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福音聚會見證(一)

今天我要向各位分享在升高中考試的這段時間,如何經歷神是又真又活的神。

在這段時間裡,每天回家就是面對讀不完的書,還有時間無形的壓力,有時候讀到一半,放棄的念頭就浮現出來,時常需要靠意志力苦苦支撐。家人常叮嚀我要倚靠神,起初我不以為意,那時的我認為,考試要努力、要靠自己,考後再靠神,可是模擬考的成績卻令人失望,我甚至埋怨神為什麼努力卻得不到回報?在經過多次打擊之下,原本如鋼鐵般剛硬的心逐漸變得柔軟,我開始學習在有困難時去經歷這位神,在精神不濟的時候去唱首詩歌,我發現這真的蠻有效,往往在我快要倒下的時候,成為我應時的幫助!

每到晚上媽媽都會要求我讀一章聖經,有一次印象十分深刻,我們讀到詩篇三十七篇第五節:『當將你的事交托耶和華並信靠祂,祂就必成全。』這句話幫助我,使我在讀書時不再倍感壓力,反而能夠心平氣和地面對接下來的每一場考試。

考試結束當天,心情不是特別興奮,尤其是在初步核對答案後,我反而多了一分沉重,心思一直徘徊在考試的結果,但是家人又分享一首詩歌給我,歌詞有一、兩句,我十分有感覺-它說:「神如果引導你走你所知道的路,你得到的益處並不會太多,如果神引導你走不知道的路,受益格外豐碩,因為這會迫使你與祂相連接。」正是如此!所以,我無須煩惱,只要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竭力追求,因為神已幫我決定好了。

  (青一 陳家豪)


會考前一個月,壓力越來越大,覺得書一直讀不完,時間不夠用,心情很煩躁,但每週三的光華小排、週六晚上的讀書園及主日還是都分別時間參加;每一次的聚會,都讓我覺得享受了主及時的供應,並不會覺得浪費時間,回到家比較能靜下心來讀書,反而讀得更有效率,事半功倍;很多弟兄姊妹常常關心我,指導我功課,我覺得我怎麼那麼有福氣,有那麼多人可以問功課,只要來到聚會中就能享受主的愛,享受弟兄姊妹的愛。

還有一次讀書園有位敬愛的長輩如父親般的鼓勵我說:“讀書不是單憑自己,乃是倚靠主,照主的帶領而行。你翻土了、播種了,接下來就仰望天下雨囉!”另外還告訴我可以常常唱詩歌,若是每天都有一首詩歌浮現,那是很可貴的。當下我裡面就有這樣的羨慕,都還沒跟主要,很奇妙從那天一開始,主每天都給我一首詩歌,每當我唱起裡面的詩歌,所有的憂愁與壓力都藉著詩歌而煙消雲散,整個人變得很輕鬆、很喜樂。

我是一個容易緊張又膽小的人,如果別人給我不好的臉色或語氣不好,就會讓我傷心很久;我很慶幸從小在教會裡長大,能夠認識創造天地萬物的主,有主在我裡面我就不怕風浪,遇到挫折困難、傷心難過、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我就來告訴主,向主傾訴,主耶穌就像我的好朋友一樣了解我。漸漸的,我確信只要倚靠主我就能剛強起來、聖經上也說:『我在那加我能力者的裡面,凡事都能做,』如果沒有主,我可能要得憂鬱症了。

會考結束了,雖然我不知道到底要選擇高中還是高職,但我知道我的一生主都替我分好了,不管到那一所學校,都是主的安排,有主的美意;我願意作主活水流通的管道,把主耶穌介紹給我身邊的同學,因為神就是愛、神願意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 (青二 涂嘉欣)


高三是相當沈重的一年,充滿考試與競爭。在這競爭激烈的環境中,我的成績和同儕相較之下並不是很好,大概是後三分之一,可想而知我的壓力相當大。儘管如此,我有一個清楚的認知:我有一位神,我並不孤獨,祂是我的牧人,時常與我同在並帶領我。在讀書的過程中,我經常煩躁而讀不下書,即使換個科目也沒有效用。這時我會拿起聖經,聽一首詩歌,很奇妙的,我的裡面就會有平安,不再煩悶和憂慮,反倒是滿有力量。生活中,我仍舊是參加校園小排、主日聚會,並沒有因為考試臨近而閉關讀書,反而有規律的生活,與神有聯結。

儘管心中有確信,神必定會幫助我,但是數次的模擬考成績卻使我相當失望,最拿手的數學總是因著粗心和緊張而並不理想,更別提令我頭疼的國文和英文,那分數更是慘不忍睹,四次的總成績都只有66~68級分,心中不免緊張,而有所疑慮,不知道神的安排為何?

