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苗聖徒印度開展蒙恩見證-清奈

這是我第一次與聖徒們到海外開展,我的心情與此次配搭前去的大部分青職聖徒們一樣—忐忑不安。自從決定之後,外表上,我一如往常地生活、追求、配搭事奉;然而,在深處我卻一再在主面前尋求,我的英文程度有限、學習有限,你要在我身上做什麼?你要我去印度做什麼?我可以做什麼?

即便1/27開展隊都要出發了,在我裡面仍不清楚。直到經過出境、轉機、入境…等重重過程安抵清奈,當我步出機場,親眼目睹這個國家,這裡的民眾以及他們的生活情況…時,我的深處頓時清楚,主為何要我來此了。印度—這個廣土眾民的古老國家,實在已經走到一種窘境,猶如倪弟兄所形容的—就像一艘古老的船隻航行在風浪的海上,不幸又撞在礁石上。我們已經不能為她做什麼了,如今我們所能做的,乃是「救人」。

當下,我裏面對這地民眾福音的負擔便油然而生。雖然我似乎受到語言的限制,然而在我身旁這許多的青職聖徒都是我的好配搭,他們可以幫我翻譯。他(她)們兩兩與當地聖徒配搭外出傳福音時,我就隨著實際需要及靈裡的感覺,加入他們的行程。不僅是大學校園,就連遠近社區我都隨著,接觸到了對未來仍然存有期待的青年人,也看到了更多居住在偏遠地區無望無助的人們。

在配搭過程及每天開展後的交通中,看見青職弟兄姊妹們對人的負擔與迫切;看見他們對主的愛。藉著禱告、追求、享受詩歌、走出去接觸人傳福音;他們經過一再的倒空,一再的被充滿;直到離開當天,他們的心火熱仍不減少。這些青職聖徒是可塑的,是活的、活動的,是聖靈可以藉著他們彰顯、行動的。

我們不但傳福音,也看望脫離宗派、尋求真理的聖徒,恢復久不聚會的…。這樣的生活連為我們預備三餐的餐廳老闆及員工都深受吸引,常常情不自禁地將我們聚會的情景拍攝下來;澤禧弟兄不單為弟兄們,也一無分別地為餐廳老闆、員工調理身體;至終他們都成了我們的好朋友。餐廳老闆也聽信了我們所傳的福音,只因父母尚在心有虞慮,而未當下受浸。他在我們最後一天晚餐結束離開前,還特別衣著整齊地與我們合照團體照,且滿懷歡喜地與新竹聖徒們合影,甚至互留連絡電話。這真是一趟奇妙的國度開展之旅,不但國度在外面擴展,更在眾聖徒裡面擴展。使我們非常實際地經歷了以西結書中風、雲、火、金銀合金,也經歷了四活物人、獅、牛、鷹的配搭。

為了這趟國度開展之旅,我們感謝神,也感謝祂在新竹與印度清奈的召會,為我們所有的考量與供備。殷切盼望有份此次開展的弟兄姊妹們,勿忘我們在印度所看過、聽過、親手摸過的,以及我們向著主的心願與奉獻。永記神家裡印度親人們的身影、笑語,以及他們艱難的處境,若得著機會,我們將再次獻上自己,為著那地神聖國度的開展。

更要珍惜我們在台島所已經擁有的召會生活,這裡是主恢復的苗圃、實驗室,我們要更實際地在生活中效法基督,不但活出一個正常人的生活,還要像獅子一樣面對世界、撒但,像牛一樣低肩負重,像鷹一樣等候氣旋展翅離地上騰。積極投身聖靈水流中,延續我們在印度的生活—晨晨復興、日日得勝,挨家挨戶廣傳福音、餧養新人。好將我們所實行、所經歷的,供應到基督身體的各部分。 (丁聖民)

                 

去年七月份回到新竹時,聽到關於青職聖徒印度開展的交通,原本我認為這應該與我無關,畢竟我們一家才剛從海外回來,而且還有一個才幾個月大的小兒子。然而姊妹卻與我交通,如果這是身體的流,就應該投入,兩個孩子她可以想辦法帶。在姊妹的扶持下,我得以有分這次的開展。

回顧已過八天在清奈的開展,真能見證這不是人在外面的工作,乃是我們這位有經綸、有目的的主,要得著一般團體的人,如同四活物一樣在地上作祂彰顯、行動及行政的憑藉。藉由在清奈每天早晨的晨禱與晨興,一面蒙主血的潔淨,使我們不憑著自己活;另一面也藉著向主敞開,得以不斷的被祂注入、浸透並佔有,好叫祂能從我們裡面彰顯出來。此外,也藉著每天開展前的信息預備,叫我們被主的話浸透並學習裝備真理,使我能夠在接觸人時自然而然地將所享受的話供應給被接觸的人。再者,我也很寶貝在身體裡的配搭。在配搭中經歷在身體裡一同爭戰,有時遇到不太會說英文的當地人時,能夠藉著側行或倒行,在禱告的靈中扶持當地聖徒的傳講;有時則是直行,照著主即時的引導來分享。然而,不論直行或側行,都是與配搭的聖徒們在同一的靈裡,同心合意地一同為人的得救禱告爭戰。

藉由這一次清奈的開展,也看見這真是主的工作。比如說在Kelabambakkan地區,主藉著倪弟兄的書報得著了Rajan弟兄,使他不僅離開公會組織,更是接受主的呼召放下工作,憑著信心來服事主。主也藉著弟兄的信心在當地得著了一些尋求者而開始有了聚集。更在主奇妙的安排之下,Rajan弟兄能夠與清奈的聖徒連上,而開始與身體有交通。另外,還有一位原本在安立甘教會當牧師的Sasikumar弟兄,約在六個月前得著主的光照,看見公會都被死沉的宗教儀式所充滿,而沒有對基督正確的認識,因此脫下了牧師袍,單單的來尋求主。在祂主宰的安排下,她的姊妹收到了我們所發的福音單張,便鼓勵他來與我們有交通。在連續三天四次的交通後,弟兄實在是願意向我們敞開,並渴慕能有繼續的交通。這些都見證,是主自己在清奈當地有一個迫切,渴望得著更多的尋求者,為著祂自己在當地的見證!

因此,我只能見證這實在是主的憐憫,使我能夠藉有分清奈的開展,認識祂在這個時代,確實是藉著祂的身體行動,也唯有當人在身體裡願意與祂配合時,主才能不受攔阻的往前。願主一面加強祂在清奈的見證,一面也得著我們成為那些能與祂配合的四活物,因為當四活物往前的時候,神經綸的大輪也隨著往前! (鄭世進)

                      

這次的印度開展,翻轉了我這個人。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踏上印度這片土地,並且是來這裡傳揚國度的福音。因為我從小就不喜歡辛辣的食物(尤其是咖哩),而且又受到傳媒的影響,對印度一直有衛生不佳與人民滿了欺騙等先入為主的印象。

剛開始得知青職聖徒印度開展的訊息時,照著我天然的人,在心裡是抗拒參加的。但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幾週後萬俊弟兄聯繫我說某一天是否有空?董弟兄和丁弟兄想來我家坐一坐,我當時並沒聯想到這事,所以在電話中就答應了。一直等他們兩位和一些弟兄來到我家,經過一番交通後,我才意識到他們是希望我能參加此次開展。當下,主使我想起了約拿的事例,於是我就學習操練否認己,在靈裡答應主和前面弟兄的呼召。

此後,雖然參加了幾次開展前的交通,得著弟兄們的幫助,並且在弟兄們的帶領下,開始有一些些英文信息的研讀追求;但因平時未曾操練定時走出去傳福音,並且對於相關聖經與屬靈書報內容英文詞彙仍顯生疏的我,一直到出發前仍是忐忑不安,覺得這事甚難。但是,感謝主!我仍然憑信來到印度這塊土地上傳福音。

開展期間,主在我與祂的交通中不時地提醒我,叫我不憑我的口才,不藉著我的知識,只憑操練應用住留在調和的靈裡,與其他弟兄們在愛裡、在基督的身體裡,有甜美的配搭。在膚色、語言、文化、飲食上都與我原本生長環境截然不同的這塊土地上與主同工,單單仰望主、愛祂並關心那地的人,將國度的種子撒在他們裡面。這實在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能過這樣甜美的生活。並且在這八天的探訪中,發現那地雖然屬靈資訊缺乏,但卻有許多積極尋求並實行真理的人,這實在提醒並激勵我們這些活在主豐富說話之下的人,應該更加珍惜且花時間追求真理,與眾聖徒一同配搭,活出國度生活的實際。 (駱致彥)

                     

一個炎熱的午後,一位老弟兄走上前問我:「弟兄,身體還好嗎?」,簡單而溫暖的關懷,立刻使我的眼角濕潤,這竟然是個在印度清奈街頭發生的故事,我恍似在夢中。

福音開展的最後一天,身體雖然有些疲憊,但印度老弟兄的關懷立刻使我的靈復甦。我笑著回答說:「不會。因為有你,有我,還有主耶穌,我們一同前行」,當時我真是覺得主與我們同在。

不多時,在街頭遇見了一群年輕人,相談之下才知原來他們都已是基督徒,並且熱情地邀請我們去家裡交通。一到家中,在不多的家具中,發現了『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及『包羅萬有的基督』等職事的書報,驚喜之餘,問了書報的來由,得知這一群約8位的聖徒,正照著倪弟兄、李弟兄的教訓與交通,脫離一切在基督之外的名稱或教訓,操練直接的與主接觸,他們都在Salva Valavan弟兄家中聚會。而且他們還不知道清奈已有召會的建立。我們一面低頭敬拜主的帶領,一面將他們交託給當地的聖徒,盼望他們能進入基督身體的交通中。這是我們在印度,遇到的第二組因著渴慕真理,願意脫離宗派,而照著聖經實行正常基督徒的生活的基督徒。為這許多愛主的人,我們深受鼓舞。

在為期10天的印度開展中,很難完整的說出我的感動,我真覺得我嚐到了基督身體的實際,彷彿是那日的豫嚐。我們多次經歷,雖然不懂當地的Tamir文,但在調和的靈裡,我們多次經歷似乎能夠領會當地聖徒的分享,而接著交通,這使福音朋友感到訝異。我們不分印度人與台灣人,不分文化與習慣,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

藉著個人及與同伴的禱告、分享,我們連於主,在每次走出去時,都不覺疲憊而是基督的同在。每過一天,我就越覺得主的可愛,也越覺得基督身體的可愛,真是在地如同在天。我心暗想,若下次還有機會,不但我要再來,我們全家也都要來!

