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是我生命,活在我裡面

我從小在基督徒家庭中長大,雖然對於召會生活非常熟悉,可是直到國中畢業選擇升學方向時,這才起首主觀經歷神;爾後又經過五專生活、急重症病房工作一年、二技、出國讀研究所,使我不但經歷祂是又真又活的神,也體悟了召會生活的甜美豐富。

我從小就不是一個愛讀書的小孩,父母對我的要求也都是品格擺第一,其次才是學業,所以我有一個快樂的童年。因著生長在基督徒的家庭裡,小時候就參加兒童班,和年紀相仿的朋友們一起唱詩歌、聽聖經故事、吃點心,到了國小五年級就進入青少年,主要是和國小五、六年級、國中以及高中的哥哥姊姊們一起聚會、唱詩歌、讀聖經,當時還沒有特別的感覺。

直到國中三年級我面臨人生的第一個轉捩點:選擇讀普通高中、高職或是五專。當時我的基測沒有考得很理想,對於未來,我不知道將來能做什麼,剛好我這一屆是第一屆也是唯一做了三次性向測驗的一屆,測驗的落點都在醫護、教師或是社工人員,經過與父母的討論,我最後選擇就讀林口長庚護專。

還記得,當初爸媽在送我進長庚的路上,連校門都還沒到我就說:「我好想趕快畢業!」我爸當時嚇一跳說:「你的腳還沒踏進學校,什麼都還沒開始就想畢業?是有這麼不想來讀嗎?」我就說:「不是,我只是不想住校而已,因為全校只有我和隔壁班的女生來讀五專,好朋友們都在新竹的高中讀書。」所以一開始我很不喜樂,尤其是五專一年級時,我哭了整整一學期。但感謝主!當我覺得我的情緒快到臨界點的時候,有一天我在學生餐廳遇到正在發福音單張的學姊們,就這樣我和弟兄姊妹再次聯絡上,每週二的校園小排我們來在一起唱詩歌、讀聖經並分享生活上的經歷,然後彼此代禱。漸漸的,我也不再感到想家、沒有歸屬感或是沒有同伴,因為弟兄姊妹就是我最好的家人與同伴。

因著自己很喜歡英文,所以參加了校內校外各式各樣的英文演講比賽,也因著這樣的能力,被護理系的老師抓去參加全國的護理競賽,不只有個人賽還有團體的護理創新比賽。在準備這些比賽的過程我們還需要實習、預備段考,老師對我與其他組員非常嚴厲,要求也很高,不管再怎麼忙碌,我們還是需要跟老師討論比賽的事情,不斷的練習,當時每天都睡不到五小時,許多同學看了都覺得很不合理,勸我們要趁早抽身,別累壞了自己。那時候雖然常覺得壓力大到快喘不過氣,但我很寶貝在小排裡與姊妹們一起唱大本詩歌210首:「我正呼出我的憂愁,在你慈愛的胸臆;吸入你的喜樂、保守,吸入你的甜安息。我是呼出我的愁苦,呼出我罪污;我是吸入,一直吸入,你所有豐富。」課業繁忙、生活固然有壓力,但我裡面有主做我的生命,是我可以倚靠的!

到了五專五年級,我又再次面臨了人生的轉捩點:要繼續升學把二技唸完還是先工作,經過與父母的討論以及我自己在主面前的禱告,後來我選擇先到醫院工作,看看自己到底是真的喜歡護理,還是只是因為實習覺得有趣。當我出了社會我才真正明白什麼叫做「負責任」,許多事情已經不像以前還做學生的時候,做錯會有老師或學姊幫我善後;做錯了就要自己承擔,遇到問題要自己學著解決與面對。因為我是在內科加護病房上班,印象很深刻,當我還是小菜鳥的時候,有一天外科借床,學姊就說:「加恩,你應該可以接這個新病人吧?」我楞了一下說:「嗯!可以。」會這樣回答不是因為我有把握覺得自己可以,而是因為我不過是個到單位才快要滿兩個月的小菜鳥,怎麼能跟學姊討價還價,但其實我內心是非常害怕的,所以當下我就跟學姊說讓我準備一下再讓病人從外科加護病房上來。我把該準備的東西預備了就直奔廁所,去廁所不是要上廁所而是跑到廁所裡面呼求主名,求主做我的智慧和倚靠。雖然曾經跟學姊一起照顧過外科的病患,但要我自己從頭開始照顧,內心真的很焦慮,就在我呼求主名向主禱告時,當下突然哼起了兒童詩歌:有主在我船裡我就不怕風浪。就這樣我出了廁所,很稀奇,裡面不再有心慌的感覺,從接到病人一直到下班我的思路很清楚,按部就班的把事情一件一件的處理完,真的經歷到主(基督)在我裡面做我的生命。