時間飛逝,原本的150天只剩下一週了,但是我的內心卻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越發焦急,反倒相當平安。當時我讀到了舊約聖經創世記的結尾,我看到一個清楚的對比:雅各和以法蓮的對比。雅各是一個抓奪者,從出生那一刻起便和兄長爭奪長子的名份,甚至以一碗紅豆湯、以假扮成哥哥的模樣,騙取長子的名份和祝福。然而,以法蓮沒有做任何的事,神卻將長子的祝福賜給他這個次子。我心裡明白,神告訴我,人啊,你不需要為自己竭盡所能地去抓奪,因為神早已為你所安排好,你只需憑著信,盡自己的本份,剩下就是等候結果。憑著這樣的心志,我甚至在大考當天沒有感到什麼緊張,反倒神智清明,毫無憂慮,因為我相信神。

在拿到成績的那一刻,我難以置信這竟是我的成績,我的數學自然沒有掉一級分,國文、英文甚至比過去的模擬考都還要好,總級分雖然沒有將近滿分,但是拿到了71級分。對照著自己過去的成績,我裡面充滿著讚美,因為我知道這一切不是憑靠自己,乃是源自於這一位神,他賜給我智慧,給我平安,使我有超乎水準的發揮。(青四 蘇耘寬 )

耶穌基督-歷久彌新、永遠不衰

我常想人類有歷史以來,有什麼人與事是可以傳揚兩千年,跨越國籍、種族、膚色、貧富、智愚…,而歷久彌新、永遠不衰的?除了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以外,我想應該再無其他。

我平時的工作就是面對病人及家屬,很少有機會對著這麼多人說話,而且所要講的又是這麼抽象、這麼心靈的事物,儘管這麼困難,我還是克服一切,來為基督說話。

做見證就是面對過去的自己,比較過去的自己和現在的自己,在認罪悔改信主之後的改變。我受浸已經十五年,是受了妻子的影響而相信的。主後1999年921大地震前的暑假,我在舊金山UCSF的醫院進修,那時我妻子一個人帶著三個小孩留在台灣,有召會的姊妹接觸到她,經過一段時間,她就信入了主耶穌。等我回國後,就常常跟著她到會所聚會,每次唱詩歌就會覺得特別感動,儘管父母有阻力,但我還是受浸了,慢慢的我父母也都受浸,接受了主。

我的父親是早年隨著國民政府來台的流亡學生,所以我的父家比較沒有台灣傳統大家庭的那些舊思維。好比說結婚要合八字,我結婚前岳父就向我要八字去合;我就說:「不用了啦!八字不合難道就不結婚了嗎?」我的妻子信主之後,在心理和生活層面都得到了釋放。因為傳統鄉土的那種舊思維曾經逼得她喘不過氣來。而我呢?剛開始主要是基於同進退的原因來信主的。

信主之後,主成為我日常生活的倚靠,我隨時可以不用備辦任何牲禮就能向主禱告,主就會讓我的心得到平靜。

其實我個人是不喜歡向後看的,我比較喜歡向前看。向後看往事,回首來時路,往事如煙,很多人、事、物都已改變,只能存在記憶之中。在每個人生的岔路口,我們可能選擇了某個方向,就一路走下去。到了今天仔細想想,如果當初做了另外的選擇是否會有不同的結果呢?其實沒有人知道,說不定是殊途同歸,只是有的路途平坦、風景秀麗;有的路途顛簸荒涼、坎坷崎嶇;有的人路上有好的夥伴同行;有的路上卻是孤寂不堪。至於我,因著信入基督,有弟兄姊妹的陪伴扶持,成為基督肢體的一部分,使我在得救後的人生路途中再也不感到孤單。

