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有何等奇妙的大改變

 

主的揀選

我和我弟兄都來自中部,生長在傳統拜偶像的家庭裏。從小我的家庭都是以打罵的方式管教小孩。我的阿姨是基督徒,記得在我7~8歲的時候,阿姨經常帶我去參加兒童主日。雖然只是聽聽聖經故事,唱唱詩歌,背誦一些聖經,但在我的回憶裏,那是我童年最快樂的時光!因為在召會的環境裏,充滿了愛與寬容的氛圍。不知不覺中神已為我預備平安喜樂不受阻擾的道路。每逢遇到困境時,總不忘阿姨的提醒,“記得向主禱告!”就這樣我學會了-向主禱告。

神預備安排的婚配

在我17歲高中剛畢業時就到美國東岸求學。在1999年大學畢業的那一年,我的父母要求我一畢業就回台灣工作,找合適的對象嫁人。但當時我才21歲,我的人生不想被規劃要如此行,我想再繼續攻讀碩士。這是我與父親很大的一個爭執!我父親會答應我繼續唸碩士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若我能申請到一所名校,他就無條件的支付我就學的費用,否則我只能接受他的安排。雖然我大學的成績平平,但我為了想要繼續深造,還是硬著頭皮去申請了5間名校。當我把這5間學校的申請表寄出時,我就向神簡單的禱告,請祂來帶領並安排一切。後來我莫名的被一所夢寐以求的名校錄取,我父親也感到很驚訝!

當我碩士畢業的前夕我再次向神禱告,希望神能幫我在美國安排一份合適的工作。在美國17年的歲月裏,雖然經歷了許多風雨,但在神的帶領下我總能禱告且平安的渡過。就這樣我在紐約工作了7年,當我正在猶豫是否要回台灣時,我遇見了我的弟兄。我弟兄當時正在美國攻讀博士,他陪伴我渡過在美國最黑暗低落的時期。我們後來在美國公證結婚,之後便一同回台灣。這一切過程讓我領悟到神的帶領,幫我安排合適的婚配,為著就是成就祂的旨意。

生命的大改變

當我結婚後有了小孩,才看見自已的不行。雖然我的婚姻是神的安排,我的小孩是耶和華的產業,但我並不了解我必須與神同行。結婚4年多,我們過著一般的夫妻生活。因為世界的環境和經濟問題的攪擾,我們經常爭吵,甚至連教導小孩也開始轉向打罵的方式。每當夫妻爭吵或小孩吵鬧時,我的情緒總會變得歇斯底里到完全不能控制。這個情況一直都沒有獲得改善,我只覺得我需要改變。但我束手無策!有一天我和阿姨談到這些問題,她說只有一條路-轉向神,讓主來帶。那時我就再次向神禱告說:主啊,祢來改變我,我承認自已的不行,我需要與祢同工。後來阿姨透過召會,幫我聯絡到竹北的張廖如郁姊妹,之後藉著姊妹的帶領讀經,禱告及參加主日聚會,讓我決定受浸歸入神的國。受浸至今,我情緒的控制在夫妻爭吵和管教小孩上有了很奇妙的改變!我和我弟兄已經不再爭吵,當小孩在吵鬧時,我也完全沒了脾氣和憤怒,而是很有耐心的跟他溝通把事情解決。因為我知道主與我同在,當我遇到難題時,我隨時都可以轉向祂,呼求祂,頓時我的憤怒就會消減。感謝主的光照,讓我能看見自已的行為並引領我能這樣的經歷祂,透過呼求主名、禱告,讓神在我裏面來教導我。

