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來

我目前就讀清華大學醫環所碩一,今天想跟大家分享在我大學時期,特別是在大一時主是如何帶領我走過來的。

我是一個僑生,雖然爸爸跟媽媽都是台灣人,但我是在泰國長大的。我在泰國待了14年,大學才回來台灣就讀。在泰國我讀的是國際學校,教育制度是美式的,並且全是用英文上課。我們從高中就可以幫自己排課表,並且一直到高三課業都不太難,只要有跟上老師的進度加上一些預習,基本上分數都是80~90。不僅如此,每天14:30放學,而且假特別多,可以說是一個輕鬆而且步調很慢的環境。

當我回來台灣讀清華大學時,面對這許多的改變,使我有許多的不適應。在回來大概兩個月後,就開始厭煩台灣的食物。在天氣上,因為泰國常有太陽,所以總覺得新竹陰陰的。但對我打擊最大的,還是清大的課業,特別是物理與微積分。我因為高中時發現自己物理不行,所以高三完全沒修物理,想說走生物方面以後不會碰到物理。想不到大一竟然要修普通物理!這對我這麼一個幾乎沒什基礎的人來說,真的很難。在微積分部分稍微好一點,但記得第一堂課我因為語文的關係,連甚麼是函數、矩陣、…都不知道。在第一次段考後得知自己物理只考17分,真的把我嚇傻了,因為從來沒有考這麼差過。也是從那時才真的驚醒過來,全力拚課業。回台前就常聽說許多僑生學長姊,課業被當得一蹋糊塗,使我下定決心,無論如何我都不可以被當。

雖是這樣立志,也真的把所有聚會時間以外的時間花在讀書上,常常一週有兩三天清晨4:30就起來讀書,但經過一段時間後,我覺得又累又絕望。我從來沒有那麼努力,但考試的成績就連會不會過都沒把握,與我高三時的80~90分相比,真的落差很大,使我真的無力再這樣堅持下去了。

就在如此絕望的時候,我想起我裡面還有一位主,我雖然國中時就成為基督徒,但對他卻幾乎不認識,只知道有難處時,可以藉著禱告到祂面前去。感謝主,量給我這個環境,我當時就常常哭到主面前去,雖然不太知道如何禱告,但就是常呼求主向祂敞開,向他訴說我的不行跟憂愁。經過幾次與祂接觸後,總覺得裡面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平安跟把握。在這段時間裏,我經歷到主的話:『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當我向祂敞開,主成為我的智慧,引導我一步一步的進入深奧、難懂的的部分,加上我住在弟兄之家,弟兄們也樂意為我授業、解惑,並盡力扶持、幫助我,使我享受到弟兄相愛之情。就這樣,主真的帶我順利地,通過大一的每一科目,特別是令我頭痛的物理和微積分,現今,大學四年已過,我也平安地考上了研究所。

朋友們!我真的覺得我很幸運,在我國中時就認識祂,以致我能在求學的過程中經歷祂是又真又活的主。我雖是軟弱的瓦器,但我因著信主,我裏面有寶貝,在遇到不順的環境時,祂就要顯出超越的能力,使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

對於前面的道路,我也不知會遇到什麼環境?但我深知一件事,就是只要我信靠祂,祂必與我同在,並時時保守我。也許你的環境、遭遇與我不同,但這位主曾應許:『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

真的有神

我不是個頂聰明的人,小三開始數學就不及格。媽媽雖不是基督徒,但她總是告訴我:這世上一定有一位會專門保護妳的神。因著相信她的話,使我滿了信心,總能在每次的升學考不失常,甚至發揮超出平常的水準,一路驚險的擦邊進入藥學系就讀。

好不容易進入嚮往的科系,我開始有許多規劃及追求。學業一面,追求名列前茅;也進入藥局打工,擴展社會經驗;更於大三時進入實驗室跟隨教授,希望未來在研究領域有一番成就;也有穩定交往的對象。一切看似美好,卻在博二那年有了變化。先是交往七年的戀情結束了,因此我將生活的重心完全放在實驗室,卻因太在意、太鑽牛角尖,與教授間有了一些嫌隙與不快。突然間,我一直以為擁有的一切,瞬間成為泡影。此時,妹妹也因一些情形,出現精神的問題,家中一片愁雲慘霧。

