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命有何等奇妙的大改變

我的兩個孩子就讀高一、國二。在還沒有接觸召會之前,他們整天迷線上遊戲,甚至有時候早餐不吃,省下錢買動漫書來看。我自己則是每天活在抱怨中,由於和同事相處不平順,在辦公室裏的忍耐、生氣、抱怨,讓我快發瘋了!回到家,看到孩子手上滑平板、滑手機,眼睛還盯電視,我幾乎要崩潰了!我常像瘋了一樣的罵孩子,把我的不滿、痛苦全發洩在他們身上,甚至他們一個小小過錯,都會讓我火冒三丈。於是孩子們開始躲我,不跟我說話。

在我最徬徨無助的時候,我參加了竹北國中舉辦的親職講座,聽了很棒、很震撼的演講。之後,他們還邀我們去讀書園。我本想只是帶孩子去看看,但看到每個孩子都很有禮貌,很優秀,大家對我們也很熱情。惠芬姊妹教我女兒作餅,兒子也看到他的同學家群。他說家群功課很棒,很有禮貌。於是我就鼓勵兒子繼續參加讀書園。到了第三次,兒子就主動說要去,剛好筱筠姊妹也願意開車載他,此後他就週週參加讀書園。自此以後,我們家的情形就不一樣了,兩個孩子回家後竟然都會各自在房間看書。他們每次從召會回來都很開心,整個臉都亮起來,話也變多了,一直跟我說個不停。沒有什麼事能比孩子的改變讓我更開心的了!

我剛開始跟孩子一起去召會時,昭瑢姊妹向我介紹主耶穌。但我說等慢慢瞭解後再加入,因為我還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但我確實感覺,每次聚會結束後都覺得很開心。之後我開始看「每日靈糧」,當我看到「願愛你的人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時,我哭了!一直以來,我過得好痛苦,好累。我真希望以後我的生活、我和孩子都要像日頭出現,光輝烈烈!我一遍又一遍的禱讀這句話,我感覺自己好像要飛起來了,心裏面滿滿的開心,好神奇!

因著對主的話的執著與喜愛,我在九月認識主之後,十一月8日就受浸得救了。那一天是青少年福音聚會,我感覺到整個會所被聖靈充滿。在浸池中,弟兄姊妹為我禱告,我淚流滿面,感覺滿腹的委屈、愁苦,頓時都隨著眼淚一傾而出,全流走了!當我從浸池起來的剎那,我的心被喜樂充滿了,我裏面住進了一個新的生命,一個無比歡騰的生命。我再次留下了感動的淚水,這一天讓我永生難忘!

十一月23日我和兒子參加了受浸後的第一個主日,我們禱讀主話,大聲唱詩歌,大家的靈都很高昂,我好喜樂!滿滿的喜樂,我喜歡參加主日聚會!在辦公室裏,只要一有空,我就禱讀主話。工作不順時我呼求主,累的時候也呼求主。禱讀主話後,工作就順了,疲勞也沒有了,主的話就是我工作的加油站。

感謝主,感謝弟兄姊妹帶領我們認識主,主救了我和孩子,是你們成全了主對我們的美意。感謝惠芬一直陪我和孩子們晨興,從未間斷;感謝筱筠每個星期載我的孩子去會所。感謝主,感謝弟兄姊妹。願所有愛主的人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   

第一聲呼求

我在2012年5月得救。大學的時候我曾經短暫約5次參加過團契和教會活動,當時我雖然不排斥,但總想著我信這個教能得到什麼好處?只要禱告不用唸書就可以畢業或中樂透嗎?壞人做完壞事信了耶穌上也能天堂嗎?若世界上真的有神,那早信晚信都能進天國,不如等我真的需要的那一天,不要浪費我的青春。

我因為先生而搬到新竹,後來結婚住進一個新的社區,從買房、結婚、生子、先生ㄧ邊工作ㄧ邊取得博士學位,所有的事情,全都在四年內完成,人生一切很順利。

我是要求完美、好管閒事的處女座,因著孩子出生,離開工作,過了近兩年完全沒有自由時間的生活,帶著老大,成天把屎把尿、料理三餐,不僅一邊切菜一邊餵奶,連洗澡淋浴也抱著小孩,我還是堅持:地上不能有頭髮和雜物;餐後,要用手拿抹布蹲著擦地板、每一餐飯後收拾水槽裏的鍋子和碗筷;棉被、玩偶、衣服、襪子、內衣褲、外出衣服全部分開洗;等孩子睡了,半夜在網路上,找尋育兒資訊,深怕自己耽誤了孩子何時該學什麼?