信心的考驗-宣告

我的弟兄也在我受浸不久的同時由一位弟兄陪同讀經,禱告並參加主日聚會,也因此他的靈裏得著平安與喜樂!終於有一天,他跟我說他也要受浸歸主。在我弟兄受浸的前一個週末,我們回台中探望他的父母。就在星期日的早晨,我婆婆竟然要求我弟兄和我去拜某偶像。我和我弟兄都覺得希奇,因為結婚4年多都沒有在婆家拜拜過,婆婆怎會突然要我們去拜拜呢?因我已在主內,所以我就當場跟婆婆宣告並拒絕拜偶像。於是我婆婆便問我弟兄是否也已受浸,我弟兄在那時也直接跟我婆婆宣告,他也即將受浸歸主,因為他在主裏面已得著平安和喜樂!我婆婆當下便叫我弟兄去擲筊問祖先,是否同意讓我弟兄受浸,並咒詛我弟兄若不敬拜偶像便會出車禍有生命危險,也會丟了工作,要讓我弟兄心生懼怕!因我弟兄已經認識真神,神已剛強他的靈,也使他對神有堅定的信心,自然就無懼。我弟兄回答說:我在主裏有平安有喜樂,若是要我的身體有殘缺,也無所謂,因為我的靈已在主的保守裏得著平安喜樂!當時我萬分的感動,讓我看見神對我的美意和恩典是如此的浩大!祂不但使我生命有了奇妙的大改變,並為我安排了這樣一位好弟兄做我的配偶。因此我走祂的道路就更踏實了,我便跟我的弟兄說:你在撒但的國度裏是受到這樣的威脅和不法的控告,那你就更要受浸歸入主名,歸入神愛子的國度裏,受主的保守。這樣你就無分於撒但黑暗的權勢,感謝讚美主!我的弟兄也在今年的十月初受浸了。

神與我們同在,讓我們時時有盼望

感謝主的帶領與祂在環境上的安排,讓我們對主安排的道路有信心。目前我們全家都過著與神同工的生活,求主讓我們眞理的裝備更齊全,並盼望神的救恩也能臨到我們家族,照著祂的應許,一人得救,全家都必得救!希望神這美好的生命與救恩也能臨到我們的父母,讓他們也能得救!          

奇妙的釋放

 

我於2005年4月3日在姊妹陪同下,初次走進新竹市召會科園會所聽鄭麗津姊妹的見證,在這時神摸著了我,我滿臉淚水,不能自己,無法克制,當下決志受浸。因著神的揀選,我成了神的兒女。

當我未受浸前,我完全不認識基督這位活神,就在一個晚上,我夢見我來到一個教會,我是坐著,有一人在我身邊站著,他用手掌放在我的頭頂上,我不懂?只知我在哭,一直哭很久,我內心卻是溫馨的、溫暖的,我是被疼惜的。再來給我一個小禮盒,之後就是看到有一方形四方的大水池,是水泥的,他的高度是我坐著,雙腳能踏到的水泥地那樣的高度,而水清澈,我雙腳泡在水裏,我也不懂,之後再來就是我走出教會。在夢中那是晚上的南大路,前面是新竹教育大學,後面是西大路與南大路的十字路,教會在右邊,我之前完全不知道有這一間教會,夢境到此就醒來了。之後經詢問,證實確有這間教會,位置和夢中的一樣,這就是我第一次經歷到不能否認的神已臨及我了。

另在我受浸前,因為搬家遷徙使我覺得苦悶又心煩,在這時,家中來了一對夫妻,他們是愛神的基督徒,很熱心的為我禱告,在禱告時,我覺得有一股力量,並非出於我,我也無法抵擋,然而我在靜靜的聽禱告,我很清楚的靜觀自己,我裏面的心卻是陣陣在波動,不一會兒,我的眼濕了,我不想掉淚,所以把眼張大,但是我無法抵擋那股力量,從無聲變有聲,後來更放聲大哭,哭到自己覺得該停了,不要再哭,只覺心裏一直得釋放,過了一陣子終於可以停了,整個人覺得好舒暢,這一切過程,使我肯定是基督這位真神釋放我的愁苦。太奇妙了,我終於親身感受基督這位是愛的神臨及我,這一切要感謝為我禱告的夫妻,他們因愛神而愛我,最後更要感謝神愛我,感謝主!  

每一天都有更新、變化,都有主的帶領

 

為何尋求主?

當自己最軟弱的時候發現沒有人可以訴說,心中很像一個浮板漂泊不定,總覺得人很容易因為任何的事情軟弱。母親與我最親密,在母親病逝後,我失去了心靈的依靠,身邊的感情也不可靠。人在最軟弱的時候最是危險,心靈沒有依靠,有心人會藉著許多名義騙取人的心;心靈影響身體,體質亦會變得比較虛弱,病痛自然就上門。過去的十年包括工作、感情跌跌撞撞,感覺沒有人可值得信任,完全要靠自己而活,浮浮沉沉,內心如飄盪在空中,無法落實。

二年前到瑞玥姊妹的補習班擔任作文老師,兩年多的時間過得很快,直到上兩個月,發現自己身體有點狀況,我又軟弱了,剛好瑞玥姊妹知道這個情形,她知道我的狀況和家裏的情形,所以跟我說,妳來認識主,「衪會改變妳一生」。我聽到這句話,覺得心裏有份渴求,好像在大水塘中有人給了我根樹枝,當週就將自己的班調開,參加了科園會所青職的聚會,因為內心的聲音告訴我,真的很想改變我的人生,重新來過。

