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來鴻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願你們平安:

謝謝弟兄姊妹們在主裏的扶持,我們家至印度即將滿兩個月。我們的離別乃是肉身上的,並不是心裏的。每逢在禱告中想到你們便滿了喜樂,常在交通中提到你們。願主使我們再見你們的面,且滿了長進和喜樂。

蓬勃的生機

初到印度,第一個感覺便是『富有生機』。第一次看到成群的牛不顧刺耳的喇叭聲,悠遊的漫步在擁擠的大路上。第一次看見整群猴子滿街亂竄,賣香蕉的攤販為免猴子衝上前來搶食,索性自個兒把香蕉丟給虎視眈眈的猴群。到了夜晚,可見臺灣少見的野狗群,不顧原本就擁擠的巷子而睡倒滿街。更別提我們的主所寶愛的世人,印度實在是個大且充滿『人』的土地。

祭壇與帳篷的生活

頭一個月我們的生活較不穩定,一個月內換了三個住處。一邊參加英文加強課程,一邊有分當地的開展行動。加強月過後,我們便開始和同伴們一同追求並開展,過團體神人生活,並在每天的交通中尋求主在我們中間的出路。見證主如何在艱困的環境中傾倒祂的祝福。

為了能在德里的Dwarka More開展出一個全新的區,弟兄們為我們物色了一個地點當作開展基地,同時也作為我們暫時的居所。抵達的當天就付了訂金,沒有太多的考慮。怎樣住對開展最好,我們就這樣住;買什麼東西對開展有益,我們就買;開展上需要什麼,我們就預備;使我們經歷生活簡單為開展。沒多久,我們就和兩個印度家、一位臺灣單身姊妹及十位印度學員們一同相調、配搭開展,經歷新人實際的配搭。感謝主,在祂夠用恩典下一同經歷並享受祂。當印度家庭孩子生病時,我們一同禱告,一同仰望主;看見主為我們開路時,我們也一同喜樂。

一位剛得救的新人,因渴慕並向人分享我們中間的真理,而受到其他公會團體的逼迫,迫使她的孩子無法正常上學。看著她無助且擔憂的神情,我們只能一再地把她帶到主的面前,與她一同禱告並經歷主。至終,最讓我們喜樂的還不是主為她開了路,而是她在主面前過了一個生命的關。配搭們也一同經歷主所給我們生命的功課。很多時候我們只能在主面前嘆息我們的無用,但主總能在許多環境中幫助聖徒經歷祂的豐富無限。

主豐富的祝福

經過頭兩週加強開展,共得著了十位新人受浸得救,並有接近十個敞開的家陸續接受我們的餧養,並有許多敞開的接觸對象,主實在為我們開了一個敞開的門。兩週後的開展,我們更陸續得著十九位新人受浸得救,主也將更多敞開的家賜給祂的召會。週間我們的時間花在許多的家聚會上,拜訪一個一個的家,週末便和學員們配搭出訪,尋找平安之子。

之後,我們嘗試著將新人們聚集在一起,一同享受主。已過一週主日已有十一位新人及福音朋友與我們一同聚集,這週新人及福音朋友人數更來到了十五位。我們計畫在要來的幾週能在這裡成立青年聚集,帶年輕人一同進入主話的豐富。一面我們為著主所給我們的祝福讚美祂;另一面,我們也求主賜給我們更多穩固的家,使主在這地的見證更為穩固。願主祝福祂在全地的行動。            

布達佩斯第一次主日擘餅聚會紀要

十四年前(2001年)第一次訪問匈牙利布達佩斯時,是因女婿、女兒全時間第十期受訓結訓後,分發到東歐匈牙利開展。我們因關心他們夫婦在異地開展、生活環境、飲食習慣及文化思想上有差異,亟需召會聖徒的代禱及父老的關愛,故偕同隨旅行團順道至布達佩斯看望他們。當時(2000~2004年)在布達佩斯共有三對老、中、青夫婦及一位當地聖徒(Steven Novak)配搭開展匈牙利。年長是美國弟兄姊妹(Jim and Carol Rosa)中年是美籍香港弟兄姊妹(Kim and Danica Chan)年輕弟兄姊妹是李相征、李林薇薇(Steven and Vivien Lin)。他們主要的工作是:在布達佩斯大學,發放恢復本聖經,接觸當地的大學生。匈牙利當時已非共產國家,但各面還在發展中,大學生會說英文或德語,大部分人民只會匈牙利語和俄語。所以他們記名單並拜訪大學生。四年內發放6,000本英文恢復本聖經(ERV),接觸、記名100多位大學生,並發放10,000多張申請ERV卡。

