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車司機的生命抉擇

『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你們若認識我,也就認識我的父。』(約翰福音十四章六至七節。)

在職業的路上,我是一個火車司機,在許多的道岔上,要靠別人把轉轍器搬好,我只要看清號誌發動一下,火車就循軌而行了。

在信仰的路上,我也沒有選擇,我走向傳統,接受祖先所拜的偶像。等我成家之後,也照老規矩,撐起作拜拜的場面,因為若不照樣作,怕擔不起「家道不興」的罪名!

為著拜拜,借錢、標會,全家大小忙得裏外團團轉,沒有一個人心情快樂,終至意見不合,爆發一場內戰。然後各方被邀的客人來到,勸酒佈菜的熱鬧一場。客散後,留下杯盤狼籍需要清洗,和有苦說不出的債務,需要太太外出打工,三個大男孩去送報幫補。誰得到拜拜的好處?傳統的路擺在眼前,我只不過是千萬個走在其上的一個罷了。

我周圍同事的生活形態,跟我不相上下。下了班,呼朋引伴喝酒去,為逞英雄本色,一瓶一瓶的喝到昏迷為止。被人用計程車送回家。酒和煙本是同胞兄弟,會喝酒的人大都不離煙,我的煙害我抽到吐血了,仍不肯放下。我太太絕望的說,「誰能把你教好呢?」「教」有用麼?我天天在教孩子們遠離惡事,建立好習慣…。為甚麼我自己例外呢?我非常苦惱,找不出答案。

作爸爸的既然生活放蕩,孩子們每天放學回家,媽媽作工未歸,家裏凌亂,肚子餓沒飯喫,天氣冷沒人管,像群孤兒一樣。隔壁的湯太太可憐孩子幼小無辜,常作飯作菜端過來,讓孩子們先得溫飽。我的大兒子看湯家夫婦和睦親愛,孩子個個活潑聽話,對他們的家庭生活和他們所信的耶穌,從心底羨慕。湯太太帶他去聽福音,他立刻接受了,沒讓我知道。不久湯太太來請我太太去聽福音,我太太回家告訴我,召會裏的人真和氣,信主的人夫婦感情都很好,沒等她說完,我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用腳踢她。她再也不敢提信耶穌的事了。我家的人信耶穌?那是不可能的事。

那年的舊曆七月十五日,本省人俗稱「鬼門關」要拜鬼,我家豫備了豐富的酒菜。祭拜完,全家圍桌喫晚飯,我見大兒子把一桌魚肉都不放在眼裏,就問他為甚麼不挾菜?他說,「我信耶穌了,不喫拜過的東西。」這一來,一股無名烈火把我燃燒起來,我拍桌怒罵:「豈有此理!」酒菜被震動撒了一地。心想我的兒子竟然背叛我,實不可忍。我抓過扁擔發狂似的朝他身上亂打,他臉色蒼白跪在地上哀求我:「爸爸,不要這樣打我嘛!」我心裏酸痛,想說若不是湯太太,我兒子也不會信耶穌;不信耶穌也不會被我打。越想怒氣越盛,拿起斧頭衝去找湯太太算賬,不料湯家前後門都關上了。我餘怒未消,很想買一桶汽油去燒他們聚會的地方。一位信主的老太太過來勸我,我把她趕出門外。

滿以為信耶穌的風波在我家早已平息,這樣平淡的過了六年,直到我患了一種無名病,發起冷來,三條棉被也蓋不暖;發起燒來,熱到四十一度半,打退燒針也沒用。我住院接受各種檢查,受盡皮肉痛苦。這期間有人向我傳耶穌,我當他們的面把福音單張撕掉,憤憤的說,「我要下地獄,不要信耶穌,你們要怎樣?」好像叫他們難堪,會使我的病好一點似的。我討厭這些人不作正事,把時間浪費在傳耶穌上面。

