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神,真的有神

家庭背景

從小我們家就是拜拜的,常常看到奶奶在拜拜時,對祖先和神明,說我們不孝順之類的話,然後咒詛著謝家的每一位,從他的兒女到他的孫子、孫女們,每次一拜就是一、二個小時。在我七、八歲的時後,發生了一件影響我很深的事,我看見奶奶拉著媽媽的頭髮撞牆,那時爸爸上班,我們三個小孩跪在神桌面前,祈求我們所認為的神…,接著衝進來很多鄰居,努力把奶奶和媽媽拉開,但怎麼也拉不開,這一幕深深烙印在我的頭腦裏,從此我不相信世上有神或鬼之類的事。

從小我所聽到、看到的就是暴力的言語和行為,這些場景在我們家天天上演,幾乎常常逃命,但還是被打,一打就是三個小孩一起打,不管有沒有做錯事,奶奶總是一個也不放過。所以很快的我也學得滿口髒話,我學會要保護自已,就是要有強的後盾,因此我在學校交了各式各樣的朋友,有功課很好的、有認識幫派的、也有同性戀的;我也嘗試了各樣的事,像抽煙、喝酒、翹課、到KTV等等各樣的場所…。因著看過太多打架流血的事件,慢慢的,世人所認的大事,在我看來卻沒有任何感覺,常常覺得這世界少了我一個,也不會有什麼改變,我常怨為什麼我生在這樣的家庭?但我知道沒有人可以選擇要生在什麼樣的家庭。

得救和受主吸引

直到2003年,父親帶我們到雅加達義珍,那時接待我們的是基督徒,因著食物和蚊子叮咬的關係,我病得非常嚴重,發高燒又上吐下瀉,每隔數分鐘就吐一次,一吐就瀉肚子,完全無法克制。父親在忙碌之餘,趕回來幫我治療,他們在床邊禱告、唱詩歌,那時爸爸問我,回台灣後一起受浸好嗎?當時我說好。治療一小時又五分鐘後,我完全康復,回到台灣後,我就否認要受浸這件事。

在爸爸受浸後一年,有一天,家裏來了很多人,沒通知一聲,就到家裏來,把家裏的神桌拆了,雖說我不相信神、鬼,當時看到他們拆神桌的過程,心裏還是覺得世上怎麼會有這麼野蠻的人,當我知道他們是基督徒後,內心就非常不喜歡基督徒。

然而,因為爸爸每次看到我,就和我說主耶穌,以及希望我得救之類的話,實在被煩到受不了,只好勉強答應他。心想,只要答應他,他就不會再煩我了,所以在主後2006年3月11日受浸得救了,但我依然過著自已的生活。

因著爸媽的工作,認識了許多全時間訓練學員,爸媽覺得學員的臉上都會發光,覺得他們的生活很不一樣,就在心裏下定決心,一定要讓我去參加訓練。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訓練中心是做什麼的,到了2007年我大學快畢業時,他們就買了所有訓練會用到的書,找了負責弟兄,也讓我試住姊妹之家一個月。看見爸媽那麼喜樂,忽然裏面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從來沒孝順他們,就孝順他們一次吧。所以,我就抱著「大不了坐二年的牢」的念頭參訓,心想:結束後基督徒是基督徒,我要過我的生活。

就這樣我進了訓練中心,因著不認輸的脾氣,心想這一百多人都能做到,我也能。那是我第一次拼了命的讀書,雖然考試都及格,但我卻非常不喜樂,天天哭。長這麼大第一次羨慕天空的小鳥,自由自在的飛,第一次看到太陽,就瘋狂的想衝出去。

在一次寫申言稿時,我很認真的看著這一百多位的學員,我知道每一位進來都是出了代價。有的家裏只有他得救,遭家人反對;有的夫妻一起來;有的是醫生;有的是工程師;有的放棄年薪百萬從美國來…。是什麼吸引他們從各地出了代價而來?難到是訓練的生活吸引他們?我知道不是。那是什麼吸引他們呢?我忽然恍然大悟,是神,真的有神!

在一次輪值招待服事時,因著太無聊,我第一次向主禱告。在禱告時,二樓學員唱詩歌的聲音,不斷的傳下來,我告訴主,我討厭這個地方,也不喜歡祂,但我卻羨慕樓上的那班人,他們滿了愛,那是我從小到大所沒有的,如果你是真的,願你吸引我。

過沒多久我的身體出了一些狀況,在同伴的幫助下,我開始每天與主禱告,就這樣,我向著主有了一點的經歷與渴慕,也羨慕更多受成全。當我渴慕受成全時,我接到了需要離開訓練中心的交通,那時我百思不解,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交通想離開訓練時,沒有人要讓我離開,當我想留下來時,卻告訴我,可以離開了。就這樣,因著身體搆不上,我離開了訓練中心。   

因著我的召會生活是在訓練中心開始的,所以我以為召會生活就是這樣,所以當我回到當地聚會時,我發現雖然在訓練時,上課我幾乎都在睡覺,但當我在這裏聽著弟兄姊妹的分享時,竟然能分辨是供應基督還是出於自已,因著不享受,就開始用身體不適當藉口,慢慢的只參加主日擘餅,但訓練的同伴們常常會打電話來,陪我唱詩歌、陪我禱告,藉著同伴們的扶持,加深了我向著主的渴慕,也使我的聚會變多了。

直到我參加了一次特會,特會的信息講到奉獻,那次的特會很特別,弟兄分別一小時的時間,讓我們到主面前禱告、奉獻,在那次禱告中,我哭了一小時,我告訴主,我羨慕受成全,但我也非常害怕,因我知道訓練的一切,我全搆不上,所以我將自已奉獻給祂,希望祂為我開路。

神是聽禱告的神,在08年我又回到訓練中心,一切的環境是那麼的熟悉,卻是不同的輔訓和同伴,上課不再睡覺、開展不再只是講電話,做任何事都更竭力,但仍是那麼的搆不上,身體還是不舒服,常常軟弱,但我寶貝主量了許多愛主的姊妹們在我的身邊,做我的榜樣也做我的同伴。

之後雖然還是因著身體的緣故,再一次離開訓練中心,但藉著訓練的幫助,使我知道神在人的身上有一個定旨、有一個計劃,要人在生命、性情上,但不在神格上與祂一式一樣,也使我更寶貝召會生活,更渴慕能服事主。

以前常常抱怨,現在滿了讚美!是主極大的憐憫,是祂一路的帶領,使我能認識祂,也能與人分享我所愛的主耶穌。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