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信得生

 

我從小就生活在一個傳統的家庭,偶而還會參加進香團到各地有名的廟宇拜拜。結婚後,因為和先生常常起爭執,透過朋友介紹去信了佛教,皈依佛門,心想藉著天天誦經念咒,可以消除彼此的業障。孰知仍然不生果效,常常吵完架之後抱著一旁哭著的女兒。女兒哭著說:「爸爸媽媽你們不要再吵了。」我抱著她說:「好!媽媽下次不會再跟你爸爸吵架。」但是下次仍然繼續吵,而且越吵越厲害。

後來為了躲避,不跟他吵架,就跟幾個朋友去唱卡拉OK。每當週休二日,週五、週六晚上幾乎都耗在卡拉OK裏,以此麻痺自己。想說眼不見為淨,也想從卡拉OK中得到滿足。有一次竟然唱到天亮,擔心車子被拖吊才離開卡拉OK店。其實每次唱完走出卡拉OK店,我內心總是覺得虛空而無奈,深感罪惡,我怎能放著孩子在家不顧,只為不想見到先生而逃避現實?也有同事邀我去算命,算命的說:「妳先生個性很強,你們若想維持婚姻,就必須有極大的忍耐。」我心想,做得到嗎?吵了這麼多年,婚姻已經有了裂縫,我實在沒法忍受下去。

就在2000年2月,我們終於簽了離婚協議書。簽完後先生說,給彼此半年時間,再去註銷婚約。就在當年3月,我認識一位朋友,她邀我去教會聽福音。當時作見證的是一對夫妻,丈夫因國中誤入歧途,當了流氓,結婚後常常打老婆,也不顧家。直到他遇見一班基督徒,參加基督徒的聚會,人生有了極大的轉變。回家後不再打老婆,老婆訝異先生的轉變,跟著去教會,現在全家都過召會生活。這位先生讓人根本看不出來以前是個流氓,卻像個容光煥發的學者。我心裏暗想,這就是我所渴想的婚姻,難道他們信的跟我所信的不同嗎?為什麼夫妻可以同心不再有爭吵?

聚會完之後,有幾個弟兄姊妹圍著我,見證這位活神。其中有一位聖徒對我說:「我們所信的,跟妳信的宗教不同。祂是活神,要進到妳的裏面,作妳的生命。」當時我只覺得宗教是勸人為善,萬教歸宗。但當下心裏也想,好吧,不妨一試!如果沒有比較好,再回去信我的佛教就好了。於是當天便受浸歸入主名,成為神的兒女。

那天受浸完回到家裏,雖已是晚上十一點多,但在我內心卻是很平靜,不再害怕跟先生吵架,沒有人天生是愛吵架的。很奇妙的是,我當天晚上還作了一個奇妙的夢。夢中我迷失在一個森林中,一群拿著矛、拿著盾的野人在追殺我。雖然我跑得很快,卻無法逃出叢林。後來有一個人騎著一匹馬,穿著一身白袍,把我拉上祂的馬背,救我離開那地方。醒來以後,我知道是主救了我,因為我從小就常作惡夢,夢見家鄉廣場上躺了許多死人,蓋著白布,也常因為夢見大蟒蛇而大喊救命。但是自從我信主之後,已經不再作這些惡夢了。

因著一直過正常召會生活,有一次讀到羅馬書七章18節:『我知道住在我裏面,就是我肉體之中,並沒有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七章20節:『若我去做所不願意的,就不是我行出來的,乃是住在我裏面的罪行出來的。』原來過去一直跟女兒說不再吵架,卻還是一直吵,都是因為裏面的罪性,叫我身不由己,是撒但引誘我去犯罪。

在一次颱風天早上,先生的車停在地下室,開不出去,便由我載孩子去上課。途中聽到廣播停班停課,回家之後,聽見先生在地下室試著拉開故障的鐵捲門。我和孩子就下去想幫他,也問他:『要不要打電話問公司,今天有沒有停止上班?』他當下以一種非常兇悍的口氣說:「妳說不用上班就不上班了嗎?」兒子看了父親一下,我心裏喊著:「哦!主耶穌!」,沒有回答他半句話,也不氣他。如果是過去的我,一定馬上不給他面子,用更兇的話頂回去。感謝主,行傳二章21節說:『凡呼求主名的,就必得救。』

在召會生活裏,藉著讀經、與弟兄姊妹相調,讓我生命和性情有大的改變。有一天上班途中,主給我一句話:『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的刺,卻不想到自己眼中的樑木?』(馬太福音七章3節)當下我很蒙光照,開始對我先生有了珍賞。事實上他也是個很負責的先生,又是個積極進取的男人。是我自己愚昧,沒有智慧,不會經營家庭,才把自己的丈夫逼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因此向主悔改,並為他禱告,因為主應許一人得救,全家就必得救。女兒看到我不再像以前大聲吵架,在我信主的隔年也受浸了。兒子在一次青少年的相調中,被弟兄們彼此相愛所感動,看見在聖徒中間真是有神,因此也在2003年受浸。

親愛的朋友們,我們所信的是一位又活又真的神,祂要進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的生命,解我們的乾渴,作我們真正的食物、滿足和安息,也讓我們的人生有意義,有榮耀的盼望。願神祝福你們,早日得著這宇宙的至寶。感謝讚美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