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基督成為我的中心與目標

我是家中長子,從小父親對我有很高的期望,我也很努力,一路上都是就讀第一志願的學校。高中時期同學大多是以讀醫科為第一志願,我卻決定讀生命科學,作科學研究,因我認為作研究能發現疾病機制,而且科學無國界,可以造福人類。台大畢業後順利申請到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班,也拿到全額獎學金,攻讀分子生物。雖然跟從名師,但自己很有獨立性,並沒有接受指導教授多少的指導,憑著自己努力,四年就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到紐約市洛克菲勒大學作博士後研究,不到兩年就完成,被聘到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三十出頭就有自己獨立的研究室。那時一切看似順利美好,但一路上看到這行中仍然有許多爭名奪利的事,對於向來認為科學是清高的、並有崇高理想的我來說,心中不免感到失望。

一次偶然的機會,受邀參加基督徒家中的聚會,當時我看到這班人非常特殊,他們臉上滿了笑容、平安喜樂。由於我生活周遭很少有這樣喜樂的人,因此我深深被吸引。此時,一位年長的葉弟兄問我願不願意相信這位主耶穌?我雖然沒有讀過聖經,也沒有參加過任何聚會,卻簡單的回答說:「我願意!」他進一步問我願不願意受浸?我也說:「我願意!」所以當天晚上我就在他們家中的浴缸受浸得救。就是如此簡單,雖然我是第一次聽見,也已獲得博士學位,甚至是讀生命科學,也熟悉達爾文的理論,我卻願意簡單地接受這位主。在往後的幾年,大多數家人也陸續得救。

雖然已成為基督徒,但因工作非常忙碌,沒有讀多少聖經,對神的旨意也沒有多少認識,因此仍舊過著倚靠自己能力的生活。由於表現優異,獲聘到德州貝勒醫學院擔任教授及作研究,因著持續有些重要發現,在43歲就取得該校終身職正教授職位。有一天,我發現我的一個非常重大的研究成果遭人侵佔,對如此不公義的事情內心深感不平,因此興起訴訟的念頭。我深知走法律途徑我必定贏,但我又不太想撕破臉,於是內心相當交戰,因而有段時間每每徹夜難眠。最後,我決定要走法律途徑。就在決定後,我與我內人在高速公路上開車,她告訴我,聖經羅馬書有一句話說:『不要為自己伸冤,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當下,我被這句話震撼住了,心中的不平馬上被平息,當下就決定不要訴訟,這是我第一次經歷主話的大能。從此後我就很寶貝主的話,就開始希望更多讀聖經,更多了解神的心意。

由於我在自己專業領域上的表現,於2007年受聘回國,到竹南園區國家衛生研究院擔任特聘研究員兼主任,創設免疫醫學研究中心。整個過程我知道是主的帶領,雖然我人生沒有這樣的規劃,我就順服主的帶領回到台灣。在美國待了25年,要回台灣並不是個容易的決定,但是主替我作了決定。回台灣後,慢慢地越來越多讀主的話、禱告、與聖徒聚集,所以我就越發明白主的心意。也知道凡事要轉向神、倚靠神,將未來的道路交給神,凡事求問神。所以我從一個人生目標是要有偉大發現好造福人群的人,轉變成一個一切倚靠神的人。我經歷了目標與價值觀很大的翻轉。在過程中我也學得如何平衡工作與召會生活,簡單的說就是以基督為中心。

當然,神的祝福是超過我所求所想的。過去幾年,我陸續有重要的研究成果,也獲得幾個獎項,包括「22屆王民寧醫藥研究傑出貢獻獎」及「第一屆台灣生技醫藥發展基金會生技獎座」。同時也是清大及交大合聘教授,過去一年也在中國醫藥大學創設免疫醫學中心。不過,這一切已經不再重要了,也不再是我的追求了。最近連續有幾個大藥廠及財團有意與我合作或開設生技公司,但我知道這一切都要倚靠神,讓神來帶領。所以,我未來的路很清楚,就是要跟隨著主。

