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擦乾我眼淚平靜我嘆息

我的弟弟在小學時,就被發現患有腎臟病。高中階段他從洗腎到換腎,我時常看著母親為了弟弟的健康及改善家裏的經濟環境,花費很多的時間與精神,甚至花費金錢,來供應她信仰的神明。但是,媽媽所供奉的神明,並沒有帶給她任何的平安。

在缺乏平安的環境中成長,使我很怕被人拒絕,造就自己不輕易開口尋求幫助的個性,凡事我都要自立自強,自已解決問題。在兒子快滿四歲那年,我的丈夫剛好有機會到國外工作,在不得已的情形下,我只好學習獨力面對當時的處境,那時我認為,我應該可以的。不久之後,發現兒子是需要特別用心照顧的小孩,他在人際關及與人的互動上,需要特別的教導。加上當時我腹中已懷了女兒,老大有事,肚子裏的也有事;因為女兒在出生之後要立即開刀,在懷胎待產的過程中,母親也一樣帶我去拜神明偶像。但是,這一切什麼都沒改變,女兒在出生後第二天仍然還是要開刀。

工作與家庭的疲累,造成自已情緒上無法找到出口,下班之後,面對年幼的女兒及需要特別教導的兒子,我過著嘶吼哭喊的生活。小時侯我渴望自己的家是溫暖的,但是,真正成立一個家庭後,我成了一個不快樂的媽媽。每當小孩熟睡時,我時常藉著流淚來宣洩自已的情緒。為了轉移憂鬱的心情,在電視上看到了關於福音的節目,我實在好奇,為什麼那些人所信靠的神,可以讓他們在面臨苦難的環境時,還能有平安喜樂。我實在羨慕他們,我時常在深處吶喊,神啊!你到底在那裏?為了我的小孩,我不在乎別人的眼光,我一定要把他帶出去。但我呢?誰能夠給我倚靠呀?而且,每每聽著電視上的詩歌,也讓我的情緒有了出口,那全是滿了感動的眼睙。

我對主耶穌實在是渴望。藉著電視上福音的見證,我跟著禱告,內心就得著平安。在等候小孩上課的期間,每次都有愛主的人在我身邊,與我分享他們信主的喜樂,我感覺到主耶穌為我的預備。在一次等侯的過程中,主耶穌為我預備了一位剛得救的姊妹,聽著她的見證,全程我滿了蒙恩的眼淚,同時她為我禱告,當下,我就對主說,主阿!我願意。

原來,在我的周圍,早已有一位姊妹與我相處了一年多。姊妹第一次帶我到主日聚會時,我就感受到家的溫暖。以前,帶著小孩到其他的團體,我必須顧慮到小孩是否造成別人的困擾。但是在召會聚會中,弟兄姊妹的看顧,使我的小孩不再被孤立,同時我也能得釋放的來享受主的愛。我想要當一個快樂的媽媽,希望親子間有更好的相處。召會就像是一個大家庭,基督的愛使我感受到家的溫暖,這就是我一直渴望的,我相信祂可以給我依靠。信而受浸的就必得救,我接受基督作的我救主。在2010年的8月8日,我受浸得救了。在召會裏,弟兄姊妹更是主動的關懷我們家。尤其是我與兒子的關係,姊妹看到了我與小孩相處上的難處,就時常為我禱告。在召會中弟兄姊妹的扶持,讓我感受到家的溫暖,主啊!我是何等的有福。

我的丈夫至今在國外工作已快9年,以往講國際電話總是哭訴抱怨,但現在我時常與他分享在召會中小孩的改變、進步,及與弟兄姊妹外出相調的喜樂。召會中弟兄姊妹的愛讓我感受到神家的溫暖。感謝主!是主耶穌擦乾了我的眼淚,我有了平安與依靠。現在,主耶穌就是我們家的一家之主。讚美主!         

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

十年前一場嚴重的車禍讓我遇見了主。車禍發生於某日傍晚下班,站在路邊紅磚道等公車時,莫名其妙被一輛小轎車撞飛了數公尺才落地。當時緊急轉往林口長庚醫院急救,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昏迷不醒,主治醫師找不出昏迷的原因為何,於是建議讓我回南部家中休養,就這樣還沒清醒就出院了,在家躺了二十幾天才清醒,昏迷的時間前後約五十幾天。

其實現在對剛清醒時並沒有甚麼印象,大部分都是聽家人轉述才知道的。究竟是甚麼時候恢復意識的,確切的時間並沒有人知道,因為我剛醒的時候是不說話的,和旁人完全沒有互動,大概就像是植物人吧!一直到有一天家裏發生停電,我才忽然發出聲音,家人才知道我醒了,也才知道車禍造成的傷害不只是腦出血,腿被撞斷了,連說話都有問題。當時說話的障礙,包括聲音小、帶著沙啞聲,還不只口齒不清晰,甚至連一句完整的話都無法一次說完,只能一個字一個字唸出來。不知道是不是車禍失去了近五年的記憶,讓我剛醒時很像小孩子,很愛笑,也很容易哭,那時候好像還不知道為自己的將來憂愁,畢竟一個只能整天躺在床上,生活一切大小事都需靠家人才能完成的人生還能有什麼樣的盼望?

