屬天浩大的能力

出身在基督徒家庭的我,是第三代基督徒,從小隨著父母過召會生活。在兒童班裡,熟悉了聖經中的故事;在青少年聚會中,認識這位神除了是每個聖經故事裡的主角,更是位又活又真、可讓我倚靠的神。大學念書時,我是個孜孜不倦的好學生,為的就是畢業後能出國深造。大學四年我時常和同伴們一同禱告,將我們的夢想、前途、婚姻,交在神的手中,求神引領我們走人生的每一步,也教我們越過越主觀的認識祂。

大學畢業時,順利拿到普渡大學的入學通知及全額獎學金,就此開始了我離開本地、本族、父家的留學生涯。離開了熟悉的環境與家人,來到人生地不熟的美國,在這裏我沒有任何倚靠。除了凡事盡力,我也學習活在召會中並且事事倚靠神。神也在各樣的事上,給了我出乎意料的帶領。求學、交往、結婚、畢業、工作、生子,人生的每一步,都滿了神別出心裁的安排。研究所畢業後,找第一份工作時,在神巧妙的安排下,我進入了加州理工學院諾貝爾獎等級的實驗室,跟著諾貝爾獎得主的老闆與他那世界頂尖的研究團隊,一同從事癌症及愛滋病藥物的研究。在這段期間,我學到免疫學研究領域中最頂尖的技術,也做了許多的動物試驗,包括給動物注射藥物。之後,神又帶領我和先生,進入知名大藥廠工作,在藥廠中有機會參予不同的計畫。在那裏,更加訓練了我用科學的眼光,分析數據並做出合乎邏輯的結論與決策。我很享受做為一個科學家的工作,在工作中有許多的挑戰,但神總是帶我過關斬將,一一經過。這些經歷使我更認識這位神是我的智慧,是我的發表,是我一切需要的補足。

兩年多前,因工作的關係我們舉家搬至芝加哥,在這裏一面努力拓展工作經驗,一面過著甜美的召會生活。去年夏天一切看似平凡安穩之時,我們得知當時五歲大的兒子患有第一型糖尿病。第一型糖尿病是一種自體免疫系統的疾病,患者通常在5至10年間會顯出第一型糖尿病的症狀。第一型糖尿病無法預防,也並非因為後天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而引發疾病,而是患者生來就是如此。也就是說,神造我們的兒子就是如此。第一型糖尿病目前無法治癒,患者必須終身注射胰島素,來控制血糖。在飲食上需要受節制,必須定時定量,不能隨心所欲。而這就是當時五歲的他,在他接下來的人生裏所要面對的。當醫生確診他是第一型糖尿病的患者時,我非常心疼。因為我知道,從此五歲的他,不能只是簡簡單單地當個無憂無慮、懵懵懂懂的小男孩,他的生活會有180度的大轉變。他也必須學習面對這些轉變,接受這些轉變。

為維持兒子長期的健康,父母必須幫助他作良好的血糖控制,這包括每天扎手指量至少四次血糖,三餐飯前與睡前注射胰島素,並長期監控他的血糖數值與趨勢。我必須很小心地控制他的血糖,一面要避免血糖過高造成糖尿病的症狀,一面也要避面血糖過低造成昏迷的情形。這考驗著我對血糖值的判讀與給藥的判斷上的準確度。但也因著照顧他,我突然明白,神早在過去的十年中,藉著我的職業,培養我有很好的技能,使我在照顧他健康的事上,能很快的上手。過去我每天在老鼠身上打針,今天我每天在我兒子身上打針;過去我每天分析實驗數據並根據數據做出合理的決定,今天我每天讀他血糖的數值與曲線並決定給藥的劑量與時間。我不禁對神滿了敬畏,神在創世以先就命定我們要經歷這個環境,祂也訓練我們使我們有能力經過這個環境,叫我們不致被擊倒,反倒能站立得住。

一面我需要照顧他的身體,一面我也需要照顧他的心理。他是個很懂事的小孩,知道自己有第一型糖尿病,也一直很努力地配合著。然而,面對每天要打很多的針,並且飲食上受限制,不能隨心所欲的吃,總還是會有讓他心情不好,難過大哭的時候。處理他情緒上的反應,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課題。沒有任何一本書或一個人能告訴我,處理五歲小男孩因為要打針或不能吃零食而情緒崩潰的標準流程。面對情緒崩潰的他,我真不知該如何安慰他。叫他不要哭,對他的難過也無濟於事;叫他要勇敢,對他又是太苛刻的要求。我只知道我必須成為他穩定的力量,但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幫助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我的心裡向神禱告,求神親自成為他的安慰,成為他的力量。

