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開展蒙恩見證(六)

 

自從研究所畢業到園區上班已近7 年時間,這段時間真的能見證主的恩典乃是“路滴脂油恩重重”。前一份工作,為著服事青少年,我需要及早下班,卻遇到相當多的為難,老闆把我叫去約談說:若你這樣早下班,你的分紅就會很少,你可能只能領死薪水而已;你若下班需要去聚會,就不適合在我們這公司上班。此時我想起以弗所書十一26“我們為基督所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財寶更寶貴”,就繼續準時下班去聚會。結果我的主管開始用各樣的方法要趕我走,因此我工作得非常痛苦,但這迫使我的心全然轉向主, 到祂面前好好禱告。我也在禱告中更深奉獻自己,求主來製做我這人,能夠為祂所用。

經歷了一段時間禱告後,我的環境絲毫沒有改變,主管對我的逼迫與日俱增,但主在禱告中讓我看見,我需要轉我的觀念,我們無論工作或是事奉主都要有相同的態度,好使我們能為祂做見證,我們才能在地上傳揚福音。於是我開始留下來加班,並且積極學習如何把我的工作做好,當別人在上網休息時,我抓住時間努力做事情,別人不願意做的工作,我主動爭取並盡力完成,並我不住向主禱告,“主阿,我是奉獻給你的人,你知道我的心願乃是要服事祢,求你釋放我的時間”。

上班時我也利用語音聖經、詩歌、生命讀經享受主,更利用廠車來回時間坐在最後面禱告,並緊緊聯於召會生活,因我們能力的來源乃是對主有充分的享受與禱告。我的工作愈做愈好,並在我工作中,常常有許多人幫助我,我知道這是主的帶領。我做的計畫從製程A àB àC àD,研發費用也逐年增加。產品有回來驗證的,都是第一次就成功,不需要做任何電路的修改,主保守我,使我所做盡都順利。主管看到我態度的轉變,並由我工作成果對我產生信任,他再也不去過問我的下班時間!

去年7 月,我接到了一個公司的面試邀約,面試通過後,公司給我大約原公司1.8倍的薪水,同時間弟兄詢問我們家是否能打開,做為區聚會的地方?開區與新工作都需要很多的時間調適,似乎我只能做一個抉擇,經過了一個晚上的禱告,我和姊妹覺得,當主的需要與自己的需要有所衝突時,我們需要以主的需要為第一優先考量,隔天我們答應家打開,成立區聚會,接著我們經過2 個星期為工作的事尋求後,我回絕了這份工作。但我也禱告主,若這份工作是主的帶領,它會再來找我,並使我對工作時間的問題可以接受。後來果真如此,我進了新公司。起始四個月,我仍必須加班,積極努力工作,當這四個月我做出成果之後,今年開始我又能擁有釋放的時間來服事神,我們也見證家打開,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每個主日,都是我們最喜樂歡騰的時候!主是顧念我們的,我們為著主,主也為著我們。                         (劉孟堯)


 

這一次的印度開展,使我經歷到身體禱告的力量。在去印度之前,我在公司負責要使一個產品能夠拿到認證。直到去印度的前一週,還有一個項目沒有辦法通過。在那一週和區裏的弟兄姊妹交通,需要他們的代禱。週四中午在公司的讀經聚會,我們也為印度的福音有禱告。這一次我沒有特別提說有關認證的事情,我們就是單為印度的福音禱告。雖然如此,聚完會的下午我得到一個消息:「我們的產品已經成功拿到認證了!」這事發生在去印度的前兩天。感謝主,這是藉著弟兄姊妹的禱告!我們若先尋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一切就都要加給我們了。

在印度一開始傳福音的時候,還不太知道要如何向當地人傳福音,有時候也不太懂他們的反應。有一天我們在公園遇到很敞開的福音對象,正在和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後,突然警衛來了,把我們趕出去。我們走到另外一個地方,但又被那警衛看到,後來他又趕我們走,在後面拿棍子跟著我們,引導我們離開那個社區。但是,當我們經過更多的禱告之後,這環境就一個一個好像不見了。甚至傳福音到一個地步,感覺好像從裏面有一種的活水的湧流,分賜到人的裏面,似乎在印度傳福音要帶人呼求主耶穌的名和禱告比在台灣還容易。去印度前原本以為會受許多苦,然而我們卻經歷到一種光景-在我們敵人面前,祂為我們擺設筵席,讚美主!         (鄭漢立)


 

感謝主!讓我有機會參與這次的開展,看見神在印度彰顯祂的大作為。這次讓我最受激勵的是,看到在印度的弟兄姊妹願意全然擺上,和從台灣來的學生及青職聖徒們,一同配搭傳揚主的福音,讓當地人聽得大好信息。雖然剛開始有些不太適應,但因著主持續的帶領與保守,也讓我把握每一個接觸人的機會,勇於去分享。雖然常遭受到拒絕,但還是倚靠主繼續傳講!唯有放下自己,把主權交給主耶穌,才能更多經歷主的大能與同在。盼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數算主恩,為主做美好的見證,並持續為著印度開展的需要代禱!相信主耶穌要在印度這個國家擴張神自己的境界,主耶穌的名要被傳揚到印度各地。願一切的榮耀都歸給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阿利路亞!   (楊小惠


 

在開展期間,少了網路、電視、零食,卻多了基督。在這次開展中,看見實在不是自己能做甚麼,而是禱告與主配合。雖然我們有分配叩訪的美地,但是範圍很大,每次出去也不知道要去哪裏,只是隨著靈裏的感覺去叩門。當我們一直被拒絕,感到靈裏下沉時,就停下來禱告,然後再繼續叩門,尋找平安之子。在出外叩訪時,我也很摸著身體的配搭,雖然真的聽不太懂印度民眾的英文,但是傳講時,同伴能夠一同配搭傳講。每天早上的開展訓練也很開啟我,看見我們不是在與血肉之人爭戰,乃是與背後邪惡的屬靈勢力摔跤,不僅是要建立召會而已,而是要興起一班人在那裏為主作見證。父阿,願你的名被尊為聖,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陳珮寧)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