一面我為了在新竹的聖徒感謝主,他們是這樣的愛主,扶持我們前往印度開展。另一面更盼望在新竹能興起許多渴慕愛主的聖徒,一同來建造基督的身體,成為基督獨一且正確的彰顯。

感謝主,感謝祂的身體,我信這段日子會是所有有份於印度開展聖徒一生中美好的回憶。也願新竹市召會能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在福音及牧養上同心合意,使眾聖徒像四活物般地配搭、行動,開展祂的國度,建造基督的身體,成為我們在永世裡值得記念的回憶。  (陳炳傑)

                        

我的家很可愛,有警衛、不跳電、有電梯、有信箱。台灣這地很美麗,地面乾淨、空氣清新、人車跟著號誌行。讚美主,我們是生活在這樣一個美好的地方,但我更要讚美的,是不管何地,都有迫切尋求主、愛主的聖徒。

 隨著開展日子的接近,我與姊妹也緊張了起來,怕配搭不好、英文太差、傳講無法吸引人、孩子會不會太想我們…等。經過多次的禱告,以及這次開展過程中的經歷,主深深的摸了我的信心。抵達清奈機場,已是1/28清晨02:30(台灣時間05:00),在疲乏與混亂中,我們開始了在印度的行程,一早10點,我們便有了深切的禱告與交通,身體雖感疲憊,但主的靈焚燒了我們,弟兄姊妹分組後就與當地的居民與學生有接觸。

印度人的文化對於神有眾多的尋求,對於我們的傳講,若是自己也是尋求的人,多半都是敞開且單純接受的,雖然環境不佳,但絲毫不成為他們對主尋求的阻攔。在所接觸的名單中,有好些人都已經是基督徒,只是因著對神的經綸未有瞭解及生活困苦的緣故,也有些人離開了對主的享受,這都是我們需要持續配搭為他們禱告的。

開展剛開始時,因著心思的顧慮及姊妹身體的不適,使我們在接觸的過程中不甚順利,兩天過去,沒有遇見一個敞開的人,我們便覺得憂心了起來。主光照我們,使我們在個人的禱告中,看見自己對祂的愛不夠,心思也滿了屬世的霸占,一次次的對付,使得我們開始享受與主之間的交通。說也奇妙,主量給我們不同的當地聖徒一同配搭,並且在與應邀前來的福音朋友、弟兄姊妹們的談話中,看見人之所以會接受救恩,並不在乎我們說的如何、做人怎樣、英語說得好不好;而是主在我們身上能否彰顯、有沒有與祂一樣的迫切。這一切,都是主的聖靈推動的結果,而我們所需要的,就是先享受祂、先得著更多的基督。吃基督、享受基督,就使我們與當地聖徒的配搭,不因語言不同而受到打岔,反是充滿喜樂與衝擊力,這樣的喜樂,連外邦人都會受吸引而敞開。

在開展的後期,我遇見一位來清奈工作的弟兄,已無正常聚會,結婚數年無小孩,心裡有些沮喪難過,經過當地聖徒的極力供應,我內裡實在有個感覺,他需要的是來到身體當中,恢復對主的享受與肢體間的交通,便邀約他前來。他來到會場,在交談中,當我不知該如何供應才好的時候,感謝主,弟兄姊妹中便有合適人來一同配搭見證,這位赴約的弟兄,臉上滿了真實的笑容,也答應後續會繼續與當地的聖徒有交通。

每天我們都能見證,弟兄姊妹的配搭都在主的手中。在各樣的環境裡面,總是有適當的人可以彼此補足,在這樣的過程之中,我也看見基督肢體配搭的見證,弟兄姊妹間的感情也更加深厚。甚至開展行程將結束時,心中滿了捨不得停止這種和弟兄姊妹們一同勞苦、經歷主的生活。感謝主,願更多愛你的人被興起,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   (譚士文、譚蕭雪岑)

                       

這次在清奈的開展沒有結果不止的澎湃之情,但有在身體裡彼此相愛、相調、建造的喜樂。

在開展的最後一天,我們這組拜訪了已過幾天所有敞開的對象,希望在這末後之日、最大之日能將他們收入倉裡。但一如往常,答應和沒答應的都沒有前來。除了第一天主賜給我們兩位果子以外,之後的對象即便依約前來,也沒有決心浸入主名。在確認晚間的對象不來後,我在會場中呆立,看著滿場一圈一圈的陪談,感到有點可惜。我告訴自己:「沒有關係,我還可以配搭這些陪談。而且這段時間在這裡的配搭、相調、以及弟兄姊妹所得著的基督都是非常寶貴的,沒甚麼好可惜!」

正準備收拾心情進入陪談時,與我配搭的印度姊妹看我一個人站在那邊,就前來關心,用不太流利的英文問:「弟兄,你是不是有點憂傷?」,我回答:「有一點點啦,因為除了第一天,之後都很少邀成功過,即便成功,也沒有受浸。」,這位姊妹告訴我:「弟兄不用憂傷,我還會繼續接觸他們的!其實你們的來非常鼓勵我們。這是我第一次這樣開展,以前從來沒有過。因為我在急診室工作,常常連主日都無法參加。不過最近換到普通病房,所以我終於能來了。我從來不知道可以這樣傳福音,從來不知道可以這樣過福音的生活,我覺得非常喜樂!」這位姊妹是名護士,才剛進入召會生活半年。她接著說:「我會繼續接觸他們,等到他們受浸了我一定會通知你!」

聽完姊妹的鼓勵,我真敬拜主。有別於我自言自語的安慰,主藉著一位初信的姊妹,在靈中提醒我—這是身體的工作。從自己的眼光來看,是我這組開展得如何,或清奈隊開展得如何,但對主來說,無論是小組或清奈隊,都不過是祂身體裡的一部份。身體的一部分要回去台灣了,但還有一部份仍在清奈作主的見證。這是我們在印度的最後一天,但不是主在印度的最後一天,祂要藉著祂的身體繼續行動,直到祂的經綸完成。得著鼓勵後,我加入了一組陪談,在眾人配搭下,一位弟兄受浸了。是主的憐憫,在最後一天還給我機會享受配搭結果子的喜悅!  (方惟信)

                        

這是我在2007年俄國開展後,再次配搭海外開展,轉眼間相隔了十年。這次的開展有幾方面的蒙恩,第一,經歷四活物的配搭;第二,看見這地有許多的尋求者,和飢渴的神的兒女;第三,看見宗教對人的綑綁,特別是印度教;第四,看見使徒的腳蹤。

首先,這次的開展乃是四活物的配搭,一同作祭司事奉神。每天上午的晨興和禱告,加上信息的追求使我們先被主的靈和主的話充滿和浸透。開展前也有團體的和分組的禱告,我們學習作祭司,把我們所接觸的人一個一個的帶到神前,為他們爭戰禱告。我們這組是叩訪社區,有兩位台灣聖徒和兩位印度聖徒一同配搭。我們在馬路上,也在社區裏,一家家的叩訪,叩訪中有拒絕我們的,也有歡迎我們而讓我們進到他們家傳福音的,甚至有位婦女主動邀我們去為她的丈夫禱告。我們叩訪所接觸的人中,有的是印度教的,有的是基督徒,無論如何主的話總是傳開了。在配搭中印度聖徒走在前頭,為我們尋訪平安之子,找到了,我們便將主的話分賜給他們,帶他們呼求主的名,並邀約前來參加晚上的愛筵交通。在晚上的愛筵交通中,沒有分誰帶來的福音朋友或弟兄姊妹,大家生機的分組配搭,或作見證,或傳講真理,或傳福音,或禱告,主就將16個果子與我們加在一起。

第二,看見這地有許多的尋求者,和飢渴的神的兒女。在我們接觸的人當中有看見因宗教儀文的虛空,而從安立甘教會的祭司身份離開,並照聖經的實行,打開家在家中聚會的弟兄。有讀到倪弟兄和李弟兄的書報而聚在一起的自由團體。有作過天主教神父的,離開了聖品階級制度,與我們一同配搭作肢體,一同盡功用的弟兄。有六個月前才轉到主恢復的聖徒,與我們一同配搭去叩門傳福音。在我們叩門中遇到許多的基督徒,當我們用經節與他們分享時,他們專注聽主的話的眼神,顯出他們對主話的飢渴,經歷主是好牧人牧養他的羊。我們也到一位弟兄剛過世不久的姊妹家,她和她的兩個女兒接待我們,這位姊妹問我們如何享受主和過召會生活,在身體的配搭裏,我們與她們分享享受主簡單的路,就是呼求主名和禱讀主的話,有一位配搭的姊妹也擺上她呼求主名的見證,弟兄們也實際的帶她們禱讀主話,她們操練後,臉上洋溢著喜樂滿足的笑容。