得救的經過

在參加聚會之前,身邊有許多的基督徒,包括我在碩士班最好的朋友、國外語言交換的夥伴,以及一位學術地位很好的長者,都跟我聊過基督。因為原來很害怕宗教活動,怕會碰到不愉快的情形,也聽朋友說,要與可靠的朋友去參加聚會,不過既是自己的老闆相邀,當下我不加思索的去參加了。

那是一個青職的會場,在當天我聽到演講,看到一張投影片,令我很震撼!在同一張投影片上「靈」及三十三歲半(耶穌復活)出現在同一張投影片上,剛好是我小時候名字的最後一個字是「靈」(半年前更改過名字)和我現在剛好三十三歲半。那時心想:「半年前就想要重新開始新生命,讓自己重新出發,不如今天就當作過去的我死去,現在的我活過來吧!」在大家的鼓勵下,聚會的當天就受浸了,而那天之後我受到姊妹們的照顧和關懷一直到現在。

第一聲的呼求主名

剛開始到清大董弟兄家聚會,每當唱詩歌,好像傾吐出許久未說的話,回到家中在腦子縈繞許久,一週都受用。心中的歌就不斷的出現,所以我每週都會想去與大家主日聚會,日子久了也習慣了!後來因為路程關係改到自己家樓下的春億弟兄家主日和讀經,也與弟兄姊妹們變成了好朋友。

認識神之後,覺得自己有父親了,也有了依靠,什麼事都可以跟衪說。但是如同新生的嬰孩,什麼都不懂,藉著固定的參加聚會、常常讀衪說的話,讓我與衪有聯結、得餵養。當每每讀過衪的話,我會覺得平安,因為衪告訴我如何安放我的心,也告訴我為何在世間而活。而且隨時可以呼求祂的名,不一定要到會所,也不拘特別的形式,對我來說真是太方便了,因為我太需要衪,當我住在衪裏面,祂的話也住在我裏面,我隨時可以到衪的面前。當自己感到無助害怕時,就會拿出主的話,讓衪進到我裏面,充滿我的靈。

受浸前後發生的事

受浸的前後,發生了一些事,讓我相信是主的安排。今年五月受浸前,到夏威夷大學發表論文,在最後一天旅遊時,碰到一位新加坡的老師,她主動跟我打招呼,非常親切,也與她及其他的老師們共度了美好的一天。晚上大家一起同桌吃飯,後來才知道她是台灣人,回國後繼續與她聯絡。受浸後,在偶然的聊天下,她問起我最近在忙什麼呢?我跟她說我都參加教會的活動,這才開啟我們兩個的話題,後來才知道原來老師在台灣時也是召會的姊妹,在往返的信件和語音通話中,同聲讚美主。

其次是與原本在大陸經商的表哥,居然在旅遊景點不期而遇。那天剛好不偏不倚的就在一個小路上,看到一位很熟悉的身影,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表妹!」,我心想「怎麼可能?他是表哥嗎?不是在大陸嗎?」,原來當天是他與高中的同學相約騎腳踏車在這景點玩,他們也是久未見面,剛好要離開,而我才剛下火車,就在一個單行道上相遇。碰到表哥之後,當下就邀我去他們家坐坐,也與姑媽吃了飯。姑媽是十多年的基督徒,真的是衪的安排,不然不可能在數年沒有聯絡的現在還巧遇,去姑媽家吃飯時還一起聊起主,彼此變得很熟悉也很親切,我也分享給姑媽我受浸的經過。

上台原本是我最害怕的,現在學會與主說話後,我在上台前都會跟主說請衪「給我大能,與我同在」,我也莫名的不會害怕,也不會緊張了,就像吃了顆定心丸,發現自己能夠從安息中得到力量。從剛開始的完全不會呼求主,一步步的學習,到現在固定的晨興和讀經,參加主日和各類活動,精彩的神家生活,我很喜歡,也覺得生命豐足和色彩了起來。

主改變了我的人生

這些一連串奇妙的安排和組合點點滴滴,不約而同的一再在我生命中發生,讓我不得不相信,原來衪早已安排,我只要信靠衪,不用憂慮也不要想太多。在信主後常與姊妹們外出相調,走了很多地方,包括到新豐的相調,與弟兄姊妹們交通、去爬山運動,朋友也變得多起來,心情更開朗了,身上的仇敵也不再是問題,就像麗娟姊說的「好好的享受主吧!」,這個奇妙的際遇,也讓我更親近主,知道衪是萬有的主,讓我們滿有智慧,得到人生的金鑰。      