從寶寶手語、六個月前八國歌曲刺激聽覺神經、自己作黑白閃卡,另外又在社區當義務性質的管理委員三年,我彷彿忘記自己需要睡眠,時間一天24小時真的不夠。這樣的生活讓我不僅僅是身體不堪負荷,胃潰瘍、胃食道逆流、到了半夜特別亢奮,生活品質ㄧ踏糊塗!

面對無法溝通的寶寶、做不完的家務、不支持我當不上班在家照顧小孩的先生、沒有自原生家庭取暖援助…等等,我像是一個守候等先生回家,準備大吵一架的潑婦一樣,滿腹牢騷嘮嘮叨叨,才建立一、兩年的婚姻生活,完全無甜蜜感覺,像是隨時就會引燃的炸彈。

我的鄰居宛芝有一次要申言見證,問我能不能到會所現場幫她加油?那時,我才猛然發現,站在台上的她變了!看著她因忍受感情傷痛,獨自撫養女兒,卻能帶著發自內心的喜樂,雖然她還是有無法解決的難題,但是她軟弱,卻也剛強。我開始非常的好奇,她轉變的原因?

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帶著不到一歲半的老大,參加相調活動,也有姊妹聚會來到我家。我很喜歡教會弟兄姊妹們喜樂的臉孔,和睦相處的畫面,我也好喜歡自己唱詩歌的時候,內心從未有過的平靜。但我又因個性龜毛,家裏一定要整潔才讓客人來,姊妹離開後還再打掃一遍。出門相調,總要準備非常多東西,花很長時間才能把小孩帶出門,還擔心哪些食物寶寶吃了過敏、肉和菜不是有機的、其他小孩子一直咳嗽會不會傳染給自己的孩子…等等。我也害怕姊妹的關心,

都是出於要叫我信主,我害怕信主後的生活會不會有什麼「義務」,我是不是每場聚會都要到?我是不是要花錢奉獻?於是我開始逃避姊妹的的電話。

然而,我瀕臨破碎的婚姻,依然每天上演宛如連續劇般互信叫罵的戲碼,我擔任社區義務委員的事情因派系爭鬥攪擾我的生活。我想起「呼求主名」,我曾經因為姊妹們陪我單純的呼求五分鐘而潸然淚下。我想要再次經歷那樣“被愛的感覺”。我開始小聲的呼求主,請祂救我;使我對孩子有耐心、對生活有信心,到後來大聲呼求主給我智慧、讓我信靠祂,我真的好想把一切重擔都卸下。於是,承認自己的軟弱,我好想要真正的平安。

就這樣,我所要求的大事小事,主都讓我真正經歷,祂是真的存在。路邊停車位主耶穌都能為我安排、在梅雨季節出遊,我們總是一開車門就放晴。我一次又一次的的蒙恩,受浸之後,老二也在我禱告之下,與老大同性別,且同一天生日。

感謝主耶穌!在孩子還小的時候,便揀選我認識祂,認識神的話。以前,我認為我能夠自己把孩子教好,因為我家沒有任何電視節目可看,連三台都看不到。但是面對自己的脾氣、世俗物質與旅遊的比較,以及美食、3C產品的誘惑,我僅能照顧他的健康,卻無從為他建立正確 的價值觀。若再晚幾年,就太遲了。我盡可能帶著老大參加兒童排與主日會,有ㄧ次,我和先生正為小事吵得不可開交,孩子竟然在旁邊哼著兒童詩歌,讓我非常儆醒。在我對孩子大聲嚴厲發怒時,經常想起主耶穌總是給我認罪悔改的機會,我為什麼不能時時以愛厚待人,如同耶穌愛我一樣?我真的非常需要時時刻刻活出神的性情!