第三,看見宗教對人的綑綁,特別是印度教。許多人的家門口有象神的圖騰,有些信主的家中也有耶穌像,看見仇敵藉著宗教霸佔人。

第四,看見使徒的腳蹤。藉著參訪使徒多馬生前所住的地方及殉道的地方,得以理解這個城市之所以有這麼多基督徒,相信是這些殉道聖徒所撒下的種子結成的果子。而我們在這裏的開展乃是使徒行傳的繼續。

感謝主,分別過年的假期,與竹苗青職的聖徒一同有份這榮耀的印度開展,真是值得!這將是我們永世的回憶。       (頭份 陳啟文)

第一天(1/28)早上,在晨禱時,就被主摸著,受提醒要恢復到對主起初的愛。當我們分好組別,正要出去開展,印度弟兄就請我留下,因有一位IT的工程師要找教會,希望我能和他談談。隨即看到一位年僅23歲的年輕人,帶著一本聖經,我問他是怎麼找到這裏的,他說他從網路上列下來許多的地址,一一打電話去詢問,卻都沒有人接聽,正走到我們的會場樓下,遇見弟兄們,弟兄們就說,這就是你要找的,你上樓去。

之後我就與弟兄們配搭,向他傳講人生的奧祕,並分享受浸後,主如何進到我裏面,並將我的石心變成肉心的見證。由於看到他專注的眼神,加上我的個人見證稿是出發之前就寫好,並且大組的聖徒一起講過並修過的。愈講,主就愈充滿我,講到我不禁熱淚盈眶,我看他也紅了眼眶。接著他說,他還沒受浸,他原本就預備好要在今年受浸。我就開始和他傳講受浸的真理。印度弟兄幫他準備好早餐,說要不要早餐吃完去受浸,他說,不,先受浸再來吃早餐。受浸完,弟兄姊妹陸續從外面開展回來,他就很喜樂的和我們一同唱詩歌,並且彈奏吉他。讚美主,這就是我們清奈開展隊所結的第一個果子。

當天他要離開時,我們約他隔天再來會場家聚會。翌日晚間他到時,剛好有一位福音朋友在場,他就作了他昨天得著救恩喜樂的見證。家聚會完後,弟兄們陪他走回他離會場兩條街區之外的住處,才知道他兩週前才搬來現在的住處。藉著和我們三位台灣弟兄的配搭,隔天他邀了室友及他室友的朋友一起來,並且分享了他清晨享受聖經恢復本的心得。我也已經和他約定兩年讀經並讀註解的進度,要繼續藉著網路和印度弟兄配搭餵養他。願主加強他,成為當地召會的柱子。

同一天晚上,一位全時間學員帶來他的兩位同學,後來聽說是他用FB搜尋開展地附近的朋友聯絡上的。我與國恩弟兄配搭用靈傳講的時候,他很敞開,也和我們一同呼求主名。他說他認同主已進到他裏面,但是他不能受浸,因為他有很強的印度教背景。我就鼓勵他回去要呼求主耶穌,告訴主,求主向他顯現,他也答應學員隔天再來。隔天晚上他來之前,藉著交通給開展隊,大家就為他迫切禱告。他一來,就請學員告訴我,他不能待太久,因結束後要搭8小時的火車返鄉,也就是他當天無法受浸。

我們就和他一同唱“榮耀的釋放,奇妙的釋放,主耶穌是我榮耀救主。”接著前一天受浸的弟兄也為了家聚會來到會場,他就盡功用向這位朋友見證,他如何享受救恩的喜樂。接著我們便分兩組,一組進行家聚會,一組繼續傳講,姊妹們則在旁邊禱告。後來他就說他真的要走了,弟兄們陪他走到接近火車站,學員再單獨陪他進火車站,但姊妹們不放棄,繼續為他迫切的禱告。十幾分鐘後,積福突然衝進會場說他回來要受浸了。除了炳傑和國恩繼續陪家聚會,全開展隊都到浸池那為他祝福禱告。他坐在浸池,聽著大家用不流利的英文為他和他全家的救恩禱告,我看他眼眶濕了,我也已是熱淚盈眶。宣告著他的英文名字,用中文和弟兄配搭為他施浸。

  他受浸換好衣服,所有在場的弟兄都給他一個喜樂的擁抱,當下的情景,我真覺得就連天使都在歡呼!學員送他回車站前,我再抱著他,跟他說,我們會為你的家禱告。學員弟兄回來握著我的手道謝,我說不是我一個人—是基督的身體。我說我喜樂到哭了,他的眼眶也泛著淚光說,他當場也哭了,他這話又讓我心裏一怔。我覺得是主藉著這位學員對他朋友得救的負擔,成了我的負擔,我再把這負擔傳輸給同隊的伙伴,成為我們整隊的負擔。主在約翰福音四章14節說,『人若喝我所賜的水,就永遠不渴;我所賜的水,要在他裏面成為泉源,直湧入永遠的生命。』回想整個過程,新人的淚,加上學員的淚,我的淚,我對這節聖經有一個新的領會,我們從主所領受救恩的活水,叫我們也像撒瑪利亞婦人一樣為主作見證,盼望人也和我們一樣享受這活水。這水要在我們裏面成為泉源,直湧入永遠的生命。 (李仲益)

『這不在於那定意的,也不在於那奔跑的,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羅九16)

這次來印度開展,完全不在我的計畫之中,又因之前聽聞許多關於印度的情形,真是心生畏懼。無論是那裏的交通秩序、生活條件、傳染病…,讓我完全沒有動過想去的念頭。但是,主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主還是帶我參加了這次的印度開展,為此我從深處敬拜主。

在物質一面。印度的交通狀況為「亂中有序」這詞作了最佳的詮釋。我們有幾次要過馬路,沒有紅綠燈,若不是印度聖徒的引導,我們就只能在路邊罰站。另一個就是他們按喇叭的習慣,許多時候我們在公車候車區傳福音,若不仔細聆聽,簡直聽不到彼此的對話內容,而且一路上都是喇叭聲。在人民經濟上,貧富差距非常大,我們住的算是稱城區部分,當我們到他們的鄉村時,真的只能用家徒四壁來形容。當我們去陪一位姊妹家聚會時,結束後我看到外面的小孩在洗澡,用黃澄澄的地下水在洗…,市場上的魚,滿了蒼蠅…,人民因著生活苦,就有了物質輕、靈命重的反應,當然也有兩種都輕的情形,所以被放鴿子也是常有的事。

在屬靈一面。在印度開展期間,享受身體配搭的扶持,首先認識許多聖徒,有三對姊妹或姊弟,還有三對夫婦,更有同寢的國恩、奕千,聽到奕千生病主醫治的過程,真是低頭敬拜主。而在開展的過程中,非常受配搭的印度姊妹激勵,我剛開始以為她是家庭主婦,豈知她還在上班,並且她先生不允許她來召會,她偷偷的來,還好她女兒在家幫她煮飯,她才能天天過來配搭。過程中姊妹對人非常有負擔,非常忠信的用電話餵養他們,有時都打到電話儲值卡沒錢了,還借我的電話去打,直到連絡上為止。同時我也非常珍賞與我配搭的弟兄,因我英文不行,所以幾乎都是他在交通(其實我相信弟兄是很有壓力的),我就在後面默默地禱告,求主加強他與當地聖徒的說話,加強他們的靈,開啟福音朋友的心…,許多時候我也想交通,但實在不知道他們在交通什麼而作罷,最後幫他們拍照留影。

在每天出去的過程中,裡面常會過不去,他們都能說英語,我就是不行,甚至還有年紀較大的長者,都能用英語與我們溝通時,裡面真是懊惱。然而,主實在是祝福我們,常有敞開的福音朋友,願意與我們一起禱告,邀請我們進到他們的家中,留下他們的資料,還說要在他們家開家有小排等,每天留下的資料姊妹都非常忠信的用電話聯絡與餵養他們。

最後一天我們邀約了十三位福音朋友,最後有三位到場,在身體的配搭中,有人受浸了…,此次清奈的開展,到我們離開時共受浸16位(當地聖徒統計是19位),眾聖徒在歡樂與不捨的混雜情緒中離開印度。在返台的過程中,我問主,到底這次到印度你要我經歷什麼時,『這不在於那定意的,也不在於那奔跑的,只在於那施憐憫的神。』這句話再度在心頭浮起,內心只能低頭敬拜主,將榮耀歸與祂!   (翁世文)

                    

在開展中我看見一幅美麗的圖畫:所有的人都同心合意,配搭到各組陪談,人人儆醒接棒傳輸。有的聖徒即便自己約了剛剛認識的路人、鄰舍,且已受浸,還是陪著其他組邀的朋友,交通到22:30。有些即使不受浸、大家也歡喜送他、並且「立即」「即刻」改坐到隔壁組陪談,不顧休息,何等竭力!晚睡但清早就起來禱告(如馬可福音中的主)…那畫面實在震撼人,想著、想著就眼眶泛淚!

我想起保羅曾說:『他們是基督的執事嗎?我瘋狂的說:我更是!論勞苦,是更多的,』保羅“瘋狂”的根據是他真實的在主前作工受苦。我與很多同隊同伴以往沒一起聚會,彼此不熟,有兩天儘管沒人受浸,但我卻能見證,他們真是基督的執事!我蒙光照看見自己多麼保留。

隔天團體禱告有弟兄禱告:『夫子,我們整夜下網、沒有打著什麼,我們現在依照你指示下網…』,我想主必定聽見了這禱告,兩個小時內我們就結了兩個果子。

這次開展和以往很不一樣,有三分之一的人都進校園,但校園內四處有校警監視,還有反對者而不能公開地傳,每次傳講都特別受壓緊張,主光照我:「得著聖靈澆灌的人、就預備作殉道者!」(徒一8)(事實上真的有配搭差點被校警拘留),主問我我是否預備好了?

