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耀福音、基督得勝

感謝主奇妙的帶領!讓我們遠渡重洋,有份於新加坡召會的福音行動。

第一場福音是5/24(週六)晚上,主題為「真愛」,聚會人數有301位,其中福音朋友52位,得救9位。聚會開始,藉著詩歌挑旺我們的靈,而後由我們夫婦交通蒙恩得救的見證。我的得救很簡單,但往往愈簡單的事,愈是不簡單。弟兄的得救則是經歷主奇妙的拯救。接著弟兄交通他在香港開刀的經歷,主如何在千鈞一髮之際帶他脫離險境,也讓他享受到主的愛,享受到弟兄姊妹的愛。

我也見證我如何轉變觀念,從畏懼、害怕婆婆,到最後帶著拜偶像六十多年的婆婆得救。而後董弟兄交通到他父親對主的絕對,神如何用及時的愛、無限量的愛,帶他的母親及全家得救,也唯有神的愛才是真愛。讓所有弟兄姊妹及福音朋友深深的感動!

第二場福音是5/25(週日)晚上,主題為「真生命」,聚會人數有296位,其中福音朋友44位,得救10位。唱完詩歌後,金姊妹見證:人的一生都在主的手中,她與弟兄在宏都拉斯任職時,神如何在烽火急難中奇妙的帶領他們平安的返國,讓他們更深的領略到生命的真諦。而後董弟兄接續前一天的交通,以他最近一年身體的情形,見証:人的生命是軟弱的,唯有神的生命,才是真生命!鼓勵福音朋友們抓住機會,得著神聖的生命。

這二天的福音聚會,靈非常強,新加坡召會的聖徒們同心合意,對人非常有負擔,才會帶那麼多的朋友來聽福音。同時看到那些福音朋友在聚會時,無論唱詩歌、聽見證及信息、呼召時的禱告,他們都很進入,可見新加坡召會的聖徒們平時對福音就有經營,我們不過去收割而已。

這二天的福音聚會也一改過去傳講的方式,以見證為主,讓福音朋友很容易就摸著主,從而受浸。這次的新加坡福音看似我們過去扶持、配搭,但實際上我們也從他們身上得著開啟與激勵,擴大我們的生命度量。期待將來有更多的機會,有份於身體的配搭,感謝主!

繁茂獅城

5/23~5/27與董弟兄等一行前往新加坡配搭福音聚會,此行除了別具意義之外,也對當地的福音工作留下深刻印象。

這個早該在2013年5月就完成的任務,因去年3月董弟兄身體不適而展延;今年3月當弟兄再次召聚行前交通,眾人內心是又驚又喜!感謝主,弟兄身體得著恢復,再度領軍起行。對個人來說,這行程更是召會生活的里程碑,因20年前第一次訪新加坡時尚未得救,今日踏上這片土地竟有份於福音傳揚,讚美主!

數字會說話。5/24(六)第一場福音聚會,聚會人數301人,福音朋友52位,得救9位。5/25(日)第二場福音聚會,聚會人數296人,福音朋友44位(與第一場不重複),得救10位。這說明了新加坡的弟兄姊妹不但殷勤撒種,鬆土澆灌的工作也很確實,以致於出現了少見的第二場福音收割人數高於第一場。

其實在與當地聖徒相調後,不難體會新加坡召會之所以繁茂復興的緣由:

熱-新加坡天氣熱,弟兄姊妹的心更熱。每一天每一餐都豐富無比,獅城的特色早餐(咖椰吐司+醬油半熟蛋+叻沙麵+咖啡)、美英姊妹家的客家河婆擂茶飯、NUS(NATIONAL UNIVERSITY SINGAPORE)姊妹之家的主日愛筵、一位難求的道地肉骨茶…,新加坡的豐富我們全享。5/26(一)與聖徒一同晨興後,也是一桌的手工早餐,星洲米粉+花捲+肉粽+水果+咖啡+茶…開家的白劍明弟兄出國,但仍將鑰匙交與聖徒們正常晨興,從弟兄姊妹熟悉的使用屋內各種設備來看,這裏有神人生活的實際。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用餐中我們隨口誇讚辣椒醬有特色,隨後就有姊妹親赴超市採購,讓我們帶回台灣享用,雖因廉價航空行李限制沒能帶回,但那滿滿的愛一滴不漏的伴我們回台。

願付代價-新加坡的蓬勃發展帶來極高的物價指數,為了校園福音工作,召會每月得付5000新幣(約合台幣約12萬元)租房供姊妹之家使用;為能開家愛筵接觸學生,弟兄姊妹須付四百多萬新幣(約合台幣9,600萬)才能在NUS旁購得一房;雖然新加坡大眾捷運系統發達,但福音工作用車不可避免。購車前須先花上一筆可觀的擁車證標金,等於準備百萬名車的金額購買一台國產車,而且10年強制淘汰。若非主愛吸引,誰肯付上這樣的代價呢?

