兄裡面那撒但真的很恐怖。好像我越要讓弟兄安心,我就越不得安寧。可能是一通未知來電的電話,或者路上男人多看我一眼。弟兄都能說到有手有腳,咄咄逼人。眼睛瞪到好大,像是著了魔,要把人吃了一樣。而我不善言語,沒有的事要我怎解釋,好幾次真想拿把刀把自己殺了。

就這樣長期的積壓,我的身體也出現狀況。只要我一激動,我就會產生恐慌症,會造成換氣過度,也因此我坐上救護車急救多次。其實弟兄不要疑心病,他真的很好。但這二十年來,我們就像抱著一顆炸彈過生活,像是隨時隨地都會爆炸一樣。這問題一直到我們信主後才有了改變。

  【靖能】:那是信主後第一個農曆年後,我還記得當天我在家裡讀希伯來書的生命讀經,看到眼睛有點酸,就想說到姊妹店裡走走。我剛坐下來沒多久,一位美容產品的男業務員,送了產品和禮品到店裡來。因為姊妹有交代過廠商,店裡男賓止步,所以正常都是女業務送來的,但那天卻是來個男業務。男業務走後,我裡面開始波濤洶湧,酸言酸語幾乎快脫口而出(我告訴自己,不行!我信主了,我不該如此),回家、回家,不然忍不住,我又要找架吵了。

回到家後我是坐立難安,腦子裡面就一直在指控我姊妹的不是,那男業務一定有企圖。我試著看桌上擺著的聖經,看是不是能靜下來,也試著掃地拖地,告訴自己,不要想不要想…,後來看到廚房洗碗槽裡,有些碗筷沒有洗,我就走到洗碗槽前想洗碗,那水龍頭一開,我就崩潰了…,我開始跟主說:「我真的討厭這樣的自己,我姊妹對我那麼好,我卻這樣的待她,但是,主啊!我控制不住自己,主阿!祢來救我。」就這樣我開始失控的和主抱怨,那是一個奇妙的經歷,在抱怨中我摸到了主,聖靈引領著我的禱告,就向水流一樣,引領著我。很多的話從裡面一直嘩啦嘩啦的湧出來。我開始向主認罪,多年來我加諸在姊妹身上的苦楚,多年來我的猜忌,懷疑,不信任,一一的向祂認罪。聖靈又引領著我,宣示主在我生命中的主權,我的舊人已死,我已經是全新的人。撒但在我生命中不再有任何的地位和權柄,就這樣一開始是對著主禱告,到後來像在命令裡面消極負面的勢力離開一樣。

禱告結束,我不知道是發洩完後的舒暢,還是怎麼的,我覺得整個人輕省了許多,像是長久背著一個東西,突然卸下的那種感覺。奇妙的是,我停止鑽牛角尖,也不再胡思亂想,裡面平靜下來了。

感謝主的憐憫!藉著這樣的經歷。主確確實實醫治了我,困擾我們夫妻二十年的問題,在這樣的禱告中,我得到了釋放與醫治。這一年半以來,一切都變得那麼自然與自在。我不會猜忌也不會懷疑,不再胡思亂想。

  【靜瀅】:感謝主的憐憫與恩典!弟兄真的改變了,弟兄得到釋放,我也得到了釋放。現在回首信主以前,感覺一切一切都在往正面、積極的方向改變,但卻是那麼的自然。前幾天弟兄心血來潮,像孩子一樣,跳著兒童詩歌給我看,歌名是「耶穌喜愛世上小孩」。真的好喜樂!是啊,主耶穌說,我們都要回轉像小孩。看著弟兄的改變,我也更融入召會生活。就像弟兄經常說的,我們是神的器皿,在我們裡面有同一個生命,我們都是神的兒女。在神家裡,沒有負面,沒有消極,沒有分你我。在神家裡,有光、有愛、有生命、有基督。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主耶穌,我愛你!謝謝你先愛了我,不但給我一個溫暖的家,更給我一個屬天的家。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