2016年3月13日上午在布達佩斯市區飯店會場舉行布達佩斯召會成立見證聚會,有約14位的匈牙利聖徒、東西歐鄰近國家各召會及主恢復歐洲福音工作(LME)、英國、美國聖徒,和前開展匈牙利的服事者共120多位。我們在靈裡一同讚美、敬拜主,擘餅吃主的筵席。唱詩時有的用俄文、波蘭文、捷克文、英文、匈牙利文、中文等,同聲唱「在宇宙中只有一個身體,我們將祂彰顯於地」。擘餅完餅後,介紹來自各國的聖徒。Steven弟兄說到主的恢復在布達佩斯召會的歷史,並交通到哥林多前書十二章12~13節:『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身體上一切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因為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或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或自主的,都已經在一位靈裡受浸,成了一個身體,且都得以喝一位靈』,匈牙利召會的產生也是在靈裡的故事。

布達佩斯召會的成立,源起於年輕的匈牙利學生(Steven弟兄)1985年就讀於美國州立肯特大學時(Kent State University),在校園裏被主恢復的職事得著。他在1986年返回匈牙利,有負擔翻譯李弟兄的書報(真理課程、神的福音、包羅萬有的基督…等)為匈牙利文,並繼續接受在美國俄亥俄州的弟兄們牧養。1992年英國Bob Danker弟兄自倫敦赴布達佩斯與他相見,並聘當地大學生翻譯職事信息,以提供主恢復在匈牙利(LMH)工作的需要。1992~1993年一對匈牙利夫婦翻譯「神的經綸」及「生命的認識」書報。1997~1998年兩位自台灣全時間結訓的姊妹(陳克莉,洪佳伶)加強匈牙利的開展及推廣倪弟兄書報。1998年美國職事站購下布達佩斯市的職事工作站。1998~1999年汪世德(Ted Wang)弟兄從英國劍橋大學到布達佩斯修博士學位期間,每週配搭供應屬靈生命。他們三對夫婦在2000~2005年開展期間,得著一位匈牙利青職弟兄(Andrew Fodor),因受職事書報吸引被興起,Andrew Fodor 2005年自倫敦全時間訓練結訓,與一位美國姊妹結婚後一起服事。去(2015)年年7月為著匈牙利見證的需要,搬回布達佩斯,成為布達佩斯召會成立的關鍵因素。

2010至2015年,藉著歐洲雷瑪福音工作及鄰近召會多年繼續不斷的勞苦,以及各種成全聚會,漸漸興起匈牙利當地的聖徒。直至去年,在布達佩斯已有十五位常聚會的聖徒,加上去年Andrew弟兄全家的遷回,於是在身體的交通印證下,2016年3月13日正式舉行擘餅聚會。感謝主!從撒種至成立召會,雖然經過了31個年頭,在許多聖徒的勞苦耕耘下,終於開花結果。接下來還有許多餵養成全的工作,求主繼續差派工人加強匈牙利的工作,並興起當地年輕的一代,被職事吸引、構成,一同扛抬約櫃,使這地的見證繼續擴展且得勝。

柬埔寨開展蒙恩分享

已過在全時間訓練中心的安排下我與其他五位學員一同赴柬埔寨開展。預計要在拜林市成立召會,帶八十人得救,得著十個家。拜林位處柬埔寨和泰國的邊境,非大城市,當地人多數務農,生活簡單,人心向著福音敞開,願意聽福音。主實在是祝福這地,開展隊在拜林市三週的時間帶了71人得救(11個家),而召會的成立在當地負責弟兄的交通中先暫緩。這次的開展行動,經歷以下兩點的蒙恩:

第一,經歷了我們在身體一裡的生活就帶進福音的傳揚。之前想到海外開展,先入為主的想法就是要每天都花很多的時間叩門,傳馬路福音接觸人。但到了當地,我們被告知,要準備我們和當地學員的三餐,因此,我們每天花許多時間在討論要煮什麼,之後就上市場買食材,配搭煮飯,服事飯食。因著服事飯食就需要當地學員的協助與配搭,語言和文化的差異就藉由生活相調配搭在一起而有所突破,使我們更多的調在基督身體的一裡,在事奉交通中更容易調進同一的負擔,而在外出開展顯出同心合意。因此我們外出開展的時間雖然有限,但我們在基督身體的一裡就經歷這位無限的神在有限的時間裡不斷的加給我們果子。

