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是我真正自由

我們家與一般傳統的家庭一樣,都是道教信仰,家裏大廳供奉著世人所謂的神明,自小就跟著父母親拿香拜拜,喝符水是常有的事;然而不僅如此,父親更是乩童,母親則是在一旁負責翻譯的桌頭,有一段時間常有陌生人出入我家來問事情,小時候總覺得起乩以後的父親跟平常不太一樣,讓我有點感到害怕。
有一次,我病得挺嚴重,高燒不退,只見母親在跟起乩的父親溝通,似乎要用符水治我的病,但幾天下來,非但高燒不退,起乩的父親還不讓母親帶我去看醫生,後來因鄰家的阿姨看不過去,抓著我跟母親像逃命般的跑去看醫生,但這似乎沒有動搖他們在這個信仰上的信心。
在我年紀約三、四歲時,很活潑好動,常常搗蛋惹母親生氣,被處以「竹筍炒肉絲」是家常便飯,甚至有一次還被打到差點斷氣,母親嚴厲的管教方式,讓我常常做惡夢,個性也不知不覺變得內向、自卑,不喜歡與人接觸。常常有什麼話想跟別人說,一到人面前,心裏就很著急,卻總是開不了口便匆忙的跑掉。讀國中時,坐在我前面的女同學甚至問我:「你是不是有自閉症阿?」我才明白,原來我是同學眼中的怪人。
我考上大學後,在準備前往新竹念書之前,父母對我耳提面命,要我不能去信耶穌。然而神的安排很巧妙,我一到新竹所接觸到的學長姊就是基督徒。在進一步接觸他們後,我覺得他們都很真誠,身上有一種我說不上來的氣質,非常吸引我。得救後我才知道那是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林後二14)。
當基督徒學長邀約我一起住弟兄之家時,我便欣然同意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因著與他們的接觸,我也嘗試禱告,與他們一起讀聖經、唱詩歌。後來有一天,一位學長跟我說,「文仁,你知道你剛住進來的時候,你常常一天講不到三句話。」這時我才發覺,我已經從不喜歡與人接觸到可以與人暢談心事了,並且我心裏常常充滿喜樂。
很快的,我在弟兄之家住了快一年,參加過大大小小的聚會。那時,我最不喜歡參加福音聚會,因為我知道會有許多人來鼓勵我受浸,而我總是以「父母親反對」這句話作為擋箭牌。直到一次戶外福音聚會,神知道我的好勝心,巧妙地安排了一個環境,利用激將法使我下定決心受浸。我心裏向神說:「如果你是世上唯一的真神,我就當受浸是真的,不然我就當作只是洗了一場澡。」
後來家人知道我已經受浸,極為反對,母親甚至以性命威脅我,不准我去聚會;而家裏所供奉的神明也跑來我的夢中叫我不能信耶穌,我當時覺得很恐懼。為這事我極其傷心難過,心想為什麼信耶穌後,讓我發生這些事,甚至有一度想放棄信主,但當我讀到馬太福音十章34~36節:『不要以為我來,是給地上帶來和平;我來並不是帶來和平,乃是帶來刀劍,因為我來是叫人不和:兒子反他的父親,女兒反她的母親,兒媳反她的婆婆;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我感到相當震撼,因我覺得當時的處境就如同經節上所說的,我原是父母親所愛的,卻因信主成了家人的仇敵!弟兄姊妹知道這事都為我禱告,並且告訴我,使徒行傳十六章31節說:『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緊緊抓住這句話,並時常為他們禱告。
感謝主,祂是聽禱告的神,後來我父母親就都不再勉強我拿香拜拜,過年時也會另外準備一份沒有拜過的食物給我;有時候聚會時間一到,還會提醒我聚會快來不及了;甚至身為乩童的父親有一次脫口而出對我弟弟說:「你乾脆跟你哥一樣去信耶穌好了!」藉著堅定持續的禱告,感謝主奇妙的作為,在2011年6月我弟弟也在一場福音聚會中得救了!
感謝神,主耶穌是賜人生命的活神,更是聽禱告的神。任何一個人只要願意敞開心胸,讓祂進到他的人生裏,就能經歷生命奇妙的大改變!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