至於我的家庭,由於我的太太是個愛主的姊妹,我們中間總有說不完的話題,因為我們的中心就是耶穌基督。上個月我參加建中同學40週年同學會,大家都在討論或憂慮如何規劃退休生活,但我知道我不必擔心這個問題。雖然我的成就及職位都會過去,有一天我也會從職場上退休,但作為一位基督徒,永不退休。詩篇十六11:『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親愛的朋友,願你們如同當年的我,有勇氣簡單地接受這位耶穌基督成為你生命的主,你將得著神的眷臨,成為最有福的人! 

正確的抉擇與化妝的祝福

今天我要跟大家分享兩個見證,第一,信耶穌這條道路,我確信是做得最好最對的抉擇;第二,我的孩子眼睛有多重的狀況,影響著外觀和學習,神完全醫治了他。

我從小一直很順利,沒有為任何事操心過,更不知什麼是「憂愁」、「罣慮」,但我早婚,結婚8年不孕,為了求子到處去拜、去做儀式、去算命、當然也少不了所謂的試管醫療,全都沒有成功,身體也因為醫療過程被感染,部分器官被切除,花了不少錢,也傷了身體,因此變得很沒有自信也很自卑。

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這時我忽然想起大學時老師不孕與她的見證,也勾起小時候主日學時的記憶,於是我就去受浸,當月就懷孕了!我一受浸神就立刻動工,從那一刻起直到現在,神從未停止過,神的工一天比一天大,恩典一天比一天加深加多,生產第一晚我既喜又憂,喜的是神破除了我不孕的咒詛,憂的是孩子的眼睛有狀況,不是一天兩天,不是一年兩年,也不是開刀就可以解決。孩子和我的身心靈都很痛苦,因為我相信-我的神是信實守約施慈愛的,沒有一個憂慮祂不能擔待,沒有一個重擔祂不能背負,祂是不離不棄的,總是在禱告中安慰我,祂的意念是高過我的,在醫治孩子眼睛的過程中祂早已有豐富的供備。祂是生命、祂是復活,在經歷醫治過程中,神成為我和孩子心中的磐石,確信祂是祝福的神,是愛、是憐憫的真神。

我把難處帶到神的面前,活在召會中,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彼此擔就代禱。我們的神是聽禱告、有權柄、有大能、有醫治的全能者。一路上醫治的大小細節鉅細靡遺,各個環節過程,他都開路安排、調度所有的人事、物,按著不同時期的需要來醫治他。神顧念我們,祂說凡勞苦擔重擔的到祂的跟前來,祂擔我們的軛和重擔,為叫我們學祂的樣式。感謝神!如今,孩子的眼睛已得著完全的醫治,甚至,在外觀上也看不出有何差異,在學習作業的表現上,更叫我敬畏讚美祂是配得一切榮耀的神!祂是宇宙中獨一無二的真神,我要將這一切的榮耀歸給神。

我的孩子最近受浸了,他非常愛主,因為之前身心靈受傷,我們從未離開過神,一直活在弟兄姊妹當中,活在主裏。孩子的生命被主的話構成,變得成熟穩重,不容易被環境挑起而影響心情,對召會的聚集總是積極,對神的話語飢渴,因他年小赴軛與對主的經歷,讓神成為他的業分,更是磐石。

最後我要說的是,神用化妝的祝福,翻轉了我孩子的人生以及我的家庭,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神給人的恩典,所以,眾弟兄姊妹們要常常仰望神,呼求主名,多多禱告,相信這位全能的真神,一定能帶領我們躍過難處。

雖經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主與我同在

我的童年在苗栗一個淳樸的客家鄉村度過,努力的父母親為了打拼事業,把三個孩子的生活照料都交給了祖父母。我在家中排行老大,從小即跟著祖父母學習各種繁雜的家務工作,因此訓練了我獨立自主的性格。1997年,國中畢業,事業有成的父母決定把我送到加拿大多倫多留學,盼望我將來學成歸國後,可以幫助他們的事業。於是我獨自在多倫多展開了高中學習生涯。1998年初,一位學姊邀請我參加多倫多Mississauga召會的福音聚會,當時16歲的我,懷著單純愉悅的心接受了耶穌基督,受浸得救後便過著豐富甜美的召會生活。