第二,看見許多因著愛主將時間擺出來的榜樣。在當地與我們配搭的學員和聖徒大多數得救的時間都不長,約三到五年,但愛主的心真是絕對。2015年的最後一天我們花了四、五個小時的車程,參加在馬德望省的年終感恩相調聚會,聖徒們分享見證,他們為著各地都有召會的成立,是騎著機車一村一村的開展,將自己向主傾倒。在會中學員們交通在拜林的開展實在需要聖徒的配搭,隔天就有七、八位的聖徒與我們前往拜林一同有分開展,絕對擺上自己。身體全力的扶持,使我們的開展越發剛強開拓。在牧養人的事上,當地的學員是花時間與新人一起生活來顧惜和餵養他們,讓我看見不怕麻煩的牧養榜樣。

是主的憐憫,使我有分於主在柬埔寨的行動,在開展中不僅更認識基督的身體,並看見主在全地的需要是大的,當主在呼召,我願答應祂的呼召,有分於祂在全地的行動。  

印度福音開展見證(六)

在2016赴印度開展的這些日子裡,「基督的身體」很深地摸著我。當我到街上或是校園向印度人傳揚福音時,我經歷到與同伴配搭和彼此扶持的重要,並且也經歷各個肢體盡功用的實際與甜美。這些經歷讓我更實際地認識,離了主和祂所愛的身體-召會,我無法倚靠自己去作任何事。

在為期12天的印度開展裡,不只是有分於外面的福音行動,更是深深經歷主在我裡面的開展與作工。在與同伴和當地聖徒配搭傳福音的過程中,我時常需要從魂的曠野轉回到靈裡,從一切外在的人事物轉向神的面。在開展期間,我很享受能作主流通的管道,並漸漸發現我唯一能供應的,就是將我所享受之基督的豐富湧流出來,只有基督能解人深處的乾渴。所以,每早晨的晨興享受和吃喝主,對我來說很重要。在這段時間裡,我們不作別的,單單吸取主的自己,接受祂的分賜,摸著是靈的基督。由於早晨和同伴們一起被主充滿,下午在德里大學校園接觸人並傳講福音時,自然就成為湧流活水的管道,喜樂地向德里大學學生分享我所經歷、享受的主的豐富。

經過這一次的傳福音,主也加強了我對祂的愛。一天早上追求時,我照著弟兄們的鼓勵,向主有奉獻的禱告:「主啊!我要在印度將我的愛情給你。」傳福音的生活使我不斷轉回到靈裡,轉向主,向主癲狂。感謝主,我願一生作主瘋狂的愛人。(湯潔恩)


常常聽說印度的衛生條件很差,我的腸胃非常不好,出發前很擔心出狀況。抵達德里機場,一下飛機就趕緊找廁所,還沒出關就嚴重腹瀉,等我出關,弟兄姊妹早已搭遊覽車離開了,只剩下兩位弟兄用小車載我到所謂的guest house。晚上十一點多了,路上還是很多車,明明是兩線道,車子總是三輛並行前進,分隔線不是參考用,根本不用。抵達guest house,對面是貧民窟,不過有房子住,比很多人睡馬路邊好多了。第一天住進guest house,心理難免嘀咕,這哪叫旅館,一入門就看到蟑螂在眼前,棉被很髒,浴室更髒,馬桶經過刷洗後才敢用,心裡雖然抱怨,想想那住在貧民窟的,我們住的地方已好很多了。每天從清晨到晚上十一點,馬路上盡是人來人往,無家可歸的遊民在攝氏七、八度的早晨在馬路邊洗冷水澡,人們早已習慣了這幅景象,車子喇叭聲不絕於耳,似乎對著這個社會發出不平的怒吼。

開展基地在姊妹之家,不到十坪的客廳常常擠滿了人。開展第一天我到一個學校演講,第二天與配搭弟兄出去接觸人。印度人出奇地友善,我們與他們握手寒暄並介紹我們自己後,他們總是與我們握手並說出他自己的名字。當天我們這一組邀了一位學生到開展基地,他受浸得救了,在印度帶人受浸得救似乎不難。

