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歷在團體新人裡一同爭戰

以及祂的能力向著我們這信的人,照祂力量之權能的運行,是何等超越的浩大,就是祂在基督身上所運行的,使祂從死人中復活,叫祂在諸天界裏,坐在自己的右邊,遠超過一切執政的、掌權的、有能的、主治的、以及一切受稱之名,不但是今世的,連來世的也都在內,將萬有服在祂的腳下,並使祂向著召會作萬有的頭;召會是祂的身體,是那在萬有中充滿萬有者的豐滿。(弗一19~23)

這次因為父親病情惡化,我回台陪伴他十天。在這十天當中經歷了神力量之權能的運行是何等超越的浩大,也見證了美台三地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的禱告與配搭完成了我父親張俊彥弟兄得救受浸的任務。心中滿了感謝讚美,無法用言語描述,只能按時間序摘要記述如下。

Timeline(爭戰的記述)

7/30家人通知我父親的狀況目前有肺肋膜積水,每天需要引流300〜500cc,醫生認為有癌細胞轉移,也提醒家屬,他的體力會開始走下坡。我覺得魂裡沉重,但是靈裡卻安靜,買好機票準備起行,但願在神的旨意之下被祂力量的權能所加力。起行前請託弟兄在禱告聚會為我代為交通父親的狀況,預備他的救恩,過受浸的關。

7/31禱告聚會之後,Kitty姊妹發起更多的聖徒一同為我父親禱告。感謝主!生命之靈的律將耶穌基督的心腸做到我們眾人心裡面,讓我們為所有需要神救恩的家人,切切地禱告!父親肺積水的狀況稍有改善,但每日仍需引流,引流管傷口造成的疼痛時需藥物控制。醫生確定肺積水驗出有癌細胞。另一方面有好消息傳來,醫生說之前做的掃描結果,顯示各處腫瘤有縮小的跡象,表示前一次做的化療與標靶用藥的方向是對的。

8/1感染肺炎,狀況變糟,昏睡、微發燒。肺積水引流出血水甚多。睡前與父親一同禱告,求主憐憫施恩。我特別記得我爸爸禱告求主賜他力量。

8/2肺炎持續惡化,發燒,嘔吐帶血。一天當中昏睡時間甚久,沒有力氣移動,進食需要人餵食。晚間我利用父親稍微舒服一點的時候,與他一起開口呼求主名並禱告。經過一整天的陪同我才意識到我爸的身體處與一個非常脆弱的狀態。醫生囑咐看護的重點都在於全力防止肺感染惡化。我覺得需要在時間裡爭戰。

主的加強及看顧

回旅館休息,在床上痛哭失聲,夜裡醒來得主的安慰:“要在靈裡!”我也知道弟兄姊妹的禱告都是我的安慰。

8/4因著前兩天醫院的護理師告訴我們說,我們請的這個一般看護非常不適任,今天我們將看護換成特別護士。來的第一班特別護士就明顯有很大的差別,一直鼓勵我爸爸起來坐和站(後來的特別護士都沒有這麼積極)我親眼看到每次的拍背加擴胸動作後,痰都順利咳出。六個小時的咳痰應該有超越過去三天的總合!到了夜裡我突然在思緒當中領悟過來,我們的主的奇妙作為,發文給弟兄姊妹:「我爸爸因為感染肺炎,這幾天醫院積極治療,已有好轉跡象,但因著體力變差(無法久坐,只能臥床)、繁複的拍背、咳痰,以及少量多餐的緣故,每天我少有機會向我爸傳福音,只能利用難得的幾分鐘陪我爸唱詩歌、呼求主或禱告。但兩天前他禱告主說求你賜我力量,沒想到主竟垂聽,大能主宰微妙的安排,更換我們僱用的看護。這看護很有經驗,日間不斷鼓勵我爸更換臥姿、做擴胸運動,使得每次拍背都順利把痰咳出,血氧指數及呼吸功能大大改善。我爸爸從幾天前昏睡臥床到今天的努力配合,已經可以坐在床緣甚至站立!“耶和華阿,我要全心稱謝你;我要述說你一切奇妙的作為。”謝謝弟兄姊妹的代禱也請你們繼續。我信將來有更大更美的事要發生。阿們!」

8/6(週一,剩三天回美)肺炎持續好轉,燒退,痰量減少、顏色轉白清。已可以下床坐椅子,自行用餐。為了改善血氧偏低的問題,住院醫生非常盡職,找到醫藥器材Hi-flow呼吸導管,取代傳統式呼吸面罩。大有功效,血氧指數回升到標準值,舒適程度也大為改善,我父親這晚睡覺睡得彷彿進入神的甜安息中。

