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徒成聖徒

我是典型的農家子弟,生長在苗栗鄉下儉樸的農村,從小享受單純的農家樂。兒時回憶雖然歡愉,但父親嗜賭如命,這成了巨大的陰影籠罩我的童年。多少次寒冬的夜晚,祖母總要我到賭場去,請那不可能離開賭桌的父親回家吃晚飯。那種凜冽的滄涼、寒冷,夾雜著飢餓、失望與憤恨的回憶,加上家道中落,赤貧如洗的結果,使我從小就對賭博深惡痛絕。

罪惡的鎖鍊,曾使我難當

但也許是從小的耳濡目染,或是一種遺傳心理的因素,長大的我竟也成了賭徒。不知甚麼時候開始,逢年過節,在那種濃郁歡愉的節慶裏,親朋好友吆喝成群,自然而然就玩在一起,再加點小錢輸贏就更顯為刺激。原本只是些娛樂消遣的遊戲,卻在不知不覺中,兒時的玩伴就成了牌桌上的賭伴。就此「賭」纏繞了我近四十年。對它,我恨過、怨過,卻又是愛過,迷過,不能沒有過。雖然極力的想戒賭擺脫,但誰能說擺脫就擺脫得掉?幾度的掙扎努力,終是失敗枉然。直到後來得救成為基督徒之後我才知道,那是與生俱來人

皆有之的原罪,是人墮落的本性在魔鬼撒但的控制下,成了我血輪中不可或缺的生命癮頭。雖想擺脫,但罪的毒鈎像網羅般的罩住了我,叫我力不能勝,俯首稱臣。

民國六十四年,我在金門服役,一夜之間輸掉五千元(那時薪水八百元),當時我想還要不要再玩,若贏了,還債輕鬆,但若……,一想到輸就頓時嚇醒,知道不能再玩了,於是去標了兩個300元的會,湊了四千元仍差了一千元,只得找人調借。焦頭爛額之際,腦海裏浮現一個善良寬厚的身影。記憶中每逢朋友出遊,總是有一位女生搶著付賬,於是寫信向她調借,她竟然真肯借我。退伍後,更發覺她是我心儀的對象,大膽向她提出交往的要求,卻被當面拒絕。我當場愣住,一面覺得難堪,一面又想緩和氣氛,就再解釋自己的處境。我告訴她,祖父患了癌症,祖母盼望我能結婚來沖沖喜。她知道我是認真的,是以結婚為考慮提出交往,於是答應了交往要求。姻緣天定,良緣天賜,老天爺賜此天作之合,半年後我們就結婚了。那時我真不敢置信,她竟敢嫁給一個嗜賭如命、一無所有的窮小子。是慧眼?是勇氣?是天意?今日我才知道,是神早有的預備,讓我有這麼好的妻子,成為我最好的幫助者。每思及此,常為不堪如我者,竟得此賢德妻子而動容掉淚。

我如同囚奴,掙扎枉然

上天賜給我一個最好的妻子,我卻無法改變自己成為一個合格的好丈夫。我非常愛她,她也非常愛我,但賭博尤其是後來又沾染了股票,更是成為我與她屢屢爭執的根源。由於我賭性堅強,貪婪的慾望就蹲伏在門口,等引著我上鉤。常常殺進殺出,一個月幾萬的薪水,一天卻幾萬甚或幾十萬輸贏;一年上億的交易額,上百萬的證交稅。價值觀極度錯謬扭曲,且深陷不能自拔的苦痛,致家境每下愈況,家庭生活烏煙瘴氣。所幸股海揚帆,未至滅頂,神來即時截回,保守了我,今回首來時路仍不勝唏噓。

在同事眼中,我抽煙、打牌、玩股票、愛唱歌、好辯、自以為是,從來沒有人向我提及信仰的事。民國八十三年,是我人生的轉捩分水嶺。我任職於一家研究機構,同期許多的同事到園區都賺翻了,我卻仍領著固定薄薄的一份薪水;那些年我經歷了人生的低潮,常為了錯失那麼多的機會而懊惱不已。信主後,才知這乃是神的保守,反為沒賺到那些錢而深感慶幸。像我這種個性,若真賺到那些錢,那還需要神,我自己就是神。可以天天吃喝玩樂、縱情山水之間,出國旅遊、麻將、股票…,那是何等虛空的人生,每思及此,又叫我感恩不已。

因著部門調來了一位經理,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多次他邀請我去教會聽福音。從小我的祖父、伯公、叔公是乩童三人組,我也看過許多超自然的事,對神、靈的好奇一直放在心裏。我去了福音聚會,感覺不錯,於是就繼續參加基督徒每週的家庭聚會。說不出是甚麼原因,在聚會中有種平安吸引了我。那種溫馨甜美,是我幾十年來在傳統宗教中從未經歷到的,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要一探究竟。如此持續了兩三個月,那裏的基督徒看我聚會時很喜樂,就告訴我可以為我禱告,帶我受浸。我知道受浸是成為基督徒的重要步驟,心裏卻有些躊躇,因為感覺自己不太像個基督徒,甚至和好友討論,該不該走進基督徒的世界,朋友竟然很正面的鼓勵我試試看,給了我一些信心,於是我受浸了。

榮耀的釋放!奇妙的釋放!