就在極痛苦時,同學向我傳福音,他叫我不要自己去承擔這一切,召會裡有神、有弟兄姊妹能成為我一切的幫助。聽他這樣說,我決定不妨一試。在一個星期天早上8:30,我獨自去逢甲大學旁的會所,看到一位姊妹在門前掃地,她招呼我進去,我們便開始慢慢熟稔起來,經過相處與接觸,雖感到她有時會有些語無倫次,卻沒想太多。在一次早餐的交談中,我向她提到家中妹妹的情況,她告訴我她自己也是這樣,但在約翰福音九1~3記著:『耶穌經過的時候,看見一個生來瞎眼的人。門徒問耶穌說,拉比,是誰犯了罪,叫這人生來就瞎眼?是這人,還是他父母?耶穌回答說,不是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乃是要在他身上顯明神的作為。』當下就覺得,基督徒跟一般宗教真的很不同呀!因此決定不妨相信看看吧,就受浸了。

得救後,環境依然艱難,但總有姊妹們的陪伴,無論遇到什麼,我們就一同向主禱告,常經歷腓立比書四6~7所說:『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就這樣,在召會生活中滿了對基督甜美的享受時,邁入博士班第三年,實驗和論文發表的壓力逐漸加重。但我知道哪裡有真正的平安,主也祝福我的實驗,總在最需要時間的實驗上,安排人、事、物,加力給我。就如一次要一種轉殖細胞株,因為相關技術我們實驗室不具備,之前學長姊嘗試了兩年都沒有成果,但主讓一位美國教授自願贈予給我們,甚至願意幫我修改預備發表的英文稿件。所以,沒有多久我的研究成果得以順利發表。羅馬八28:『我們曉得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在我身上成了我主觀的經歷。

現在,我在一家藥廠工作,雖會遭遇一些灰暗的事,擔負一些責任,但因著弟兄姊妹為我代禱,主也一直用詩篇二三4~6的話安慰我:『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感謝主,這一生有主的保守與看顧,這位又活又真的神已賜下滿滿的祝福。使我一生一世不但有祂的恩惠慈愛隨著;更能住在祂的殿中,對祂有豐富的經歷與享受!        

轉向祂的眷顧-主的愛尋回了我

我是高中的時候受浸,但我一直不那麼認識主…。大學後因著忙碌的生活,我慢慢地沒有正常聚會,這一離開就是十多年的光陰,直到祂把我尋回。這個尋回讓我知道我一直銘刻在祂的心中,這個尋回,讓我對祂不再只是知道,而是真正的「信入祂」,轉向祂的眷顧。

我是個早熟的孩子,「努力與樂觀」似乎是我成長過程中,師長們都會給我的評語;也說明了我不管遭遇甚麼困難與挫折,都習慣靠自己,然後事情看似也都還能一個一個過去。

直到幾年前,在一個環境中,我發現我對自己竟然是如此的無能為力。我在很親近的關係上遇到了欺騙與傷害,事情來的突然,所有從小讀過的勵志名言掃過腦海卻都幫不了我;那一刻,我對自己感到無助。在一個週五的晚上,我把自己困在家裡,越想越鑽牛角尖,感覺很像走到了盡頭,只想能做些什麼趕緊結束這樣的感覺,…。突然,心裡有個聲音:「呼求主名吧!妳高中時受過浸,妳也知道有位主很愛妳,何不試試看?」於是,我開口用顫抖的聲音呼求主名「哦,主耶穌!」我不記得呼求了幾聲,但我一直呼求,因為想透過呼求來轉移注意力。突然,我的手機鈴響,是我最好的國中同學,他外派大陸三年了,從沒來過新竹出差的他,當時人就在新竹出差,要邀我吃飯。他硬是把我拖離開家,脫離那個黑暗死亡的胡同。那一晚,我第一次感覺到我對自己無能為力。在我最低落的時候,那電話鈴聲,著實驚醒了我,我感覺有「人」知道我的情形,並看顧著我。

當時,我有個要去美國兩個月的計畫,我的心情與能力根本搆不上。但時間因素,我必須出發,有了上次呼求主的經驗後,我在出門搭飛機前,請我的外公陪我禱告,因為我心裡很害怕,當時我連在台灣都不曾有過一個人旅行的經驗,何況這是我第一次一個人出國,而且我的心情是如此的脆弱,…。長達10餘個小時的航程中,我除了睡覺,就是禱告…。