我們每天有很多的禱告及交通,供應主的話。我們不是在這裡作外面的工,我們乃是先讓基督在我們裡面開展。我們在這裡不僅將福音傳給印度學生,我們在這裡乃是要更多得著基督。第三天,我們這組在公園裡經過徹底的悔改認罪禱告後,就開始接觸人。在台灣我們都只是對單獨一個人傳福音,印度人很喜歡聚在一起聊天,我們常常看到印度人圍成一圈在聊天。這一天我們試著同時邀請三個人到開展基地聽我們唱詩作見證,結果他們三位答應與我們回去。說實在的,我對他們三位實在沒信心。不過經過唱詩,呼求主名,簡單的說明受浸的意義之後,結果這三位都願意受浸,真是出人意料之外,阿利路亞!

在這幾天的開展中,我們也有低迷的時候。有兩天只有一人受浸。到剩下還有兩天時,我們對受浸人數很不滿意,決定最後兩天一定要衝刺。有弟兄說,今天我們每一組都要帶人回來,我們要宣告「沒帶人回來就一直的接觸人」,我們每一組至少要接觸50人,如果接觸50人,還是沒有福音朋友願意和我們回來,由主負責。我們這一組有三位在公園禱告完,眼睛一睜開,眼前就有一位朋友,我們馬上過去接觸,不到五分鐘就把他帶回姊妹之家。

回到姊妹之家後,為了搶時間,我和另一位配搭弟兄馬上又出去尋找人,就在另一個公園旁邊,我們遇見三個人,其中一個人正準備騎摩托車離開。我們就向那三位寒暄並述說我們的目的,很快地,差不多五分鐘,他們三位也願意和我們到姊妹之家。就在那位騎摩托車的福音朋友要載另一位的時候,我怕他們騎著車子跑掉了,我就把後面那位抓下來,我自己坐上去,要求另外兩人用跑的跟我們回去。一路上又多了兩部摩托車跟著我們回到姊妹之家,我都不曉得他們是哪時候跟上來的。結果一夥六個人到了姊妹之家,我們帶著他們唱詩歌,他們真的很喜歡唱詩歌。唱完詩歌,教他們呼求主。他們很高興,我們也很喜樂。就在大家歡樂的時候,有一位接到電話,手一揮,全部都走光了,留下錯愕的我們,還好有留下他們其中一人的電話。

最後一天我們屈膝向主禱告,我也站起來交通我們前一天的經歷,邀了七個人,卻沒人受浸,我真是不甘心。我呼召弟兄姊妹隔天不要去city tour了,我們要留下來,出去旅遊shopping太浪費時間了。弟兄姊妹很受激勵,當天打電話給那六個人中的一位,他說會來,約好時間會來,而且會帶朋友來。但時間過了還看不到人,只好不等了,我們就外出接觸人。我們一走到樓下公園,就看到這一群人,馬上過去把他們帶到姊妹之家。這次唱詩歌,真是唱到天上去了,大家都站起來唱,我們一個一個問,要不要信主,每一個都說要;問要不要受浸,每一位也都說要。我就帶其中一個去受浸,其他人繼續唱詩歌,那一位要受浸的福音朋友竟然沒脫下他自己的衣服,他直接把浸衣穿上,我們只好請一位印度兄跟他解釋,請他重新換掉。這樣折騰一段時間,受完浸,我要去請下一位的時候,其他人早已跑光了。有弟兄說其中一位接到電話,手一揮,大家就跟著走了。太可惜了,大家都說要受浸,這一網就有六、七條魚,可是又被溜走了。

過了約近一個小時,他們有幾位被一位弟兄找著並帶回姊妹之家。這次要謹慎了,不能再讓他們溜走了。剛帶回來總要再唱個詩歌,再問要不要受浸,大家還是都說要,這次有更多弟兄配搭了,一個人顧兩位,帶去受浸。由於只有一個浸池,這麼冷的天氣要燒熱水,水一盆一盆的倒,一切都在忙亂中。有一位完成受浸了,當我再拿另一套浸衣給下一位時,其他人又跑掉了。說時遲那時快,我手上的浸衣還來不及放下,就拿著浸衣馬上衝出去追服音朋友。還好衝到樓下就被我找著,我說你們不是要受浸嗎,他們說要等朋友來再受浸,那時我再怎麼說,他們就是要等他們的朋友,我只好捧著浸衣陪著他們等。