很多日常生活的壓力,都是來自傳統、封建的思考模式,例如:因果論。你就是沒有做功德才有今天的報應、冤孽…等等;你就是沒有修、沒有福田才會怎樣怎樣。這種三姑六婆式的邏輯其實是很多人痛苦的根源。這並不是說「接受福音你就可以事事順利,萬事迎刃而解」。因為主耶穌不會幫你背單字,不會幫你背數學公式,更沒辦法幫你一夜致富。我們的主不是財神;但是我們的主是主宰的神,祂是賜平安喜樂的神!祂曾說:『我將這些事對你們說了,是要叫你們在我裏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翰福音十六33)什麼人是最有福的人呢?是腰纏萬貫的人嗎?是有權有勢的人嗎?都不是!最有福的人應該是有平安和喜樂的人。

怎樣才能有平安喜樂呢?是看勵志的書籍嗎?是看巴菲特的傳記嗎?是看心靈療癒的書嗎?是參加靈修嗎?我想都不是。平安喜樂的第一步應該是「原諒別人、原諒自己」那就是赦罪。

在我受浸成為基督徒之前我是不認為人有原罪的,當預官時有學長向我傳福音,我和他爭辯的點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人怎麼會有原罪呢?沒有罪為何需要拯救呢?等到進入社會、娶妻生子、成家立業,人生有了些經驗後才慢慢體會到,這個罪,是人生來就有的,也就是這個人裡面罪的性情,使我們有了機會就會形成外面罪的行為表現。

在受浸的過程中,經過聖靈的洗滌,脫去舊造、穿上新造成為新人,在某種意義上,也是把過往種種,焚燒殆盡成為灰燼,灑落身旁成為養份。你我不必再為過往過犯自我苛責,只管邁向新的未來、新的人生。

各位朋友,如果你對人生有迷惑、挫折,你不僅可以藉著從你全人的最深處呼求:「哦,主耶穌!」使你從各種消極的處境與情緒中得著拯救,因為:『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四12);並且你也可以試著靜下心來查讀聖經,並藉著信心接受這些話,因為:『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太四4);甚至聖經說:『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詩一一九105)從其中你不但可以了解人生的奧秘,且可釐清你人生未來的方向。  

我是個罪人蒙主恩

我來自大陸的南京市,現在就讀於國立交通大學電信所,去年9月在交大學生中心受浸。

我與大家分享,神與我之間的故事。在我蒙恩以前,我是一個極力反對主耶穌的。我有室友,是天主教的,他邀我去他們那裡。我當時,就說我愛好自由,別和我談宗教,找別人去。

可是,這位主耶穌,在我無助的時候,卻依舊將祂極大的救恩和超越的愛臨到我。大學的第四年,遇到一系列的事情,讓我當時站立不住,無法自救。那一年,我先是考研究所失敗,接著感情上又遭遇打擊。外面,我養成了酗酒的習慣,經常是喝得爛醉,後來又結識了西安在地的一些流氓。所以,我經常和一些黑道人士混在一起喝酒。從裡面講,我當時的精神也不太好,有憂鬱症,睡覺一度是要靠藥物維持的;最嚴重的時候,在宿舍5樓的陽台上企圖跳樓。那個時候,我媽媽打電話給我的時候,常常都是聲音顫抖,往往帶著哭泣。甚至一次,我媽媽哭著對我說:“佳偉啊,媽媽求你和媽媽一起去看心理醫生好不好”。那個時候,家人對我失望,我自己對自己絕望,社會也厭惡我。我當時就是一個危險品,不良青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

在我覺得自己沒辦法站起來的時候,耶穌來救贖我。去年,我來到台灣讀碩士,選導師的時候,我就上網查詢,當時看到網上寫黃家齊老師很特別,說黃老師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也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句話就吸引了我,也為我開了福音的門。隨後實驗室的學長就邀請我去聽福音,出於好奇就去了他們的聚會。那天,我一進門,就有弟兄趕過來抱住我,噓寒問暖。我好久好久沒有這樣被對待過了。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麼,卻能感覺到這幫人很特別,覺得很是羨慕。那天,我聽大家分享,聽著這幫奇特的人在唱「歡迎來到這美地」,學長問我要受浸嗎?我其實不知道受浸是什麼意思。但是,我聽著歡迎來到這美地時,就覺得這個生活是我要的!當弟兄們稱我為弟兄時,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有一種被呼喚回家的感覺,我就覺得我要和這幫人在一起,我要做他們的弟兄。