因著禱告,主開始不斷地從環境中向我顯現祂的同在。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剛下飛機,搭著公車要找到住宿的地方。我根本沒心情做功課,只憑著房東告知搭乘方式的印象,我非常沒有把握的一路東張西望。當然,我心中沒有停止過的就是呼求主名,向主禱告。正當我覺得我似乎已經過站,而正準備起身拉鈴時,有個聲音叫住了我:「請問妳是王小姐嗎?」在一堆美國人中間,竟然有華文傳出,我愣了一下。對方又問了一次:「請問妳是王小姐嗎?」主啊,這個人竟然是我的房東,她正下班要回家,看我提著行李箱,所以問問看,因為住處還沒到,她擔心我提早準備下車了。主啊,謝謝祢!我才剛到,如果我下錯站,我真的會遇到很大的麻煩。

在紐約,我有好幾次這樣奇妙的經驗。又有一次,我記錯末班公車的時間,公車站人越來越少,流浪漢越來越多,我心正徬徨之時開始繼續禱告,仰望我的主。說也奇妙,禱告完張開眼就看到一個家庭向我走來,我心裡感到平安,前去求助.這個家庭竟然就住離我僅隔兩條街的地方,他們帶著我一同去搭白牌車,並為了我提前下車,在巷口看著我進入家門。就是這樣的看似徬徨無路,禱告後卻又有路,好幾次我回到家,緊張的關上房門,都會驚嘆:這到底是運氣,還是…主呢?這個疑問在我從紐約飛到Boston的時候,我完全得到了答案。

一個月後我從紐約離開前往Boston,在Boston我是向學校申請寄宿家庭,我沒有任何的預設需求。到了寄宿家庭,開門迎接的是一位慈祥的老奶奶(當地美國人),我心已平安一半,當奶奶帶著我介紹家裡的環境,經過一個長長的穿廊時,我看見牆上有一幅月曆,我眼淚馬上流了下來,我看見主了!

它不是一般的月曆,它與我外公家牆上,我從小習慣看到大,每一年召會都會發的福音月曆一模一樣。我當下雞皮疙瘩滿身,我哭了,同時從心裡深處我聽見主說:「孩子,我一直都在。」這個家是Boston當地人,是一對愛主的弟兄姊妹,他們20年前曾飛來台灣參加過李常受弟兄的特會訓練。感謝主,這一刻我完全知道我不是運氣好,而是愛我的主引領我在這些經歷中看見祂,對我說話,為要將我尋回。我沒有提出任何需求,我會被安排到數百個寄宿家庭中的一個,甚至我母親在我出發前因擔心我,想幫我找當地聖徒的家,都讓我以費用已繳給回絕了。但愛我的主,卻安安穩穩的把我放在遙遠美國Boston的召會,一個愛主的弟兄姊妹家中。每當我在房間軟弱哭泣時,就能聽到弟兄姊妹在廚房大聲的呼求與禱告;若不是主,又是誰呢?於是,我在Boston恢復了我聚會的生活,跟著弟兄姊妹一起小排;回到台灣後,我自己來到科園會所,跟當時正在聚會的姊妹說:我想回家。於是,流浪十多年的我因著主的愛與帶領,我回家了。也因著弟兄姊妹的愛與扶持,讓我的召會生活越來越穩固。在此我向主有個心願,我不願再當飛鳥,我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與召會的弟兄姊妹們一同往前。感謝主!

不離不棄的愛

早在我高中的時候,和我只差一歲的姊姊,受浸得救了,沒多久她帶我去了一次特會。那次聚會中,我也受浸了。可是老實說,我忘了我為什麼受浸,可能是覺得基督徒看來都好喜樂,我也忘了當初有什麼感動。可是我卻記得,隔幾天我有點後悔,後悔自己太衝動,也可能是怕爸媽生氣,加上聚會被要求要操練上台申言實在很有壓力,所以就和姊姊說:「妳還是忘了我有受浸這件事,我再也不去聚會了。」

可是主耶穌沒忘。過一陣子,有一天放學在路上遇見一位從菲律賓來傳福音的姊妹,她幾乎天天在校門口等我,只為了陪我讀幾節聖經。當時我很功利,覺得書都讀不完了,哪有多的時間讀這些“其它的東西”。所以我開始躲她,最後和她說不要再來等我了。就從那次起,過了很多年,我都沒有再遇到基督徒了。

