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離不棄的愛

早在我高中的時候,和我只差一歲的姊姊,受浸得救了,沒多久她帶我去了一次特會。那次聚會中,我也受浸了。可是老實說,我忘了我為什麼受浸,可能是覺得基督徒看來都好喜樂,我也忘了當初有什麼感動。可是我卻記得,隔幾天我有點後悔,後悔自己太衝動,也可能是怕爸媽生氣,加上聚會被要求要操練上台申言實在很有壓力,所以就和姊姊說:「妳還是忘了我有受浸這件事,我再也不去聚會了。」

可是主耶穌沒忘。過一陣子,有一天放學在路上遇見一位從菲律賓來傳福音的姊妹,她幾乎天天在校門口等我,只為了陪我讀幾節聖經。當時我很功利,覺得書都讀不完了,哪有多的時間讀這些“其它的東西”。所以我開始躲她,最後和她說不要再來等我了。就從那次起,過了很多年,我都沒有再遇到基督徒了。

上大學後,我真的徹底忘了主耶穌,和當時的許多同學一樣,生活就是讀書和玩。我一直照著屬世的價值觀,很努力,同時也很驕傲。當時覺得只要努力,我就可以得到我以為的成功。碩士班畢業後,我像大多數同學一樣在園區工作,不到一年,我決定再去讀博士班。我還記得通過入學申請時很自以為是的認為,這個投資可以讓我在職場上找到更好的機會。

重回校園的第一年,我過得相當辛苦。除了經濟很拮据,還必須面對新環境中維妙的人際關係。我進實驗室沒多久就得罪了學長,因此在實驗室中我開始被排擠,當時的指導教授卻只是勸我要我忍耐。同時,我還結束了一段讓我覺得很不堪的感情。當時我對人非常失望,週遭的人很冷漠,看你快跌倒了,不但不會伸手拉你一把,反而把你推倒再從你身上踩過去。博士班的第一年似乎是在愁雲慘霧與烏煙瘴氣中過了。

後來我為了資格考去修了一門課,在交期末專題時我遇到了一些困難。這時我遇到一個非常熱心的助教,她和我當時身邊看到的人很不一樣,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基督徒,她也成了當時我系上唯一的朋友。過一陣子她約我去聚會,因為是朋友,不好意思拒絕,所以就去了。我當時也不好意思和她說我高中受浸的事。沒想到進到聚會中唱了第一首詩歌,我的眼淚開始流個不停。我流了很多眼淚,整個人好像徹底被洗了一次,我心中所有的事都放下了,主耶穌用了很奇妙的方法醫治了我受傷的心。

那一年我的姊姊因為工作的關係也搬來新竹,因此她和幾位姊妹開始每週陪我讀經。可是我實在是頑梗背逆的人,雖然我相信有神了,對祂卻沒什麼渴慕,好像覺得主耶穌離我很遠,平常沒事不太會想到祂。畢業後因為工作時間長,慢慢地聚會越來越少,最後又完全不去聚會了。

結婚後我更是忙於工作。沒想到公司營運狀況出了問題,我當時參與的案子突然停了,我每天從很忙變得沒事可忙。更意外地是在同一個月,我發現我居然懷孕了。工作上突然的改變,加上孩子,我才發現我的人生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我的孩子因為腸胃道先天的缺陷無法喝奶,出生後沒幾天又回到醫院,在醫院的前幾天醫生一直找不出原因。當時有兩位姊妹來月子中心看我,陪著我禱告,要我把一切仰望主。感謝主!醫生幾天後找出問題所在,我孩子兩週大時醫生為他動了手術,孩子滿月前我們就帶著一個白胖可愛的小貝比回家了。

因為要照顧小孩,我就辭去了工作。沒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我常感到很憂鬱,覺得自己好像被困住了,和先生也常為了孩子起衝突,不知道生活還可以期待些什麼。當時我常和媽媽抱怨,最後連我不信主的媽媽都看不下去,就對我說:“難過時應該去禱告,不要鑽牛角尖,凡事想開一點。”這時我才想起,我又把主耶穌忘了!

沒多久有一個姊妹約我去兒童排。一開始覺得有點像來到幼兒園,可是弟兄姊妹像家人般的互動讓我很羨慕,滿了愛與包容。在那次聚會,我覺得我好像一直在外面流浪,一直想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所以當時我和主耶穌說我好累,我想回家了。然而,在當時我卻還是不知道我該如何回到神的家?

感謝主,我們信的是又真又活的神!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有一天我在交大校園遇到發福音單張的姊妹與師母們,就把我帶回身體中。因著每週參加聚會,才發覺聖經有如此豐富的真理在其中,我開始渴慕更多地來認這位奇妙的救主。

回顧以往,從我受浸到穩定過召會生活,中間經過了二十年。人很難有這樣的情感與意志,可以花這麼長的時間,等待一個人回心轉意。我的個性很悖逆,過去有很多次我把主耶穌忘了,一忘就是好多年,可是主耶穌從來沒忘了我。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我感謝主對我不離不棄的愛,在我還不認識祂時,祂就先愛了我。現在回想起,在人生中有許多時刻其實不用過得那麼辛苦,就像馬太福音十一章提到:『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又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感謝主,我可以用勞苦重擔和主換一個輕省的擔子。只要轉向主,讓祂帶領我前面的道路,主耶穌就是一切難題的解答。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