愛的真諦

 

我是622區的徐翊庭弟兄,2005年受浸。2012年3月,我給自己取名叫「超恩」,是我自己給自己取的屬靈的名字。因為我覺得自從受浸成為基督徒後,主給了我好多好多的恩典。

我是一位腦性麻痺患者,因我們家原是信道教,道士曾對媽媽說說:「好好服事他,等前輩子的債還完了,他自然會走。」聽了這些因果論和輪迴,我媽媽日日夜夜面對我,也想死。一直到張永榮弟兄夫婦、譚光鼎弟兄夫婦的出現,才讓我的生命有了翻轉。他們持續每週六都來探望我,唱詩歌、講聖經故事給我聽。我覺得,咦!他們真怪,肯為了我,持續來了三年,終於我決定受浸。只是受浸後,每週主日的申言我都在打盹。

有一次媽媽帶我去一位奶奶(林祝述真姊妹)家讀經,奶奶第一次見到我,居然不會講我是「孽」,而且還主動跟我聊天。慢慢的我從聖經裏得知:『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火把,祂不吹滅。』(馬太十二19)當時只是覺得阿爸父神怎麼這麼重視我,在宇宙未形成之前,祂就豫定我來作神的器皿,而且是要來盛裝神?

2011年4月,譚光鼎弟兄邀我去參加造橋福音開展聚會,聚會中有一位陳義傑小弟弟,他也是腦性麻痺患者,我就用林前十三章4~8節的話去供應他和他的爸爸媽媽:『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這篇「愛的真諦」改變了我的價值觀,以前人家對我難免還會停留在「孽」和「輪迴」的觀念裏。但主耶穌藉著「愛的真諦」題醒我說:「翊庭,他們會這樣對你,是因為他們都不認識這位有全豐全足之愛的真神啊!」想到這裏,我也就能諒解並釋懷了。

這幾年來,每個星期日在我們家都有主日聚會,是聖靈揀選了我們家,可以開家成為耶穌的見證。我現在可以從頭到尾參加主日聚會且不會打瞌睡了!而且我也會申言,還會唱詩歌。現在我們幾乎每週六都出遊,有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感覺。父母帶我去過鵝鑾鼻、曾文水庫、富貴角、故宮博物院等地遊覽,每次在路途中爸爸都會讓我看他設定GPS的過程,我覺得這是一般腦麻與特殊成人所無法享有的愛,只有耶穌的愛才有啊!

爸爸很愛我,對我從沒有特殊的眼光,而且他會帶我去餐廳吃飯,不怕承受別人異樣的眼光。但我一直希望爸爸也能受浸,得到和我一樣的神聖生命。最後主終於聽了我和媽媽的禱告,爸爸在2009年受浸了。自從他有了主耶穌的生命之後,我覺得他就不再把時間都花在工作上。以前出去玩,偶而才帶我去,現在爸爸會看重我的需求,特定為我設計行程。很多觀光景點都有樓梯,缺少無障礙的設施,但我的父母都會想辦法把我連同輪椅一起抬上去,真的是「有愛無礙」。

因為我一直用膝蓋打字,這使我的骨盆有些前傾,而且肌肉張力會因此被刺激出來,使身體很容易疲累。因此爸爸最近也很積極在幫我找頭控開關(身障者資訊輸入設施)。我覺得這是主的生命在父母親裏面的變化,使他們有了恆久的忍耐和恩慈,對我盡力地付出並且愛我,讓我能更便利與人溝通。

我愛我的爸爸媽媽,更愛這位獨一無二的真神。是祂使我們全家能因著愛凝聚一起,也更能彼此包容對方的情緒,也讓我的家中時常充滿詩歌和讚美。

各位朋友們,這位神聖的三一神,祂要揀選你我作祂的子民,並要讓祂永遠的生命進到我們裏面,作我們的平安喜樂和真健康。盼望這位真神,引你們走平安的道路,成為你們腳前的明燈、路上的真光!願神祝福你們,早日得到這真正的救恩!                    