病因查不出來,我從小醫院換到大醫院。奇怪,走到那裏,那些基督徒便跟到那裏,面孔雖不一樣,講的卻完全一樣-「主耶穌來尋找罪人」、「信耶穌,得永生」…不管別人怎麼嘲笑他們,他們還是面露笑容。他們為甚麼會這樣忍受羞辱呢?我好奇的把手中的福音單張,仔仔細細的讀一遍,深怕漏讀一個字,會漏掉裏面的奧祕。那張單張上寫國父倫敦蒙難的經過,他在監禁中懇切禱告神,神垂聽他的禱告,救他脫離危難。我想一國之父都信主耶穌是真神,我是誰,老是固執不肯信,信耶穌會丟甚麼臉呢?是我的驕傲作祟罷了!我一面懊悔,一面決定明早到醫院的草地上禱告。

第二天,天未亮,我走向醫院的草地,面向太陽初升的東方,正想照福音單張上所寫的那樣跪下來;一抬頭,看見有人在我前面不遠的地方散步,我是一個愛面子的人,怕別人發現笑我迷信。我挺直背脊,丟下向神禱告的心願溜走了。

機會稍縱即逝,我的病更重了。我太太慌了,草藥、仙丹、符水,只要聽說有效,都拿來給我喫。長年的服藥,我全身浮腫,臉色黑青,難看得很。太太見我沒多大指望,就去買了壽衣,和同鄉商量辦後事。昏迷中,我隱約聽見太太的哭聲,想到六個孩子還小,太太年輕,我才四十出頭,這時死去,實在死也不甘心。唉!偶像無能,只有求助真神。如果有人來和我談信耶穌的事就好了。但是誰敢來呢?我咒詛過湯太太,毒打過自己信耶穌的兒子,又把信耶穌的老太太逐出門外…我並沒有告訴家人我心頭的願望,這時卻來了一對面色紅潤的老夫婦,他們走近我的病床,溫和的說,「信耶穌,不需要花錢;信耶穌,很簡單,只要你從心裏喊主耶穌的名,祂必救你!」生命將喪,我顧不得面子了,隨著他們呼喊,剛喊一聲「主耶穌」,悔改的眼淚湧出眼眶,我得安慰的哭了!反對多次,拒絕多時,原來都是我的無知。然而主耶穌願意接納我,並不在於我的好壞,乃在於祂的憐憫豐盛無邊!

自此以後,我抓住了天下人間惟一可以靠著得救的『耶穌』的名,面向光明,走出黑暗的國度,實在像一列鑽了幾十個污煙瘴氣山洞的火車,衝出洞口一樣,是那麼新鮮、舒暢。雖然我的病體碰水會發燒,但憑著信心和召會的禱告,我走進水中受浸,將病、脾氣、舊人,都埋在水中,從水裏上來時,一身剛強。我太太和我同天受浸。我請她原諒我耽誤她信主的時間。我對信主的大兒子感到歉疚,對曾向我傳福音的人覺得虧欠。哦!這樣一位生命的主被我得著,難怪信的人不得不傳說祂。我清楚的知道,就是我自己也將成為一個不斷述說祂救恩的人。

我家兒女陸續接受主,現在基督是我家之主!當年我大兒子所羨慕湯家和樂的情景,也在我家出現。我自然的與煙酒絕緣,身體健壯,省下的開銷變成存款,生活寬裕,夫婦的感情融洽,我們能同心的禱告,甜美之感勝於新婚,這些那裏是金錢買得到的?主日我們攜兒抱孫全家去聚會,走在長長的柏油馬路上,我想起已過的人生,活在虛謊不定中,危機四伏,而被罪惡、疾病所困,面色陰沉,性情暴戾。自己走著,不能自救,還拖著一家人一同受苦。今天,我們全家走在主耶穌給我們開的一條又新又活的路上。(來十。)祂的血解決我們的罪,我們只管歡然前往。這條路不在傳統和道德上面,乃是在主耶穌裏面的一條新路、活路、生命路。我日夜的盼望著能有更多的人拋棄舊路,和我一同奔這人間惟一的正路。 

(摘自水深之處福音網站)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