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著基督-宇宙至寶,經歷人生奇妙轉變

我十八歲認識主,蒙恩得救迄今已三十年。從一個缺乏自信的小女孩,成為同事和學生眼中開朗盡責的老師,擁有愛主的丈夫,乖巧的一對兒女,和敬畏神的公婆與雙親。我感謝神給我的一切,只因我即時抓住“祂”這位宇宙至寶,祂就成為我人生中最美好的祝福。

得著人生中的真光

耶穌又對眾人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裡行,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翰福音八12)

我在南部的一個小康家庭中長大,父母很愛我們,也很重視兒女教育,我從小就很認真努力的要讓父母開心,老師同學喜歡,我似乎也做到了。在國中時期,聯考的壓力常讓我力不從心,於是要更努力唸書,但國二時生了一場病,成績就退步了許多。記得國中班導有次對我說:「妳這樣的成績,以後一定考不上大學,只有當女工的份。」當下聽了很傷心,就告訴自己一定要更勤奮,不要讓人瞧不起。上了高中,我每天早上五點起來唸書,每晚在校夜讀到八點半,回家再讀到十二點。爸媽看我如此認真,若我考得不理想,也都不忍苛責我。我常覺得自己不聰明,我需要機會與好運,更需要良師與益友。在高二下,家中開始有了小排聚會,我才知父親是基督徒。藉著與弟兄姊妹一起唱詩歌與讀經,我開始呼求主名,向主禱告並常常回味小排中的詩歌。其中有一首詩歌「我有一位好朋友」很鼓勵我。詩歌中提到“…有時我幾乎臥倒,祂知我的軟弱,當祂叫我向祂倚靠,我樂受祂扶托;祂帶我走光明途徑,日過光明生活;所以我們就同行,我主與我…”。當我開始享受主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變得光明又喜樂。

我的心平穩安靜

耶和華啊,我的心不狂傲,我的眼不高大;過於重大和希奇的事,我也不去行。我使我的魂平穩安靜,好像斷過奶的孩子在他母親懷中(詩篇131篇)

我開始發現每次只要很真誠的向主禱告後,都會有好事發生。印象最深的一次是高二代表學校參加南部七縣市英語演講比賽。為了這次比賽,我把自選題目的內容背得滾瓜爛熟,但對於抽選題(即席演講)部份很擔心,雖然老師有事先幫我準備了許多題目與相關內容,但對於一位沒補習,沒出國,學習資源缺乏的南部小女孩而言,當時真是個艱難的挑戰。比賽當天,我很緊張,但我想到了主,我向祂禱告,在抽選題目時,主讓我的心平穩安靜,我竟然抽到一個前晚自行準備過的題目,當我用流利的英文即席演講時,我可以感受到台下評審讚賞的眼光。最後得到了第二名,成為代表南部七縣市到台北參加全國總決賽的選手,我也開始對自己的人生有了信心,知道『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裏面,凡事都能作』(腓立比書四13)。高三時成績突飛猛進,雖仍時常軟弱擔憂,但藉著呼求主名,向主禱告,神一一帶我走過。特別在大學聯考當日,我再次經歷到『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腓立比書四6〜7)的穩妥。我仍記得第一天考完第一節國文和同學討論答案時,驚覺自己選擇題部份答案抄填錯誤,當時的懊腦與恐懼讓自己非常下沉。陪考的父母問我考得如何時,我不敢說,只告訴他們我想安靜準備下一科。記得當時我找到一個靜謐的角落,一面流淚一面禱告主,禱告後,有一種說不出的平安臨到我,後來所有應考的科目都是在平穩安靜的狀態下完成。最後放榜,我考上清華大學,在北上讀書前,我要求受浸歸入主名。

成為智慧人

神卻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那有智慧的羞愧;神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叫那強壯的羞愧(哥林多前書一27)

主後1987年我來到新竹就讀清華大學時,真是人生地不熟。雖然當時臺南市召會負責弟兄寫了一封介紹信要我交給一位新竹的教授弟兄,據知這位弟兄當時在交大任教,而我在清華就讀,心想可能找不到了,所以初到新竹,住在學校宿舍,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但藉著禱告,在大一上學期一次班級活動中,班上一位同學朱莞君姊妹得知我信主,就邀請我參加召會的主日聚會。在第一次參加主日聚會後,因對神話語的渴慕,我就一直在召會中聚會(當時新竹召會六會所/光復會所)。大二搬入姊姊之家後,便積極參加特會、小排、相調、參與服事等,享受神家中的豐滿。是神的愛,讓弟兄姊妹找到身在異鄉無助的我;是神的憐憫,讓愚拙和軟弱的我在凡事上有祂的智慧並蒙恩典。大學畢業前,我向主禱告並奉獻-我決定一生抓緊神,跟隨祂的腳蹤。後來,在出國讀碩士與博士的事上,我更是深切經歷到『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言九10)。

信靠主話的必能得勝

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羅馬書八28)

因對神話語的信靠,在弟兄姊妹們的扶持與代禱中,我在婚姻與工作的事上很蒙神的恩待與祝福,但之後面對職業與孩子照顧的勞累,以及後來年邁父母搬到新竹比鄰而居等生活中大小事務的攪擾,許多難處與軟弱隨之而來,對主開始有些埋怨。但是感謝主,因丈夫是極愛讀經、唱詩的人,常得到他話語的供應,使我這軟弱器皿能及時回到主面前。羅馬書八章37節說到:『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困苦嗎?是逼迫嗎?是飢餓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我相信神,因祂的話永遠不會落空,我只要遵守並信靠祂的話,就能得到祝福。

我的父親搬來新竹後,身體狀況逐年衰退,母親在照顧父親的事上越來越為難,身為女兒的我,壓力相對沉重。父親雖19歲信主,但因工作的忙碌,在退休後才恢復聚會,母親因有一些家族傳統的牽掛與個人因素,雖不排斥我們信主,但也不願意受浸。父親是一個不願勉強別人的人,他常告訴我他自己是失敗的見證,所以無法讓母親受浸得救。父親甚至在臨終前,還是放不下母親,覺得對她有虧欠,要我帶她來召會。面對父親的託付,我雖答應,卻也憂愁。母親從小就是嚴母,父親多年來都做不到的事,我這差勁的女兒該如何行呢?只有在淚水中禱告,並交托給弟兄姊妹。沒想到主的行動是快的,快到我只有再次讚美祂的信實。藉著弟兄姊妹在父親安息聚會的扶持與之後的看望,母親感受到神的大愛,在邱弟兄夫婦與丁弟兄的一次家訪中,母親打開心房,主動問及受浸之事,就在今年三月一日(父親過逝後15天)受浸歸入主名。感謝主讓我卸下重擔,不負父親所托,更能讓我所愛的母親,一起在神的家中享受主的愛。母親受浸後,很喜樂,對主的話很有味口,除了主日,也參加小排聚會。每當她喜樂地向我訴說巧玲姊妹的柔細、王王愛珍師母的熱情與豔秋師母的單純…等,召會中有關弟兄姊妹的一切時,我只有流淚敬拜神,神真是太愛我了!

回首這三十年,生活上雖時有剛強,時有軟弱,但憑藉著對主的信心、順服與禱告,神都帶我走過,我已經歷,也一直在經歷著,神是我的生命、救贖、能力、公義、智慧、平安、喜樂、盼望、安慰、榮耀、亮光與道路。這真是何等的一位救主,只要我們願意,就可來到祂面前,享受白白恩典,得到永遠生命。阿利路亞,讚美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