受浸後,麻將照打,那裏有牌局都去。奇妙的是前兩個月,我每賭皆贏,共贏了三萬多元。之後約兩個月總是輸贏交錯,如這次輸,下次就贏;下次贏,再下次必輸,也差不多沒什麼賺賠。就試著與主有些禱告告:「主阿,這是否在向我啟示什麼?我只是在做一件沒有意義而且是在浪費時間,消耗體力的的事。主阿!如果你要幫我戒除這個,就要讓我輸。」因為贏錢沒人會戒賭,輸錢才會。很奇妙的是接下來的兩個月,我竟然連賭皆輸,把之前所贏來的都輸到精光。我雖然好賭,但仍有節制,最大打三百一百底。通常這樣打一圈下來,輸個四、五千塊已經算是手氣很背了。但最後一次的那晚,在桃園朋友家裏打了一圈,竟然輸了將近八千多元。當下就有一種感覺,內心似有聲音催促:離開罷!離開罷!隨即離席。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只是滿眶淚水,不住的說:「主阿!謝謝你,主阿!謝謝你。」當晚我就很清楚的知道,那纏擾我幾十年的東西離開了我。主的拯救實在是奇妙、完全又輕省,不用再勉強掙扎,乃是完全把我從罪中之樂救拔出來。現在回想從前都覺得詫異,為何當年會如此著迷;妻子看見我的改變,知道是主耶穌幫助我脫開了麻將的捆綁,也因此受浸成為基督徒。

將我們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

我的父親受的是日本式教育,又是個只顧自己吃喝玩樂的賭徒,我們彼此少有交集,唯一的教訓就是父親說什麼,兒子就得聽什麼。所以當我面對自己三個兒子時,也因著家教身教的缺漏,而不懂得如何做好父親,經營親子關係。三個孩子讀書期間,學校家庭聯絡簿的家長簽名欄,我簽名加起來不超過十次。在家裏,當我在樓下,孩子就躲到樓上;我在樓上,孩子就跑到樓下,父子關係少有交集互動。其間不是沒有感覺、沒有愧疚自省,但就是無力,我雖有心,但卻是身不由己。這樣的關係一直持續到他們上了中學。在這個時刻,神的救恩臨到我們家。孩子開始定期參加教會的青少年活動,使我和妻子不用操心他們會結交損友、染髮、或去網咖不良場所。主的生命變化了我,使我和兒子們慢慢可以坐下來,聊聊彼此的近況,交換一些觀念和想法。成長總是有許多的過程、許多的試煉。尤其像我這樣的父親,與孩子間免不了會有風波衝突,還好有妻子作我與他們間父子的橋樑。她扮演慈母的角色,周旋調和在我們四個滿了陽剛的男生中間。她的眼淚是催化孩子的最佳軟化劑。偶爾孩子太晚回家,她總是坐等孩子回來,沒有責備、沒有情緒,只有關懷、只有淚眼,甚或用寫信溝通的方式,使孩子不再造次。記得有一次我和某個兒子發生摩擦,眼看火爆衝突一觸即發,沒想到在場的另一個兒子突然說:我們來禱告。作母親的首先禱告,另一個兒子跟著禱告,我也開口禱告,最後是和我衝突的兒子禱告。禱告完後,我放下為父的架子和尊嚴,開始與孩子好好溝通。一場可能的狂風暴雨瞬間止息,留下的乃是生命平安。這不是我能作的,這一切全是神的作為,神有平靜風和海的能力,把我們的家引到平安的路上。

照神應許,全家得救

我的家族有五男一女,我排行老二,為著家族的凝聚,我曾在天然情感的熱心裏,像母雞聚攏小雞般的努力維繫我家肉身兄弟間的親情。但多少次的愛深責切,卻落入事理的爭辯,彼此傷害,換來疏離。這使我領會,人的力量所能作的無法給人真正的幫助。經過了無數次的失敗,我放下一切的努力及作法,轉而開始為親人禱告,尊重親人的想法,關切親人的需要。至終神的愛使我和親人的關係好轉並回復。『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徒十六31。)神的應許是信實的,我們家族成員一共29人,目前已有26人信主得救。

今成何等人,是因蒙神恩

四十二歲時,我這個賭徒帶著兩百萬的債務來信耶穌,七年後我不僅把債務還清,把三個唸書的孩子養大,並且還能提早退休,這是做夢都沒想到的事,但神就這麼成就了。「從來未曾估量,平凡的我得此上好,…是你極大的憐憫,今生到我這裏來過。」「一切我所有,無非是接受;全是恩所賜,在我信之後。」每唱到或想到這些詩歌,總叫我心中感動得不能自已,甚至掉淚。是主極深的憐憫,拯救了我這醜陋敗壞又墮落的罪人。以前的我像個滿了洞的破碗,賺多少漏多少,神卻把我生命中的破口漏洞補好,如今即使涓涓細流都可在我身上滿溢。

歷經世上四十年無聊的虛空人生,使我今天稍能與人表同情、感同身受。如今我身上所有的細胞都被傳福音這件事充滿。神給我的恩典是何等大,叫我無法不說,無法不傳。真願意每個我所遇見的人,都能相信耶穌,得著永遠的生命,享受真正的平安和深處的滿足,叫我們的生命有奇妙的大改變。               

 

 

 

 

最近更新於 2013-06-21, 週五 2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