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聲呼求

我在2012年5月得救。大學的時候我曾經短暫約5次參加過團契和教會活動,當時我雖然不排斥,但總想著我信這個教能得到什麼好處?只要禱告不用唸書就可以畢業或中樂透嗎?壞人做完壞事信了耶穌上也能天堂嗎?若世界上真的有神,那早信晚信都能進天國,不如等我真的需要的那一天,不要浪費我的青春。

我因為先生而搬到新竹,後來結婚住進一個新的社區,從買房、結婚、生子、先生ㄧ邊工作ㄧ邊取得博士學位,所有的事情,全都在四年內完成,人生一切很順利。

我是要求完美、好管閒事的處女座,因著孩子出生,離開工作,過了近兩年完全沒有自由時間的生活,帶著老大,成天把屎把尿、料理三餐,不僅一邊切菜一邊餵奶,連洗澡淋浴也抱著小孩,我還是堅持:地上不能有頭髮和雜物;餐後,要用手拿抹布蹲著擦地板、每一餐飯後收拾水槽裏的鍋子和碗筷;棉被、玩偶、衣服、襪子、內衣褲、外出衣服全部分開洗;等孩子睡了,半夜在網路上,找尋育兒資訊,深怕自己耽誤了孩子何時該學什麼?

從寶寶手語、六個月前八國歌曲刺激聽覺神經、自己作黑白閃卡,另外又在社區當義務性質的管理委員三年,我彷彿忘記自己需要睡眠,時間一天24小時真的不夠。這樣的生活讓我不僅僅是身體不堪負荷,胃潰瘍、胃食道逆流、到了半夜特別亢奮,生活品質ㄧ踏糊塗!

面對無法溝通的寶寶、做不完的家務、不支持我當不上班在家照顧小孩的先生、沒有自原生家庭取暖援助…等等,我像是一個守候等先生回家,準備大吵一架的潑婦一樣,滿腹牢騷嘮嘮叨叨,才建立一、兩年的婚姻生活,完全無甜蜜感覺,像是隨時就會引燃的炸彈。

我的鄰居宛芝有一次要申言見證,問我能不能到會所現場幫她加油?那時,我才猛然發現,站在台上的她變了!看著她因忍受感情傷痛,獨自撫養女兒,卻能帶著發自內心的喜樂,雖然她還是有無法解決的難題,但是她軟弱,卻也剛強。我開始非常的好奇,她轉變的原因?

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帶著不到一歲半的老大,參加相調活動,也有姊妹聚會來到我家。我很喜歡教會弟兄姊妹們喜樂的臉孔,和睦相處的畫面,我也好喜歡自己唱詩歌的時候,內心從未有過的平靜。但我又因個性龜毛,家裏一定要整潔才讓客人來,姊妹離開後還再打掃一遍。出門相調,總要準備非常多東西,花很長時間才能把小孩帶出門,還擔心哪些食物寶寶吃了過敏、肉和菜不是有機的、其他小孩子一直咳嗽會不會傳染給自己的孩子…等等。我也害怕姊妹的關心,

都是出於要叫我信主,我害怕信主後的生活會不會有什麼「義務」,我是不是每場聚會都要到?我是不是要花錢奉獻?於是我開始逃避姊妹的的電話。

然而,我瀕臨破碎的婚姻,依然每天上演宛如連續劇般互信叫罵的戲碼,我擔任社區義務委員的事情因派系爭鬥攪擾我的生活。我想起「呼求主名」,我曾經因為姊妹們陪我單純的呼求五分鐘而潸然淚下。我想要再次經歷那樣“被愛的感覺”。我開始小聲的呼求主,請祂救我;使我對孩子有耐心、對生活有信心,到後來大聲呼求主給我智慧、讓我信靠祂,我真的好想把一切重擔都卸下。於是,承認自己的軟弱,我好想要真正的平安。

就這樣,我所要求的大事小事,主都讓我真正經歷,祂是真的存在。路邊停車位主耶穌都能為我安排、在梅雨季節出遊,我們總是一開車門就放晴。我一次又一次的的蒙恩,受浸之後,老二也在我禱告之下,與老大同性別,且同一天生日。

感謝主耶穌!在孩子還小的時候,便揀選我認識祂,認識神的話。以前,我認為我能夠自己把孩子教好,因為我家沒有任何電視節目可看,連三台都看不到。但是面對自己的脾氣、世俗物質與旅遊的比較,以及美食、3C產品的誘惑,我僅能照顧他的健康,卻無從為他建立正確 的價值觀。若再晚幾年,就太遲了。我盡可能帶著老大參加兒童排與主日會,有ㄧ次,我和先生正為小事吵得不可開交,孩子竟然在旁邊哼著兒童詩歌,讓我非常儆醒。在我對孩子大聲嚴厲發怒時,經常想起主耶穌總是給我認罪悔改的機會,我為什麼不能時時以愛厚待人,如同耶穌愛我一樣?我真的非常需要時時刻刻活出神的性情!

老大歷經幼兒叛逆期,因著我與孩子ㄧ次次在睡前互相認罪、悔改,孩子也會為爸爸、媽媽、阿公、阿嬤禱告,原本是緊張的親子關係,現在我們能互相約定,未來一同在「神的國」相見。

當我懷老二時,我曾擔心他的健康,姊妹教導我將他奉獻給主,使他成為主合用的器皿,於是我全然放下,把孩子交托給神,由神來看顧他,我只需要負責牧養。他現在一歲半,是全家最具備神性的小神人,會打招呼、比再見手勢。我相信主耶穌,祂能保守我和家人平安,因為「一人得救,全家都必得救!」,為我們預備最適合的道路。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