自從兒子會認字以來,每天晚上,我或著他的爸爸都會陪著他背一小節聖經節。有一天的經節是馬太福音四4:『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裡所出的一切話。』我們一同背著這節經文,背完後,他向著我笑了,他說:「媽媽,我不是單靠食物,是靠神的話。」在那之後,他更願意配合在飲食上受節制。在打針這件事上,他處理得很好,沒有什麼太大的困難。唯獨對於裝血糖偵測器時要打的那針,有非常大的恐懼,至今仍無法克服。每當他想到要打針將血糖偵測器裝上時,就會因為很害怕,而不能控制得一直掉眼淚。然而,有一天我們背到彼得前書五7:『你們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為祂顧念你們。』我問他什麼是憂慮?他搖搖頭說不知道。我說憂慮就是一切令你害怕的事。他說裝血糖偵測器是他的憂慮。我說對,這是你的憂慮,但是這是一件不會改變的事,可是我們可以把牠卸給神。卸給神就是告訴神,我們可以禱告告訴神。當時他沒有回我話,但我看著他的小臉和他那堅定的眼神,我知道神的話進到他心裡去了。從此之後,每當他有害怕的事,就會請我們幫他禱告。前幾個星期的某一天,他告訴我們,每次打針時,他都在心裡向神禱告,求神讓針打下去不那麼痛。他說禱告完打針就不痛了,只有很少數的時候會痛。聽著他和我們分享他的經歷,我知道小孩是最真實的,若不是他發現神是真的、向神禱告是大有功效的,他不會在沒有人要求他的情形下,一天禱告好幾次。我心中不禁感謝讚美主,讓他在小小年紀,就經歷並認識這位神是又真又活的。

感謝主!在我的經歷裡所發生的每件事,沒有一件是偶然的,每一件都是神精心策劃,為要使我更認識祂。這位神不是福利平安的神,信祂不保證一帆風順,當然也不代表你會悲悲慘慘。這位神是一位帶著超越浩大能力的神,以弗所書一19:『以及祂的能力向著我們這信的人,照祂力量之權能的運行,是何等超越的浩大。』接受祂,你能在各樣景況中,經歷祂那超越浩大的能力,這就是我們基督徒的生活。在順境、在逆境、在各樣的景況裡,都有這位神引領我們,叫我們不被環境所抓奪,卻能越過各樣的環境。腓力比書四12:『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富餘;或飽足、或飢餓、或富餘、或缺乏,在各事上,並在一切事上,我都學得祕訣。』而這祕訣就是神自己。你願意接受祂做你的祕訣嗎?你願意敞開你的心呼求這位神嗎?就像我那兒子向神禱告一樣。只要你願意,祂必向你顯現,你必經歷祂那超越浩大的能力。感謝讚美主!願神祝福你們!         