稍後他們的朋友來了兩三位,這兩三位跟他們說了印度話,我很擔心他們受影響不願意受浸了。我說朋友來了,可以走了吧,他們說還有其他朋友。約莫再等了十分鐘,又來了兩位。我以為他們在等老大來,結果他們最後等的這兩位都比他們年輕,大概是大一年齡,個子矮矮的,我問可以走了嗎?他們說可以了,雖然每次來的都有新的面孔,不過,這次我們只有呼求主名,受浸也不再解釋了,一一的問要不要受浸,只有一位不要。那兩位我以為是老大的,他們也要受浸,而且表情很高興(我們根本沒向這兩位講受浸的意義),這次我們全部把他們集中到一個房間,他們在裡面同時換衣服,結果一次浸了五位。在旁邊有一位已經來好幾次了,由於受浸要排很久,他比較忙,他等不到受浸就先離開了。原先那兩位我以為是老大的弟兄(受浸完了,就稱呼弟兄)跑出去帶了他的朋友來,一來就表明要受浸。我們覺得太快了,就對他們講呼求主名及受浸的意義,然後幫他施浸。這一群到底有多少位受浸,我到現在還弄不清楚。下午四點多,我們受到學生會的人監視,所以我們就停止開展了,所有弟兄姊妹都回到姊妹之家,不再外出。這時候,那一群人又帶福音朋友來並表明要受浸,當時情況有點緊張,我們沒開門讓他們進來,為了慎重起見,我們請他們回去了。

印度開展,著實令我印象深刻。印度人口多,到處都是人,敞開的人也很多,一出去,只要幾百公尺以內就可找到平安之子。在印度帶人得救非常容易,走到街上,到處是魚,隨便一撈,就是一網,在這裡結果子都是整串的。可是,莊稼固多,工人卻少,我們要祈求莊稼的主,催趕工人收割祂的莊稼,期盼明年再赴印度開展。同伴們!明年印度見。  (德里隊  盧志文)  


肆 結語

我們實在能見證這次的開展是主在推展祂的工作,我們能作的就是向祂敞開,被了結並與祂配合。由於響應聖靈的工作,主就作了許多事:兩個最高學府福音的門被打開、原本向福音不敞開的社區因著水災而人心柔軟、許多人看見了我們的生活而被吸引歸主、藉著禱告衝破陰府的權勢、許多學生樂意過團體生活並受成全,…。我們並沒有作太多,是主渴望在當地有一個出口!

當地也實在需要建立起福音的架構,週週有人走出去,叫福音不是一個行動而是一個生活。所有得救的新人需要有穩定的家聚會並確定的牧養人位,好能留在召會生活中受成全,並一同盡功用。盼望我們都為此禱告,使主在印度的行動繼續往前推廣,毫無阻礙。 (曾新和)

印度福音開展見證(五)

在這次的印度開展,經歷到弟兄們一開始所說的負擔:一、要能與人相調,也就是學習像一個印度人;二、過平凡的生活,也就是「物質輕,靈命重」的生活;三、讓主在我們身上作事,不只有外面的開展,更有裡面的擴展。

在開展的這些天裡,就外在一面而言,開展的生活單純規律,不斷與印度聖徒、福音朋友相調,學著習慣和熟悉他們的生活;就內在一面而言,常常與主之間,和同伴有多而徹底的交通和禱告,讓主更多來經過我。其實在開展上,我們能做的很有限,很希望她們能認識神,可是她們的反應並不是都很敞開,所以我很沮喪,也不太敢傳。我向主禱告,在禱告裡不斷問主,到底該如何呢?感謝主,主藉由弟兄們的交通,幫助我看見「為什麼害怕和擔心?我們乃是有恩典的人,他們沒有恩典,所以要傳,而且我們可以一再經歷這恩典。藉著這些話的幫助,我終能勝過自己的限制,放膽向人傳講。

和同伴們的配搭也讓我很摸著主。我和配搭的印度姊妹每天都有交通和禱告,外面看來好像她很需要我,因為她不太能使用英文傳講。但其實我更需要她,我很寶貝她的靈,因為她能不斷與主交通,儘管她不能說很多,但她裡面的感覺很準確,凡是她所覺得可以傳講的人都很敞開,所以我們一同配搭帶了兩位朋友受浸得救。