我得救後,才知道。這位主耶穌不是一個宗教,也不是一個規條。祂是一個救恩,住在我裡面;祂是一個愛,時時刻刻在我身邊。我要在這裡說,感謝主!你們知道嗎?曾經那個沉迷於酒精的青年人自得救後再也沒有去過酒吧了。曾經那個憂鬱的青年人,得救後再也不需要安眠藥了。這是只有神能做到的,神救我脫離了痛苦,祂給了我從來都沒有的平安。得救後,一次從前的酒友發信息問我在幹什麼?我回答,在讀聖經!那個朋友就說:“你怎麼這麼老氣橫秋,台灣的夜店應該很好玩吧,出去玩玩呀”。我當時,心中就有一句話,撒但,退我背後去!當然我不是說我朋友是魔鬼,而是我心中對那種墮落生活的懷念才是魔鬼,因為那會引誘我的生活走向不好的光景。

感謝主,我今天蒙保守,在許多事上,以前勝不過的,現在卻能勝過。當時,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就愣住了一會。過了一會,我回復他:“過去的日子,我已經不在懷念,那些諸如酒精這類的我已經不需要了,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我今天的生活,我感覺榮耀無比”。我這位朋友聽完後居然也開始懺悔。

我是一個曾經極度糟糕,差一點就墜入敗壞的無底深淵。可是這位主耶穌救我脫離曾經的酒精和憂愁!真是願平安喜樂歸於每一位!

不離不棄的愛

對於召會-神的家,我是三進三出。但主耶穌是以永遠的愛來愛我,對我總是不離不棄,用慈繩愛索牽引著我,讓我不致迷失。

我生長於台南傳統的拜拜家庭,第一次聽見耶穌基督,是在姊姊結婚時-我姊夫生長於基督徒家庭。還記得當時,我姊姊跟姊夫開出條件,願意與他結婚,但是不准強迫她信督基教。

雖然在家中我是最小的,但不論在課業、工作上,都是兄弟姊妹中最好的。因此就養成了我莫名的優越感,不論遇到何種困難,都不願向人請教、求救,總覺得別人都不如我,怎麼可以解決我的問題呢?只有我才能解決自己的難處。因而也造就了我剛硬、固執的個性;若遇到與人起衝突,如果是我的錯,我總是想盡任何理由,硬抝到我贏;如果是我對,就更是得理不饒人。

在我大學畢業出社會時,要找工作。我的姊姊與姊夫跟我說:妳何不向主耶穌禱告,將妳的心事告訴祂(我姊那時已是基督徒)。我還記得那時,我回答說:“我不認識耶穌,我也不會禱告。”他/她們教我,先開口呼求主名,接著就像朋友般的將心事告訴祂。那天晚上,我跪在窗前,看著滿天星星,第一次開口呼求主名,就將心事一件一件地跟主耶穌訴說…。過沒幾日,就找到一個工作,薪水竟比我要求的還高。這是我第一次與主接觸,覺得這位神還真是蠻神的,但事後就忘了祂。

出社會幾年後,輾轉來到竹科工作。在竹科的工作期間,一路都很順遂,但精神上卻很空虛,漸漸地利用物質需求填補空虛,因此也導致財務破洞愈來愈大。這段期間,只要有人介紹那座廟可以補財庫,我就去,還甚至遠征去三義深山裡面的廟。除此之外,還有人說我只要把氣場調好,我的財務狀況就會改善;因此,所有可以讓氣場變好的錢,我花的是心不疼、手不軟的;住的地方不大,卻買了三座大紫晶洞,玄關/客廳/臥室全擺上了,身上掛著、戴著,懷裡藏著紫晶、粉晶、黃水晶、綠幽靈、鈦晶…等;但是,結果卻是讓財務更吃緊,精神更空虛。

在工作上,因著能力被賞識,那時,有一票工程師著手要創業,邀請我參加。當時,連創投公司都談好,如何投資挹注資金也有了規劃,心想,我以後應該是上市/櫃公司的大股東了,所財務的問題都可解決了。不料,一夕之間風雲變色,原召集人因小孩在除夕晚上急病,讓他決定要以家庭為重,多些時間陪家人,不開公司了。他的這個決定,使得一票人不但開公司的夢碎了,因已辭職,都回不去原公司了!