耶穌是我真正自由

我們家與一般傳統的家庭一樣,都是道教信仰,家裏大廳供奉著世人所謂的神明,自小就跟著父母親拿香拜拜,喝符水是常有的事;然而不僅如此,父親更是乩童,母親則是在一旁負責翻譯的桌頭,有一段時間常有陌生人出入我家來問事情,小時候總覺得起乩以後的父親跟平常不太一樣,讓我有點感到害怕。
有一次,我病得挺嚴重,高燒不退,只見母親在跟起乩的父親溝通,似乎要用符水治我的病,但幾天下來,非但高燒不退,起乩的父親還不讓母親帶我去看醫生,後來因鄰家的阿姨看不過去,抓著我跟母親像逃命般的跑去看醫生,但這似乎沒有動搖他們在這個信仰上的信心。
在我年紀約三、四歲時,很活潑好動,常常搗蛋惹母親生氣,被處以「竹筍炒肉絲」是家常便飯,甚至有一次還被打到差點斷氣,母親嚴厲的管教方式,讓我常常做惡夢,個性也不知不覺變得內向、自卑,不喜歡與人接觸。常常有什麼話想跟別人說,一到人面前,心裏就很著急,卻總是開不了口便匆忙的跑掉。讀國中時,坐在我前面的女同學甚至問我:「你是不是有自閉症阿?」我才明白,原來我是同學眼中的怪人。
我考上大學後,在準備前往新竹念書之前,父母對我耳提面命,要我不能去信耶穌。然而神的安排很巧妙,我一到新竹所接觸到的學長姊就是基督徒。在進一步接觸他們後,我覺得他們都很真誠,身上有一種我說不上來的氣質,非常吸引我。得救後我才知道那是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林後二14)。
當基督徒學長邀約我一起住弟兄之家時,我便欣然同意與他們生活在一起。因著與他們的接觸,我也嘗試禱告,與他們一起讀聖經、唱詩歌。後來有一天,一位學長跟我說,「文仁,你知道你剛住進來的時候,你常常一天講不到三句話。」這時我才發覺,我已經從不喜歡與人接觸到可以與人暢談心事了,並且我心裏常常充滿喜樂。
很快的,我在弟兄之家住了快一年,參加過大大小小的聚會。那時,我最不喜歡參加福音聚會,因為我知道會有許多人來鼓勵我受浸,而我總是以「父母親反對」這句話作為擋箭牌。直到一次戶外福音聚會,神知道我的好勝心,巧妙地安排了一個環境,利用激將法使我下定決心受浸。我心裏向神說:「如果你是世上唯一的真神,我就當受浸是真的,不然我就當作只是洗了一場澡。」
後來家人知道我已經受浸,極為反對,母親甚至以性命威脅我,不准我去聚會;而家裏所供奉的神明也跑來我的夢中叫我不能信耶穌,我當時覺得很恐懼。為這事我極其傷心難過,心想為什麼信耶穌後,讓我發生這些事,甚至有一度想放棄信主,但當我讀到馬太福音十章34~36節:『不要以為我來,是給地上帶來和平;我來並不是帶來和平,乃是帶來刀劍,因為我來是叫人不和:兒子反他的父親,女兒反她的母親,兒媳反她的婆婆;人的仇敵就是自己家裡的人。』我感到相當震撼,因我覺得當時的處境就如同經節上所說的,我原是父母親所愛的,卻因信主成了家人的仇敵!弟兄姊妹知道這事都為我禱告,並且告訴我,使徒行傳十六章31節說:『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我緊緊抓住這句話,並時常為他們禱告。
感謝主,祂是聽禱告的神,後來我父母親就都不再勉強我拿香拜拜,過年時也會另外準備一份沒有拜過的食物給我;有時候聚會時間一到,還會提醒我聚會快來不及了;甚至身為乩童的父親有一次脫口而出對我弟弟說:「你乾脆跟你哥一樣去信耶穌好了!」藉著堅定持續的禱告,感謝主奇妙的作為,在2011年6月我弟弟也在一場福音聚會中得救了!
感謝神,主耶穌是賜人生命的活神,更是聽禱告的神。任何一個人只要願意敞開心胸,讓祂進到他的人生裏,就能經歷生命奇妙的大改變!

自基督來住在我心

信主之前,我是個容易憂愁煩惱的人,情緒不穩定。由於我與先生個性不合,面對工作與生活,我們時常意見相左,水火不容。我認為我有工作,對整個家有貢獻。但是,性急好強的先生卻總喜歡掌控一切。光想到這一點,就讓我心裡不服。在這種情況下,衍發口舌戰爭的次數,真是數都數不清。

人家都說父母的身教很重要,但我們這一對爆衝父母對孩子的言行教育卻作了最壞的示範。每次我和先生吵架,我喜歡冷戰;他學理工比較霸氣,吵架總以粗口當開場白。兩個孩子打從出生開始,日日潛移默化,粗話學得唯妙唯肖。
  2014年二月我們搬到新竹。有一次孩子們在社區裡跟新朋友一起玩耍時,我兒子突然爆出粗話。不巧的是,這不好聽的話被其中某位家長聽見了。於是,那位家長立刻告誡他的孩子別跟我兒子作朋友,說完便拉著他孩子離開現場。兒子回家跟我說了這件事,我聽了心裡感到羞愧無比。那次孩子在社區被其他家長拒絕往來的事件,成了我想導正孩子言行的決心。