(註:徐翊廷弟兄為重度腦性麻痺患者,四肢不能自主行動,亦無法自由運用語言與他人對話。本篇見證係由徐弟兄在輪椅上,用膝蓋敲打摩斯密碼,傳輸訊號至電腦上,轉換為注音符號後再逐字拼寫而成。本篇見證由其父親徐錦蓮弟兄於第六大組11月18日之福音聚會中代為宣讀。)

脫離罪惡進入神救援

 

小時候我就聽過耶穌生在馬槽,死而復活的故事,那時只覺得是個神話故事,是外國人所信的教。我生長在傳統的客家小鎮,我所信的神就是爸媽所信的神,似是理所當然,並沒有什麼不對。

到了就讀高中時,我的腦袋瓜裏常浮現許多問號。我到底是從哪裏來?宇宙萬物又是如何產生的?人死後靈魂會到哪裏去?於是我寫了一篇作文題目「我」,國文老師雖給了高分,卻沒有給我答案,我仍感到疑惑。

25歲時我進保險業工作,受了同事影響,迷上國標舞,開始流連地下舞廳,看見閃爍霓虹燈底下的人們,個個都是因婚姻不幸,痛苦的來尋找刺激和快樂,在不知不覺中,自己也喜歡追逐這短暫的刺激和快樂。離開保險業後,當了溜冰場的DJ播音員,接觸了翹課逃家、打架滋事的青少年,他們常到播音室找我點歌聊天,慢慢地,我變得和他們一樣學會了抽菸、打牌,講起話來流里流氣,像個大姊頭一般,覺得挺神氣的。

我28歲結婚,31歲便結束了婚姻關係,在沮喪無助之下發奮要賺更多的錢,讓自己的生活過好一點,於是決定去酒店當公關副理,過著日夜顛倒,喝酒划拳的生活,每天接觸三教九流的人,看盡人性醜陋不堪的一面,頓時覺得人生好黑暗,沒有指望。這時為了尋找解脫之道,便開始瘋狂地沉迷賭博,連班也不去上了,到處找牌打,當沒牌打時整個人會慌、會亂,像是著了魔一般。到最後連存款全都輸光了還要借錢度日,這時的我真是痛苦不堪。每次想要戒賭都戒不掉,有一天腦海閃過一個念頭,乾脆把手指頭剁掉算了,不然我該怎麼辦,到底有誰能夠幫助我?

我的妹妹是家中老么,她是家族中第一位信主的基督徒,對當時墮落痛苦的我有著很強的負擔,除了背後常常為我禱告,也安排姊妹們到家中看望我,以及邀約我外出相調。起初姊妹們來看望,我都沒擺什麼好臉色,總覺得她們很煩,而且基督徒長得這麼普通、平凡,和我想像的完全不同,可是為什麼他們連唱個詩歌都能這麼喜樂,心中覺得奇怪?但我能確信,在他們臉上所表露出的喜樂絕對不是裝出來的,是從內心發出來的,我心想:我也好想擁有這種喜樂!經過一段時間姊妹們的看望代禱,我便在一次的福音聚會中受浸得救了。

得救後,我開始享受主話的生活,漸漸的也開始配搭飯食服事,在禱告的事上我也經歷了主的帶領與信實。跟著過一段時間的召會生活後,某天的早晨接到區負責的電話,問我是否願意把家打開當區聚會的場所,當下我沒想太多便答應了。因著家打開,這十幾年來我的生命度量不斷被擴大,也在召會中接受多方的操練與成全,對人越來越有興趣,對失喪的罪人特別有負擔。

忙碌且充實的召會生活,使得原本抽菸、喝酒、打牌等靠自己戒不掉的惡習,竟輕輕鬆鬆的從身上完全的脫落,從轄制、捆綁中得著完全的釋放與自由。感謝主,這是何等的救恩,使我的人生有了奇妙的大改變,只因著簡單的相信,無須掙扎努力,這位宇宙獨一的真神就成為我一生的拯救及幫助。感謝神的憐憫,至今在我的家族中已有10位得救信主了!

藉著聖經,我終於找到答案。原來人類生存的意義及被造是有目的的,神造人是尊貴的器皿,為了盛裝神,好能代表並彰顯神,讓神將祂自己更多的分賜到我們裏面,好使我們成為祂的榮耀複本、普及與繼續。藉著聖經,我也清楚知道我從哪裏來?死後要到哪裏去?我不再疑惑,也不再感人生空,感謝主的憐憫與揀選,豫定我成為祂的兒女,這是一條窄路,也是一條達到榮耀的道路,我將繼續向前奔跑,直到路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