但甜美的生活,很快就因著我自己錯誤的選擇而結束。17歲時,我開始感受到同儕的排擠與嘲弄。為了得到別人的認同,我開始改變自己的外表和生活方式,過著一種滿了世界潮流與享樂縱慾的生活,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包覆著不聖潔的裏子,那是一種大大得罪神的生活。主耶穌曾經透過三種不同的方式告知我,這是祂所不能接受的生活,然而我的心卻剛硬地選擇忽視和不予理會。最終,我讓自己徹底地被撒但吞噬,完全脫離弟兄姊妹們和召會的保護。之後的十年間,我雖分別在紐約、台北、上海等大城市裡生活,但實際上卻沒有什麼不同。我每天的穿著時尚亮麗,交了許多世界朋友,夜晚經常在酒吧、夜店和卡拉OK店度過,每個日子都沈湎在菸酒之間。在那樣的世界裡,沒有愛也沒有光,黑暗裡盡是墮落之事。漸漸的,虛空便佔盡了我的全人。

17歲的某一天,我開始看見並聽見鬼怪。起初,我以為只是幻覺,但隨著次數增多,以及牠們來碰觸我的肢體,我才確認牠們的真實性。十年來,牠們不斷攪擾我的生活,許多次甚至出現蓄意的攻擊行為。我曾經假裝看不見、聽不見,但這麼做是枉然的,牠們只是更經常的來攪擾。然後我便徹底放棄,並且逼迫自己適應日常生活中有鬼的事。當中有幾次害怕的時候,我曾經『想到』主耶穌,但卻不願意開口呼求祂,寧肯自己面對鬼。直到2007年九月底,某天的半夜,來了『一大群』鬼拍打並撞擊我的房門,牠們在門外叫囂怒吼,『人數』眾多,門把被牠們弄得嘎嘎作響。我在驚恐之餘,竟然本能地脫口而出:『主耶穌救我!』這是我離開Mississauga召會多年後,第一次呼喊主耶穌的名。當時門縫底下掠過一抹白色閃光,隨即門外一片安靜,再也聽不到任何響聲。於是我就這樣從半夜坐到天亮,我不斷回想剛才事發經過的細節,與我先前多年的經驗非常不同。當下不由得心生敬畏,感謝神願意拯救悖逆如斯的我。

2007年底,當我準備結婚時,我意外發現自己竟已懷孕,我的心情錯愕又驚喜。由於長年不健康的作息,我的子宮曾經動過醫療手術,術後醫生告知我將來很難再懷孕。我的先生雖然很喜愛孩子,但在決定結婚時,也接受了我未來可能無法懷孕生子的狀況。對我而言,我也認為自己不配成為一個母親,因為身體已不能承受一個新生命。可是,當我赫然發現自己已經懷孕時,當下內心既驚異又矛盾。這時,我唯一想到的竟是我逃避多年的神,因我知道生命氣息乃是由祂所賜。但是我已經離棄祂十年了,我還能拿什麼臉去面對祂?

當時,我顫抖的手握著出現兩條線的驗孕棒,跪下向主認罪禱告。我生硬又畏怯地呼喊這個既陌生又渴慕的名字:『主耶穌…主耶穌…主耶穌…』。懊悔的眼淚立刻不斷滴落下來。此刻我一句禱告的話也說不上來,然而主親自來安慰我。多年來祂仿佛在等待我回頭的這一刻。在這樣的光景下,主開始恢復我。而後我經常禱告,把自己的婚姻和孩子都交在祂的手中。即使婚姻和家庭充滿各種挑戰,主耶穌總是滿了供應並從中帶領我學習成長和歷練。