見識與經綸新加坡的嚴刑峻法世界知名,以20年前的印象與現在對比,算是穩定中求進步。街道依然清潔,花園城市的美稱名實俱符;而新加坡召會的治理與這地有著同樣的步調,凡事有次有序。唯一不同的是,召會不使用嚴刑峻法,乃是一班弟兄們同心合意,用愛照管神的家。弟兄們看見,新加坡是多元民族的移民社會,因著生育觀念的不同,節育的新加坡人已快被不節育的馬來人所稀釋,這是影響國家政治勢力分配的大事。對神國來說,目前18.3%的基督徒與14.7%的穆斯林,33.3%佛教徒,10.7%道教徒,5.1%印度教徒,一面福音工作還有很大空間,另一面,年輕弟兄姊妹多為主養育後代也是美事一件。為了維持種族和諧,社會秩序穩定,新加坡對於戶外的集會活動限制特別嚴格,國家內部安全局的權力大到可不經審訊羈押動亂分子。為此之故,弟兄姊妹更注重生活中的接觸人,從福音聚會中的福音朋友人數來看,他們是何等的殷勤。

當飛機從樟宜機場起飛的那一刻,凝望著這片土地,我們無法預測此行會為新加坡與台灣帶來何種的連結,但可以肯定的是,藉著主的愛,我們都得著了建造。   

竹苗區聖徒追求福州廈門相調訪問報導

一個忠信的領隊,偶有個人風格的幽默帶來歡笑。一個殷勤細緻的導遊弟兄全程細心周全,無微不至的照料。一個初蒙恩就滿口阿利路亞讚美主的司機弟兄,再加上一群千歲的年長聖徒,像羊群般的緊緊跟隨,完全在一裏生活行動了七天六夜,全車都是神的兒女,真是奇妙的旅程。

此行福建的尋根之旅,不重在外在的舊造景觀,心嚮往的乃是今時代神聖啟示的先見,倪弟兄一生的足跡。親眼目睹當年他所親手建立、摸過、住過的房舍建物。並瞻望遙想是怎樣的成全訓練,竟能定準人一生的道路,都活在這異象的管治和支配裏,帶下主恢復的康莊大道,這只有豐富的話語、聖靈的工作、十字架的對付和對權柄的順服方能成就。

第二天在福州,我們到了倪弟兄讀書的三一書院,租過的十一間排,住過的舊宅並鼓嶺訓練的舊址,時空彷彿回到當年與弟兄們一同重溫那一段的歷史。導遊說早些年公安都還會跟蹤外來的聖徒,但看到他們就是上鼓嶺看一些老舊建物,在那裏駐足良久,拍照留念,直叫他們看不懂。後來就漸漸放心,知道我們只是單純的信仰尋根之旅。

第三天在福清與林子隆老弟兄的會面交通,最是叫人難忘與激勵。尤其讀過神恩浩大的見證內容,唱過用我的詩歌向著我所愛主詩歌歌詞。想像中一位98歲高齡的弟兄應是一位飽經患難、逼迫試煉、滿佈歲月刻痕風霜的容貌。哪知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林弟兄,滿臉煥發的光彩,聲宏氣足、口齒清晰、思緒清楚,真是神人的表顯,生命成熟的典範。再加上滿了生命供應的話語,好像我們也得到當年他從倪弟兄所得成全訓練的益處,值回此行一切的代價。

以下為林弟兄交通的要點概述:

首先他感謝神在他32歲那年(66年前)決定去台灣任教的前兩天病了一場,使之不能成行,卻也因此能以留下接受倪弟兄的鼓嶺訓練,成為他一生莫大的幫助。

當年的訓練滿了話,滿了靈,滿了生命與託付,滿了光照與淚水。當下是不能全然的消化與吸收,所以需要後面幾十年的苦難來成形、構成他今天這份恩賜與執事。苦難對於不信的人的確是災難,但對於信主的人卻是恩典化妝的祝福。所以他對政府沒有任何的怨言,身上沒有一點的苦味。因為在監裏他反可與所愛的主有私下情深,清心清靜的交通。若是在外或家裏或召會生活的忙碌裏,可能就無法如此的享受神。主真是他的良人,深深的吸引他。

恩賜的成全有兩種:一般是藉真理的講、說、聽形成恩賜。一種乃是聖靈的工作藉著環境和苦難做到我們裏面所形成。如彼前五章10節下『等你們暫受苦難之後,必要親自成全你們,加強你們,給你們立定根基』。