那時我在新竹並無買屋,所以,就選擇回台南家裡住。「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感謝主,主並沒忘記在十幾年前開口呼求祂,向祂開口禱告的我。在台南,姊夫與姊姊更有機會向我介紹這位主,告訴我:『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並邀請我這參加星期日的主日聚會。在那次的聚會中,我被一群非常喜樂的弟兄姊妹圍繞,聽了神創造人有三部份-靈、魂、體…人生的意義,就是要讓神進到人裏面,作人的內容。會後,馬上問我要不要受浸?可是我那期間,心裡一堆煩惱、憂慮。並且我現住家裡,家裡是拜拜的…,若受浸,應該會有更多麻煩的。後來,一位年長姊妹告訴我:“你想的愈多,難處就愈多。”於是,半推半就地就受了浸。回家後,跟父母說,我受浸信入耶穌了!雙親並沒說什麼,只是,以後家裡若有拜拜,食物/飯菜會先分出一份未拜的給我。感謝主!只要信靠主,祂都會安排妥當。

因著長期在竹科的工作環境,習慣了那樣的步調及思考邏輯,對於在台南的生活/工作並不適應,為此迫切向主禱告,主也安排我二年後再次回到竹科工作。人總是健忘又自我,在回到新竹工作後,因得心應手,除了固定用skype與姊姊早晨親近神之外,又慢慢地沒參加主日聚會,更遑論小排…等。其實早晨親近神,也是應付姊姊的。所以,在生活作息/飲食娛樂上,不久就又回到之前不正常的情形裏去了。也因此,我的身體出了一些狀況。這時,我才又想起我是有主的人,我有阿爸父可以當靠山。故此,我將自己的身體狀況禱告給主並交通給弟兄姊妹,聖經上說:『你們的對頭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喫的人。』我們若落單了,就容易被吞喫了。因此,我向主悔改認罪,趕快回到主日聚會,緊聯於弟兄姊妹。當我再次聯於弟兄姊妹,聯於召會,就愈喜樂。就連我這個人也像換了個人似的:

曾經在工作上,有一位同事,不明事裡的公開罵我,並攻擊我,說,我是基督徒還說謊。當下,我天然的反應是要跟他對罵,但一在心裡呼求主名,就有感覺說讚美主吧!在那當下,我只在心裡一直讚美主,口裡並沒跟那位同事起爭執。十分鐘後,那位同事知道是他誤會我了,主動開口道歉。當下,我經歷到順服就蒙福,我們的神是說話的神,是又真又活的神!

每年春節,我都會回去台南看母親,一起團圓。今年剛好遇上台南大地震,地震後,多處缺水,我二哥在我母親家的一樓開自助洗衣,所以很多人排隊來洗衣。但因母親家屬水壓較低的地方,所以進水並不穩定,若開啟營業用的強抽馬達,左右鄰居自來水管的進水都會先被抽到自助洗衣營業用的水塔,別說鄰居沒水,連媽媽家的水塔也進不了水。一天,我看到媽媽家的水塔沒水了,照理說,應該會自動進水,但沒有。我發現二哥的營業用強抽馬達是開著,我試著先關掉,媽媽家的水塔就進水了。因那時是晚上,我想等家庭用的水塔滿了,我再開啟強抽馬達,不料,當晚(家人都已入睡)二哥打電話來指明找我,並罵說,為何關他的強抽馬達?我解釋家裡沒水用,先讓家裡備足水,再轉回強抽馬達。但二哥不聽解釋,只是一直罵,並說你們沒水不會忍耐一下,讓我先做生意不行嗎?當下,我心裡非常的憤怒及難過,但因顧及老母親的心情,不敢與二哥對罵,只在心裡一直呼求主名,但心裡還是一直很被攪擾。隔天清晨,我心裡還是一直很被攪擾,猶如一塊大石頭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我將此難處禱告主,感謝主開啟我的眼睛,讓我看見,我們的敵人不是人,是那在背後的魔鬼。

故此,我更迫切地向主禱告,求主拯救我的家人,斷開那從撒但來的捆綁及惡勢力。『當信靠主耶穌,我和我一家都必得救。』神是信實的,祂既拯救了我,必要拯救我的家人。我所要作的,就是配合主耶穌天上的代求,在地上與祂同工,將福音傳到地極,讓萬民歸入祂的名下。