在內科加護病房工作一年後,因著大環境的需要,經過與護理長討論,我重新回到校園把二技完成。在二技期間,我很感謝主將我擺在台北44會所,圓了我一直以來想住姊妹之家的夢,讓我在這兩年裡學習否認己、操練活在靈中與弟兄姊妹有敞開的交通,更使我懂得珍賞身邊每一位弟兄姊妹。同時,姊妹之家的姊妹們也學習拿起校園小排的負擔,姊妹們各個盡功用,一起預備小排的飯食、詩歌與追求的內容,使得小排每次都充滿豐富的供應與湧流。

因著從小就想出國讀書,二技畢業剛好有一個機會投遞簡歷與個人資料,待收到錄取通知,我就決定出國繼續護理研究所的課程。當時,我對澳洲的召會情形毫無頭緒,完全不知道如何與當地的聖徒聯絡,但主很奇妙,當我在台北念二技時,服事我們姊妹之家的一對夫婦的姪子剛好在澳洲全時間服事,就這樣我順利的聯絡上澳洲的聖徒。在澳洲2年3個月的日子裡,我就讀的學校坐落在一個小鎮,距離雪梨與布里斯本都需要約6小時的車程,每次想過召會生活,就要抓住學期中的假期,坐火車或是客運到大城市,與聖徒們一起聚會或是外出相調。感謝主!在這過程裡我遇見了一班愛我的姊妹們,還巧遇了一位和我同月同日生的姊妹,我們也成了活力伴。

每一次我都是帶著疲憊的身心去和弟兄姊妹們相聚,但每一次我都帶著豐富的享受回到偏遠的學校,就像電池充飽電一樣,充滿動力地再繼續面對接下來的挑戰。而姊妹們也很顧到我的情形,每週固定與我電話晨興或是禱告。不論我喜樂或是覺得軟弱或是遇到一些情形不知如何是好時,姊妹們都很樂意聽我說,並與我一同為著所遭遇的情形禱告。還記得在2014年的最後一天,我和布里斯本的弟兄姊妹們一起開了將近14小時的車程到雪梨參加年終特會,因著這樣的特會,使我與聖徒彼此更熟悉,交通更加頻繁,我們還一起配搭飯食與兒童服事。這使我深刻體會到我們都無法離開召會生活,身體中的每個肢體都是極為重要的!我們都有主所量給我們的那一份。第一次跨年禱告不在台灣而是在澳洲,而且是與青少年、大專生一起在詩歌與禱告中度過,雖沒有看到美麗的雪梨煙火卻不覺可惜,因為能把這上好的假期與時間奉獻給主,與弟兄姊妹們調在一起,這更有價值!

彈指間就過了10年,在這段時間裡我真的經歷到主毫無條件的愛,祂總是在人生每一個大小轉捩點拉住我的手,像父親一樣領著我一步一步的往前,經過生活中的高低起伏,如同羅馬書八28所說:「還有,我們曉得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我很幸福有弟兄姊妹們如同雲彩圍繞,我們不會因著初次見面而覺得生疏,乃是像家人一樣,軟弱陪我同哭主前;喜樂與我一同分享喜樂。

我們的人生沒有幾個10年可以錯過,所以盼望今天來的朋友們能抓住機會,接受這位至寶基督,使你們往後人生的道路能有基督與召會成為你們的倚靠、穩妥、安息與喜樂!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