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棄的愛

我出生在彰化縣鹿港鎮,當地家家戶戶都在拜拜的環境裡,從小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我的伯父跟叔叔還是乩童,從小看到他們被邪靈附身,為人作法、幫人收驚,也習以為常。

每當我看到電視上有人在教堂禱告,我心裡好生羨慕。直到我上了國中,有一位理化老師在課堂上教唱詩歌,講聖經故事,我看老師每講到主耶穌,他的臉似乎就發亮放光,這令我印象深刻。

後來受邀參加聚會,第一次參加聚會,我本是帶著宗教觀念想要進入一個的宗教,結果,那裏沒有教堂、沒有牧師,他們禱告的聲音大到我覺得有些不適應。可是當我看到弟兄姊妹臉上喜樂真誠的表情,我很快就被融化了,不知不覺跟著大家說阿們,聚完會回家的路上,心裡唱著詩歌,既平安又喜樂,感覺好像要飛起來了。

參加幾次聚會後,我就受浸了。後來才清楚認識,我信的不是宗教,乃是一位永活的救主。他們沒有告訴我要守什麼規條,反而告訴我,放下自己的努力和勞苦,只要享受主,隨時隨地可以呼求祂。我當時的個性害羞內向,講話很小聲,我只喜歡唱詩聚會,但是我不喜歡站起來分享,對我壓力甚大。

上了大學離開彰化,到中壢唸書,我想弟兄姊妹找不到我了,我想享受大學生活、玩社團;沒想到全校只有兩位基督徒老師,他們竟然都教到我。很快的,弟兄姊妹就到宿舍找到我,帶我參加當地的聚會,原來我想躲避神的面,但祂沒有放棄我,仍藉弟兄姊妹把我尋回,而過正常的召會生活。

快畢業時,我告訴主說,我即將出社會了,等我老了再來聚會。我可以吃苦,我要把所有時間放在工作上,努力做出一番成就,讓我父母過好日子。原本以為前途一片光明,結果傳來噩耗–我竟然畢不了業,我有些課程沒通過,還要重修。眼看著同學們畢業、工作,我不知道我要去哪裡,我沒有臉回家,我跪下來痛哭,向主悔改認罪;這時有位姊妹邀我一起來新竹工作,我勉強答應,心想拿到畢業證書,我就要離開。

到了新竹,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著我。主常在聚會中向我說話,讓我看見,我的有限、渺小;離了主我甚麼也不能作。等到學分修完,畢業證書拿到,我不想離開新竹了,我寶貝這裡的召會生活。(後來我得知原來畢業時的分數被弄錯了,表面看是耽誤我一段時間,但我心裡很是平靜,我知道這是主作的。)之後,主為我所預備的工作也超過我所求所想,我深知即使我努力也不一定能得到,感謝主,一切全是祂的帶領。

工作多年後,也在這裡找到我的歸宿。結婚後我為先生禱告多年,有許多弟兄姊妹陪我一起禱告。雖然他愛辯論,我很有信心地對我先生說,你現在辯解的越大聲,將來就會阿們得更大聲。他外出應酬喝酒時,我跟他說主與你同在、路上小心,早點回來。他前腳一出門,我就立即開始打電話找姊妹們為他禱告,主是聽禱告的神,很快的他內心覺得虧欠,越喝越沒意思。

兩年前我的先生甘心樂意的走到浸池,受浸歸入主的名下,從撒但權下轉向神,進入神愛子的國裡。回頭看,主的安排都是最好的,環境是神化妝的祝福。我不是一個喜歡禱告的人,主藉著我先生的不信,訓練我成為一個禱告的人,並且經歷我們禱告到哪裡,主就做事到哪裡。我從前不愛說話,然而在經歷主的憐憫和恩典後,福杯滿溢,滿出來了,不得不說;從前無法大聲呼求主名,現在我很豪邁的大聲呼求,並且日念千遍不住;從前害羞內向,現在敢向陌生人傳福音;從前站起來分享壓力很大,現在有說不完的經歷。這都是神奇妙的作為!(涂謝小萍)


我出身在苗栗頭屋鄉,是傳統的客家人,我有七位兄弟姊妹,整個家族都深信恩主公,我的姑姑是出家人,我的姊姊是吃素的,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成為基督徒。

在苗栗讀高中時,學校司令台後面有一棟建築物,上面招牌寫著「神愛世人」、「耶穌是主」。每天早上升旗時,看國旗冉冉上升,就會不得不看到神愛世人、耶穌是主這幾個字。過了幾年,我家四姊竟然就在那棟建築物裡受浸了,當時我很不以為然的認為她被洗腦了,她受浸後沒有聚會,也不清楚她是屬於哪個教會。

到了新竹工作遇到我的妻子,她開口閉口都在講聚會,可是她找我與基督徒外出相調,我還是去了。我們交往時,我的弟弟妹妹也陸續受浸。

婚後,她發現我受浸的四姊有我們中間的聖經、詩歌,原來是同一個召會,很快就恢復聚會了。那時常有弟兄姊妹來我家相調,我們住在錦河弟兄家樓下,我母親也會到樓上聚會,後來她也受浸了,我的妻子一直持續為我禱告,我也一直持續與她辯論、逃避;每個宗教都說他們的神是真的,到底誰才是真的?我想:「妳聚妳的會,我不要管妳,妳也不要管我;道不同,不相為謀。」

後來聚會多了,弟兄姊妹講說聖經的話我都知道,甚至主日的申言,我裡面還會評斷誰的申言好不好,但我就是沒受浸,因為我認為還有些點沒有搞清楚。我的姊妹說:「等你搞清楚,那你就老了!可能這輩子都沒辦法理解。因為神的話、聖經的話太深奧了,所以你要整個搞清楚再受浸已經來不及了。」我的姊妹也常說:『清心的人有福了!』與其走那麼多年的冤枉路,不如就單純受浸。之前參加了多次的福音聚會,一直沒有受浸,或許我一直在期待一個感動,但就是沒有。

為什麼這十幾年來一直沒有受浸,我在想,除了要一個感動之外,我沒有受浸,就是因為撒但在我後面拉著我,叫我不要受浸,所以在受浸的時候我就大聲宣告:「撒但,退到我後面去!」,受浸之後,我就覺得整個人很釋放,非常喜樂。

受浸之後,每週我參加主日聚會,也就慢慢明白聖經的話,我才發覺以前我想太多,擔心太多了,而我所擔心的事情沒有一樣發生。我曾擔心我爸要小孩拜拜時,我姊妹一定不答應,會引起家人間的衝突…等,可是這些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從前我的眼睛被撒但蒙蔽了,是主開啟我的心眼,使我能認識創造天地萬物的主,現在我每天上、下班,一路上呼求主名和禱告;以前上、下班,哼著流行歌曲,現在完全哼不出來,只有詩歌在我裡面。

我當了十幾年的福音朋友,在信主的道路上,也繞了很遠的路,也因自己天然的觀念和想法,許多的擔心和顧慮都是多餘的。親愛的朋友,若有人跟我一樣,我要鼓勵你們,惟有神的話是信實的,『清心的人有福了』,『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受浸後,使我對聖經的話更有領悟,對主也有主觀的經歷,無論在家庭中在職場上,祂都是我的生命、信心和力量。  (涂奇群)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