我們不應只做個講、聽、說真理的人,乃是要被真理構成,活出真理,真正能進到實際裏的人。這需人的竭力追求與配合,更需聖靈的工作。因為主是一切的實際,聖靈也是實際的靈,我們豈不也該是一個實際的人。

主恢復這榮耀的道路,是老一輩聖徒忠心勞苦打下的美好根基;現今大多數人都到主那裏去了。但主今日仍有許多的託付和需要尚未完成,我們這一代要忠信於主的付託,顧到主的權益,直到主來。

一位近百歲的弟兄仍為主堅立站住,對我們教誨諄諄,滿了負擔,叫我們晚輩著實汗顏。但願這一幕,能成為我們軟弱時的應時加力,效法弟兄的榜樣使召會和自己得益。

  最後,一團平均年齡六、七十歲的聖徒們,此行能平安的往返,是主大能的保守,托住了每一位的靈魂與身子,感謝讚美我們的神!

印度開展蒙恩見證

感謝主!使我有分於新竹六校大專印度開展的行動。剛開始,總覺得開展很可怕,因為就外面而言,我不知道叩門會叩到怎樣的家、遇到怎樣的人、他們的反應是什麼;就裏面而言,自己對事情存有許多觀念與想法、在意小組的配搭是否符合自己的期待。但經過這次開展,我發現起初的擔心與憂慮都是多餘的。將近兩週的開展過程中,深刻的經歷到主闊長深高的愛及奇妙的帶領。

因為國中畢業就離開新竹到外地求學,所以對新竹大專的弟兄姊妹們並不熟悉,當我看到開展名單與組別時更是陌生無比,只有少數幾位弟兄姊妹是我所認識的,因此一路上都靜靜的跟著大家。當飛機落地於印度機場時,許多弟兄姊妹內心既興奮又激動,一方面是第一次來到印度;另一方面是期望在開展中能得著許多家並在加濟爾巴德(Ghaziabad)建立召會。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沒有這麼興奮,對於開展仍充滿疑惑與茫然。就在我處在茫然困惑、陌生的狀態時,因著剛開始姊妹們全部住在一起,需要有人知道如何使用洗澡的熱水、斷電情形以及確認晚上大門上鎖?而我們搭乘中國南方航空的聖徒先抵達目的地,並且我是裏面年紀最大的,我就跟弟兄們學習注意一些生活須知,並傳達給其他姊妹們。漸漸的我就認識了大家,也越來越放得開。

開展到第三天時,雖然弟兄姊妹們早就分兩個地方住,但仍然太擁擠,時常排隊洗澡到很晚,所以弟兄們考量過後表示:「我們是為主征戰的精兵,需要有充足的休息與睡眠,養精蓄銳才能好好的開展打仗」。因此,當晚有一半的弟兄與姊妹就搬到附近的旅館住,乍看之下住旅館很棒、很舒服,事實上並非如此。旅館的環境並不是非常乾淨、沒有暖氣,晚上一樣冷,但很受弟兄提醒:「我們是來打仗的,不是來度假的,只要有遮風避雨的地方,可以洗個澡、安穩的睡上一覺就夠了!重要的是我們的靈不可因此而鬆懈!」我們不只每天晨興、唱詩歌、禱讀主話,晚上開展結束也會來在一起彼此分享一天的摸著與經歷,並持續為著開展禱告,這樣的生活何等甜美!

在開展的過程中很蒙主光照-我需要操練否認己,看見自己能做的有限,承認自己的不行。因為己若不破碎,真的很難與弟兄姊妹建造一起;更糟的是,這將成為神行動中的攔阻。其實,剛開始看到小組名單時,很納悶我為什麼會被分在這組?因我覺得開展應該要剛強、積極、仔細並用心擺上自己,但與我同組的聖徒好像並不如我所想,有時難免覺得無力、缺少同伴的扶持。就在我有這樣感覺的隔天早晨,張弟兄與我們交通林前一章十節:『弟兄們,我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懇求你們都說一樣的話,你們中間也不可有分裂,只要在一樣的心思和一樣的意見裏,彼此和諧。』同時,弟兄也提醒我們,每當我們覺得與同伴沒有同樣的負擔時,我們就需要到主面前有個人的認罪禱告,求主光照並挪去這些遮蔽與攔阻。當天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與主有個人的禱告,當我不斷反覆禱讀這處經節時,主就越發光照我一直以來都是個急躁的人,時常一個人衝衝衝的走在前頭,完全忘了身邊的同伴。有時也因著自己的急性子使得自己的情緒表達與說話都太快就表現出來,沒有在主前好好經過,真是求主赦免!突然,我終於明白主為什麼給我如此的組員做同伴,我需要學習慢下腳步顧到身邊同作肢體的,不要急吼吼的,要與弟兄姊妹多有交通。漸漸的,我發現當我慢下來在主前先經過時,我開始珍賞配搭聖徒身上的優點,也發現他們身上都有獨特的那一份,實在可愛。

