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愛主、同事奉的屬靈同伴

因著全時間服事的關係,當我甫一來到服事的大專校園,就認識了學生口中的「金媽媽」,我常在校園中與學生陪新人或福音朋友讀經,以此接觸大專生。由於和金媽媽同樣都在大專校園的服事中,就有許多的交通,這就使得我自然而然把每次牧養且快要受浸的福音朋友,帶到姊妹家愛筵交通。由於在去之前我們的交通多而且負擔清楚,所以通常被帶去姊妹家的福音朋友十之八九都受浸了,並且認定召會生活。

記得其中一位交換的陸生,在回國的前一天被我們邀到金媽媽家而得救了!當她回國後,我與她通信,她念念不忘金媽媽和她在台灣所過一、二天的召會生活。另外,藉著與姊妹有很多的交通,所以姊妹知道我在學校所照顧、餧養之人的情形,而能合適的配搭照顧,去年十二月福音聚會,我邀約的一位福音朋友,是站在我旁邊,藉著姊妹和學生們極力邀約受浸而得救的。當姊妹一接受到我「可以鼓勵她受浸」的訊息時,就馬上滿帶負擔、勇往直前的和學生們鼓勵那位福音朋友受浸,阿利路亞!我真覺得受到極大扶持,長久渴望那位福音朋友受浸的負擔,也在同伴的扶持和配搭下得著成就。

雖然我與姊妹年齡上有一段差距(以往總是習慣和自己年紀相差不多的姊妹作同伴),從未想過也可以和「阿姨」作同伴。在交通中,我們也越來越同心合意。姊妹所擺上的--「將家打開」,對新人來說意義重大--乃是召會生活的豫嘗,大專生不只在校園裏有聚集,更能跨出校園,與非學生的聖徒有聯結。甚至有時我不敢麻煩姊妹,姊妹還會跟我說,我最近生意好差,你什麼時候還要再邀福音朋友來我家吃飯?這使我很受激勵。藉著同伴作為學生家長的身分,使得我和她交通時,更知道如何關心學生,也得著後盾能交託所照顧的學生。感謝主,我們不只有屬靈同伴在愛主的事上彼此鼓勵,更是在事奉的事上同心合意,把所服事的人帶進身體的建造中!                           

珍賞屬靈同伴的配搭

我們一家全時間服事將近11年,在這配搭的過程裏,深覺身體上肢體彼此的聯結、享受主及同心禱告,乃是服事、活命的秘訣!感謝主奇妙的安排,一年半前我們來到清華大學配搭服事,這一環服事非常需要在職弟兄姊妹作後盾,於是我很快找了學生口中的金媽媽配搭,但主要不是找她作菜(雖然她的手藝遠近馳名),而是一同晨興享受主!藉著晨興,就有機會將學生的情形、需要交通出來,並帶進禱告。這使我們的負擔能調在一起,不僅服事的擔子因著彼此配搭而不覺孤單,並且也帶進與社區的聯結!

面對學生服事有各面的需要,如功課問題、身體狀況、人際相處、屬靈追求…等。平日除了要服事30多個學生,還有開家和愛筵,再加上照顧我們家活潑好動的兒子…,生活常常忙得不可開交!但在這些服事裏,金姊妹不僅配搭在愛筵及事務上為學生費財費力,更是與我一同背負學生的情形。很多時候我們知道他們的光景,心裏真是著急,卻不能作甚麼,但我們就是在禱告中一同背負他們。每當學生有情感上或心情上的問題,姊妹總是帶著他們上山下海談心吃飯交通,叫他們的心得著舒暢和顧惜!有時學生有前途或人際的困擾,她總是柔細的傾聽,陪同他們禱告,將他們掛在心上!

我很珍賞主所賜給我的屬靈同伴,在這配搭過程中,她常是操練放下她的背景及經驗來服事,並且不堅持己見的阿們扶持,使我們的服事可以在同心合意中不斷往前!          

在後的將要在前

年輕的時候習慣向年長的朋友學習,好使我們的人生避免許多迂迴的道路;但是,在召會生活中卻不一定是這樣。雖然我們也需要多方的向前面弟兄姊妹看齊,但也不可小看比我們年輕的聖徒,因為聖經上說,『在後的將要在前。』(太十九30)

李弟兄曾說:「要找能彼此幫助的人做同伴,不但你能幫他,他也要能幫你,彼此扶持,為要更多認識基督。」也有人說:「揀選屬靈同伴就等於決定了你的屬靈生命。」像我這樣中年得救的基督徒,被嘲笑如同一塊cheese表面滿了坑洞,這一個洞是讀經不熟,那一個洞是不明白召會行政,雖然它的確發出了一點點馨香之氣,可是全人卻是坑坑洞洞滿了缺欠。年近半百還被人這樣嘲笑,真奇怪,心裏盡是“阿們”,因為說得實在太貼切了。

