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本是神的大能

剛考上新竹高商就讀時,健芬老師把福音傳給我,我就開始過召會生活,並且和林師母服事兒童,高二時,爸媽發現老師每週六不是帶我去讀書,而是去參加青少年聚會,媽媽很不諒解,就把我的聖經及屬靈書報丟在地上要燒燬,那週主日甚至跟蹤我到會所,要把我帶回去,也當面跟老師說寧可我去做太妹,也不願我到教會。

後來我高中畢業離家到板橋讀書,媽媽態度才開始逐漸軟化,也因愛我而願意把拜偶像的食物為我分別,弟弟及妹妹在國中時我也帶他們得救,但父母得救的事我始終只能禱告,而不敢冀望。

兩年前弟弟生病過世,他是我們家中唯一的男孩,並且留下三個尚未就學的孩子,這對爸媽的打擊相當大,也讓來自越南的弟媳明莊,失去可以依靠的丈夫,我就很有負擔將福音傳給她,她很簡單地接受了主成為她的依靠,也就開始過召會生活。但對爸媽我始終有種膽怯,也沒有信心傳福音給他們,還是只能擺在禱告中。

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弟弟過世後,爸媽他們開始感嘆拜了一輩子的神明,並沒有保佑他們。而這時經延會所已成立,距離我家很近,聖典弟兄的家也搬到經延會所服事,秀雲姊妹對我們家尤其有負擔,每週三帶著她自己的兩個小孩到我家開兒童排,也把福音逐漸傳給我媽媽,後來連豐弟兄也接受負擔向我父母傳福音,常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姊妹到我家看望,第二大組的弟兄如燦明弟兄等也常在我家出入,又幫媽媽賣手工做的腰果,讓老人家的心非常溫暖。媽媽雖然沒有立即得救,但逐漸參加一些聚會,她尤其喜歡有愛筵的聚會,因為她很喜歡做菜服事聖徒。這樣在基督身體的配搭下,母親終於在2011年第二大組福音節期時,在多位服事聖徒的見證下,在經延會所受浸。得救後非常喜歡唱台語詩歌,也為主作福音的見證。

爸爸在每次秀雲姊妹到家裏時,都刻意逃避跑去睡覺,對福音始終不感興趣,但二大組的弟兄們卻始終很有信心持續禱告,今年九月時爸爸前列腺發炎住院開刀,聖徒紛紛前往探望,媽媽在醫院照顧爸爸時,只帶著一本大字的恢復版聖經,媽媽雖然受教育不多,平常也很少看書,但對臺中召會出版的台語詩歌集100多首,常常朗朗上口,非常熟練,現在連主的話也有胃口,她實在懂得以神為樂,家裏的屬靈空氣讓我覺得主似乎要做大事。爸爸出院後有多位弟兄就專程到家裏跟爸爸談受浸的事,但談到祭祖的問題,爸媽想到樓上的祖先會沒有人祭拜,就婉言拒絕。

但二大組的弟兄們不放棄,信雄弟兄與聖典、燦明、新智、宜甫等,及淑芬姊妹夫婦於10月26日再度前往向父親講解福音的真理及受浸的意義,我和永榮也前往配搭,黃弟兄竭力說明聖經所寫真正祭祖的意義及世人祭拜的虛無,我覺得當場實在有聖靈的運行和權柄,因我們先到時,爸媽還是因祭祖一事覺得受浸並不合適,但黃弟兄講完了,燦明弟兄一喊:阿伯,來去受浸。爸爸就如同羊一樣順服。

主後2012年10月26日是值得記念的日子,我坐在父親身旁,扶著他的手,看著受浸後的父親喜樂釋放地大聲開朗的與弟兄姊妹一同唱著詩歌,那個個性暴烈,沒有笑容,使我不敢靠近的嚴肅父親已經不見了,這一天爸媽都同蒙主恩,與我同在神的國度裏,成為神家裏的親人,這情景讓我感動,覺得這真是天上人間。感謝主的憐憫,感謝弟兄姊妹不放棄的愛,雖然歷經20多年,在父親邁入80歲之際,神的大能使祂的應許:『一人得救,全家就必得救』在我家終於得著應驗。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