我愛閱讀,常自豪能找到很多解決問題的書,來處裡工作與外面人際關係問題。但在婚姻與親子教養方面,無論我看了再多資料,諮詢了再多老師,還是徒勞無功。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我想起十五年前花蓮一位非常信靠主耶穌的姊妹,她時時喜樂的笑容,讓我印象深刻。我剛認識她時,她的丈夫臨時被公司調到台北上班。這對於新婚剛滿一年、初添寶寶的新手父母來說,不僅要離開長輩的幫忙照料,還要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租賃房子。這樣的挑戰對常人來說,無異晴天霹靂。但是,出人意表的是,兩天後她神色自若地告訴我說,她已經開始打包所有物品要搬去台北了。我驚訝問她怎麼下得了這決心?她說,連著兩晚她們夫妻一起為此事禱告,感覺很平安喜樂,所以她們深信這件事必是出於主的美意,是主為她們所預備的。

多年過去,如今我想到這件事情跟那位姊妹臉上的表情,還是非常令我動容。我感嘆自己心裡為何沒有這樣的平安,渴望改善家裡的氣氛,好修正夫妻關係以成為孩子們言行的正面示範。那位姊妹離開花蓮前,送給我一本靈修版聖經。我知道聖經是一本非常有智慧的書,那時以為讀聖經跟讀佛經是類似的,以為可以憑著己力讀熟讀懂就好。後來受浸得救之後,才知道如果用靈讀聖經,聖經就成了一本活的寶典。難怪那時讀經文註解時,只能約略理解字義,卻讀不出任何感動。

當我們舉家北遷到新竹時,一家四口大小事沒有以前舊居長輩的協助。為了孩子生活起居,我辭了累積七年資歷的祕書工作。當我失去對家庭的經濟貢獻後,我就無法跟先生平起平坐了。我真無法想像,沒工作之後,我在家中的日子該怎麼過下去?

在潛意識裡,我感覺或許神能幫我忙。從那時起我就渴慕來認識這位創造宇宙的神。但我不知要去哪裡尋求,便隨意地在自家附近的7-11留了我的姓名電話跟LINE ID。沒幾天,便有一位姊妹和我聯絡上了。感謝主,十一月八日(週六)一位姊妹邀請我去社區集會所參加福音聚會。那天,會中的每個人都好喜樂,那時我真的好羨慕。唱詩歌的時候,我只敢小小聲的跟著唱。後來姊妹拉著我的手走到講台前面禱告,我滿臉是淚,因為我真切感受到她們對我的關心和溫暖。

會後,姊妹問我是否要受浸?我心想還沒跟我先生討論這事呢。以我對我先生的了解,我實在無法臆測他會有甚麼樣的反應。正在猶豫的時候,有位姊妹說,我們這裡從沒有信主之後會後悔的,只有後悔太晚相信的。

聽了這話,我信心大增,想起無力解決的困境,當下便決定要受浸了。活了四十年,就任性一次,死馬當活馬醫吧!反正也不知試過多少方法都無效,看來只能仰望神了。接著我在集會所附近的姊妹家裡,換了衣服進入浸池。坐在浸池裡,弟兄姊妹們為我禱告,禱告完,頭往後仰受浸。奇妙的事發生了,那一剎那,我的心變得很平靜,有說不出的平安。原來,這就是平安的感覺。是我多年來竭盡所思而難以得到的。如今因著神對我的恩慈憐憫,使我單單藉著信,就得著了這平安。從浸池起身換回自己的衣服後,所有弟兄姊妹們為我唱詩歌。我看他們好歡喜,他們見我更喜樂。那一刻我真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關於我受浸的事,連著幾天我一直不敢跟先生提起。我跟召會的姊妹說起這事,她們就為我跟我先生迫切禱告。因著姊妹說過,基督的救恩是以家為單位,只要一人得救,全家必然得救。因此我信心滿滿,受浸之後,連著幾週積極帶著孩子們去參加主日聚會、兒童排、週三小排。每次聚會完畢,回到家,我們母子三人都好喜樂。我在家作飯的時候,常聽到孩子們主動唱詩歌;我禱告的時候,孩子會跟著說阿們;而且他們倆個鬥嘴的頻率也降低了許多。

我先生似乎感受到家裡氣氛的變化,幾次故意說話試探我,看我會不會反駁動氣,結果我都是表情柔和的回應。看他這麼好奇,我就邀請他一起去參加聚會。起初他說沒空、不想、下班要休息、很累…,找了很多藉口,就是不願意去。我也不勉強他,只默默為他禱告,我相信主必有祂的安排。