再者,在這次開展的過程中,我很寶貝與同伴一同的禱告。因著一開始無法珍賞身邊的同伴,導致遲遲無法進入同一個水流、同樣的負擔裏。但當我到主前認罪後,操練如何在合適的靈裏與同伴交通。奇妙的是,當我們彼此敞開交通、跪在主前禱告時,有種說不出來的平安在我們裏面,彼此之間也能敞開一同分享內心的感受。另一方面,以前總覺得禱告5分鐘就差不多了,但這次為著開展與弟兄姊妹們一同跪著迫切的禱告時,完全不在意到底過了幾分鐘,反而一直不斷有負擔在裏面湧流,彼此堆加。原本大家只為著自己組內敞開的名單禱告,到後來我們自然而然的為著其他組敞開的名單禱告,而且每次禱告完睜開眼,發現竟已過了40分鐘時,真是驚訝!卻也非常享受這甜美的過程。

最後,很享受與弟兄姊妹在同心合意的靈裏一同配搭,雖然我沒有帶過兒童排,許多兒童詩歌也不太記得了,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兒童這部分該如何配搭?後來想想既然來開展,就全部豁出去了,不管有沒有碰過,就從現在開始學起。記得有一次要去一個家做兒童排,原本我不是要講故事的,但在半路同伴突然問我:「加恩,你會講兒童故事嗎?」我說:「會啊!」就這樣,臨時變成我講故事,我完全不知道故事內容是什麼,就邊走邊看,可是才看沒幾頁就到福音朋友家了,才坐定立刻就開始唱兒童詩歌、講故事,當我講到一半不知如何往下時,我的同伴就幫我接,等我理清思緒後再換我繼續,當天的兒童排順利完成,也與福音朋友的家有更多的交通,這樣互相扶持、彼此顧惜的感覺真的好喜樂!好甜美!            

青職印度開展班加羅爾隊蒙恩見證(三)

在印度Bangalore這幾天的時間裏,開展的聖徒們對恢復這地的福音行動有很強的負擔。過去Bangalore召會有好幾年軟弱的時間,而在我們開展期間,我們發現依然還是有愛主的弟兄姊妹盼望從身體得著更多的餵養及生命上的供應。再者,除了拜訪在家中的聖徒外,我們也與在Christ University in Bangalore就學的印度學生弟兄於校園裏向學生傳福音。感謝主!這所學校接納來自印度各地以及週邊國家,甚至來自歐美及東北亞的留學生。我們真是在這發現許多願意向福音敞開的學生,不論是印度學生或來自西藏、韓國等地的學生,都以敞開的心態與我們交通。雖然最後因對方的個人因素而拒絕我們繼續向他們傳下去,但我們至少向他們撒下珍貴的福音種子及要到與對方聯繫的方式。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裏,這些與我們接觸的學生會是我們在主裏的弟兄與姊妹。他們只是需要後續的灌溉及餵養,如同幼嫩枝椏。

為了這一個充滿福音潛力的校園寶地,有校園開展經驗的我們想把在台灣的經驗分享給在此校園就讀的印度學生弟兄。我們建議他何不在Christ University裏組成一個聖經讀經小組。聚集所有基督信仰的同學,並以一些簡單易懂的閱讀材料灌溉他們,並加強他們的信仰。Bangalore校園裏很缺少去聚集並餵養學生的工人。與我們配搭傳福音的印度學生,是目前我們所知唯一在Christ University就學的大一學生,所以他急切需要同伴與他配搭。雖然這所學校是以基督之名立校,但我們不能被外表的名稱蒙騙,這裏實在需要賜生命之靈的供應。

在此我們需要弟兄姊妹們為此校園能長期性地開展代禱:

1、為學生有能力在這地開展禱告,也為Bangalore當地聖徒能釋放時間與他配搭禱告。

2、為主能興起工人來牧養這校園禱告。

3、為吸引更多有心尋求神的學生代禱。(吳易翰)


Bangalore這個全印度第三大城市,氣候非常舒適,到處都充滿了人,人們從印度各地來到這裏求學或工作。看到一大群、一大群的人潮,我裏面有一個很深的感覺-儘管這裏的人和我們有許多不同的文化和背景,但相同的是,人們追求著許多外面的事物,但裏面深處真實的需要,只有神能滿足他們。