有很多福音朋友都是邀來好幾次才得救,就像約櫃必須由人扛、且是多人一起扛,不可用牛車—求便利的路,帶人得救也是。大家勞苦的經過兩、三次家聚會,且各環節儆醒配搭,找到關鍵問題幫助他過關。每一個受浸的人,都得要經過一個扎實的過程。感謝主,祂給赤忠忘生死的青職「果子」、給自以為老練的青職「功課」。

 開展最後,個人在禱告中不禁湧出詩歌:“主我愛你日益深摯!”主阿,我回台灣以後是否能比這段期間更愛你呢?  (張積福)

                       

在這次的印度開展裏,主用兩處經節加強我。第一處,在赴印前的早上,我很摸著一句話:撒迦利亞書一3:『所以你要對以色列人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你們要轉向我,我就轉向你們;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說的。』,在禱讀中,我為轉向主不夠靈敏而向主悔改,並向主有一個禱告:“求主在環境裏一再的提醒我,要轉向祢。”這是起初在禱讀裏的感覺。似乎我就是做一個聽的人,但後來在開展裏摸著我不僅是一個要會聽的人,也該是那位對人說:“要轉向主”的人。

在頭一天的開展裏,我與弟兄及一位當地的聖徒,以三人一組的方式,到清奈的Anna大學開展。學校裏的建築物樓層不高,校園佔地頗廣。學生對福音的敞開程度也還不錯。經幾次傳講後,發現到他們無論是否願意接受福音,你與他們談話,所說的一切,他們是很認真在聽的。我因著語言的限制再加上緊張,似乎就只能在配搭聖徒傳講之後說三個詞:『yes、阿們、That's right!』因為無法用我所熟悉的語言暢快的傳講福音,覺得自己很癟氣。但很奇妙的,當天晚上郭尹輝等四位弟兄來看望並加強我們,郭弟兄提醒我們:“外面是在開展,但首要的是賺得基督”;另一位弟兄說:“你們待在清奈的時間很短,所以每一天更是珍貴的,語言會有限制,但是拚上就是了”。就是這些話,將我從自己的限制裏釋放出來。隔天,出去傳福音時,只要一有傳講的機會,配搭就鼓勵我上前分享。雖然還是很緊張,但就是硬著頭皮,使用我的破英文講著、講著,一面我得釋放了;另一面聽我傳講的朋友好像也聽懂,還有回應並且也呼求主名,實在是很叫我受激勵。

雖然我們也遇見敞開的女界朋友,但不容易留下聯繫方式或邀約用餐。因此每次看到弟兄們約到許多朋友時,總是羨慕他們。其他沒約到人的姊妹們,就一起為所陪的朋友禱告,直到交談結束。一開始我還真的以為我來印度只有禱告的份。後來主給我詩篇六八12:『…留守在家的婦女,分得了掠物。』,這使我看見,雖然我沒有在第一線陪談,但我很喜樂,藉著禱告加強了大家的信心,並且我們乃是在那裡一同分得掠物。特別有一位名叫沙郎阿吉弟兄的得救很戲劇化。這位弟兄來參加了兩次福音聚會,頭一次弟兄們陪他陪到很晚,我們就在旁持續為他的得救禱告。但禱告一會兒,這位朋友就站起來說要離開了。沒想到,這位朋友隔幾天再來,我們再為他的得救禱告,盼望就是今天受浸了,結果…沒多久,他就又站起來說要回家了。但很特別的,我們在禱告裏沒有一點的失望和沮喪,卻是為著他每一次都能受主的吸引而來繼續禱告。沒想到當我們一回到住的地方時,就有一位姊妹跑來告訴我們:剛剛禱告的那位弟兄要來受浸囉!主藉著這位弟兄的得救,使我們的心受鼓舞也得安慰。     (張林詩涵)

                       

這次在清奈配搭開展社區福音,有一天上午開展時段已到返回用餐的時間,同配搭的當地聖徒說:「我們回去吧!今天沒有什麼人可再接觸了」,但那天上午我們沒有得到任何敞開的名單,我和配搭覺得想要再接觸一個人,於是我們經過了一間公寓,才剛上第一層樓,就看見有個家的門沒有全關,再探頭一看,從門縫中看見了一雙發黑、變形的腳,於是就按了這家的門鈴。門開了,看見一位年老的爸爸無望的靠坐在椅子上,像是一個坐在死蔭幽谷裡的人。他們邀請我們進去坐坐,他們是一家三口,從接觸中得知他們也相信耶穌,有一段時間曾去教會聚會,但因著媽媽剛生了重病,爸爸車禍臥床,全家要外出都很不方便。女兒為了要照顧父母,不能找全職的工作,但她又得擔負這個家所有的費用和昂貴的醫療費,她曾經也因此幾次尋短。我們知道了這樣的情形都很心痛,當下甚麼也不能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禱告。那一天我們帶著這位女兒一同跪下禱告,在那個禱告中我們都落淚了,漸漸地這個家的氣氛變得明亮起來。之後我們邀約這位女兒再一次與我們接觸,她說她願意受浸,甚至說要邀她的父母親隔天一起受浸。

但是聖靈的工作在那裡,撒但也就在那裡工作,隔天我們再到這個家看望,他們就改口說他們早就受浸了,不需要再受浸了,當下我們都可以在這個家中感覺到有一股邪惡的勢力掌控、挾制他們,使他們完全變了,變得像是與神敵對的人一樣。當天開展結束後也得知不少弟兄姊妹原本要帶受浸的對象後來也沒有受浸,在這樣低落的光景中,就使我們有更多讚美和宣告得勝的禱告!

因著這個家的情形,整晚不太能入眠,一直禱告求主拯救這個家,在外面卻沒有看見主在這個家中有什麼作為。在隔天共同追求中很蒙光照,我們讀到馬太福音生命讀經:「我們的生活不該只是去尋求外面那閃耀的星的顯現,乃該看見在其中有什麼是與主有關的」。接著主又藉著弟兄給了一段加強的話,說,「我們在傳福音時不要太落到外面人得救的數字裡,我們要看在這其中神在我們裡面做了什麼事,數字會是會過去的,但是神的製作是不會過去的!」

在晚上我們參加了Ron弟兄的特會,有段話很提醒我:「雖然一個祭司是一位事奉神的人,這意思不是說去為神作工或是去為神做些什麼;根據聖經的啟示,事奉神就是去接觸神、接受神進到我們的裡面,並被神來充滿、浸透且據有我們。」光照我在這次的開展行動裡雖會有下沉,但這乃是要讓主在我裡面有更多的作工、開展的機會!

很感謝主能夠有分於這次的開展,更新我在晨禱與共同追求裡的享受,不論是新竹、苗栗或是在清奈的聖徒,都喜樂的相調在一起。雖然我們有分好組別出外接觸人,但大家在靈裡卻是一。時常彼此關心各組所接觸的福音對象並且為著人的情形一同尋求、禱告。求主寶血遮蓋,其實從我大學時期以來,覺得在新竹的召會生活好冰冷,在弟兄姊妹們的臉上沒有多少笑容,不像我們所說的:「來到召會裡,就是回到家的感覺」。可是在這一趟行程中,藉著相調中一同生活、享受主、配搭開展,經歷到我們是一個身體!也覺得弟兄姊妹們一天比一天更可愛!更覺得我們在神家中是一家人!  (俞依伶)

                      

感謝主,將我從年節分別出來,有分於印度的開展。因著同伴們的激勵和禱告,在開展前有許多的預備,在過程中有遲疑也有擔心,但在一次與姊妹的晨興中,交通到印度開展,姊妹鼓勵我先放下對印度及語言的恐懼,到主的面前去禱告。當我答應並順從裏面的感覺,決定前去印度開展,裏面的攪擾和遲疑就都不見了。

當到了清奈,就領會到我們裏面心裡的恐懼總是勝過外面親眼所見的,其實一切並沒想像中的可怕。這次的開展非常的喜樂,每天藉著規律的晨興、午禱並交通,使我們與神與人有正常且正確的關係。雖然已過也有海外開展的經歷,但這次開展中卻沒有外面作工的勞苦,反而一天比一天被裏面滿滿的喜樂所充滿。我們的去不是要作什麼大事,乃是要將我們在台灣所實行的召會生活帶去,藉著相調使神在我們中間有合一的彰顯。

在開展中配搭的印度弟兄Joseph教我們用泰米爾語的打招呼方式作開頭,雖然受語言的限制,卻不受肢體的限制,感受到印度人的熱情,在配搭的過程中雖然我只能一直保持微笑,並為每一個接觸的人禱告,在開展中很受Joseph弟兄的鼓舞,在傳講中熟練的翻開聖經馬上找到要用的經節驚呼不已,在每次的午餐及晚餐時間,當弟兄姊妹將人帶回來家聚會,傳講、爭戰時,因著語言不通,我什麼都不能作,但我能作的,就是與姊妹們一同為弟兄姊妹、福音朋友禱告。讚美主!祂是聽禱告的神,其中原本已離開的福音朋友,在前往車站途中又折返回來說要受浸,這使我們都非常喜樂,也很感謝神!

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當我們與主的行動配合,祂就要興起祂的工作,將每一個祂所寶愛的人帶回歸神,這使我享受並經歷盡禱告的職分與主配合。因著身體的配搭,接觸到敞開又單純的名單,我就一同配搭,消失在身體裏,為著主在清奈的工作歸榮耀於神!

