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基督成為我的中心與目標

我是家中長子,從小父親對我有很高的期望,我也很努力,一路上都是就讀第一志願的學校。高中時期同學大多是以讀醫科為第一志願,我卻決定讀生命科學,作科學研究,因我認為作研究能發現疾病機制,而且科學無國界,可以造福人類。台大畢業後順利申請到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班,也拿到全額獎學金,攻讀分子生物。雖然跟從名師,但自己很有獨立性,並沒有接受指導教授多少的指導,憑著自己努力,四年就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到紐約市洛克菲勒大學作博士後研究,不到兩年就完成,被聘到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三十出頭就有自己獨立的研究室。那時一切看似順利美好,但一路上看到這行中仍然有許多爭名奪利的事,對於向來認為科學是清高的、並有崇高理想的我來說,心中不免感到失望。

一次偶然的機會,受邀參加基督徒家中的聚會,當時我看到這班人非常特殊,他們臉上滿了笑容、平安喜樂。由於我生活周遭很少有這樣喜樂的人,因此我深深被吸引。此時,一位年長的葉弟兄問我願不願意相信這位主耶穌?我雖然沒有讀過聖經,也沒有參加過任何聚會,卻簡單的回答說:「我願意!」他進一步問我願不願意受浸?我也說:「我願意!」所以當天晚上我就在他們家中的浴缸受浸得救。就是如此簡單,雖然我是第一次聽見,也已獲得博士學位,甚至是讀生命科學,也熟悉達爾文的理論,我卻願意簡單地接受這位主。在往後的幾年,大多數家人也陸續得救。

雖然已成為基督徒,但因工作非常忙碌,沒有讀多少聖經,對神的旨意也沒有多少認識,因此仍舊過著倚靠自己能力的生活。由於表現優異,獲聘到德州貝勒醫學院擔任教授及作研究,因著持續有些重要發現,在43歲就取得該校終身職正教授職位。有一天,我發現我的一個非常重大的研究成果遭人侵佔,對如此不公義的事情內心深感不平,因此興起訴訟的念頭。我深知走法律途徑我必定贏,但我又不太想撕破臉,於是內心相當交戰,因而有段時間每每徹夜難眠。最後,我決定要走法律途徑。就在決定後,我與我內人在高速公路上開車,她告訴我,聖經羅馬書有一句話說:『不要為自己伸冤,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當下,我被這句話震撼住了,心中的不平馬上被平息,當下就決定不要訴訟,這是我第一次經歷主話的大能。從此後我就很寶貝主的話,就開始希望更多讀聖經,更多了解神的心意。

由於我在自己專業領域上的表現,於2007年受聘回國,到竹南園區國家衛生研究院擔任特聘研究員兼主任,創設免疫醫學研究中心。整個過程我知道是主的帶領,雖然我人生沒有這樣的規劃,我就順服主的帶領回到台灣。在美國待了25年,要回台灣並不是個容易的決定,但是主替我作了決定。回台灣後,慢慢地越來越多讀主的話、禱告、與聖徒聚集,所以我就越發明白主的心意。也知道凡事要轉向神、倚靠神,將未來的道路交給神,凡事求問神。所以我從一個人生目標是要有偉大發現好造福人群的人,轉變成一個一切倚靠神的人。我經歷了目標與價值觀很大的翻轉。在過程中我也學得如何平衡工作與召會生活,簡單的說就是以基督為中心。

當然,神的祝福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過去幾年,我陸續有重要的研究成果,也獲得幾個獎項,包括「22屆王民寧醫藥研究傑出貢獻獎」及「第一屆台灣生技醫藥發展基金會生技獎座」。同時也是清大及交大合聘教授,過去一年也在中國醫藥大學創設免疫醫學中心。不過,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了,也不再是我的追求了。最近連續有幾個大藥廠及財團有意與我合作或開設生技公司,但我知道這一切都要倚靠神,讓神來帶領。所以,我未來的路很清楚,就是要跟隨著主。

至於我的家庭,由於我的太太是個愛主的姊妹,我們中間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因為我們的中心就是耶穌基督。上個月我參加建中同學40週年同學會,大家都在討論或憂慮如何規劃退休生活,但我知道我不必擔心這個問題。雖然我的成就及職位都會過去,有一天我也會從職場上退休,但作為一位基督徒,永不退休。詩篇十六11:『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親愛的朋友,願你們如同當年的我,有勇氣簡單地接受這位耶穌基督成為你生命的主,你將得著神的眷臨,成為最有福的人!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