果真,在主的成全下,十一月廿三日(週日)先生答應和我去參加主日聚會。那天讓我訝異的事接二連三的發生。先是我先生在唱完詩歌後的自我介紹,脫口而出希望有機會加入基督徒的一員。愛筵之後,我先生竟又同意要受浸了。當時我不敢置信地站得老遠,心想這個同意要受浸的男人,和前幾天口裡叨唸我,說我參加基督徒聚會有甚麼用的人,真是同一個人嗎?感謝主,我知道這發生的一切,都不是我個人的努力能成就的,而是基督在人裡面活著。

在得救之後,不僅弟兄姊妹們給我很多生命的供應,神在外面的物質跟內心的餧養上也都很祝福我。以前我從月薪裡撥出錢來買菜,假日我先生也會掏錢置辦家用,但是那時我們的夫妻關係差到極點,孩子們也不聽話到極度誇張的程度。現在的我雖是沒有任何收入的家庭主婦,除了買菜錢之外,手邊能支配的所剩無幾。但是,我的心卻非常喜樂滿足。從受浸到現在的每一天,我心裡時刻都有著平安,我常感覺神與我同在。我的心原本像是陰暗的客廳,如今蒙了救恩,神柔和的光佈滿我內心每個角落。我知道神親自用祂自己,用弟兄姊妹來牧養我裡面的人。禱告的時候,神的教導,神的話語,充滿在我裡面,時常讓我感動。召會的弟兄姊妹對我非常關心,像雲彩圍繞,讓我感覺溫暖又窩心。

感謝主,我們家最大的改變是我的先生。以前我們把吵架當飯吃,現在則是喜喜樂樂的相處,孩子們還說感覺好像換了一個新爸爸。以前孩子總愛拿著便利貼作紀錄,只要爸爸說一句粗話,就得罰100元來充當孩子們的零用基金,那時一天罰個一千、兩千都不為過。可是,最近連著幾週卻都找不到機會罰了。我小兒子還一直抱怨說,照這樣下去,以後要撈點零用錢都沒啥機會了。短短幾週先生會有這樣奇妙的改變,我知這一切都是主在他身上動工了。

信主之後,許多外在的環境雖然沒有改變,但我看事情的角度卻變化了。我覺得身旁的人都變得可愛了,尤其當我越深的倚靠主,把身上的軟弱跟負擔都全部交託給主的那一刻起,我發現自己變得輕鬆而安定。一旦內心沒了負擔,連生活也變得簡單了。以前一看到孩子吵鬧就心煩,先生說甚麼我都覺得他是在針對我,欺負我。但自從基督住在我裡面以後,那種曾經揮之不去的惱人情緒,竟都煙消雲散了。感謝讚美主,此刻我的心,真的好踏實,好平安!

召會生活的每一次聚會,都讓我更多認識這位神,立竿見影的果效就是家庭氣氛的和諧。前幾天,我大兒子還主動來跟我說,媽咪,我最近不太想跟弟弟吵架了。我問他為什麼?他說因為『有基督』。我問他你知道甚麼是基督嗎?他說,就是大人在聚會裡一直說的阿們阿們的那個神啊,神跟我說要與人合作。我聽了兒子的話,心裡真是欣慰。我知道一個十一歲的孩子會說出這樣的話,乃是主親自牧養了他。

現在每天晨起,我都會呼喊主名,讓主安家在我心裡,然後才開始一天的活動。因著信入基督,我徹底揮別了內心過去的陰霾,得著生命平安喜樂;因著讓主作主,我在調和的靈裡順從主的教導,使我全家和樂歡暢。如今的生活,是我過去夢寐以求卻無法達到的。我真心感謝這位在創世以前便揀選我的救主,使我們全家成為祂蒙恩的兒女。                    

 

信的故事

高中時期體力一直不是很好,每天2小時的通車,加上上課,回到家一坐下來不是看到書就想睡覺,就是無法專注的拼命剪分岔頭髮,總想剪完我才可以專心讀書。可是越剪越多,就越焦慮,越靜不下心來讀書。一週當中真正用功不到兩天,成績當然起起伏伏(曾考過全班第40名)。直到高三驗血才知道我當時的肝指數偏高,原來不是我懶,而是我真的累,累到無力改變現狀。剪分岔頭髮則是有些逃避心態,甚至已經瀕臨強迫症。