很寶貝這此的開展,經歷風、雲、火、金銀合金的循環,使我們被神吹動、覆庇、燒燬並焚燒,成為活的。約翰福音五章25節:『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時候將到,如今就是了,死人要聽見神兒子的聲音,聽見的人就要活了。』,真能見證這次的開展不是我們能,乃是主在我們裏面不斷的擴展,使我們成為神彰顯、行動、行政的憑藉。   (俞曉婷)

                       

印度對我來說是個相對熟悉的地方。包含召會訪問、出差、開展,這次已經是我第四次來印度了。所有一同前來弟兄姊妹所擔心的,我都不擔心,就連來到這裡最可能對我是問題的蚊子,也都不咬我。對於印度人on time的寬鬆定義,我也再熟悉不過了。還有他們回答Definately I will come的結果,我也早就作好心理準備了。一切就在這麼自然而然的情況下我再次踏上印度這塊土地。

清奈比我想像的還要舒服。喇叭聲尚可接受,溫暖而不炎熱的天氣,街道市容相對德里乾淨整齊,也不太有馬路車陣中揚起的飛沙,還有相對重口味的印度食物。一切真是太美好了。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最可能成為最不依靠主、向著主獨立的人。這才是我參加這次開展前最擔心的一件事。其次是邀不到人帶不了人得救。但感謝主每天都有新的開始。每天早晨的晨禱使我重新聯於主,在晨興中被祂注入。“可憐的己,願其消沈,惟你作我目標。”每早晨都需要調整自己心再對準他。

若不看成果和人的反應,傳福音是最享受的事。每天都試著用不同的經文向人傳講,傳了一個就再調整我的表達方式再接觸下一個。我發現這些對我不再是客觀的真理,對人講說明白。對我來說,每句我所傳講的更是主在我身上刻劃出的經歷。三一神透過我這個人湧流出去,就是我這次前去印度的價值。主也題醒我,祂賜給我的是“愛的靈”,使我對人的傳講是真在愛裡關心人,喜愛人。我不只是說“神愛世人”這一個事實而已,而是真實的把神的愛流露給所有的朋友。當我說“我的朋友,我從台灣來,我要送一個禮物給你”時,不僅是一個開場用語,而是真正的愛我在印度這裡所遇見的每一位。

我也很珍賞同去的同伴們。不論我們如何,就像四活物一樣配搭在一起。弟兄們前面爭戰,姊妹們背後代禱。英文流利的陳明主話,英文受限制的陪同儆醒。有信心的鼓勵呼召,其他人阿們扶持。特別有些組別英文不是那麼好,但湊在一起還可以和福音朋友有說有笑、喜樂洋溢,我在旁邊看著這真是一幅美麗的圖畫。建造在一起的肢體最好最美。

雖然我這次第二擔心的事情沒有突破,仍然維持0受邀0得救紀錄,但如同一晚就寢前我躺在床上向主說的:“雖然葡萄似乎沒有發芽開花,石榴似乎還未放蕊;主啊,我還是要將我的愛情給你。”主耶穌,我仍然愛你!   (徐國恩)

                       

前往印度傳福音,才知道自己原來是個不信靠身體也不信靠神的人。開展中有3天的同伴是只會講當地語言的姊妹,在這限制下,我幾乎無法開口傳講,因而感到相當不安,深怕失去任何一位福音朋友。在這過程中我並不喜樂,同時我們邀請不到人,或是邀請的人卻因故取消前來,最後只能禱告。主光照我這個隱藏的『不信靠』的罪,我非常慚愧,我像是在隱密處動手打了同作奴僕的,主啊,赦免我!我需要敞開,使神在我裡面擴展,福音才能在我們的配搭裡有路。

寶貝我們在身體交通中得鼓勵,無論是聖徒或新人的分享。在環境中如何經歷主,一直是我們的功課。在印度我聽到因著接觸主恢復的書報而從公會轉到召會,並渴慕要主、成為全時間服事的見證;尋求真理的公會聖徒使用主恢復的書報餵養新人;以及被主得著而放棄工作、學業甚至板球運動員的夢想…等喪失魂生命的見證;這些鮮活的見證人使我更加寶貝主的話,以及與神親密情深的禱告,而這所有的經歷都該為著建造基督的身體。

再者,我珍賞每位印度聖徒的擺上,從食宿交通各面,無ㄧ不顧到台灣聖徒的需要。最寶貴的是他們分別出時間與我們一同出外傳揚福音,,有的聖徒早上搭公車來,中午搭車回去;下午搭車來,晚餐再搭車回去;還有的需要花1~2小時車程,像是從台中特地坐車來,只為4~5小時的配搭。由於語言詞窮不知道如何表達裡面的激動,我只能ㄧㄧ與聖徒握手,謝謝他們的陪伴。這樣的代價對主是馨香之氣,我在其中感到何等甘甜。

最後,我享受與身體在家聚會和福音餐廳時的配搭,每個人ㄧ回到餐廳就詢問現場有多少位福音朋友、公會聖徒,發現陪談人數不夠時,就主動拉椅子坐下加強;知道對象目前的難處,便邀請有相同經歷的聖徒分享主觀見證;其餘的聖徒便在一旁殷切禱告。有ㄧ次,大家用餐到一半,聽見有人要受浸,紛紛放下手中餐盤前往扶持,餐廳瞬間變空城!這真是四活物的配搭,我們俱各直往前行,行走並不轉身。

這是主的工作和行動,而我們是無用的奴僕,榮耀歸與祂,阿們。 (陳宋宜儒)

                     

在這10天的開展期間,我經歷許多在台灣無法經歷的事情。最主要的是我們與清奈當地聖徒們喜樂地配搭,在為著福音開展的事上同心合意,有著一個共同的目標。無論我們來自於世界各地,不同種族,但是在主裡我們仍然是一。

我很珍賞清奈的印度聖徒們的配搭。許多聖徒都需要上班,還有家住在距離開展地點20幾公里的聖徒,都很竭力的擺上,與我們一同配搭傳福音。當遇到只會當地語言(達米爾文)的福音朋友時,都需要他們幫忙傳講或者翻譯。如同Maharajan弟兄所說的,他們是黑皮膚,我們是黃皮膚,就好像咖啡粉和牛奶一樣,調和在一起就變成一杯好喝的咖啡。這真的是讓我經歷到我們無法脫離身體,只要我們同心合意的禱告,主就將得救的人加給我們。

在這次開展期間,我與姊妹配搭和丁弟兄,柏森弟兄到開車一個多小時路程的Kelambakkam 以及Thiruporur鄉鎮,探訪當地聖徒。當地有一位尋求神的聖徒,因著讀到『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及『神的經營』等書報,而脫宗派、向當地2〜300位居民傳福音,帶了30幾位得救,如今穩定聚會的聖徒有14位,經過清奈召會聖徒半年週週的牧養,預計將在六月設立餅杯。在這次探訪中,看到當地聖徒對聖經正確真理的渴慕,甚至有人願意將自己的工作、前途都放下,單單為著主的需要,無條件的擺上,奉獻自己。他們在印度環境不是很好的地方,仍然在那裏為主站住,非常激勵我;也讓我感到羞愧,得救兩年尚未將聖經讀完一遍。這也讓我想起一處經節,『沒有人能事奉兩個主;因為他不是恨這個愛那個,就是忠於這個輕視那個。你們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瑪門。』(馬太福音六24)。當地聖徒立下了一個很好的榜樣,他們向著神的絕對很激勵我。

我也很享受與青職聖徒們的唱詩歌、禱告以及配搭傳講。無論我們的英文程度如何,我們的真理裝備如何,大家都能夠擺上自己那一份。在這段期間我們都緊緊地配搭,生活在一起,從各樣環境中得釋放,一同來奔跑屬天的賽程。   (陳勇豪)

                       

感謝主,距離上次2009年日本福音開展已過了八年。蒙主的呼召再次將我帶到印度這美地~有分於這次清奈的開展。雖然出發前有諸多的不安,但主都親自預備了~藉由當地聖徒用心安排的食宿讓我們無後顧之憂,勇往直前傳揚福音。

在清奈的開展期間,每天早晨迎接我們的是成群的烏鴉、車水馬龍的街道及猶如管樂團奏鳴的喇叭聲。藉由一早的晨禱與晨興,我們的靈重新被挑旺、被洗滌,除去天然的己並得著加力!

因著天天走出去社區叩門、家聚會及馬路福音,走入當地民眾的生活中,發現風俗、民情、文化樣樣都讓人感到神所創造一切是何等的奇妙!感謝主,珍賞一同配搭的弟兄姊妹,從配搭中看見大家都對人滿了付出與負擔。第一次用英文傳講福音,剛開始只能做自我介紹,直到配搭的弟兄鼓勵我試試看,慢慢就有所突破!在與福音朋友傳講中,雖然有泰米爾文、英文與中文,但在靈中不管哪種語言,靈被充滿就能感受到主與我們同在!

