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生命救恩,懷榮耀盼望

我是從小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出生。從父親這邊算起,我是第五代的基督徒,從母親這邊算起,我是第三代的基督徒。一方面因著經濟的壓力,一方面家裡有眾多小孩需要照顧,因此父母之間常有爭執。母親不僅在學業成績上有所要求,甚至在信仰上也不放鬆,小時候常常被逼著參加教會的主日學,聽一些聖經故事,背一些經節。因此小時候的我常常會覺得,信耶穌,我們真的有比別人好嗎?

在小學四年級時,有一位敖弟兄他們一家搬到我們家隔壁,因著他們家開家小排聚會,媽媽剛好也被邀請了前去,我們家的小孩也被邀去了當時的兒童排,在這樣的聚集裡,有一群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小孩,在叔叔阿姨的家裡一起玩,或一起聽一些精彩的故事。沒有壓力,沒有規條,還有愛筵的點心,真的是太棒了!感覺就像是真正到了一個新家,在那裏有著真正的的自由與喜樂。也因著在這樣的氣氛與環境裡,漸漸對這位主耶穌有了渴慕,便在小六那年,受浸歸入主名。

升上國中後,我進了一所有名的私立名校。發現我的同學不是醫生的兒子,就是教授的兒子,家裡環境與價值觀的差別非常大,在學校交不到朋友。因著進入青少年期,媽媽對於課業與屬靈上的要求越來越多,在這樣內在與外在的壓力下,處於叛逆期的我,升上高中時,常把自己關在圖書館。一方面為著課業,想要贏得同學們的認可;另一方面,看了許多的科學方面的書籍,立志想要成為偉大的科學家。

自此,有將近十年的時間,我就如與神賭氣一般,從高中到大學,甚至到考上研究所之前,我一再的想要在物理與科學這條路上鑽研,刻意地遠離弟兄姊妹,遠離召會生活;甚至會驕傲地想,有一天我要靠著科學證明神是不存在的!直到考上了清大研究所,從一開始的趾高氣揚,漸漸的,我發現研究生所作的盡是許多無聊的重複工作,我開始漸漸的失去對研究的興趣,也開始懷疑藉著科學能否解開人生的意義?

於是我轉向哲學,卻發現近代哲學裡關於人生意義的分析讓人越讀越無力,卡夫卡、尼采、沙特,最後我在看完卡謬的書之後,甚至感到深深的絕望!人生就像一個周而復始推著石頭上山的人,沒有任何意義。到了一個地步,我甚至考慮要了結自己的生命。還記得那天晚上,我就在站在宿舍頂樓的露台上,手上還拿著那本卡謬的書…。是主的憐憫,那天晚上我沒有跳下去,但是我預擬的遺囑,卻忘在書裡就還回去了,後來被下一個借閱者發現,還被學校圖書館關切,深怕我發生什麼事,感謝主,幸好有主的保守!

今年二月,當我情緒仍陷低潮之時,媽媽看出我的狀況不好,不僅課業甚至感情生活都受很大的影響,她就對我說,「你立志想要靠自己尋找真理,可是聖經說,這位主就是真理,你何不讓這位主來找你呢?」我被這話深深感動,於是我在這學期便開始主動聯繫以前敬而遠之的弟兄姊妹們,隨著這樣與弟兄姊妹開始過召會生活,我有深刻的感動,就好像詩歌說到的“超越知識的愛,過我所求所想”。弟兄姊妹的顧惜、交通,與身體一同的行動、聚會、傳福音,讓我深深體會到主愛的超越,遠遠超過知識能解釋清楚的道理。感謝主,基督與召會是宇宙中極大的奧秘,這就是我們真實的人生意義。現在我能說“我不再漂泊,心不再流蕩,享生命救恩,懷榮耀盼望,我已尋得屬天的家鄉!”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