在開展中,主也不斷轉我的眼目,使我看見神的心意,看見祂要得著許多的人。在末後的世代,主的行動是大的,也是快的。儘管短短幾天我們能做的不多,但要相信主會繼續做事,不僅名單上的福音朋友能儘快受浸,更使受浸的新人成為常存的果子,受成全而成為基督身體上盡功用的肢體,使主在印度得著一班能迎接祂回來的人。 (德里隊 謝怡賢)


阿利路亞!能有份於這次的印度開展,真是太喜樂了。我所寶貝的是,開展不是外面的活動,而是讓主在我們裡面開展,讓主在我們裡面可以做祂要做的。因此我與同伴操練24小時活在調和的靈裡,藉著禱告唱詩,不斷讓主在我們裡面擴展。在開展的最後兩天,我的喉嚨因為感冒發不出聲音,連早上開展訓練的禱告、唱詩都跟不上,但藉著弟兄鼓勵,「逆著性、順著靈」,所以我還是操練釋放靈的禱告,放下自己天然的感覺,讓主的靈在我裡面突破一切的限制。

我也很寶貝弟兄們帶著我們操練升天的禱告,看見這是一場屬靈爭戰,我們要在祂升天的地位裡,讚美主的復活與升天,勝過了死亡,勝過了仇敵。所以我們不需要哀求主給我們多少人,而是讚美祂已經得勝了,已經做成了。

在最後一天的開展裡,大家向主迫切祈求,於是一起屈膝禱告,讚美祂的得勝,讚美祂的名被高舉,讚美祂的國來臨,讚美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眾人在禱告裡高聲讚美,直到裡面被靈充滿,滿了負擔。禱告之後出去,實在經歷不是我們做了什麼,而是聖靈在人裡面作工,使我們能將祂所揀選的人帶回來,而且一個接著一個的受浸。就如以賽亞書四十五章11節所說:『關於我手的工作,你們可以吩咐我。』在這裡實在經歷我們的禱告能摸著神的心,推動祂在地上的行動,帶下祂的祝福,讚美主! (德里隊 范禧年)


為祂旨意,使我脫自己,愛祂所愛。感謝主,在印度開展中,我深刻地經歷到主在我們身上率先有開展。來到印度,在語言上有許多的不適應,一開始很陷在自己裡面,非常痛苦。但在一次與服事者交通和個人的禱告裡,我很蒙光照,並非是語言的問題,而是我的己限制了主。許多難處乃是我還以為我能,我還想作。但讚美主,我不能,神就能!約翰福音三章5節:『…人若不是從水和靈生的,就不能進神的國。』來到印度並非為著個人,而是很簡單的說:「主,我愛你,我也愛你所愛的。因為你渴慕神的國得著繁殖擴增,渴慕人能進入神的國。所以,主阿,更多吸引我,我願在那裏將我的愛情給你。」

我在傳福音的過程中也經歷到,一切事物都不能成為我的藉口,我需要在基督的復活裡,擺出自己的一他連得。在一次傳講中,我只是簡單分享我所享受的經節,帶福音朋友呼求主,讚美祂是何等的富有吸引,她就很喜樂的一直呼求。我們雖聽不太懂她在說什麼,但簡單的邀請她到我們的開展基地。因為語言的限制,我無法多說什麼,但我有身體的配搭,我的同伴適時補上,一路上和她不斷有人性顧惜的交通。回到基地之後,其他聖徒一同聚集配搭,整個過程裡有英文、中文、印度文,但讚美主!在身體裡我們是一。我雖不能,但我們能信託、聯於身體,在這奇妙的配搭裡,主就將果子加給我們。

在開展中,弟兄們交通:「你曾想過你的小羊,會擔負幾億人口的見證嗎?你不能做的,他們能!」我們所接觸的人中雖有一些人只會講印度話,但他們可以成為印度幾億人中間的關鍵人物。我當時就為他們禱告,盼望這些新人能受主的成全,在這裡繼續作見證。我們不單單只是到一個國家傳福音而已,更是在主回來的路上預備自己。在這次開展中,我真實看見主在全地的需要是何等的大。我們要預備新婦,就要趁著現在,使自己在生命、真理、性格、配搭、語言、福音和牧養上,更多受主成全。當主呼召我們時,隨時都能跟隨祂一同往前。(德里隊 劉珈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