生命中的環境讓我學習仰望神。當我們已經有了兩個孩子後,並沒有計劃再生育第三個孩子。但事與願違,老三是在我們夫妻倆都不情願也不期待的情況中來臨的。在懷老三的過程中,我們夫妻倆同時都面臨生活和工作上的困難。再加上被醫生告知唐氏症指數不及格的狀況下,我們以為這是人生最糟的情形了。沒想到更糟的還在後面。2013年2月7日傍晚,我剖腹產下兒子,原本一切正常的新生兒,突然在2小時以後出現呼吸窘迫,先生被新生兒加護病房通知兒子『病危』。這時,剛開完刀的我有一股從來都沒有過的無力感,我連自己兒子長什麼樣子都沒看清楚,他就要死了嗎?而這時我這個作母親的卻只能躺在這裡,什麼都做不了!人的能力實在太有限了!

但是就在那時候,我立刻轉向我的神,祂是最強大的依靠。我做了這樣的禱告:『主啊,這個孩子本來就是順服神旨意而生的,這個孩子不是我的,若是主今日要取走這個孩子,我願順服你的旨意。主啊!我只求你快。』這樣禱告完之後,原本冰冷的身體頓時溫暖了起來,仿佛有人拿著一壺溫水澆灌我心,流向身上的每個末端。這是我此生遇到最大的平安,永遠難忘。當時未信主的先生簽完病危通知書後,心情極為沉重,我卻安慰他說:『神已經賜下平安。』

2013年2月12日,兒子健康的出院了,先生才剛放下心中的大石,沒想到二天之後,我竟然血崩而必須緊急動手術。醫生嚴肅地告訴我情況危急,他希望我能有堅強的求生意志來配合他們的手術。看著血崩的自己,我覺得有一股無形的強大力量把我推向死亡之門,我的人生似乎已進入倒數階段。我『交代』先生說,不知道能不能再出手術室見到你,請你務必記得兩件事:一是你一定要接受耶穌,祂是真正的神;二是孩子們都還小,她們需要一位母親,你一定要再找一位愛主的姊妹,她會好好愛孩子們的。但是焦急的先生根本聽不進我所說的話。

麻醉之前,醫生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問我:『你有宗教信仰嗎?』我回答說我是基督徒。醫生就說,那你就想著祂。麻醉前我禱告:『主啊,你今日要帶我走嗎?但我懇求你得著我的先生和得著三個孩子的一生,求你為他預備一位好姊妹。』時間緊迫,我帶著必死的心求神聆聽我的禱告。清醒後,我聽見醫生奔向我的腳步,他擔心地告訴我還沒脫離危險,但他們已盡了力,若出血依然不停止,他必須摘除子宮以保全我性命,但這也不是萬全之策。在手術室外的我徘徊在生命的邊際,不禁感歎人的生命短暫而脆弱,人生的意義究竟為何?站在死亡門前的我不由得思考這個最基本的問題。然而,家庭、事業、甚至孩子或先生都不是真正的答案。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竟然出現了,祂對我說:『我來醫治你。』漸漸地,血崩的情況受到控制,幾小時後我就安然出院了。

感謝讚美主,經過這些人生歷程,我真實經歷到『神是我人生的意義』。我很喜樂地分享我的見證,我也願意一生愛祂、跟隨祂並事奉祂。

單純的信託

我是苗栗客家人,從小就聽媽媽說我是關聖帝君的義子,每年總在誕辰的時候為我帶上新的平安符,可是我始終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同,未曾夢過他、想過他、遇見他的經驗,更別說要向他祈求什麼了。

等到出了社會,黑暗面就一直圍繞在我的身旁,不斷的影響我,所以到現在都還沒有值得稱道的事,可以對自己訴說。直到最近一年內心突然有聲音叫我該為自己做事了,這感覺、這聲音不斷的增強、放大,最終佔領我內心所有的心思。我在今年元月底正式結束了十餘年的上班族生活,現在在新竹十八尖山開了一間賣普洱茶的小店面,一個人的力量是微弱的、是有限度的。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店內的陳設,生財器具、商品、都是我最親密的家人及朋友協助我完成的。每樣東西總在它該出現的時候出現,一點落差也沒有,我心想怎麼都那麼巧,好像都安排好了一樣,好神奇!