2009年,是我搬回新竹的第一年,很快的家就打開了,也很順從的配搭大專服事,但一直有個聲音在我裏面“這樣的服事算得上數嗎?是有份於生命的嗎?”於是,我開始在禱告中求問主,求主親自來引領,因為我實在不願意服事了一輩子,卻只是沒有價值的作工。感謝讚美主!祂在我的屬靈同伴中預備了二位年輕的全時間姊妹,讓我與她們一同配搭校園工作。坦白講,剛開始與全時間配搭有點吃不消,他們的工作真是鋪天蓋地,要服事弟兄姊妹之家三十幾位大學生,還有清大校園數不清的小羊。陪晨興、校園小排,要愛筵也要開展,還有臨時生病、受傷送醫院…。這時,主在林後四章七節給我很大的提醒:『但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於是,開始與姊妹們電話晨興,每天享受主作供應,之後還把負擔放在禱告中,並跟從聖靈的帶領。真是奇妙,工作依舊,卻不覺得辛苦,像經營事業一樣的快樂與滿足,只是報酬不再是新台幣,而是來自小羊的感人簡訊,諸如:「謝謝你們為我禱告,這次新年回家,爸媽沒有逼我拜祖先,我有聖別喔!」

保羅一生所傳揚的是他的所是,因為他是被主所構成的人。我們裏面有寶貝,外面要有環境,沒有經過磨碾,基督就無法構成並成形在我們裏面。2005~2009年我們全家隨著弟兄的外派工作到中美洲住了四年,中南美洲都是天主教國家,所以我過了四年沒有同伴的日子,只能天天與主親近的禱告。現在回頭看看,原來是主早有預備,若沒有那段時間與主建立親密的關係,現在就很難對主恢復的龐大需要有負擔。所以我一回國就有一種很強烈的嗅覺:我們遲早會被主磨碾,不如快快投身水流裏,被主破碎,被主銷毀。你會被各樣的人對付,被各樣的事重壓,所以需要對主有負擔的屬靈同伴來支撐你過積極的召會生活。

前一陣子參加完冬季現場訓練,正沾沾自喜拿了全勤獎,同伴就問我說要不要再參加錄影訓練?好像是盼望孩子快快長大的媽,孩子都吃飽了,還不住的哄:再吃一點,再吃一點,乖。她可能忘了我比她大二十歲。

有積極的屬靈配搭,雖然看起來比較辛苦,但其實主一直在生活中報答我們,使我們勞而不苦、累得暢快。我的家也沒有因為忙碌而荒廢,反而帶進全家的事奉。我的幫手就是兩個念大學的兒子,會前、會後的整潔,車輛接送的服事,飯食的預備(他們可以做一些菜,至少碗盤擺得很合適、漂亮);有人在家受浸時,兒子也要服事施浸,這樣的成全,只有全豐全足的神能夠做到。愛主但不怎麼追求的弟兄,因著全家四人中有三人過正常召會生活而備感威脅,也在工作的地方盡力過召會生活。弟兄常年在外地工作,我們家就某種情形來說也像屬靈單親,但是只要你有積極的屬靈同伴一同奔跑賽程,你為著主,主也為著你,你的家一樣蒙恩。

我切慕成為魯孚之母,希望被我們服事的年輕人當中能出現一位像保羅一樣的人,侍立在主面前;也希望我的家像腓力門的家,全家事奉主,一一蒙主記念。         

慈繩愛索

23年前我在新竹仁愛會所,初識主耶穌。記得第一次聚會,內心十分驚奇震撼!因為詩歌是我未曾聽聞的天籟!第一次看見弟兄姊妹在靈裏歡騰、第一次聽到強有力的生命見證、第一次經歷神向我開啟…,我全人立刻被懾服!隔週,就在交大學生中心受浸。

成為神的兒女後,有許多姊妹看顧並扶持我過召會生活,姊妹們經常愛筵款待、同心禱告、晨興餵養─使我屬靈生命得以生根立基!也因此順服召會帶領,投入叩門傳福音的行動。當時配搭叩門服事的姊妹,說我是標準的平安之子,那時我也認為我是一個平安之子。自認為清心愛主、渴慕真理、願意尋求神的國和神的義…,所以配得平安之子的稱號!

但經過數十年生命歷程…,我發覺我是靠自己選擇婚姻,靠自己選擇生活的模式…,自認愛主勝過愛人,但其實更多時候我活在自己的心思意念中,順從自己的天然個性而行─我讓自己逾越了神!