上大學後,我真的徹底忘了主耶穌,和當時的許多同學一樣,生活就是讀書和玩。我一直照著屬世的價值觀,很努力,同時也很驕傲。當時覺得只要努力,我就可以得到我以為的成功。碩士班畢業後,我像大多數同學一樣在園區工作,不到一年,我決定再去讀博士班。我還記得通過入學申請時很自以為是的認為,這個投資可以讓我在職場上找到更好的機會。

重回校園的第一年,我過得相當辛苦。除了經濟很拮据,還必須面對新環境中維妙的人際關係。我進實驗室沒多久就得罪了學長,因此在實驗室中我開始被排擠,當時的指導教授卻只是勸我要我忍耐。同時,我還結束了一段讓我覺得很不堪的感情。當時我對人非常失望,週遭的人很冷漠,看你快跌倒了,不但不會伸手拉你一把,反而把你推倒再從你身上踩過去。博士班的第一年似乎是在愁雲慘霧與烏煙瘴氣中過了。

後來我為了資格考去修了一門課,在交期末專題時我遇到了一些困難。這時我遇到一個非常熱心的助教,她和我當時身邊看到的人很不一樣,後來才知道原來她是基督徒,她也成了當時我系上唯一的朋友。過一陣子她約我去聚會,因為是朋友,不好意思拒絕,所以就去了。我當時也不好意思和她說我高中受浸的事。沒想到進到聚會中唱了第一首詩歌,我的眼淚開始流個不停。我流了很多眼淚,整個人好像徹底被洗了一次,我心中所有的事都放下了,主耶穌用了很奇妙的方法醫治了我受傷的心。

那一年我的姊姊因為工作的關係也搬來新竹,因此她和幾位姊妹開始每週陪我讀經。可是我實在是頑梗背逆的人,雖然我相信有神了,對祂卻沒什麼渴慕,好像覺得主耶穌離我很遠,平常沒事不太會想到祂。畢業後因為工作時間長,慢慢地聚會越來越少,最後又完全不去聚會了。

結婚後我更是忙於工作。沒想到公司營運狀況出了問題,我當時參與的案子突然停了,我每天從很忙變得沒事可忙。更意外地是在同一個月,我發現我居然懷孕了。工作上突然的改變,加上孩子,我才發現我的人生根本不是自己可以掌握的。我的孩子因為腸胃道先天的缺陷無法喝奶,出生後沒幾天又回到醫院,在醫院的前幾天醫生一直找不出原因。當時有兩位姊妹來月子中心看我,陪著我禱告,要我把一切仰望主。感謝主!醫生幾天後找出問題所在,我孩子兩週大時醫生為他動了手術,孩子滿月前我們就帶著一個白胖可愛的小貝比回家了。

因為要照顧小孩,我就辭去了工作。沒想到接下來的日子我常感到很憂鬱,覺得自己好像被困住了,和先生也常為了孩子起衝突,不知道生活還可以期待些什麼。當時我常和媽媽抱怨,最後連我不信主的媽媽都看不下去,就對我說:“難過時應該去禱告,不要鑽牛角尖,凡事想開一點。”這時我才想起,我又把主耶穌忘了!

沒多久有一個姊妹約我去兒童排。一開始覺得有點像來到幼兒園,可是弟兄姊妹像家人般的互動讓我很羨慕,滿了愛與包容。在那次聚會,我覺得我好像一直在外面流浪,一直想用自己的方法解決問題。所以當時我和主耶穌說我好累,我想回家了。然而,在當時我卻還是不知道我該如何回到神的家?