耶穌基督成為我的中心與目標

我是家中長子,從小父親對我有很高的期望,我也很努力,一路上都是就讀第一志願的學校。高中時期同學大多是以讀醫科為第一志願,我卻決定讀生命科學,作科學研究,因我認為作研究能發現疾病機制,而且科學無國界,可以造福人類。台大畢業後順利申請到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班,也拿到全額獎學金,攻讀分子生物。雖然跟從名師,但自己很有獨立性,並沒有接受指導教授多少的指導,憑著自己努力,四年就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到紐約市洛克菲勒大學作博士後研究,不到兩年就完成,被聘到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三十出頭就有自己獨立的研究室。那時一切看似順利美好,但一路上看到這行中仍然有許多爭名奪利的事,對於向來認為科學是清高的、並有崇高理想的我來說,心中不免感到失望。

一次偶然的機會,受邀參加基督徒家中的聚會,當時我看到這班人非常特殊,他們臉上滿了笑容、平安喜樂。由於我生活周遭很少有這樣喜樂的人,因此我深深被吸引。此時,一位年長的葉弟兄問我願不願意相信這位主耶穌?我雖然沒有讀過聖經,也沒有參加過任何聚會,卻簡單的回答說:「我願意!」他進一步問我願不願意受浸?我也說:「我願意!」所以當天晚上我就在他們家中的浴缸受浸得救。就是如此簡單,雖然我是第一次聽見,也已獲得博士學位,甚至是讀生命科學,也熟悉達爾文的理論,我卻願意簡單地接受這位主。在往後的幾年,大多數家人也陸續得救。

雖然已成為基督徒,但因工作非常忙碌,沒有讀多少聖經,對神的旨意也沒有多少認識,因此仍舊過著倚靠自己能力的生活。由於表現優異,獲聘到德州貝勒醫學院擔任教授及作研究,因著持續有些重要發現,在43歲就取得該校終身職正教授職位。有一天,我發現我的一個非常重大的研究成果遭人侵佔,對如此不公義的事情內心深感不平,因此興起訴訟的念頭。我深知走法律途徑我必定贏,但我又不太想撕破臉,於是內心相當交戰,因而有段時間每每徹夜難眠。最後,我決定要走法律途徑。就在決定後,我與我內人在高速公路上開車,她告訴我,聖經羅馬書有一句話說:『不要為自己伸冤,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當下,我被這句話震撼住了,心中的不平馬上被平息,當下就決定不要訴訟,這是我第一次經歷主話的大能。從此後我就很寶貝主的話,就開始希望更多讀聖經,更多了解神的心意。

由於我在自己專業領域上的表現,於2007年受聘回國,到竹南園區國家衛生研究院擔任特聘研究員兼主任,創設免疫醫學研究中心。整個過程我知道是主的帶領,雖然我人生沒有這樣的規劃,我就順服主的帶領回到台灣。在美國待了25年,要回台灣並不是個容易的決定,但是主替我作了決定。回台灣後,慢慢地越來越多讀主的話、禱告、與聖徒聚集,所以我就越發明白主的心意。也知道凡事要轉向神、倚靠神,將未來的道路交給神,凡事求問神。所以我從一個人生目標是要有偉大發現好造福人群的人,轉變成一個一切倚靠神的人。我經歷了目標與價值觀很大的翻轉。在過程中我也學得如何平衡工作與召會生活,簡單的說就是以基督為中心。

當然,神的祝福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過去幾年,我陸續有重要的研究成果,也獲得幾個獎項,包括「22屆王民寧醫藥研究傑出貢獻獎」及「第一屆台灣生技醫藥發展基金會生技獎座」。同時也是清大及交大合聘教授,過去一年也在中國醫藥大學創設免疫醫學中心。不過,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了,也不再是我的追求了。最近連續有幾個大藥廠及財團有意與我合作或開設生技公司,但我知道這一切都要倚靠神,讓神來帶領。所以,我未來的路很清楚,就是要跟隨著主。

至於我的家庭,由於我的太太是個愛主的姊妹,我們中間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因為我們的中心就是耶穌基督。上個月我參加建中同學40週年同學會,大家都在討論或憂慮如何規劃退休生活,但我知道我不必擔心這個問題。雖然我的成就及職位都會過去,有一天我也會從職場上退休,但作為一位基督徒,永不退休。詩篇十六11:『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親愛的朋友,願你們如同當年的我,有勇氣簡單地接受這位耶穌基督成為你生命的主,你將得著神的眷臨,成為最有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