在Bangalore開展行程中,我和易翰弟兄、從Chennai來配搭的Robin弟兄、在Bangalore就讀Christ University大一的Jerin弟兄一同到Christ University的校園內傳福音。(在印度有很多教會設立的大學,與台灣相同。)從我們聚集的會所搭車到Christ University要30分鐘,約8公里。在三天的福音行動中,我這組遇到了兩位願意受浸、一位陪讀約翰八章、約有五位敞開的對象,也有一些有呼求主名、送Rhema書的對象。基督徒的比例也不少,常常遇到基督徒。我們原本計畫邀約願意受浸和敞開的對象來會所陪談受浸,但都沒有成功。我們也與Jerin弟兄交通,目前整個校園只有他一位弟兄,沒有同伴,藉著這次的開展,盼望能夠成立校園的讀經小組或家聚會,請社區聖徒一同來配搭,專特地來餵養這些對象(其中有三位是他的系上同學,非常關鍵),在這個過程中,我很被Jerin弟兄激勵。雖然他才大一,學校離會所也很遠,整個大學中也沒有任何同伴,但他仍然很出代價,渴慕追求主,甚至翹課一同來配搭。

Bangaloreg召會的聖徒非常款待我們,特別帶我們買所需要的瓶裝水、到衛生的餐廳用餐,並很多次堅持要請客,使我們能有健康的身體狀況。我因著要參加春季班全時間訓練的關係,提早兩天自行先返回台灣。有一位Arun弟兄專程花了近兩小時陪我坐公車到機場,他再自己坐車回去。當我跟他道謝後,他回答說:“You are our brother.”使我深深感動。在離開的那天為止還沒有任何人得救,使我很擔心。但後來得知有四位受浸得救,實在感謝讚美主,在死和復活中,答應我們的禱告,將得救的人加給Bangalore召會。願我們在禱告中繼續為他們代求。

                            (詹博全)


感謝主,讓我有份於這次的的印度開展,也感謝弟兄姊妹代禱扶持,各面供備無限,托住了這次開展的一切行動。

這次開展雖曾受到接觸對象的責難(指出法律規定不能以賄賂方式改變他人信仰)、被警衛驅逐、以及仇敵的種種攻擊,卻也經歷以福音養生、基督肢體的顧惜、和升天的禱告,主以神蹟奇事隨著我們,在我們肉體力量用盡之時,竟作恩典從我們生出以撒,結了四位果子,藉此堅固了我們的信心,更剛強在Bangalore召會的見證,就是會所四周鄰舍也都被我們在地如同在天的喜樂溢漫且浸潤了。

在前往印度之前,曾以為自己以往所經歷的召會生活,不比在新竹這樣的大召會來得豐富,以致缺乏供應聖徒在實行上往前的功用。然而事實不然,無論地方召會或大或小,其素質都是新耶路撒冷,有屬天永遠的價值,舉凡禱研背講的信息追求,不定期愛筵,家聚會牧養人,以及各種傳福音的實行,都讓在印度的聖徒又驚訝又羨慕不已,讓我由衷感覺一件事:不要輕看我們所實行召會生活的每一部分,不要放棄我們自己的聚集,不要以為平常,不要以為麻煩。我們生在台灣有這樣豐富的召會生活,實在是主的大憐憫,我們應當悔改並認真的過每一天的召會生活,不光是為著自己,更是為著大洋這岸到那岸,那可能未曾謀面卻無比親愛的聖徒們,有天我們在永遠的榮耀裏,還能訴說這今世種種,何等快慰!                                                    

  Bangalore開展第五天,我們從接觸個人轉為實行叩門,盼望能得著穩固的家,並建立一個新的區聚會,第四區。這個社區叫做Lingaraja puram,是一個在鬧中取靜的社區。我們小組花了約一個半小時接觸一個工作室、三個家、和一個人,全是敞開的對象。即便多是印度教背景,但因著印度配搭的姊妹相當老練,都帶福音對象呼求主名並留下資料,另外也接觸了一位在受苦中的基督徒姊妹,我們鼓勵他來我們的聚集;再者,還有一位英文老師姊妹經常用聖經教課,並且同整個家族住在一起,她也接受了Rhema小冊並留下資料,依據所得到的反應,在這個社區裏得著家,並實行排聚集,是非常可行的。可惜,時間與體力常是不夠用的,願主藉著夠多的禱告托住所撒的種子,能在這一個社區長出常存的果子,並有鮮活的排聚集實行。 (苗栗大湖南珈合)