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都有更新、變化,都有主的帶領

 

為何尋求主?

當自己最軟弱的時候發現沒有人可以訴說,心中很像一個浮板漂泊不定,總覺得人很容易因為任何的事情軟弱。母親與我最親密,在母親病逝後,我失去了心靈的依靠,身邊的感情也不可靠。人在最軟弱的時候最是危險,心靈沒有依靠,有心人會藉著許多名義騙取人的心;心靈影響身體,體質亦會變得比較虛弱,病痛自然就上門。過去的十年包括工作、感情跌跌撞撞,感覺沒有人可值得信任,完全要靠自己而活,浮浮沉沉,內心如飄盪在空中,無法落實。

二年前到瑞玥姊妹的補習班擔任作文老師,兩年多的時間過得很快,直到上兩個月,發現自己身體有點狀況,我又軟弱了,剛好瑞玥姊妹知道這個情形,她知道我的狀況和家裏的情形,所以跟我說,妳來認識主,「衪會改變妳一生」。我聽到這句話,覺得心裏有份渴求,好像在大水塘中有人給了我根樹枝,當週就將自己的班調開,參加了科園會所青職的聚會,因為內心的聲音告訴我,真的很想改變我的人生,重新來過。

得救的經過

在參加聚會之前,身邊有許多的基督徒,包括我在碩士班最好的朋友、國外語言交換的夥伴,以及一位學術地位很好的長者,都跟我聊過基督。因為原來很害怕宗教活動,怕會碰到不愉快的情形,也聽朋友說,要與可靠的朋友去參加聚會,不過既是自己的老闆相邀,當下我不加思索的去參加了。

那是一個青職的會場,在當天我聽到演講,看到一張投影片,令我很震撼!在同一張投影片上「靈」及三十三歲半(耶穌復活)出現在同一張投影片上,剛好是我小時候名字的最後一個字是「靈」(半年前更改過名字)和我現在剛好三十三歲半。那時心想:「半年前就想要重新開始新生命,讓自己重新出發,不如今天就當作過去的我死去,現在的我活過來吧!」在大家的鼓勵下,聚會的當天就受浸了,而那天之後我受到姊妹們的照顧和關懷一直到現在。

第一聲的呼求主名

剛開始到清大董弟兄家聚會,每當唱詩歌,好像傾吐出許久未說的話,回到家中在腦子縈繞許久,一週都受用。心中的歌就不斷的出現,所以我每週都會想去與大家主日聚會,日子久了也習慣了!後來因為路程關係改到自己家樓下的春億弟兄家主日和讀經,也與弟兄姊妹們變成了好朋友。

認識神之後,覺得自己有父親了,也有了依靠,什麼事都可以跟衪說。但是如同新生的嬰孩,什麼都不懂,藉著固定的參加聚會、常常讀衪說的話,讓我與衪有聯結、得餵養。當每每讀過衪的話,我會覺得平安,因為衪告訴我如何安放我的心,也告訴我為何在世間而活。而且隨時可以呼求祂的名,不一定要到會所,也不拘特別的形式,對我來說真是太方便了,因為我太需要衪,當我住在衪裏面,祂的話也住在我裏面,我隨時可以到衪的面前。當自己感到無助害怕時,就會拿出主的話,讓衪進到我裏面,充滿我的靈。

受浸前後發生的事

受浸的前後,發生了一些事,讓我相信是主的安排。今年五月受浸前,到夏威夷大學發表論文,在最後一天旅遊時,碰到一位新加坡的老師,她主動跟我打招呼,非常親切,也與她及其他的老師們共度了美好的一天。晚上大家一起同桌吃飯,後來才知道她是台灣人,回國後繼續與她聯絡。受浸後,在偶然的聊天下,她問起我最近在忙什麼呢?我跟她說我都參加教會的活動,這才開啟我們兩個的話題,後來才知道原來老師在台灣時也是召會的姊妹,在往返的信件和語音通話中,同聲讚美主。

其次是與原本在大陸經商的表哥,居然在旅遊景點不期而遇。那天剛好不偏不倚的就在一個小路上,看到一位很熟悉的身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表妹!」,我心想「怎麼可能?他是表哥嗎?不是在大陸嗎?」,原來當天是他與高中的同學相約騎腳踏車在這景點玩,他們也是久未見面,剛好要離開,而我才剛下火車,就在一個單行道上相遇。碰到表哥之後,當下就邀我去他們家坐坐,也與姑媽吃了飯。姑媽是十多年的基督徒,真的是衪的安排,不然不可能在數年沒有聯絡的現在還巧遇,去姑媽家吃飯時還一起聊起主,彼此變得很熟悉也很親切,我也分享給姑媽我受浸的經過。

上台原本是我最害怕的,現在學會與主說話後,我在上台前都會跟主說請衪「給我大能,與我同在」,我也莫名的不會害怕,也不會緊張了,就像吃了顆定心丸,發現自己能夠從安息中得到力量。從剛開始的完全不會呼求主,一步步的學習,到現在固定的晨興和讀經,參加主日和各類活動,精彩的神家生活,我很喜歡,也覺得生命豐足和色彩了起來。

主改變了我的人生

這些一連串奇妙的安排和組合點點滴滴,不約而同的一再在我生命中發生,讓我不得不相信,原來衪早已安排,我只要信靠衪,不用憂慮也不要想太多。在信主後常與姊妹們外出相調,走了很多地方,包括到新豐的相調,與弟兄姊妹們交通、去爬山運動,朋友也變得多起來,心情更開朗了,身上的仇敵也不再是問題,就像麗娟姊說的「好好的享受主吧!」,這個奇妙的際遇,也讓我更親近主,知道衪是萬有的主,讓我們滿有智慧,得到人生的金鑰。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