開展中很寶貝個人禱告及團體禱告,個人禱告中再次倒空自己與主有情深的交通;團體禱告使我們靈裡火熱向著主,而能勇敢的外出得人;喜樂歡騰的唱著詩歌及禱讀,使我們的靈高昂,一再加強每位聖徒。當弟兄姊妹邀人來到會場時,人人盡功用,傳講組、禱告組、施浸組、唱詩組、醫療組,眾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的配搭如同四活物。哦,主耶穌,祢是聽禱告的神,使我們在調和的靈裡與祢一同配搭,結出長存的果子。

為期10天的印度開展已經結束了,但主在印度這地的福音要繼續傳遍,祭壇的火不可熄滅,求主烈火焚燒我們,被聖靈充滿!為主在地上的權益爭戰。 (蔡佩君)

                       

原本對這樣的開展沒有什麼負擔,加上要去印度這個國家有很多的擔憂,因著同伴的鼓勵與邀約,就決定一同為主在地上的行動擺上。每天都把這個負擔放在禱告中,求主加恩加力。

這幾天的福音行動讓我很寶貝弟兄姊妹們的同心合意,每當有福音朋友被帶回會場,弟兄們就會ㄧ起配搭傳講,沒有語言的限制,乃是讓聖靈的水流在我們每一位裡面流通,而姊妹們就在後面不斷的為福音朋友的受浸有禱告,阿利路亞!這是一幅何等美麗的圖畫。

來印度之前,很擔心飲食、住宿的問題,但清奈弟兄姊妹在愛中周全的預備,真的讓我深深感動—我們真的是神家裏的親人,所有的準備超乎我所求所想的。另外在開展中我發現印度這個國家多麼需要主的福音在這地傳遍!這裏有許多的偶像,也有許多不認識真理的人,更有許多人沒聽過福音。他們的渴慕尋求,常常受到傳統宗教的挾制,讓他們錯過這位永活的救主。

這次和同伴帶了兩位受浸,有ㄧ位還是從孟買來此出差的,結束後會回孟買,求主保守這位來自孟買的弟兄能回到孟買時,調入那地的召會生活。我也發現兩位都是平安之子,在弟兄們傳講的過程中,他們都相當敞開,受浸起來後,他們臉上充滿了重生的喜悅,何等的榮耀!

但有些本來要受浸的,就在他們走到浸池的過程中,有惡者來阻擋,我們只能擺在禱告中,求主保守他們的心懷意念,願意繼續向主敞開。離開前的最後一天,與當地的弟兄姊妹真是依依不捨,我們在此一同勞苦、ㄧ同事奉,這是何等的喜樂!求主保守印度這地的福音能夠繼續廣傳,能夠結更多常存的果子。我們的離去不是開展的結束,我們也要把這個福音負擔繼續在新竹這地延續下去,等候主來,阿們! (蔡政男)

 開展的過程中很珍賞當地聖徒過一種福音的生活。每逢有機會便向人傳福音,搭車過程中總是抓住機會向司機傳福音,他們都用當地泰米爾語講話。剛開始以為聖徒在和司機聊天,但聽到後來發現他們是在抓住機會傳福音,我便在一旁用中文禱告扶持聖徒,後來還有一位司機主動說要跟我們回會場一同愛筵交通。

與當地聖徒配搭一段時間後,也會有一種屬靈的默契。雖然我完全聽不懂泰米爾語,但我卻能在靈裡知道她現在跟福音朋友分享聖經的哪些經文,真是奇妙!我和當地一同配搭的姊妹一直邀不到學生回會場時也會失望,但我試著牧養姊妹,與她交通我們來的負擔,是要贏得基督,我們先享受主才能自然地湧流基督給人。我請她教我用泰米爾語唱詩歌,也用主的話鼓勵她:『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我相信主有祂的時候,我們不要灰心。

到了開展的最後一天我跟主說,我也希望可以有份帶人得救,就經歷到主調度環境,讓一位當地聖徒的同學主動打電話給她說要受浸,姊妹跟我交通說她的同學對福音很敞開,想要信主,但是因為印度教的背景而不敢受浸,所以她也只能為她的朋友禱告,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朋友會主動打來說要受浸。感謝主,是主親自做事,讓這位同學夢見主親自向她說話,所以隔天她就主動說要受浸了!這次的福音行動受浸人數雖不多,但我確信每一位都是常存的果子,願主繼續祝福祂在印度的行動,將更多得救的人加給祂的召會!   (蕭伊倫)

                       

因著語言的限制,非常害怕海外開展,主一次一次的吸引,使我願意答應主的呼召。去之前向主禱告,渴慕對基督的身體有更深的經歷。

初到印度時不太適應,若沒有翻譯就無法和當地聖徒溝通,當我在這感覺裏時,常覺得軟弱。

很寶貝每天的晨禱和個人午禱的時間,一再將自己更新奉獻,告訴主我的不能和渴慕,在禱告中主給我歌羅西書三11:『在此並沒有希利尼人和猶太人、受割禮的和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我告訴主,我渴慕經歷這個。主給我詩歌169首:“燒、燒,哦愛,在我心懷,日夜厲害的燒,直至所有其他的愛燒到無處可找。”看見自己因著語言的限制有許多的保留與內顧自己的情形,我向主悔改,求主在我裡面厲害的燒,燒去一切不屬祂的,求主更深充滿使我能與基督的身體燒在一起、建造在一起。

走在校園,看見一位一位的青年人,裡面實在迫切,渴慕將基督與他們分享。從簡單的單字和比手畫腳開始,進展到播放人生的奧秘傳講影音輔助,珍賞配搭的姊妹總是在第一時間補上我的不足,不論用什麼方式,就是希望他們能聽見這生命的話,就被點活。每傳一個人直到遇見下一個人前,我和配搭的姐妹Anita不斷的禱告、唱詩歌,她用Tamir文或英文禱告、我用中文禱告,但我實在能摸著主在我們中間。

一天過一天,寶貝弟兄姊妹裏面的基督,在這裏有一道聖靈的流,不靠人的努力和勞苦,只要簡單把自己擺在身體中,有的人傳講,有的人見證,有的人禱告,如同四活物一樣,有的前行、有的退行、有的旁行,主就把敞開的人加給我們。讚美主!我們實在經歷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  (謝岫昀)

                     

開展的第一、二天,和我一同配搭的是印度弟兄,因著我的英文非常的差,又沒有台灣的同伴一起同行,所以我們不太能溝通,只能藉著比手畫腳和眼神來互動,但我們卻不因著這樣而停下腳步,我們依然挨家挨戶的叩門,我會先用很差的英文說著人生的奧秘,當我說完,弟兄就會接著用Tamir說,就在這樣的過程中我和弟兄越來越熟稔,甚至一同為著得人禱告,我用中文,弟兄用英文,在一次一次的禱告後,慢慢的我們越來越能明白彼此所要表達的話,我們的配搭也越來越和諧、喜樂了。

很寶貝在這樣的過程中,主使我學習不斷的禱告、倚靠神,憑靈而行並順服印度弟兄的帶領,但主加給我的卻是勝過語言的限制而在調和的靈裡享受配搭,甚至一同配搭的印度弟兄還留了聯絡資訊給我,希望我們以後還能有聯繫,真的很寶貝外面的環境不能限制靈裡的建造。

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雖然我有許多敞開的名單,卻沒帶一個人得救,心裡開始有點無奈,想著是不是因著自己的英文不好,無法將真理說清楚?但就在這個時候,主就來轉我,讓我看見,這是一道水流,若有人得救是在身體裡,不是誰的能力好,無論是邀約的、陪談的、禱告的,都一同的有份這人的得救。主讓我看見基督身體的榮美,並給了我一句話:『在此並沒有希利尼人和猶太人、受割禮的和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歌羅西書三11)。因此我越來越不受攪擾,而能享受每次的配搭,感謝主,在開展的最後一天,一位我們接觸了兩次的公會姊妹,帶了她的先生和鄰居一起來聽福音,並受浸了。主實在是愛我,不但帶我越過一個一個的環境,也消除了我沒帶人得救的遺憾。    (謝澤禧)

                     

感謝主,在家人的支持下,能與竹苗區眾召會青職聖徒有份於這次印度的開展。開展中,打破了我許多天然人的觀念,學習不信靠自己。我們只能藉著信靠主和祂的身體才能向仇敵誇勝。

語言不是限制 己才是福音最大限制

由於自己對於英語學習有興趣,用英文傳福音、溝通並不困難,開展前自覺向印度人傳福音應該不會有問題。到了實際開展時,卻發現另外一個更大的問題—靈的突破與對人的負擔。福音的話是傳出去了,卻缺少衝擊力,無法摸到人真實的需要;同時,感覺自己對人的負擔還不夠迫切。慢慢發現,傳福音最大的限制其實不是外在的語言或不同的文化隔閡,其實最大限制就是自己本身。

有了這樣的領悟,之後在開展前的禱告,就更專注在被神的靈充滿並充溢,從神領受對人真實的負擔,帶著一個「尋找的靈」去叩門訪人,過程中多半被拒絕,當有遇到敞開的個人或家,我們就會抓住機會向他們講說福音。一路上主的平安隨著我們,在接觸人的過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與我們一組(兩位台灣聖徒配搭一位印度聖徒)的印度姊妹總是小聲的呼求主名,緊連於主,也提醒我不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而要完全信靠主。

學習配搭功課 依靠身體爭戰

與我一組配搭的台灣弟兄英文比較無法溝通,所以傳講的部份較多由我來說,當福音朋友聽不懂英文時,就需要印度聖徒翻譯成Tamir文。當我講到一個段落時,印度聖徒很自然的就會接下去繼續傳講,雖然內容都聽不懂,但仍經歷在身體一裡的和諧配搭。當敞開的福音朋友留下電話,後續的接觸也交由印度聖徒配搭電話邀約,依約參加的福音朋友到了會場後,其他開展小組也會很生機的在靈裡一同配搭傳講,實際顯出在身體裡配搭的光景。

我們這一小組在開展的八天當中有約到15位可後續聯絡接觸的對象,答應參加福音座談的有12位,但最後實際赴約的只有3位,其中1位是他的弟弟遇到我們,而前來的卻是哥哥,詢問之下才知他找了半年工作尚未找到。聖徒們當下各自分享在工作上的經歷,也與他一同呼求主名並禱告,之後也與他談到受浸的真理,問他是否願意受浸,他表明隔天會再來。只是隔天到了約定的時間,卻遲遲未見蹤影,手機也未接通,當時已是週六中午,當天晚上九點半就要離開清奈,而我們這個小組尚未能帶人得救。