其實我與我的妻子想找一個信仰、一個寄託已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的家在我不斷的轉換工作、不斷的犯錯下,數度面臨破滅邊緣。所幸我的妻子有一個穩定的工作,一個適合她的環境,一個可以讓她持續付出的公司,才讓我度過一次又一次的危機,期間有想過去慈濟做志工也有想過吃齋念佛,以尋求自己內心的平靜,希望光明早日臨到我。

不瞞各位,在與我們的神主耶穌接觸之前,我已經參加一位法師的讀經班,甚至也想要皈依佛門做一位出世弟子,就在皈依的前夕,主終於向我表明祂的用意,祂大能的手終於臨到我。我遇見蒙神所揀選的周嘉羽弟兄及他的姊妹,因著借用洗手間,來到我的店裏,順便向我傳福音。我很好奇,一點也不排斥,我只問他信主會很難嗎?他說很簡單,跟著我禱告即可。他問我願意嗎?我說好,沒問題。就開始第一次的禱告,內容我完全忘記了,我只是照著唸而已,主耶穌在祂自己的時候用祂自己的方法進到了我的靈裏,我得救了!

原來把自己交出去,是何等簡單,何等輕鬆的事啊!我的煩惱不見了,我的擔心害怕不見了,周弟兄說一切交給主,主會保守我與我的家人。弟兄姊妹們,完全信入主,把自己全然交託與祂,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而且很簡單。

我在隔天2月25日在我的妻子不知情的時候,在周弟兄夫婦及譚弟兄夫婦的見證下,在科園會所受浸了。他們問我感覺如何,我說心裏很平靜。但是說真的,原來在第一次禱告後,禱告的內容在不經意的情況下已經讓我全然放下了,我把自己的一切交出去,由主為我安排,由主做我的牧人,引領著我前進,我現在每天呼求主名,每天禱告,然後內心就靜靜的等待,接受主的啟示及賜福。

現在受浸過了一個多月,主為我預備了邱弟兄夫婦、謝弟兄夫婦、胡弟兄夫婦、譚弟兄夫婦及提供愛筵的焦弟兄夫婦。他們每個禮拜都會輪流教導我禱告、讀經、唱詩歌,我非常謝謝他們的付出。一個新的生命,新長的枝芽,是極度需要被餵養被照顧的,那怕只是一句簡單的問候也好,都能讓我一天比一天成長茁壯。感謝主耶穌,讓我遇見弟兄姊妹們,我因為主而重生,因為他們而更堅定自己的信心,讚美主!這是何等美好的生活。

我的妻子增娟,4月8日晚上於焦弟兄的家中也信入主耶穌而受浸得救了!她看到我的改變,看到家的改變,也看到她自己的改變,她的生活因為參加主日聚會,因為唱詩歌,因為享受愛筵而被充滿,滿了豐豐富富主的恩典,感謝主!祂的話說:一人得救,全家都必得救。這是真的,主會保守我的一家平安喜樂,保守我和姊妹的生活、工作,孩子的學業也能順利完成,我相信主。就如同我是我女兒的父親一般,祂是我的阿爸父,祂愛我們,不僅願為我們捨去祂的愛子,更要將祂自己不斷分賜到我裏面,作我生命供應;祂愛我們,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我們。

 

 

慈繩牽引,終歸主名

我很自義,幾乎看誰都不順眼,要我信主,除非有好見證的基督徒傳福音給我,我才會接受。然而是主莫大的憐憫,一步步的部署,讓我遇到許多品行佳美的基督徒,終將我折服,使我歸入主名。