感謝主,我們信的是又真又活的神!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有一天我在交大校園遇到發福音單張的姊妹與師母們,就把我帶回身體中。因著每週參加聚會,才發覺聖經有如此豐富的真理在其中,我開始渴慕更多地來認這位奇妙的救主。

回顧以往,從我受浸到穩定過召會生活,中間經過了二十年。人很難有這樣的情感與意志,可以花這麼長的時間,等待一個人回心轉意。我的個性很悖逆,過去有很多次我把主耶穌忘了,一忘就是好多年,可是主耶穌從來沒忘了我。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我感謝主對我不離不棄的愛,在我還不認識祂時,祂就先愛了我。現在回想起,在人生中有許多時刻其實不用過得那麼辛苦,就像馬太福音十一章提到:『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又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感謝主,我可以用勞苦重擔和主換一個輕省的擔子。只要轉向主,讓祂帶領我前面的道路,主耶穌就是一切難題的解答。

快快進入方舟,同過召會生活

我生在一個有傳統信仰的家庭,但是在我幼年的時候,常常為了領取麵粉供給而到教會去。我信主之後,相當喜樂、滿足,和我之前的生活不太一樣,以前很容易焦慮,現在卻看得很開,覺得許多事都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我的女兒會陪我禱告、禱讀,還送我福音月曆,要我常常讀月曆上面主的話,而我的妻子以前工作常常要到半夜很晚才會回家,有一次我心裡擔心的不得了,甚至憂慮到喘不過氣來,覺得快要死掉,我就從深處呼喊「哦,主耶穌!哦,主耶穌!哦,主耶穌!」說也奇怪,我的心平靜下來,那股憂慮的感覺也煙消雲散,我感覺是主救了我。後來我看著牆上福音月曆上的話,反覆禱讀,心也就漸漸定了下來,不再害怕,像這樣的經歷,有好幾次。我也常常勸我的兒女們,禱告真的很有效,如果有事情,就要禱告主耶穌,祂會幫助你們,無論是我的兒子還是女兒,他們遇見問題有了難處,我都這樣勸勉他們。

以前,一直有傳統信仰和祭祖的問題束縛著我,我常與來看望我的弟兄姊妹說,如果一定要祭拜,這樣的事就到我這裡為止吧!所以我無法受浸。但是我的兒女們卻不用再拜拜了。

當我拜拜的時候,我常常在想,如果拜了這一家廟的神,而不去拜隔壁那一家廟的神,那不是很不好意思嗎?可是拜了隔壁那一家廟的神,不是就要拜更多家廟的神嗎?這樣要拜到幾時?倒不如選一位真神,以後敬拜祂就好了,不用拜那麼多個,感謝主,真神只有一個。

看見我的姊妹得救,變化真的很大,她每天都好喜樂,好有活力,完全看不出來曾經罹患癌症第三期。她早晨就去會所晨興享受主,下午就去爬山運動,晚上又去聚會,日子過得很充實,還一直帶人得救。雖然她一直催促我受浸,但是我還是不願意,因為我覺得,我的人生無望,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和膝蓋的疼痛,讓我覺得我的人生已經了了,信不信主已經無所謂。直到我的弟弟因為亂服成藥導致腎衰竭,而要住進加護病房,當時我心裡焦急卻無可奈何,因為我也無能為力,只能囑咐姪兒好好照顧自己的父親。

看見弟弟躺在加護病房沒有起色,我心裡忽然有一個念頭,也許我受浸了,弟弟就會好起來,於是我向我的妻子說,我要受浸!她相當意外,問我確定嗎?我說是真的。於是積極的她毫不猶豫,馬上聯絡弟兄們來服事我的受浸,兩天之內我又反覆,但是姊妹、兒女和女婿們不斷為我代求,堅固我。受浸那一天,他們都回來了,孫子們也在,我禱告求主赦免自己以前的無知,眼淚不自覺得流個不停,心裡卻喜樂洋溢,還對孫子

們說,這麼好,你們怎麼不一起受浸呢?以前的我想東想西,受浸後,卻不再想這麼多了。

奇妙的是,我受浸後弟弟病情真的轉好,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氣色也好了許多,我的妻子聽了召會的交通,知道要帶人得救結果子,否則以後兩手空空難見主面,就傳福音給我的弟妹,沒想到弟妹還未得救,我的弟弟從醫院回來,躺在家裡床上,卻說他要受浸,姊妹不放過機會,立刻請弟兄們來服事。感謝主,想不到主記念我,竟讓我的弟弟也一起蒙恩,讓我們同進方舟,同過召會生活。我還有許多親人尚未得救,我相信主的應許不會落空,因為「我將殘燈帶來交你,我把所欠餘生歸來,我心因得你光復亮,我的日子藉你太陽,更顯光明美麗。」

    (彭炳章)