我們便迫切向主禱告,求主釋放平安之子到來。到了晚上,來了一對母女,母親是基督徒。我們原以為高中年紀的女兒很自然能受浸,沒想到母親卻說,他們夫婦是同一天受浸,她有兩個女兒,也想要在同一天得救。但另一位女兒因故無法前來,所以到場的女兒就不會在今天受浸。大家聽到此話,正又急又不知如何是好時,一位年長弟兄透過翻譯說到:「夫婦在主裡是一體的,同一天受浸是不錯的。但姊妹之間不像夫妻的關係,在不同天受浸也很好。」語畢,這位母親也就不再堅持,她的女兒隨即受浸得救。這也是主在我們離開印度前一小時賜給我們開展小隊的果子,感謝主!這使我經歷到在身體配搭的原則裡所帶進的祝福。  (苗栗 張奕千)

                      

向神敞開作主活水流通的管道

在這一趟印度開展中每一天我都有一點小小的長進,每一天都重新蒙拯救、被定準。第一天我幾乎緘默無聲,傳講時只敢在一旁阿們和偶作翻譯。晚上蒙光照,平常不讀經,用時方恨少。第二天我禱告要有突破,要開口,要放膽講說基督,要成為同伴的配搭。主實在很憐憫我,後來開展時碰到許多公會的弟兄姊妹,雖信主但不知道「靈」為何物,我就得以操練分享人生的奧秘。第三天我十分享受個人禱告時間,求主不斷煉淨,使我能操練否認己,也求主使我向著祂敞開,成為祂活水流通的管道,後來我越禱告越有話有如泉湧,正覺得奇妙,…一位弟兄就喚我,能不能配搭鼓勵一位福音朋友受浸,感謝主,馬上就成為活水湧流的管道。

在配搭的焚燒中產生能力和衝擊力

我和雪岑姊妹以及當地聖徒臨時組隊,本來還要等一位老練的姊妹一同配搭,但是她不知為何遲遲沒有下樓,眼看福音朋友已端坐等候我們的傳輸,身旁也有配搭姊妹們扶持的目光,我就放膽先開始講人生的奧秘,一面禱告:主阿我們要有那靈的說話,經歷四活物的配搭!

後來配搭看她綑綁很深,就接著分享馬太十一28:『凡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必使你們得安息。』姊妹分享時我很想哭,一邊呼求主名,裡面實在有種迫切,希望這個靈魂得救。隨後,我們分享各自的經歷,彼此堆加,因著她顧慮家人濃厚的印度教背景,我也分享使徒行傳十六31:『…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當我滿有確信的把這句話推出來,我的配搭們也幾乎落淚,雖然語言不太相通,我們的聯結是緊的,是在那靈的一裡配搭,領受同樣的負擔,經歷那靈的說話和帶領。

最後我們為福音朋友Renukha禱告,當地聖徒用塔米爾語加強,她流淚了,我們就領她前往浸池。她得救我也得救,看見那靈幫同擔負我們人的軟弱;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那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為我們代求!我也摸著,當我們外面的人破碎了,當我們放下自己的定見,拋開語言的限制,靈才能出來。不論語言、背景為何,在配搭的焚燒中產生能力和衝擊力!

祂願意萬人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

叩門時碰到有些福音朋友很認真聽我們傳講,但是到呼求主名就卡住,認為篤信印度教,豈能喊他神的名字;也有人連福音單張都不敢拿,覺得是叛教行為,會遭天譴;或有表面上很敞開地留了資料,並說自己一定來,結果最後人間蒸發者…。縱有這些情形,我們還是找著了一些有心尋求神者。我接觸到一間咖啡店的老闆及員工,看他們相貌平平,老闆1992年開始讀聖經,還得過聖經比賽第一名,員工新舊約早已讀完一遍,對主話的渴慕超過我,這使我也很蒙光照。但是雖然他們讀經,對真理的認識卻仍有限。

我們越接觸人,來印度的負擔就更清楚:祂願意萬人得救,並且完全認識真理!一面我們傳,一面我們也實行家聚會餵養供應。雖然印度教在這地盛行,根深柢固,但我們相信神要藉我們來鬆動人的心土,加強當地的見證。像咖啡店老闆和員工這樣的福音朋友們,和公會的弟兄姊妹們一旦找著了,一旦碰著神,清楚了真理,就被召會吸引,都願意持續的與我們有交通、相調。我們就學習禱告、安靜等候,盡上我們那一份,不灰心,不喪膽,我們只管去,人能不能得救實在是在於主的憐憫,我們只管向神敞開,讓神在我們身上有路出去。

對傳福音更新的認識

這一趟印度開展,不只是我們在外面開展,神也在我裡面開展,每一天祂都使我先得著享受,被祂據有、浸透,好使我能有正確的活出和彰顯,使我活出福音的本質,就是神自己。哈利路亞!求主繼續加強印度眾召會的見證,為此我們需要持續代禱!     (苗栗 谷逸華)

                       

Glorious Freedom Wonderful Freedom,No more in chains of sin I repine!

在開展的這段期間,每當唱起這首詩歌,就知道又有人要受浸了,大家當下的反應就是往浸池的方向去,喜樂的迎接著進入神愛子國裡的親人。

抵達印度前只想著能先適應當地的環境與飲食等差異就不錯了,至於傳福音這件事盡力就好。飛機降落,步出清奈機場,迎面而來的悶熱空氣,擁擠人群,混亂交通,心想,我需要花個三天來適應吧?

第一天的社區開展,我這組被安排跟著一位當地姊妹叩訪,本想只要跟著她去,我在後面露出笑臉,不時穿插著不怎樣的英文,這樣應該就沒問題吧?沒想到姊妹每帶我到一家門口,就問我叩這家好嗎?並請我按電鈴,而且還把面對門口的位置讓給我,要我傳講。我心想這不是在印度嗎?若當地人一開門就見到一個外國人,那不是很奇怪!然而,主光照我:當初那些傳教士到中國也是一戶戶傳,那時付的代價更大,這算什麼呢?所以回轉向神後,就開始放膽傳講,發現當地人都是很友善且樂意接受的。那天下午在主的引導下就得了5個敞開的名單。

開展第二天時,Mercy姊妹帶著孩子與我們一同到另一個社區開展,發現公園有對夫婦,當我們與那位先生談到耶穌,他就非常喜樂,表示自己因著禱告,三年前患了血癌的孩子竟得了醫治,當下就邀我們隔天到他家去並一同用餐。在神奇妙的安排下讓我們相遇,當然要去坐坐,所以約了一位年長弟兄一同前往。進到他家,擺設很簡單,但我們一坐下聊起耶穌,就非常喜樂,他也述說神怎樣聽了他的禱告,我們也說明了信而受浸就必得救,對方對泰米爾語比較熟悉,所以請同行的姊妹翻譯。奇妙的是,當年長弟兄提醒我可以說說神聖的遷移時,不待翻譯,那位姊妹在靈中自然地就切入這話題,等到我們覺得要講到重生時,姊妹也就轉到重生這題目。似乎在調和的靈裡,連語言都不是隔閡了。

之後邀他們一同來開展基地用餐,用餐當晚談了許多,太太雖然是願意受浸的,不過這位先生仍是不願意,太太則礙於先生的關係沒能立即受。這地實在受印度教的影響太深,都經歷了神醫治的大能,卻還不能簡單的受浸,就像進到壯者的家中搶奪家具,是不容易的。每次談到受浸就是一場爭戰!送他們離去時也只能在信心的靈裡,禱告主必斷開一切的捆綁。相信總有一天他們會成為神家的親人。

連著幾天一直未能帶人得救,自己也在主面前尋求對付,發現自己太注重工作了,對人是否有真正熱切的心?主如何愛我們,也要用這愛來愛人。藉著弟兄們的見證與晨興時對主話的摸著,我真覺得我是個冷漠的人,實在願意神調和的靈在我裡頭運行,好叫我知道如何在喜樂的靈裡,活出耶穌正確的人性來愛人。後續的幾天裡,越過越覺得不只當地聖徒可愛,也寶愛那地的居民,覺得這國家有這麼多人都還未認識主名,應該要抓緊機會多出去傳揚啊!

最後一天因著對人的負擔,早上向一位13歲的小女孩說到受浸的真理,原本猶豫一年多不願受浸的她,也簡單的答應了,看到她從水裡起來那一刻的笑臉真是喜樂!到了晚上有一位母親也為著是否要受浸猶豫著,我心裡實在過不去,對她有種負擔,希望她晚上就能得救,講著講著英文也越來越溜,並且舉的例子都能摸到她的心,終於在要拿行李集合前的前一刻,她點著頭答應受浸了!

這幾天開展下來,發現印度是向著福音敞開的,就算拒絕也不會冷眼相待。而敞開的人更是願意一起呼求主名,縱使受浸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關口,但我相信只要開口呼求主就有路。放眼全地,莊稼雖多,工人卻少。願更多的人起來與主配合,如四活物一樣,在地上隨著高而可畏的輪子直往前行!     (賴育群)

                       

在這次印度的開展,我有許多的第一次:第一次用英文傳福音;第一次帶人得救而且還是印度弟兄;第一次用英文為人施浸。

第一天坐車去傳福音的路上,我向主禱告:「主阿,祢的話要在我裡面擴長,使我有智慧為祢說話。」印度maharja弟兄耐心帶領我,讓我用不熟練的英文傳講,在台灣我預備的英文聖經、詩歌都浮現腦海。當福音朋友說“I understand”,並且還與我一起讀聖經時,裡面感覺超級喜樂,讓我經歷到在靈裡是不受語音言與環境限制的,是主耶穌帶我越過的!