小時候,鄰居搬來一個基督徒的家庭很喜樂,常常有詩歌從他們的家中傳出來,不是吵架聲,是悅耳的詩歌聲,並且開口閉口總是感謝主、讚美主,這種常常喜樂,凡事謝恩的態度使我對基督徒有了初步的好感。國一開學第一天就在校門口有兩位西教士發聖經,我雖然隨即就將聖經丟在馬路旁,但他們依舊面無慍色的說:主耶穌愛你!這種對人不失望的心態,又使我對基督徒更有好感。

高一在外求學,第一次週末搭車返鄉,鄰座是一位基督徒的大學生,她向我傳福音,我用科學的理論跟她辯論,她竟然辯輸了,但她沒有惱羞成怒,三天後反而寄來三本屬靈書報來解答我的問題,這又使我對基督徒的好感加溫。高二全校人緣最好的模範生就坐在我後面,她熱心公益,溫柔良善,謙讓宜人,真是人見人愛,又是一個基督徒。由於太喜歡她了,我就和她去參加福音聚會,結果碰著主了,願意接受主,但馬上被父母封殺,他們以『背叛祖先,大逆不孝』的罪名冠在我身上,並且動之以怒,誘之以淚使我屈服,讓我放棄信主的念頭。

但凡交託在主手中的,祂一個也不失落。藉著高三聯考的壓力,我實在喘不過氣來,就想到要倚靠主,這時主就打發鄰居的基督徒家中一個跟我年紀相仿的兒子來邀我參加一場專門以醫病趕鬼來見證主大能的福音大會,因著讀書讀得太痛苦了,父母竟然答應我去參加。由於親眼目睹瞎眼得復明、癱瘓起來行走、長短腳得醫治等事,使我對主的信心大大增強,回家後即刻跪下來向主許願:只要祝福我考上理想的大學,我一定不顧家人反對,受浸歸入主名。後來,主真是聽了我的禱告,隔天起,我非常的安息,天天心平氣和的準備考試,當年8月6日放榜,我果真考上理想的大學。

但惡性如我,竟然反悔了,不想當教徒被約束,卻想在大學生活中好好玩樂四年。8月8日台中市召會寄來信仰問卷,我當下不想回函,但內心非常的不安,甚至有聲音說,妳怎可黃牛,一定要寄回去。我降服於良心的催促,但又不想讓基督徒來接觸我,怎麼辦?我就故意勾最差的選項,『沒興趣讀聖經』、『沒時間』、『不想要聚會』、『我是佛教徒』等,我想這樣的回應,寄回去也無妨,他們絕不會想要來接觸我的。哪裏想到,開學第三天,有位別系的學姊拿著我寄回來的問卷來找我。為著讓他們死心,我就擺了一張臭臉,果真嚇到她了,不到2分鐘就離開了,我相當得意,心想你們應該不會再來找我了吧!

沒想到,主竟興起一位室友開始對我反感,總是對我冷嘲熱諷,甚至還在眾人面前說:『不喜歡林○○,討厭林○○!』這使我很痛苦,忍了幾天後,我受不了了,很想找個人訴說我的委屈,誰可以聽我的心事呢?腦袋瓜就想到那位基督徒學姊,於是迫切地向主禱告,求主再打發她來找我,我一定承認我經歷過主,並且願意受浸歸入主名。結果,不到30分鐘,她真的來了,我知道是主聽了我的禱告,因此我不能再辜負主的恩典,於是一五一十的向她見證主的好,接著就在一週後的福音聚會受浸成為神的兒女。

後來我問這位學姊,為何會來接觸我,她說當然不想,但連續3天都找不到那些反應好的新生,正當要離開宿舍時,主在她裡面提醒,有一個林○○可以再去接觸,她雖然不想,但順服主的引導。雖然第一次被我嚇到,心想放棄我了,沒想到幾天後,路過宿舍,主又催促她再來找我,雖然不解,仍再次順服,果真主就藉此把我帶回羊群了。謝謝主!製作了一位這麼有學習的姊妹,把我帶回歸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