總之,那段時間整個陷入黑暗中,人際關係、自信心和自我存在的意義都蕩然無存。高中兩半年下來麻痺到既不痛苦也不快樂,成績變成無關痛癢的數字,說快樂已經談不上了,沒事也會覺得心頭受重壓。而說痛苦又無法真正痛徹心扉、化為力量。之前信息裏談到「渴」,真正可怕的是當時的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渴的,需要被幫助的。直到高三下才覺察到:原來徹夜苦讀的辛苦根本不算什麼,定不下心來讀書的焦慮和惶恐才更是一種長期折磨。這時我才警覺到自己已經渴了這麼久。

就在我準備大學聯考的關鍵時刻,主耶穌讓我第一次對祂有實際主觀的經歷。我記得很清楚,5月30日畢業典禮後,老師們都很自然的告退消失了,只留下我們做最後的衝刺。大家都知道這剩下的一個月很重要,所以都各自尋找能夠安頓身心的地方讀書。很幸福的是爸爸把我的書桌搬進家裏唯一有冷氣的客廳中間,想為我打造專屬的讀書空間,他則假裝不存在的在旁陪我,但是也因為太專屬特殊了,我和爸四目相覷了兩天,還是滿懷愧疚的改去圖書館報到。但圖書館一早就被佔滿了,K書中心1小時要30塊錢…,補習班雖似好心的提供免費的冷氣教室,他們實是希望你之後去參加他們的重考班。當時我覺得,那些工作人員連打招呼的眼神和笑容都是怪怪的。但也只好在這樣詭譎的氣氛下每天去報到苦讀7小時×14天。面對著冰冷的牆,心理卻始終空虛不得平安,即便很努力複習,內容卻彷彿全然與我無關,抓不到重點也讀不進去,進度更是無法有效展開。就算我再麻木也知道這麼下去是徒勞無功的,再不改變,一定完蛋了!但是只剩14天又能改變什麼呢?考前換地方讀書對考生是很冒險的!

最後我想起已過高一時曾經有位基督徒同學,曾在校園裏為我代禱數學期末考能及格,使我深受感動,很自然的,我想起回學校去自習,並尋找那份感覺。進到悶熱熟悉的教室,第一件事就是走到窗邊的位置,學著開口呼求主名︰「主啊!我還不認識你,但我相信你就是那位創造宇宙、有大能的神,我已經荒廢時日許久了,聰明才智也只有這麼少,三年要讀的書卻有那麼多!我不求你讓我變聰明,那可能太為難你了,只求你賜給我接下來每一天夠用的平安,讓我善盡我僅有的能力,我知道只要有平靜的心,就能把我帶進美地。謝謝你!」說也奇妙,在禱告的時候,我感覺祂用溫暖而專注的氛圍包圍我、聆聽我。禱告完後,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就充滿了我,似乎聽到祂的應許說︰「孩子,妳讀吧!」多簡單而有力的一句話啊!我就得到了這份信心,感覺到主的同在是何等甜美真實!讓我熱淚盈眶,心裏又激動又安祥。這很難形容,又激動又安祥是什麼感覺啊!我怕同學看到,微笑著邊擦眼淚邊準備課本,在心裏聽話的回答說︰「好!」就這麼一坐下,隨即而來的安靜順服和清明的心思,是我從來不曾體會過的。

大家一定想知道剩下的14天我是如何度過的,我每天8點進教室按預定進度讀到下午5點回家,吃飯洗澡看新聞,9點擬定好隔天的讀書計畫,就帶著滿滿的充實感上床睡覺,就這樣安安心心讀到最後一天。我甚至還猜到當年熱門電影末代皇帝的考題。把古今中外歷史上的末代皇帝整理出來,還果真命中。最後聯考成績是我們台中女中班上的第3名。成績可上台大法律、經濟、外文等系。這最後一段時間的扭轉乾坤把我從死蔭幽谷帶進美地,我不認為這是人們所說一時的考運好,不是我不想承認,而是在這當中的起伏從痛苦到喜樂的變化只有我自己知道,這是信念。我很高興自己在那麼年少之時就體會到信念的可貴。

在放榜之後我不知道對如此新鮮真實的經歷和這麼一位信實的主,我能為祂做甚麼事,這時,還在暑假中就有素未謀面的人電話通知,邀我參加本來以為是大學新鮮人的座談會,到了之後才知道是基督徒的福音聚會。我就只聽過那一次福音就很開心受浸了,因為這就是我要找的啊!連這個主都幫我安排好了。之後,祂為我所做的,竟是更多!祂把我帶回校園裏教書,服事高中學子,原來不是我揀選了主,是主揀選豫備了我!