我們的配搭Samsan Abraham弟兄,他是一個害羞但是對人很有負擔的弟兄。最深刻的開展經歷是我們在社區先遇到兩位聾啞與看不懂英文的福音朋友,我心裡正想“哇!這樣怎麼傳講?Abraham弟兄開始用手語與當地tamil文傳講,後來樓上的鄰居也開始聽我們傳講,當天晚上也來福音餐廳參加我們的聚集。我們向他們分享人生的奧秘,也見證我是家裡第一個基督徒,如何在傳統宗教背景的家庭,接受了主的愛,有了永久的生命與喜樂。讚美主!其中一位當天也受浸成為神的兒女。

我很好奇Abraham弟兄怎麼連手語也會,原來他小時侯也聽不到,經過很多的練習,在11,12歲才能正常說話。哇!聽完他的見證,我眼角滿是淚水。弟兄雖然年輕,卻經歷主許多的帶領,很珍賞弟兄對主的絕對與對人的熱切。

感謝主,也感謝家人的體諒與放心,使我有份這次主的行動,每天有同伴一起預備英文晨興材料與追求,並與台灣和印度聖徒建造在基督裡,彼此供應基督,讓我生命更加長大。

這次的經歷,使主在我身上有更深的刻劃與製作。得救兩年多,主有許多的帶領,每次都把我托住。經過這次的經歷,主耶穌,我更愛你,更信靠你。也使我學習如何更愛我的家人。我還要繼續和大家一起經歷祂,這些都會是我與主永久的珍貴回憶。             (張翼麟)

                       

今年一月下旬才匆匆結束許多忙碌的事務,又匆匆地搭上飛機前往印度。原本只是單純的想著應該與我所熟悉在台灣的傳福音一樣,但在到了印度第二天的早上晨興時,因體力不支而中暑,感到噁心暈眩又想吐,弟兄姊妹也說我臉色蒼白虛弱,不得已只好在房間躺著休息了一個上午,到下午才虛弱的跟著大夥一起去傳福音,連續兩天都這樣度過。

看著弟兄姊妹們一個一個的被靈充滿,頂著清奈攝氏30度高溫外出傳福音,在房間休息的我,心中實在覺得有些慚愧。同時也很擔心自己身體出了什麼狀況,只好在房間親近主並悔改,主就在這時光照我在這一次的印度配搭中,實在是太信靠自己的能力、肉體,而沒有好好的在靈中向著主為著這樣的開展而有禱告。另外,在到印度的旅程中,也一直被暴露自己不易與人配搭、建造的個性和天然的揀選,那時心中真得覺得相當的沮喪。

第四天晚上全隊去參加Ron弟兄的特會,信息中講到如何做神的祭司,祕訣就在於不要做甚麼,只要完全轉向主,向主敞開而完全的讓他進來。當晚的信息對當時覺得虛弱又灰心的我,確實是非常應時的幫助與供應,幫助我更多的不顧自己的失敗與軟弱,回到靈中向主敞開,接受他的分賜。奇妙的是,經過幾天在暗中向主禱告並認罪之後,整個身心恢復了應有的活力。

在開展的過程中,我發現印度的實際情形,與我們之前在台灣的認知很不一樣,印度人民純樸善良且友善,只要攔下他們攀談,他們都願意給你電話並告訴你他的名字。原本擔心他們印度教的背景會對福音很敵視,結果也還好,很多人會直接跟你表示他對宗教是敞開並樂意嘗試。邀約他們一起吃晚餐,很多人也會單純的坐上車,跟我們回會場,這是在台灣鮮少碰到的情況。

清奈的人口眾多,巷道狹小,建築物新舊雜陳,貧富差距懸殊,路上車輛往來頻繁,然而卻很少看到車禍事故,也沒見到人們因車輛爭道而爭執謾罵的場景,真是個奇妙的國度!但是印度的偶像勢力龐大,政府的無為與墮落的舊人把他們害慘了,他們實在是需要福音,需

要這位救主的拯救,我們在清奈所做的事情,就是把主神聖的生命與國度傳輸給他們。

這一次的印度開展雖然與我當初在自己裡所設想的景況有很大的不同,卻在虛弱的體力及有限的配搭行動中,看到新竹與印度的弟兄姊妹們裡面那種被神聖生命充滿的喜樂,以及對福音的迫切,心中不覺默默地向主許願,能繼續有分於下一次的印度開展!    (張佐民)

                       

「主阿,願你在我們裏面開展!」我們在離台的路上這樣禱告著。十天下來,主答應了。同伴們個個度量都擴大了,向主的愛得更新,傳福音更放膽,更懂得在身體裏配搭,也更寶愛身體上的肢體。語言,早就不是限制。相反地,受限的語言讓我們更加仰望主,也更依靠身體。如同開展初期郭尹輝弟兄的鼓勵:「我們來開展,受浸數字要先放一邊,首要的事是贏得基督!」感謝主,在異地經歷那靈強烈的沖擊後,確實經歷了基督擴增,我們衰減!再者,每日的晨禱信息「四活物」以及Ron弟兄的特會「在主的恢復裏作一個祭司」實在是主應時的供備,在所是上非常加強我們。另外,這段開展經歷也使我們更有身體感。若非當地聖徒的竭力配搭,帶來熟門,也陪同叩訪生門,我們真是什麼也不能做。我們實在寶貝身體的扶持,並感謝聖徒在食宿交通上的妥善安排。台灣聖徒是最大的屬靈受益者。

開展期間,我們也見證主一件件奇妙的作為。例如,清奈隊所結的第一位果子Deepak弟兄,是自己找上門來的(詳見李仲益弟兄見證),但希奇的是,我們開展的場地是個餐廳,並非當地慣用的會所,能找到我們,真是主的帶領。Deepak弟兄第二天作了得救見證給福音朋友Saranraj聽,後者有很強的印度教背景,原本表明當晚不能受浸,已步出會場欲搭長途火車返鄉。奇妙的是,Saranraj十分鐘後竟然

折返並受浸得救,令當日尚未結果子的我們得著莫大的鼓舞。

最叫我感動的是陪同弟兄們去拜訪一群清心愛主的聖徒。在清奈南方25公里附近有兩處靠海的鄉鎮,Kelambakkam和Thiruporur,當地約有14至16位聖徒在一位聖徒於Thiruporur租來的家中有主日擘餅聚會。此處聖徒是因Rajan弟兄所興起。現年34歲單身的Rajan在2008年六月左右受聖靈感動開始恆心尋求主,每天清晨四點即起,禱告讀經與主來往交通直至七點半上班(原是英文老師),持續有三個月之久。在那段期間,他見證完全沒有娛樂—包括電視,只要主自己。2011年他從父親得到以Tamil文出版的「正常的基督徒生活」(倪弟兄著,Tamil文1968年初版)一書,如獲至寶,並按著書中的教導過生活。此間他也讀了李弟兄所著的「神的經營」,以及其他的屬靈書報。2012年,在慎重禱告之後,他放下職業,憑信心全時間服事主直至今日。他傳福音給附近約兩、三百位居民,帶了三十幾位受浸得救,尋找清心愛主的聖徒並牧養他們(他也真找著了和他一樣受這份職事供應的人)。此時,他並不知道有清奈召會的存在。在主主宰的安排之下,藉著一位遷居的小弟兄偶然參加了清奈召會的特會,感謝主,從此主將他們調進了身體的交通裏。

在前往Thiruporur途中,我們坐在Rajan的車上,窗外是一片蒼茫的大地,錯落著遭去年嚴重水患所滅頂的房舍。相較於清奈市區,此地顯得更加無助,幾乎家家門口都是印度教偶像。我看著儀表板上一本李弟兄的英文書,心中希奇主名何等可畏,祂果真為自己留下了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弟兄們帶我們走過鄉間小路,拜訪兩戶長期接觸的福音家庭,一戶是跪地領受主話,另一戶則是恭敬肅立。我心中暗忖,主耶穌和使徒們所走過的腳蹤應該就是像這樣罷。讚美主,第一戶依約在我們返台當日受浸得救!我們真要說,主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值得一提的是,Rajan弟兄後來也配搭了開展。他所在的小組(我們共有十四個小組)在清奈開展時,遇上了另一群(八位)也是讀了倪、李兩位弟兄的書報而脫離宗派的聖徒(詳見陳炳傑見證),Rajan弟兄正好可以對他們講說親身經歷。這讓我們再一次看見主奇妙的作為。

因看見宗派的儀文規條,已脫離安立甘公會六個月,並正尋求實行正當召會生活的Sasikumar弟兄(詳見鄭世進見證)也非常叫我們得激勵。Sasikumar弟兄是因姊妹接到我們的福音單張,而來與我們接觸。第一天弟兄依約準時前來,衣著非常整齊。他說,在印度他沒有看到有人傳真正的福音,都是傳醫病、傳祝福,他想聽聽我們說真正的福音,這是第一個問題。其二,他問道:「論到基督,你們怎麼看?」單就這兩個發問,以及他對基督身位的認識與啟示,就令我們非常驚訝!第二天,他帶著妻子前來,弟兄們進一步和他談到召會,得知他正按著使徒行傳所說的,實行挨家挨戶的聚會,讓我們非常喜樂。他並進一步邀請我們一定要到他家坐坐。最後一天,他全家,包括孩子,都來歡送我們。我們求主引導這位弟兄,使他們一家也能和清奈召會加在一起,成為柱子。

在十天風、雲、火、金銀合金的經歷之後,我們真希望我們每一位有分開展的夥伴,都能在台灣複製我們所看見的生活。不只我們能和印度聖徒配搭傳福音,我們更應和我們身旁的同伴配搭,向本國人傳福音。學習每天有晨禱晨興的生活,每週分別一段固定時間接觸人,並牧養初信者。如此,才能將我們所經歷的,更深刻地作到我們的所是裏,讓主得著滿足。阿們!  (王柏森)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