我出生在一個傳統宗教的家庭,但小時候也常去參加教會的活動,當時覺得很開心也很快樂。只是在傳統家庭的洗禮下,仍舊脫不開宗教的束縛。我常告訴自己要做好事才會有福報,因此我不僅常捐錢給廟宇,也在廟裡當志工,甚至勸人為善,皈依佛門,我以自己為榮,因為我帶好多人向善,而我的工作,也拯救了許多人。雖然常有基督徒到家中來唱詩歌、禱告和做見證,但我仍覺得自己拜拜那麼多年,生活很好,做人也相當成功,實在不需要轉換信仰來信耶穌。

直到遇見自己的兒子婚姻出了問題,這讓我相當掛心,因為從來沒有什麼事情能難倒我,此時竟讓我焦慮到吃不下也睡不著的狀態,我四處拜拜尋求幫助,但是都沒能改變情況,我的心裡更是一直過不去,這事情跟我所想的是天差地遠,也為我的兒子抱不平。此時有一個親戚突然對我說,「先生家族中一位長輩過世了,但是卻沒有牌位讓人可以祭拜他,因此他成了孤魂野鬼,讓妳的家不得安寧,沒有平安。」我心裡想,他說的實在很有道理,於是在大半夜裡自己搭著野雞車趕到南部去,花了大把鈔票幫這位死去的長輩安置牌位和廟宇,我自己出了代價,連夜趕車,又累又辛苦,沒想到回來後我的身體每況愈下,我越來越容易覺得疲憊,而且沒有力氣,體重也一直往下掉,索性到醫院裡檢查,竟然得到了癌症第三期,霎時晴天霹靂!

雖然兒子、女兒和女婿們得知消息後一直為我禱告,也陪我禱告,但是我沒有心情,因此每次他們打電話來,我都不想接,也不想聽他們說主的話,情緒是一直很低落,常常流淚,我真是跌到谷底了。有一天,我突然覺得,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我意志那麼消沉,那些愛我的兒女們和孫子們該怎麼辦?我親愛的丈夫又該怎麼辦?我還要照顧我的丈夫呢!不行,不行!我要起來呼求主的名,向祂禱告,求主救我並醫治我。於是我天天呼求主的名,雖然不太會禱告,但是我照著孩子們所說,每天至少呼求一百聲主耶穌,我不僅改善我的生活作息及調整飲食,更重要的是每早晨我到操場散步的時候,我就大聲呼求主的名,「哦,主耶穌!哦,主耶穌!」再向主有一些禱告,每一天這樣做的時候,我的精神就來了,思慮煩惱也少了,我覺得自己好像更有活力。

這樣的生活持續一陣子後,親朋好友見到我,都說我手術後恢復得很好,氣色竟然比以前沒生病時更好了。感謝主醫治了我,我也愛弟兄姊妹們,但是卻不肯馬上受浸,我想一步一步慢慢來,雖然大家總是催促,但我仍是躊躇。有一天二女兒教會有愛筵,我抱著參加看看的心情準備赴會,沒想到臨行前我的大女兒和女婿吵架了,原本我想,這樣還能一起去嗎?但是大女婿說,“這是仇敵的攔阻,為要讓我不能赴筵。”所以叫我一定得去,可是看見他們不和睦,我心裡也不好過,於是心一橫對他們說,“我要受浸!我討你們的喜悅,巴望你們也討神的喜悅。”原本是抱著看看的心態,沒想到當天聚會我就受浸進了神家的門。

受浸之後才發現受浸與未受浸真是差太多了,未受浸前享受主只吃到一點點,現在是大大方方盡情享用。每一天,主都對我有新的引領,原本我有自己的生活規劃,但是主卻巧妙的領我參加教會每日的晨興,讓我天天以祂的話為我的起頭,漸漸的一起跟著弟兄姊妹們接受成全,認識主耶穌更多,更豐富,神為我所預備的,真的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神加給我的,更是數不盡的豐富,不僅救我的性命,還如此愛我,讓我和弟兄姊妹們一同被神的靈充滿。我常常為了做愛筵而聚會遲到,大家叫我不要做,沒關係,但是既然主拯救我,如果可以,我當然要服事祂!最近我也帶了一位年輕媽媽受浸得救,不是我接觸她,而是她來靠近我,感謝神,我們有主,人就自然被我們吸引。因為主真的甜美馨香又豐富。 (彭鄭月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