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離不棄的愛

對於召會-神的家,我是三進三出。但主耶穌是以永遠的愛來愛我,對我總是不離不棄,用慈繩愛索牽引著我,讓我不致迷失。

我生長於台南傳統的拜拜家庭,第一次聽見耶穌基督,是在姊姊結婚時-我姊夫生長於基督徒家庭。還記得當時,我姊姊跟姊夫開出條件,願意與他結婚,但是不准強迫她信督基教。

雖然在家中我是最小的,但不論在課業、工作上,都是兄弟姊妹中最好的。因此就養成了我莫名的優越感,不論遇到何種困難,都不願向人請教、求救,總覺得別人都不如我,怎麼可以解決我的問題呢?只有我才能解決自己的難處。因而也造就了我剛硬、固執的個性;若遇到與人起衝突,如果是我的錯,我總是想盡任何理由,硬抝到我贏;如果是我對,就更是得理不饒人。

在我大學畢業出社會時,要找工作。我的姊姊與姊夫跟我說:妳何不向主耶穌禱告,將妳的心事告訴祂(我姊那時已是基督徒)。我還記得那時,我回答說:“我不認識耶穌,我也不會禱告。”他/她們教我,先開口呼求主名,接著就像朋友般的將心事告訴祂。那天晚上,我跪在窗前,看著滿天星星,第一次開口呼求主名,就將心事一件一件地跟主耶穌訴說…。過沒幾日,就找到一個工作,薪水竟比我要求的還高。這是我第一次與主接觸,覺得這位神還真是蠻神的,但事後就忘了祂。

出社會幾年後,輾轉來到竹科工作。在竹科的工作期間,一路都很順遂,但精神上卻很空虛,漸漸地利用物質需求填補空虛,因此也導致財務破洞愈來愈大。這段期間,只要有人介紹那座廟可以補財庫,我就去,還甚至遠征去三義深山裡面的廟。除此之外,還有人說我只要把氣場調好,我的財務狀況就會改善;因此,所有可以讓氣場變好的錢,我花的是心不疼、手不軟的;住的地方不大,卻買了三座大紫晶洞,玄關/客廳/臥室全擺上了,身上掛著、戴著,懷裡藏著紫晶、粉晶、黃水晶、綠幽靈、鈦晶…等;但是,結果卻是讓財務更吃緊,精神更空虛。

在工作上,因著能力被賞識,那時,有一票工程師著手要創業,邀請我參加。當時,連創投公司都談好,如何投資挹注資金也有了規劃,心想,我以後應該是上市/櫃公司的大股東了,所財務的問題都可解決了。不料,一夕之間風雲變色,原召集人因小孩在除夕晚上急病,讓他決定要以家庭為重,多些時間陪家人,不開公司了。他的這個決定,使得一票人不但開公司的夢碎了,因已辭職,都回不去原公司了!

那時我在新竹並無買屋,所以,就選擇回台南家裡住。「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感謝主,主並沒忘記在十幾年前開口呼求祂,向祂開口禱告的我。在台南,姊夫與姊姊更有機會向我介紹這位主,告訴我:『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並邀請我這參加星期日的主日聚會。在那次的聚會中,我被一群非常喜樂的弟兄姊妹圍繞,聽了神創造人有三部份-靈、魂、體…人生的意義,就是要讓神進到人裏面,作人的內容。會後,馬上問我要不要受浸?可是我那期間,心裡一堆煩惱、憂慮。並且我現住家裡,家裡是拜拜的…,若受浸,應該會有更多麻煩的。後來,一位年長姊妹告訴我:“你想的愈多,難處就愈多。”於是,半推半就地就受了浸。回家後,跟父母說,我受浸信入耶穌了!雙親並沒說什麼,只是,以後家裡若有拜拜,食物/飯菜會先分出一份未拜的給我。感謝主!只要信靠主,祂都會安排妥當。

因著長期在竹科的工作環境,習慣了那樣的步調及思考邏輯,對於在台南的生活/工作並不適應,為此迫切向主禱告,主也安排我二年後再次回到竹科工作。人總是健忘又自我,在回到新竹工作後,因得心應手,除了固定用skype與姊姊早晨親近神之外,又慢慢地沒參加主日聚會,更遑論小排…等。其實早晨親近神,也是應付姊姊的。所以,在生活作息/飲食娛樂上,不久就又回到之前不正常的情形裏去了。也因此,我的身體出了一些狀況。這時,我才又想起我是有主的人,我有阿爸父可以當靠山。故此,我將自己的身體狀況禱告給主並交通給弟兄姊妹,聖經上說:『你們的對頭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喫的人。』我們若落單了,就容易被吞喫了。因此,我向主悔改認罪,趕快回到主日聚會,緊聯於弟兄姊妹。當我再次聯於弟兄姊妹,聯於召會,就愈喜樂。就連我這個人也像換了個人似的:

曾經在工作上,有一位同事,不明事裡的公開罵我,並攻擊我,說,我是基督徒還說謊。當下,我天然的反應是要跟他對罵,但一在心裡呼求主名,就有感覺說讚美主吧!在那當下,我只在心裡一直讚美主,口裡並沒跟那位同事起爭執。十分鐘後,那位同事知道是他誤會我了,主動開口道歉。當下,我經歷到順服就蒙福,我們的神是說話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

每年春節,我都會回去台南看母親,一起團圓。今年剛好遇上台南大地震,地震後,多處缺水,我二哥在我母親家的一樓開自助洗衣,所以很多人排隊來洗衣。但因母親家屬水壓較低的地方,所以進水並不穩定,若開啟營業用的強抽馬達,左右鄰居自來水管的進水都會先被抽到自助洗衣營業用的水塔,別說鄰居沒水,連媽媽家的水塔也進不了水。一天,我看到媽媽家的水塔沒水了,照理說,應該會自動進水,但沒有。我發現二哥的營業用強抽馬達是開著,我試著先關掉,媽媽家的水塔就進水了。因那時是晚上,我想等家庭用的水塔滿了,我再開啟強抽馬達,不料,當晚(家人都已入睡)二哥打電話來指明找我,並罵說,為何關他的強抽馬達?我解釋家裡沒水用,先讓家裡備足水,再轉回強抽馬達。但二哥不聽解釋,只是一直罵,並說你們沒水不會忍耐一下,讓我先做生意不行嗎?當下,我心裡非常的憤怒及難過,但因顧及老母親的心情,不敢與二哥對罵,只在心裡一直呼求主名,但心裡還是一直很被攪擾。隔天清晨,我心裡還是一直很被攪擾,猶如一塊大石頭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我將此難處禱告主,感謝主開啟我的眼睛,讓我看見,我們的敵人不是人,是那在背後的魔鬼。

故此,我更迫切地向主禱告,求主拯救我的家人,斷開那從撒但來的捆綁及惡勢力。『當信靠主耶穌,我和我一家都必得救。』神是信實的,祂既拯救了我,必要拯救我的家人。我所要作的,就是配合主耶穌天上的代求,在地上與祂同工,將福音傳到地極,讓萬民歸入祂的名下。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