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罪惡進入神救援

 

小時候我就聽過耶穌生在馬槽,死而復活的故事,那時只覺得是個神話故事,是外國人所信的教。我生長在傳統的客家小鎮,我所信的神就是爸媽所信的神,似是理所當然,並沒有什麼不對。

到了就讀高中時,我的腦袋瓜裏常浮現許多問號。我到底是從哪裏來?宇宙萬物又是如何產生的?人死後靈魂會到哪裏去?於是我寫了一篇作文題目「我」,國文老師雖給了高分,卻沒有給我答案,我仍感到疑惑。

25歲時我進保險業工作,受了同事影響,迷上國標舞,開始流連地下舞廳,看見閃爍霓虹燈底下的人們,個個都是因婚姻不幸,痛苦的來尋找刺激和快樂,在不知不覺中,自己也喜歡追逐這短暫的刺激和快樂。離開保險業後,當了溜冰場的DJ播音員,接觸了翹課逃家、打架滋事的青少年,他們常到播音室找我點歌聊天,慢慢地,我變得和他們一樣學會了抽菸、打牌,講起話來流里流氣,像個大姊頭一般,覺得挺神氣的。

我28歲結婚,31歲便結束了婚姻關係,在沮喪無助之下發奮要賺更多的錢,讓自己的生活過好一點,於是決定去酒店當公關副理,過著日夜顛倒,喝酒划拳的生活,每天接觸三教九流的人,看盡人性醜陋不堪的一面,頓時覺得人生好黑暗,沒有指望。這時為了尋找解脫之道,便開始瘋狂地沉迷賭博,連班也不去上了,到處找牌打,當沒牌打時整個人會慌、會亂,像是著了魔一般。到最後連存款全都輸光了還要借錢度日,這時的我真是痛苦不堪。每次想要戒賭都戒不掉,有一天腦海閃過一個念頭,乾脆把手指頭剁掉算了,不然我該怎麼辦,到底有誰能夠幫助我?

我的妹妹是家中老么,她是家族中第一位信主的基督徒,對當時墮落痛苦的我有著很強的負擔,除了背後常常為我禱告,也安排姊妹們到家中看望我,以及邀約我外出相調。起初姊妹們來看望,我都沒擺什麼好臉色,總覺得她們很煩,而且基督徒長得這麼普通、平凡,和我想像的完全不同,可是為什麼他們連唱個詩歌都能這麼喜樂,心中覺得奇怪?但我能確信,在他們臉上所表露出的喜樂絕對不是裝出來的,是從內心發出來的,我心想:我也好想擁有這種喜樂!經過一段時間姊妹們的看望代禱,我便在一次的福音聚會中受浸得救了。

得救後,我開始享受主話的生活,漸漸的也開始配搭飯食服事,在禱告的事上我也經歷了主的帶領與信實。跟著過一段時間的召會生活後,某天的早晨接到區負責的電話,問我是否願意把家打開當區聚會的場所,當下我沒想太多便答應了。因著家打開,這十幾年來我的生命度量不斷被擴大,也在召會中接受多方的操練與成全,對人越來越有興趣,對失喪的罪人特別有負擔。

忙碌且充實的召會生活,使得原本抽菸、喝酒、打牌等靠自己戒不掉的惡習,竟輕輕鬆鬆的從身上完全的脫落,從轄制、捆綁中得著完全的釋放與自由。感謝主,這是何等的救恩,使我的人生有了奇妙的大改變,只因著簡單的相信,無須掙扎努力,這位宇宙獨一的真神就成為我一生的拯救及幫助。感謝神的憐憫,至今在我的家族中已有10位得救信主了!

藉著聖經,我終於找到答案。原來人類生存的意義及被造是有目的的,神造人是尊貴的器皿,為了盛裝神,好能代表並彰顯神,讓神將祂自己更多的分賜到我們裏面,好使我們成為祂的榮耀複本、普及與繼續。藉著聖經,我也清楚知道我從哪裏來?死後要到哪裏去?我不再疑惑,也不再感人生空,感謝主的憐憫與揀選,豫定我成為祂的兒女,這是一條窄路,也是一條達到榮耀的道路,我將繼續向前奔跑,直到路終。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