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是那奇妙牧人

家庭背景

弟兄姊妹,平安喜樂。我是黃國綸弟兄,目前在建華國中教數學。今天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得救見證。我出生於苗栗頭份的客家庄,客家人是一群具有強烈祖先崇拜觀念的族群,我們知道在台灣的四大族群中,客家人是信主比例最低的族群。我家中廳堂所供奉的就是歷代的祖先牌位,我每天晚餐前都要上香,且過年過節都要祭拜,普遍都有「不祭祖就是不孝」的觀念,這種「祭祖」信仰可視為基督福音很難在客家地區廣傳的關鍵因素。

我在家中排行老大,父母對我的期許很高。雖然我的父母沒信主,但他們在教育上對我並不多加設限,讓我有自由發展的機會,可以接觸自己有興趣事物。例如:我對中國象棋、音樂極有興趣,雖然家中並不富有,但父母也栽培我學習象棋、鋼琴與吉他等,我也樂此不疲,並以此作為紓解壓力的方法。我的求學過程頗為順利,讓父母放心,從新竹中學考取至國立臺灣師大。眾多的學科中,我最喜歡的是數學,不僅是因為數學有趣,吸引我的注意,另外也因為數學能夠訓練我的思考能力。

主耶穌來尋找我

因為生長在傳統的客家庄中,在高中時期以前,我幾乎沒遇過基督徒。除了一位高中數學老師,她是基督徒,也是我們新竹教會的姊妹,她常邀班上同學參加聚會,但是我由於專心唸書考大學,所以沒有參加。直到我上了大學,我有比較多機會接觸到基督徒,例如我的大學同班同學中就有一位是基督徒,但後來因為他想當醫生,休學重考,我沒有和他多有聯絡。在大學中也參加過一次基督徒團契的活動,感覺不錯,但是我當時只想考研究所,我心想等年紀老邁的時候,再去參加教會,當時大一的我並沒有想這麼快接受基督信仰。

奇妙的是,我沒有尋找主耶穌,而是主耶穌來尋找我。主耶穌親自來作牧人,將我尋見。猶記得,當我大一升大二的暑假時,家中發生了一件事情,就是我的爺爺,他原本身體非常健康,卻突然生病過世。他是家中最疼我的親人,我看見他就這樣躺在病床上走了,然而我卻不能為他做些什麼。我當時非常難過、傷心,記得爺爺出殯的那一天,我的眼淚一直停不下來,無法面對祖父的死亡,我也深覺人是何等脆弱,連明天也沒有辦法掌握。我甚至開始深深思考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但始終找不到真相。

於是暑假過後,升上大二之後,我整個人變得很沮喪、消極,當時我在學校選修了一門通識課程,叫作「聖經與人生」,老師是台北教會的負責弟兄,在課堂中老師要我們買聖經-新約恢復本聖經,然後教導我們如何讀聖經。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說聖經是神的呼出,是神的話,不只是用頭腦領會,而是要用靈吸入主的話。藉著一週一週的上課,我漸漸知道聖經的內容,人生的奧秘,人從哪裡來,以及人的三部份等等,但都只是道理上的領會。感謝主,在我們上課的後半段,會有分組的研討,班上有三分之二的基督徒。每次下課後,和我分到同一組的組長常常邀請我到會所吃飯,我ㄧ開始總是害怕、拒絕,但是後來我不好意思,去吃了一次飯。我才發現那裡住了許多師大的學生,他們一同吃飯、一同唱詩、一同禱告,他們很親切,也很喜樂。我很羨慕他們的生活。

受浸歸入主名

記得過不久有一天主日,組長邀請我參加聚會(3、4百人),我不知道為什麼就去了,有一位師大工教系的基督徒學長陪伴我,坐在我旁邊,哇!當天我坐在會場(主日擘餅聚會),唱詩歌有說不出來的感動,我看見自己的污穢和罪惡、驕傲硬心。這位學長帶我呼求主名,問我是否相信主。我說已經相信,他又和我說既然已經相信主了,就可以受浸了,他和我講了受浸的真理,但我心中仍然是掙扎。後來我又問了帶我去的組長,什麼是受浸,他和我說受浸就是埋葬、了結。我聽了之後,心情激動漸漸平靜,我一個人安靜想了一下,沒有什麼人、事、物或是方法可以解決我的罪惡、難處,我當下決定願意受浸、被埋葬、被了結,並試著敞開自己接受主耶穌,於是當天主日會後就受浸了。

生命奇妙的改變

受浸後覺得非常喜樂,感覺重擔全都卸下,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喜樂。記得我受浸後還住在學校宿舍,但一個月後我就搬進弟兄之家,同清心呼求主的人,竭力追求基督。當我說要搬進師大弟兄之家,弟兄們都非常喜樂。服事者立刻開著一輛福音車,載著5、6位弟兄幫我搬家。

從前我喜歡研究數學,算數學可以讓我忘記吃飯。但自從我讀聖經後,我的口味慢慢改換,喜歡讀屬靈書報,我的書櫃上有許多數學的參考書,漸漸都被我拿下來,換成屬靈書報。這樣喜樂的團體生活,也幫助我建立早睡早起的習慣(以前都是凌晨2點睡、8點起床),清早5點半起來,我就主動去頂樓個人晨興,享受主的同在。這樣的生活,我也和同學、學弟傳福音,一年後,我也帶一位學弟得救了,陪他過召會生活。

因著生長在傳統背景很深的客家庄,所以當我受浸後的那個寒假回家過年,和父母說到這件事,父母非常的不諒解,非常生氣。尤其我在祭祖的事上,只藉著禱告,沒有拿香祭拜,親友用異樣的眼光看我,但感謝主,這些都不能影響我,因為我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並且也深信祂實在是能保守我所信託祂的,都全備直到那日!

後來母親看到我在召會生活中過得很喜樂,母親的態度變得較溫和,漸漸尊重我的決定。客家人雖然是保守的,但也是熱情、好客的。我記得受浸幾個月後師大的弟兄姊妹從台北到我家看望,我的母親熱情的接待他們,並且請弟兄姊妹用餐,實在非常不可思議。甚至頭份弟兄姊妹來我家小排,母親也沒有反對,我向父親說聖徒要來我家小排,他對我說不要把聖徒帶來,不要在家中禱告、阿們,也不要和他講到基督,記得那一次是頭份召會的弟兄姊妹來我家看望,我父親知道,他就先落跑了,只有母親留下。

我實在能見證,受浸後一直到現在17年了,主耶穌照料我生活的每一面,擔負我一切的責任,並顧到我一切的難處。正如提後一章12節所說,『因為知道我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守我所託付的,直到那日。』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