在婚姻生活中,我覺得我的丈夫缺乏得救悔改的智慧,所以我沒有為丈夫的得救迫切禱吿。我的丈夫雖然不阻擋我聚會,但也不支持我的行動。在兩個兒子相繼出生後,我自己就先軟弱退後了。心想我既是神的兒女,只要每天禱告,在靈裏親近主,主還是與我同在;又自認帶孩子不方便聚會,所以主必寬諒我!時間一年年流逝…,等到孩子大了,我卻習慣了不聚會的生活。雖然我的外邦朋友和家人都知道我是基督徒,但我沒有活出基督的生命,靈裏深知虧欠神的榮耀。

直到2006年我的丈夫遭遇一場突來的惡疾,使我墜入黑暗的深淵!我每天流淚禱告,不斷認罪悔改…,祈求主讓我在最無助、最軟弱時能遇見弟兄姊妹,賜我面對困境的力量。感謝主!聽禱告的神真的在天津醫院的長廊為我差遣使者,我的丈夫在生命脆弱之際,也終於卸下了剛硬的心,在弟兄姊妹的帶領下,開口呼求主名!經歷苦難和打擊,使我屬靈生命置於死地而後生。因神的憐憫,離開召會生活12年後,還是蒙主引領歸回羊群!

今年我參加竹苗區眾召會聖徒追求,有位姊妹獨力揹負生活重擔,常感憂傷無助,所以姊妹向主禱告並尋求得著一位屬靈同伴。當姊妹對我敞開心懷,我立刻歡喜接受神恩賜的屬靈同伴!現在我和姊妹每天追求晨興聖言,在主的話裏彼此建造,並為我們同齡的兒子禱告…,在堅定持續的禱告下,個性悖逆的孩子,有了奇妙的轉變。不但主動聚會,還帶領同學受浸得救。感謝主!賜我珍貴的屬靈同伴,讓我享受神生命榮耀的豐富。

今年初,我把家打開,弟兄姊妹前來主日聚會。哈利路亞!讚美主!我的家成為照耀與見證的金燈臺。使我得與眾聖徒竭力追求並享受基督身體全備的供應。並使我能和眾聖徒一同領畧何為那闊、長、高、深的愛…,使我們被充滿,成為神一切的豐滿!

超越一切的愛-耶穌基督的愛

苗栗召會在三十幾年前福音叩門非常興盛。當時我的舅媽也在其中,國中一年級的我被她們吸引想跟著去召會。被母親制止說:「妳如果跟她們去,以後會嫁不出去。」記得當時向神有一個禱告:我好想相信祢,但我沒法做到。

主沒忘記三十幾年前一個小女孩的禱告。在我得到憂鬱症的時候,主讓我看見同學生命上的改變,我感受到超越世人的愛,就是耶穌基督的愛。於是我在98年受浸得救重生,同年的8月我向同事傳福音,並且我結果子了。讚美主!她又帶了一位陳姊妹進入晨興享受的生活。2010年我的小兒子也蒙恩得救了。感謝讚美主!這個小兒子是我最掛心的孩子,去年他告訴我決定休學。我向主禱告,那靈用說不出來的嘆息為我代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學校打電話告知有一筆獎學金,在淚眼中我感謝主。

去年是我們家族最傷感的一年,因為弟弟仁浩發現罹患癌症,我帶著他禱告,向他傳福音。感謝主!他得救了,他的安息聚會向我的家族親朋好友做了見證。他的姊妹淑惠因此信入主並且帶著小兒子一同過召會生活。

得救前的我總覺得不配得美好的事物。因為我不是在父母期待中出生的孩子,加上女孩子斷掌的宿命論,讓我覺得自卑,不喜歡自己。八年前憂鬱症像大浪襲捲我的生命,我真的沒有信心我能走得下去,我大廟小廟甚至到陰廟還被騙了許多錢;還到過很遠的山上拿衣服讓一個老婆婆作法,更離譜的是我還給蜜蜂螫頭,我真的走投無路了。哈利路亞!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神賜給我新的生命,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喧嚷、毀謗、同一切的惡毒都要從我裏面除去。『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我接受到阿爸父滿滿的愛,我是阿爸父懷中最寶貴的女兒,我越來越喜樂,甚至看到憂愁的人就會向他傳福音。

現在的我,每天喝屬靈話奶,過晨興生活;週一在馨慧姊妹家小排,享受讀經禱告甜美的交通;週六在育君姊妹家許多屬靈同伴的餵養供應;還有八人申言小組操練。我操練在靈中為主申言,主在我的生命中豐豐滿滿有恩典、有實際。雖然我的丈夫時常攔阻我,但主光照我:「妳這做妻子的怎麼知道能不能救妳的丈夫呢?要回到起初的愛來愛他。」主這即時的話挽救了這個家。主的話是大而有功效的,無論那裏有兩三人被聚集到主的名裏,那裏就有主在他們中間。在新的一年裏,我希望藉著同心合意的禱告,使我的母親、我的丈夫和就讀交大研究所的大兒子,能早日重生進入神的國。我相信神的應許必定應驗。『至於我和我家,必定事奉耶和華。』哈利路亞!讚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