感謝主!這一切都在好轉中,也感謝主差遣我在父親最危急的時候陪在身邊!目前算是度過感染的險境,肺炎持續好轉。也感謝弟兄姊妹的扶持,使我得著安慰和加力。這兩天來父親每天多次一同與我呼求、禱告、唱詩、讚美,也與我一同背誦一些簡短的經節。主無窮的生命力量正一點一滴的供應著我父親。之前我們的禱告是他跟著我一句一句地禱告,昨晚他用自己的話說出更美的禱告。父親禱告,謝謝主將我從美國帶來,給他很大的力量,我真是喜樂的說不出話來。

過受浸的關

晚上有更多的時間和父親聊天,也花時間解釋受浸的意義。父親才透露出心中的難處。早在三個月前他已經同意,要先遷出家裡的祖先牌位之後再考慮受浸。後來一方面因為都在住院中,所以沒有處理這件事;另一方面,算命的說祖先牌位不可隨便移動。父母親他們過去在諸多事上,如搬遷、住宅風水、病情,都找這人卜卦。這事我母親是主導的那位,父親也都配合。當下我知道真正的屬靈爭戰來到了,此時我的信心是大的,因為我知道該怎麼做!就是在身體裡穿戴神全副的軍裝打屬靈的仗。主要親自為祂的大名與真實打得勝的仗!我馬上請求Cupertino的弟兄姊妹,藉羔羊的血繼續為父親的得救在靈裡爭戰,綑綁攔阻的仇敵。但是,在思慮中我是受攪擾的,因為明天過後我就只剩兩天的時間了!

8/7(週二,剩兩天回美)早上找到竹北召會的隆國弟兄夫婦交通這事,感謝竹北召會的弟兄姊妹在禱告聚會中奮力禱告,約在禱告聚會的同時,我爸爸接到我母親的電話,我只聽到我爸爸說:「對,這樣比較平安。」掛完電話,我再追問什麼事的時候,我爸爸居然賣關子說:「沒有啊!」我感覺這事應該成了,也覺得受浸的關更近了,但仍多攔阻。

8/8 (週三,在台最後一天)早上10點與爸爸禱告完,他主動說:「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祖先牌位可以移出了!」我爸爸接著說到是我母親的緣故,不僅在醫療照顧上為他盡心盡力,連在信主的事上也願意配合。過去我母親個性直來直往,堅持不接受福音。Grace姊妹在月前跟我聊到我們家的狀況,也有感的說那需要為我母親禱告。感謝主親自動了善工,軟化她的心,挪移了父親得救的最後關卡。Hallelujah讚美主!為祂自己名的緣故爭戰,耶穌大名,榮耀有能,天地宣告祂的大能!

這時Cupertino召會禱告聚會即將開始,我馬上將這個好消息告訴弟兄姊妹,為我父親救恩的確定到來禱告,綑綁壯者,釋放人得自由,歸還給神作產業!

禧年的應驗

中午12點10分(Cupertino時間晚間9:10)左右,我心受感告訴爸爸,神看重人的心,有心移出牌位在神眼中已算數。爸爸說他的心頭負擔已去!我再問他是否願意在8/8父親節受浸歸主,榮耀阿爸父?他明確用力的回達我說:「好!」此時的我壓力全然釋放,喜樂滿足,心情激動不已!

接下來安排受浸的事宜也在弟兄姊妹持續的禱告與幫助聯繫中,順利聯絡上台北34會所的清元弟兄和乃業弟兄,感謝他們連忙趕來,下午2:10為我父親完成施浸。榮耀歸主!在我上飛機回美前剩下不到20小時的時間爸爸得救了!

榮耀歸神

讚美主在時間裡大能主宰的調度,與環環相扣的柔細安排,在父親最需要我的時候,差遣我回到他身邊。在這十天當中經歷了神力量之權能的運行是何等超越的浩大:我們更換的第一位特別護士可說是神差來的天使,使我父親的肺炎惡化有巨大的翻轉。在血氧及呼吸的問題上,主醫治的大能也藉著醫生的專業及好心腸,將更新更好的醫療器材帶到病床旁,加速了我父親身體的恢復,也加速了他接受主的心志;更調度我母親的一位好友在週二探望聊天的過程中,建議我母親將祖宗牌位的事交給下一代處理。我母親念頭一轉,就吩咐我哥哥去辦。難處就是這麼奇妙的挪移開了!

哦!團體新人裡一同爭戰所結的果子何等美妙!Cupertino與竹北兩地召會在一年多前開始為我父親的醫治與得救禱告,主做工的強度也伴隨著祂的召會禱告的強度而逐步加強,最後一天內更是攻破仇敵營壘,衝破一切攔阻,擄掠那被擄掠的!“因為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他們同在的更大。”

讚美主,率領這一個新人作團體戰士,就是“那向前觀望如晨光,美麗如月亮,皎潔如日頭,威武如展開旌旗軍隊!”

(Cupertino召會張維倫弟兄記於2018年8月10日)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