不但我的人生是沒有盼望的,而且讓我更難過的是,聽到家人說起這麼一件事。就是當初要出院前有親戚建議父母去廟裏求問神明,因為連主治醫生都放棄了,父母親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選擇姑且一試。得到的答案是:你女兒前輩子所造的孽太深,之前的冤情債主不讓你女兒的三魂七魄回來,以至於她醒不過來又死不掉。當我睜開眼睛知道要面對的不只是如此殘酷的改變,還必須要接受活著就是要繼續受苦、還債。當我知道這件事之後,活下來對我而言不是一件開心的事,當時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不記得這樣過了多久,母親看我在家無所事事,於是幫我安排去上電腦課,自己也試著搭公車前往補習班,就這樣認識一位朋友。她是每天搭車去醫院工作的一位護士,她的弟兄是在我家附近長老教會的一位執事,她就邀我主日到教會裏聽牧師講道,中午留下來一同用餐。這讓我認識很多基督徒,即使不知道誰是耶穌基督,也沒讀過聖經,但很喜歡主日早晨在有主同在的教會裏,喜樂地唱著詩歌,聽大家齊聲讚美主。那段日子裏似乎聽見主對我說:既然重生,何不給自己一個不同的人生?於是三年前當我北上工作時,第一次參加龜山召會的主日聚會,就毫不遲疑選擇信而受浸。剛得救那幾年工作依舊是不穩定的,但感謝主,縱然生活再苦,仍讓我留在召會生活中,與弟兄姊妹一起喫主、喝主、享受主,這也讓我懂得無論處於何種境遇,記得要時時回到靈裏,呼求主名,向祂禱告,就能得著內心真正的平安。

我們的主真是聽禱告的主,知道我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之前的工作是一份在桃園戶政事務所的臨時性工作,工作即將結束時,原本滿是擔心、害怕,因為如果找不到工作就必須回南部。若是這樣,肯定要離開召會生活,甚至可能因此遠離主耶穌,當下只有將一切交給主。後來,奇妙的事發生了!當剩半個月工作就要結束時,竟然接到署立新竹醫院的面試通知,在主的帶領下就這樣順利找到了工作。

親愛的弟兄姊妹,不要忽略禱告的重要。腓立比書四6~7:『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車禍雖然讓我失去了原本的聲音,便捷的行動,但我有了主耶穌基督,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 

我已揀選主耶穌

從我第一次被弟弟(衛國)及弟媳(秀鳳)帶去參加召會活動的時候,我就被那裏的氣氛深深吸引與感動,但是會後的受浸,卻讓我很尷尬。因為弟弟及弟媳希望我成為基督徒,但我卻是在拜拜的家庭長大,結婚後夫家也是拜拜的家庭,要我成為基督徒,我不知該如何向家人解釋,因此我很猶豫。我喜歡跟著去聚會,因此我做了好多年的福音朋友。好在弟弟及弟媳不死心,仍然願意帶著我,一直到2011年10月21日,我又參加了在科園會所舉辦的青職福音聚會,他們用單槍投影詩歌歌詞,當我看到有一句:「我等了你好長久…,」我再也忍不住淚流滿面,但那一天我仍舊讓一群圍著我的弟兄失望了,最後是一位譚弟兄替我解圍,他說:「沒關係,後天主日聚會還是可以受浸。」於是我就對衛國說:「你們再給我一天的時間,做最後的考慮。」

回家後,我就向耶穌禱告,我說:「主耶穌,請祢給我智慧,讓我想通一些事情,我才能沒有牽絆,沒有顧慮,心安的,勇敢的走向祢。」結果,第二天我滿腦子想的只有兩個字—快樂,過去這幾年來,我非常的不快樂,每次聚會,看到基督徒那麼喜樂,我好羨慕,尤其一週前,張炎柱弟兄來我家傳福音,讓我非常驚訝及震撼,是誰給了他這麼大的力量,讓他在面對自己重大疾病時,如此樂觀,如此勇敢。相較於他,我實在太丟臉了,而我如果不作一些改變,還是得過和以往一樣不快樂的日子,於是我就對自己說:「試試看,冒險一次吧!」因此在我心中已決定了百分之九十九,另外那百分之一,是留著萬一有什麼反悔的。

我的身體不是很健康,怕冷、怕風,但是週日那天一早豔陽高照,氣溫回升並且一點風都沒有,我不禁在想:「主耶穌,祢可真厲害,連我心中想的,嘴巴未說出口的,祢都知道,難不成這一切都是祢的安排,排除了所有我走向祢之間一切的障礙。」因著我的舊生活未脫落,我就偷偷的去翻了一下農民曆,一看之下,天啊,全部紅字,什麼嫁娶,訂盟…統統可以,我投降了,於是當弟弟打電話來說要載我去科園會所時,我只說了一個字「好!」,因此那天(10月23日)我就歡喜的成為基督徒了。

近兩三年來,我因身體不是很健康,讓我十分困擾,所以我每週一至週五早上去學氣功,下午去作復健,因為效果有限,讓我很沮喪,心情全寫在臉上。有一天,有一位太太遞了一張紙條給我(因為練氣功時不能說話),上面寫著:妳笑起來很漂亮,不要每天一張苦瓜臉,保持好的心情,才容易恢復健康。這是我得救前三個月事情,但就在我得救後的三週,我在復健科碰到她,她對我說:我發覺妳變了,變得跟以前不一樣,大大的不同,我就很得意的告訴她:我現在是基督徒了!看到她嘴巴開開,眼睛睜大,一臉疑惑的樣子,我就約略說了一些,等她離開後,我心想:感謝主耶穌,我真的重生了!

我原有嚴重的睡眠問題,有時要靠助眠的藥物方能入睡,在我得救後,我聽從弟媳的建議,每天臨睡前向主耶穌禱告,祈求讓我一夜好眠,如今我真的不用再靠藥物,也能好睡,感謝主耶穌幫我除去一個心頭大患。

得救之後,張炎柱弟兄用生命課程及衛國弟兄用晨興聖言,秀鳳姊妹用聖經餵養我,讓我茅塞頓開,原來在這宇宙中,具有永遠生命大能的就是主耶穌,我也因此找回了失去已久的快樂與自信,身體也一天比一天健康,感謝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