老大歷經幼兒叛逆期,因著我與孩子ㄧ次次在睡前互相認罪、悔改,孩子也會為爸爸、媽媽、阿公、阿嬤禱告,原本是緊張的親子關係,現在我們能互相約定,未來一同在「神的國」相見。

當我懷老二時,我曾擔心他的健康,姊妹教導我將他奉獻給主,使他成為主合用的器皿,於是我全然放下,把孩子交托給神,由神來看顧他,我只需要負責牧養。他現在一歲半,是全家最具備神性的小神人,會打招呼、比再見手勢。我相信主耶穌,祂能保守我和家人平安,因為「一人得救,全家都必得救!」,為我們預備最適合的道路。

祂解我心結,我與主更親

今年六月19日我受浸得救了。其實我應該更早受浸的,只是因為考慮到家族的信仰而退縮。在二月底開學後,同校的謝怡賢姊妹接觸到我,她陪我讀了幾個月的聖經。每次讀經時,我都很享受主的話。我得救的關鍵在於姊妹們無私的愛感動了我的心。六月18日那一天我生病發高燒,當時我腦海中浮現的影像就是怡賢的面容,於是我立刻打電話給她,請她陪我去看醫生。沒想到與我非親非故的她,毫不考慮地就答應我了。那天晚上看完病回宿舍的時候,心裡想著「我明天一定要受浸!」,因為怡賢的善良感動了我,我也想要和她有相同的生命。所以到了隔天,我就真的受浸了。當天有其他姊妹問我為什麼要受浸時,我還有點害羞地跟他們提起這件事呢!

剛得救的時候,因為我看到怡賢姊妹更多善良的一面,讓我覺得我沒有跟錯人。不過後來姊妹們相約每個禮拜固定的聚會,讓我覺得很害怕。因為每次到弟兄姊妹家裡聚會時,總會看到幸福美滿的畫面。這原本是件值得令人感到欣慰的一件事,但因為我出身於單親家庭,我的父親因病早逝,所以我最害怕看到父女情深的畫面。我曾與學校老師分享過,不過老師給我的回應倒是頂像主所說的話。老師說:「這是神給予你的考驗,祂在教導你面對現實。這種東西其實你曾經擁有過,只是現在變成永恆的回憶了。你該慶幸你比很多人都還要來得幸福,因為那些人打從出生開始就沒有這份享受。我鼓勵你能多去聚會,讓這些畫面能夠帶你走出來。」

一直以來,我心裡對父親都有一份愧疚感,因為在他生病期間,我做了很多不體諒他的事,所以我曾經詢問譚師母:「譚師母,我試了很多辦法,就是沒辦法原諒自己,我仍與自己過不去。」沒想到譚師母送我一本聖經,上面還謄寫了幾個字:“喜歡神的話,喜歡禱告親近主。”;“心裡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告訴主,主會在一旁聆聽,指引你適合的道路。”從那天起,我每天都向主禱告,也向主悔改。雖然到了現在,我還是沒有辦法完全放下,不過我覺得心裡有所託,也使我釋放不少壓力。另外,我也是家中第一位成為神兒女的人,雖然我的家人沒有反對我接受這信仰,但是他們目前還是不想受浸。不過從他們沒有反對我的這點,我就知道主與我同在。我相信總有一天,主會聽我的禱告,帶領我的家人走向正確的道路。   

回 家

我在南部長大,家人、親友都不是基督徒,小時候也沒同學向我傳過福音。大概在國中時期,我開始有一個疑問,就是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家人對我的期待,就是把書讀好。爸爸會說,你以後要有好的生活就要有好的工作,要有好的工作就要有好的學歷,要有好的學歷就是現在要把書讀好。記得有一次,不知為何跟爸爸講到有關電腦遊戲上的事,被他唸了怎麼在講這種事之類的話,從那次之後到我讀大學,我便不再跟他們談什麼心裏的話,也不用說夢想了。