我也感謝那位曾幫我代禱的同學,還有小時候所念的天主教幼稚園。感謝那些在我身上灑過福音種子的人們!原來心中幼小的種子深藏無數個寒冬之後是會萌芽的,苦難飢渴中不自覺的竟會向祂尋求,而祂也竟願意眷顧,從未曾撇棄我。在詩歌中唱到的以琳甘泉,那是以色列先民渡過紅海之後往南到瑪拉和以琳之間,在這裏耶和華把苦水變甜。只要你尋求祂、告訴祂你的渴,主常用超凡的智慧,使我們在知識上認為不可能的事上經歷苦水變甜。就是這麼簡單而甜美,這就是我信的故事。

如今我可以天天享受在當年禱告後得到的那份安靜順服和清明的心思,我不想離開,誰會想要離開這樣一個可以隨時白白取用的甘甜泉水呢?                   

我生命有何等奇妙的大改變

我的兩個孩子就讀高一、國二。在還沒有接觸召會之前,他們整天迷線上遊戲,甚至有時候早餐不吃,省下錢買動漫書來看。我自己則是每天活在抱怨中,由於和同事相處不平順,在辦公室裏的忍耐、生氣、抱怨,讓我快發瘋了!回到家,看到孩子手上滑平板、滑手機,眼睛還盯電視,我幾乎要崩潰了!我常像瘋了一樣的罵孩子,把我的不滿、痛苦全發洩在他們身上,甚至他們一個小小過錯,都會讓我火冒三丈。於是孩子們開始躲我,不跟我說話。

在我最徬徨無助的時候,我參加了竹北國中舉辦的親職講座,聽了很棒、很震撼的演講。之後,他們還邀我們去讀書園。我本想只是帶孩子去看看,但看到每個孩子都很有禮貌,很優秀,大家對我們也很熱情。惠芬姊妹教我女兒作餅,兒子也看到他的同學家群。他說家群功課很棒,很有禮貌。於是我就鼓勵兒子繼續參加讀書園。到了第三次,兒子就主動說要去,剛好筱筠姊妹也願意開車載他,此後他就週週參加讀書園。自此以後,我們家的情形就不一樣了,兩個孩子回家後竟然都會各自在房間看書。他們每次從召會回來都很開心,整個臉都亮起來,話也變多了,一直跟我說個不停。沒有什麼事能比孩子的改變讓我更開心的了!

我剛開始跟孩子一起去召會時,昭瑢姊妹向我介紹主耶穌。但我說等慢慢瞭解後再加入,因為我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我確實感覺,每次聚會結束後都覺得很開心。之後我開始看「每日靈糧」,當我看到「願愛你的人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時,我哭了!一直以來,我過得好痛苦,好累。我真希望以後我的生活、我和孩子都要像日頭出現,光輝烈烈!我一遍又一遍的禱讀這句話,我感覺自己好像要飛起來了,心裏面滿滿的開心,好神奇!

因著對主的話的執著與喜愛,我在九月認識主之後,十一月8日就受浸得救了。那一天是青少年福音聚會,我感覺到整個會所被聖靈充滿。在浸池中,弟兄姊妹為我禱告,我淚流滿面,感覺滿腹的委屈、愁苦,頓時都隨著眼淚一傾而出,全流走了!當我從浸池起來的剎那,我的心被喜樂充滿了,我裏面住進了一個新的生命,一個無比歡騰的生命。我再次留下了感動的淚水,這一天讓我永生難忘!

十一月23日我和兒子參加了受浸後的第一個主日,我們禱讀主話,大聲唱詩歌,大家的靈都很高昂,我好喜樂!滿滿的喜樂,我喜歡參加主日聚會!在辦公室裏,只要一有空,我就禱讀主話。工作不順時我呼求主,累的時候也呼求主。禱讀主話後,工作就順了,疲勞也沒有了,主的話就是我工作的加油站。

感謝主,感謝弟兄姊妹帶領我們認識主,主救了我和孩子,是你們成全了主對我們的美意。感謝惠芬一直陪我和孩子們晨興,從未間斷;感謝筱筠每個星期載我的孩子去會所。感謝主,感謝弟兄姊妹。願所有愛主的人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