高中,我下定決心要跟人交朋友。可能有人會想,同學不是很多嗎?是的,但是我忘不了在國二童軍露營分組時,老師請我跟班上另外三位同學站起來,讓大家自由選組,大家都往班長那邊擁過去,最後剩的才跟我同組。於是高中我儘量配合別人,我希望高二的大露營,我可以選擇我想要的組別。但高一下的分組,因為有人開了玩笑而當真,又有些其它因素,我就像踢皮球那樣被換了兩三次組別,從那時候,我就不相信友情這種東西。我認為愛,只發生在有血緣關係的親人身上。

到了大學,我離開家到新竹讀書,剛開學不久,有基督徒邀我參加迎新活動。我室友的高中老師是基督徒,因此他自己對基督徒印象很好,他對我說,你愛吃東西又愛唱歌,去就對了,於是我就去了。那天說了什麼我並不太記得,只知道我很羨慕他們臉上洋溢出來的喜樂,訝異怎麼會有人如此關心從來不認識的我,還有他們說的一句話:『我們愛,因為神先愛了我們。』所以我也想認識他們所信的神。就這樣,我答應了之後來找我的其它基督徒邀約的活動-新生命之旅、試住弟兄之家、參加某次的福音聚會。那時弟兄們總結時說了主耶穌那麼好,想要接受的可以站起來。我想說這麼好我當然想要,想不到這就是要受浸的意思,我就這樣受浸得救了。之後我開始向高中同學用即時通傳福音,之後無意間在高中同學的網誌上瀏覽,看到他描述我從前就像在黑暗中的孤鳥,如今卻改變成樂觀開朗的年輕人。大學三個必修學分-學業、社團、愛情。學業我與大家一樣,但我的社團是召會生活,我愛的對象是主耶穌。

前幾個月因病住院,經歷弟兄姊妹的愛如雲彩圍繞,也感謝主讓我有機會跟家人敞開交談,能向他們傳揚福音,訴說我信主的故事,以及好多以前從來不敢說也不想說的話。現在我在苗栗教書,週末常常回新竹。小朋友都會問我說老師你的家在新竹嗎,我會回答說,如果你說的是我長大我肉身的家,那麼是高雄。但如果指的是我心裏認定,那個溫暖,有愛的地方,新竹也是我的家。以弗所書二章十九節:『你們不再是外人和寄居的,乃是聖徒同國之民,是神家裏的親人。』感謝主,我有一個家就是神的家。只要你願意,你也能回到神的家。    

尋找就尋見

開學第一週的某天傍晚,我從學校回住宿套房的途中,在校門口遇到了傳福音的弟兄們。他們所給的福音單張的內容,引起了我的興趣及好奇,我想要知道更多與基督信仰有關的事情及知識。經由簡訊的邀約,得知他們聚會的時間和地點。我便開始參加每週三中午在學校固定的小排聚集與星期日的主日聚會。

前幾週的週五,我第一次參加了竹苗大學聖徒成全聚會。聚會前,因著弟兄們與我的交通,使我認識受浸乃是進入神的國,能夠讓我明白、接受主耶穌的話,享受國度生活,就像是辦簽證的手續一樣。此時,我已經對主耶穌的話語有著相當的渴望,也想要更了解這方面的知識。於是當晚我就向主耶穌禱告,並在心中作了要受浸的決定。

而當我參加聚會滿一個月時,就在當週的主日(主後二0一四年四月六日)聚會後,我決定受浸。在弟兄姊妹的禱告及見證下,我在會所的浸池裏,獲得了新的生命,也讓我的生命展開了新的一頁。

受浸後,我能夠更自然地接受主耶穌的話語及知識,也更能夠感覺到自己該做的事情及方向。除了每天早上與弟兄有晨興之外,也開始認真地讀聖經。並且為了使自己能夠為主耶穌所用-希望能夠像小排中常聽到的詩歌一樣,為神結果子。我也已與弟兄們每週六到校園裏傳揚福音。讚美主,榮耀歸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